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37章 将戏沿到底

    莫小冉推开房门,便看到病床上坐靠着的韩尘,此刻后者额头上、肩膀上都缠着白色的纱布,虽然未见伤口,但也可以大致猜出伤势不轻。

    她安静的走了过去,坐在床沿边,脑海里乱作一团,也不知该说什么,最后只是轻轻的问道:“你……还好吧?”

    韩尘朝她挤出一个标志性贱贱的笑容,示意她靠近些,待她移动到距离他不足半米的时候,韩尘忽然起身,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

    莫小冉卒不及防,一声惊呼便欲挣扎,这时耳畔又传来那道熟悉而霸道的声音:“别动,这里有监控,一切听我的!他们不会轻易相信咱们的一面之词,所以接下来咱们要唱一出戏,彻底打消他们的疑虑。”

    莫小冉听了心下略安,很是顺从的停止了挣扎,被他以一个极为暧昧的姿势搂在怀里,因为此刻无论从怎样的角度去看,都是韩尘的嘴巴紧紧的贴在她的右脸蛋上……

    事实上,韩尘的嘴巴距离莫小冉耳垂上方不足一厘米,这样说出来的话虽然只有她们两个能够听到,但那灼热的男子气息吹得她浑身发烫,四肢酸软无力起来。

    更让莫小冉羞愧的是,张文钟“噗通”一声从椅子上摔了下来,盯着两人的眼珠子瞪得夜壶似的,口不择言道:“卧槽,这样也可以,当我是空气吗?”

    韩尘假戏真做,当着张文钟的面轻轻吻了下莫小冉的香唇,一沾而去,旋即咂咂嘴巴,炫耀道:“钟子,首先你要有个女人,这样呢,才能白天么么哒,晚上啪啪啪!”

    莫小冉瞬间感觉自己的大脑缺氧了,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就像第一次见到韩尘就被她他剥光了衣服放在床上的那种感觉,此时的她温驯得想像只小绵羊,在他的怀抱里微闭着美眸浅寐着。

    倒是张文钟被韩尘那贱言贱语贱神贱形雷得体无完肤,这尼玛得读多少书才能做到“放浪于形骸之外”啊,中文系的男人果然够够闷够骚……

    …………

    林静、方啸以及值班警员张承三人站在值班室的大屏幕前,透过监控监视着病房内三人的一举一动。

    只是韩尘见到莫小冉之后一句话都不说,像一头饥渴难耐的雄性牲口般先把她搂到怀里乱啃一番,旋即又来个一吻定情,这样的出场方式也是让大屏幕前的三人目瞪口呆,彻底无语。

    林静更是气的火冒三丈,在心底暗骂道:“人渣,畜生……丧心病狂!”

    接下来事态的发展似乎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因为韩尘、莫小冉两人经过最初的亲热粘乎之后,就与张文钟随意的聊着天,涉及的内容要么是关于篮球的,要么就是关于如何把妹子的……

    有营养有价值的线索一条都没有挖出来,不禁让方啸大失所望。

    “韩尘作为退役军人,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监控录下的画面说不定就是故意表演给咱们看的!”

    林静盯着监控屏幕说道,她还是不相信这两人是情侣关系,尽管她曾亲眼目睹了两人赤身裸体滚床单的旖旎画面。

    方啸沉吟不语,警员张承接下话茬道:“林警官你是说,莫小冉当着张文钟和咱们的面,心甘情愿的被韩尘像牲口似的啃了几口,然后又被一吻定情,这都是逢场作戏?”

    林静坚信不疑的点点头。

    张承说出了自己的观点:“就算莫小冉不知道自己处在咱们的监控之下,但张文钟总是在场的吧?当着别人的面,与一个不是自己男朋友的男人搂抱亲嘴,你觉得她是那样随便的人吗?”

    林静犹豫了,透过监控,她看到了莫小冉那双柔弱灵动的美眸,那双眸子清澈如水,不含一丝杂质。

    方啸也是深有所感,以他多年看人的经验,莫小冉绝对是一个纯净的女孩子,懂得洁身自爱,按理说是不可能干这种出格的事情的,但眼前的这一幕却很是反常,难道真是自己判断错了?

    张承进一步分析补充道:“我刚才一直在留心观察,从莫小冉被韩尘搂抱在怀里,再到被接吻,她就像是一只沉默的羔羊般那么顺从,连一点挣扎的意图都没有,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两人对这种行为已经习以为常了,在他们看来,这是正常的情感交流,没有什么可以避讳的!所以,我大胆推断,这两个人八九不离十是情侣关系,只是可惜……”

    说到这里,张承忽然停了下来,捧起杯子呷了口白开水,在林静和方啸四目注视下“嘿嘿”笑了起来,道:“可惜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就韩尘这颜值,比起我来可差远了!”

    方啸抬手赏了他一个顿爆栗子,笑骂道:“你小子除了爱贫嘴,什么时候成了‘爱情专家’了?”

    张承笑道:“最近在处女朋友,看了很多爱情方面的攻略,对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颇有研究,所以就有感而发了。”

    方啸乐了起来,看着林静揶揄道:“既然如此,怎么不给咱们身边这位警队一枝花牵牵线搭搭桥呢?”

    张承吓得急忙放下杯子,撒腿就向外面跑,并且边跑边道:“队长,你们先聊,人有三急,我去下茅房,去去就来……”

    俗话说“女人是祸水”,张承相信这句话用在林静身上一点也不为过,因为他是深受其毒害。

    对于这个“警队一枝花”,按照警局里面的说法是“赛过西施貂蝉,不输杨玉环”,无论身材相貌都堪称绝佳,当得起“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八个字。

    只是后者那火辣的性子,就像一匹脱缰撒欢的野马,至今无人能够驾驭。

    警局里的单身男人都曾对她痴心妄想过,或是亲自上阵,或是牵线搭桥,但都以惨败而告终,以至于现在没人再敢提林警花的婚姻大事——虽然还有很多人不死心。

    林静白了方啸一眼,出乎后者意料的是,她并没有生气,而是径直走出了值班室。

    “你干什么去?”方啸诧异道。

    林静心中怅然若失,她缓缓的将警帽戴上,朝方啸回眸一笑,说了句令他差点吐血的话:“我去给那个贱人换一间病房,进警察局了有女朋友暖床,不知道还以为咱们给的福利呢,他想的倒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