39.第39章 祖传秘方

    林静和张文钟同时把目光聚焦在柳三身上,不明白韩尘怎么断定这个瘦子就是他所说的第二类扒手的。

    柳三那针孔似的眼睛干巴巴的眨巴了几下,显然也是没有想到韩尘说了那么多,就是为了指证自己,急忙分辩道:“兄弟,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看你才像是扒手,不然怎么知道那么多内幕?再说,你们见过像我这么怂的扒手吗?”

    他说完耷拉着脸,露出一副苦瓜相,那模样要多苦情有多苦情,果然是够怂的,这样的根骨从外表来看还真没有成为扒手的潜质。

    林静无奈的叹了口气,少有的露出了一丝少女特有的苦恼,向韩尘道:“抓贼抓赃,我们没有证据,他不肯承认,又不能对他用刑逼供,你怎么证明他是扒手?”

    韩尘“嘿嘿”笑了起来,那笑容阴险奸诈至极,看得柳三毛骨悚然,旋即便听到他说道:“我们在部队抓到俘虏也是不能用刑的,但总是能轻而易举的从俘虏嘴里挖出有用的线索来,你想不想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林静满腹狐疑的看着他,眼神里走着危险的波动,问道:“怎么试?”

    韩尘反问:“把他扣起来固定到椅子上,算不算用刑?”

    林静犹豫了下,道:“他目前是犯罪嫌疑人,我们有权利控制他的活动范围!”

    “那就好!”

    韩尘打了个响指,招呼张文钟过来,然而在他耳畔说了一番悄悄话,后者挠了挠脑袋,很是不解的走出了羁押室。

    “你们可不要乱来,我柳三虽然是良民,但不是顺民,你们要是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告你们!”柳三大叫道。

    …………

    张文钟去了没多久便返回,他把握着的拳头的缓缓摊开,一只红头褐色的蚂蚁在他手心爬来爬去,韩尘吃惊道:“我靠,这么大,在哪儿找到的?”

    张文钟指了指门口:“找个半天,后来才发现墙檐下有个洞,里面都是这种玩意!”

    正说着,林静十分不情愿给韩尘端来一大杯温水,心里暗骂道:“贱人就是矫情,大清早的喝水还要放糖……”

    要不是这个渣男贱男保证让柳三亲口承认自己是扒手,自己才不会去伺候这个最令人讨厌的人呢。

    “那个……小冉你回避一下,我这审讯的方法少儿不宜!”韩尘有些尴尬的向刚起床过来的莫小冉说道。

    少儿不宜?

    莫小冉鼻子一拧,水灵澄清的大眼睛很是无辜的看着他,虽然没有说话,但那倔强的动作神情摆明了是要与他唱对台戏的。

    此刻旭日东升,寒露下沉,早上的太阳绽放出万道金色的光芒,很柔是和。

    经过了一晚上的沉寂,这个时候正是鸟雀出洞觅食的时候,不是有句谚语么,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虫儿被鸟吃。

    金水分局1601号羁押室里房门紧闭,林静、莫小冉、张文钟三人大眼瞪小眼,不明白韩尘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只见后者搬了条板凳坐在柳三对面,倒了杯糖水递给他,道:“你好像很不服气?”

    柳三气的肺都炸了,警局羁押室他进来过N次了,但从没有像今天这次窝囊过,浑身绑缚着被牢牢固定在一张大木椅上,更让他吐血的是,自己居然被一个小混混审讯,说出去太丢人了。

    “呸,少来这一套,你们赶紧把我给放了,想要屈打成招,没门!”

    柳三下颚猛的一撞,将韩尘递到他嘴边的那杯糖水撞开,后者十分配合的顺势一抖,那杯糖水不偏不倚正巧扣在了他的胯下命根子上。

    由于柳三下身只穿了条单层涤纶面料的运动裤,里面就是内裤,所以这样的一幕就显得很难堪,糖水沿着他左侧大腿向下流,一直流到了地上。

    林静冷哼一声别过头去,莫小冉也是急忙低了头不敢再看,岂止是少儿不宜啊,女人也不宜的!

    “哥们,你这是何必呢?偷东西又不是什么大事情,你就招了吧?”韩尘急忙从口袋里摸出纸巾,一边装模作样的帮柳三擦拭糖水,一边以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

    柳三不是第一次进警局了,应付这里的情况那是得心应手,只要自己抵死不认,他们又没什么证据,顶多关自己两天,最后不还得老老实实的把自己放了?

    于是冷笑道:“招?笑话!我什么都没干,你们让我招什么?你们这是蓄意诬陷!”

    林静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因为贱男人那副熊样太孙子了,这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

    正要发火时,却见韩尘猛的一下站了起来,然后端起杯子,将剩余的糖水从羁押室门口到柳三椅子下面的糖水连成一条细线,然后阴测测笑道:“我这个人呢,什么都没有,就是有耐性。你不承认没关系,不过我有的是时间等你开口。”

    说完,很是潇洒惬意的搬了条板凳,在林静那充满质疑的眼神下坐了下来,道:“敢不敢打个赌?十分钟之内他肯定哭着求着招供,我输了的话任你处置,你输了的话,嘿嘿……”

    他搓着手,眼神色眯眯的从林静的脸蛋上下移到胸口那对隆起的高傲存在上,最终定格。

    林静眼神微眯,释放出极其危险的信号,果然是狗改不了****,渣男就是渣男,整天除了满肚子的男盗女娼之外,不会再有别的追求。

    莫小冉悄悄的将韩尘拉到了自己身边,以她对林静的了解,后者恐怕根本不会在意韩尘身上有没有伤,惹恼了她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毕竟后者的暴力,她是亲眼目睹过的。

    只是在拉韩尘的过程中,莫小冉有意无意瞄了下林静胸前那对高傲的存在,再看了看自己的,不禁有些自卑,看来自己真的要抓紧时间发育了……

    张文钟走了过来,面带坏笑道:“尘儿,你这招也太损了吧?待会甭说是这孙子了,就是我也得乖乖的招供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