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33章 被群殴

    韩尘一直将莫小冉送到宿舍楼下,他没有觉察到后者收下钱后的心理包袱,但是憋在心里的话却不得不对她说。

    “小冉,我知道晚上请客的钱都是你在恶魔心情酒吧自己挣的,我很欣赏你这样自力更生的女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咱们是属于同一种人。”

    “我爸的事情你可能也听彪子、状元他们说过,那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所以,你不要以为那些钱是给予你的施舍,那是给你爸的,多给他补补身子,老人家把你拉扯长大特别不容易,该孝敬十分千万别只做到九成九,像我现在子欲养而亲不待,只会给自己留下无法弥补的遗憾。”

    韩尘说完,吁了口气,然后轻轻抚了抚莫小冉的脑袋,就像哥哥般那样亲昵,笑道:“赶紧上楼洗漱休息吧,我回去了。”

    莫小冉怔在原地良久,直到那道瘦削的身影消失在视野尽头。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韩尘正经八经的说话,眼前的他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给人一种成熟稳重有安全感的错觉,使得那个男人的身影在她心目中的形象愈发的高大起来。

    …………

    韩尘点了根烟,在都市霓虹灯的旖旎下喷云吐雾着。

    他没有烟瘾,也没有抽烟的习惯。但凡他开始抽烟了,那就意味着太无聊了,甚至已经无聊到不得不抽烟解闷的地步。

    寂寥冷清的柏油路上氤氲丛生,此刻泛起了一层若有若无的薄雾。

    韩尘在公交站牌边抽了根烟,奇怪的是,几分钟的时间连出租车的影子都没有见到,更奇怪的是,这段时间竟不曾有一辆车经过。

    他掐灭了烟头,不打算继续这样等下去。

    从这里到中州大学大概有五里地的距离,以韩尘的速度,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

    当然,他现在旧伤未愈,不可能疾步狂奔,但这点距离,就算是慢悠悠的走,对于他来说三四十分钟足够了。

    这一段路因为两旁未完工的施工建筑,显得有些荒芜,这个时间点更是人迹罕至,杂乱不堪。

    韩尘借着昏暗的路灯光信步向前走着,当他走到这片建筑正中央的时候,忽然眼神一眯,前方十几个手持钢管的人影映入眼帘。

    身后也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韩尘听音辨形,不回头也猜出大概有十七八个人出现在自己身后方。

    这些人显然有组织有纪律,并且经验丰富,因为三四十人很快便分散开来,从四面八方向韩尘合围而来。

    韩尘纹丝不动,留神观察着四周的地形,但很快他就发现这里无路可逃,无势可依,除了南北向的一条大路外,两旁都是高筑而起的钢筋水泥。

    想要全身而退,只有从南北方向杀开一条血路。

    但赤手空拳的独自面对三四十人,就算是全盛的时候也极难办到,更何况自己旧伤未愈,根本无法大展拳脚。

    韩尘右脚在地上一勾,一把沾满水泥的半截钢管出现在了他手中,然后趁着两帮人没有杀到的间隙,弯腰抓了两把石灰粉。

    做完这一切大概耗费了他六秒时间,韩尘不再犹豫,一个箭步向前冲去。

    一旦两帮人形成前后夹击,自己真的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现在趁他们立足未稳,先下手为强,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后身后的人看到韩尘快步前奔,也纷纷加快了脚步,并且这些人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唯有手中的钢管在地上拖出“沙沙”的响声,数十道响声混合在一起,在这寂静的夜里听起来格外的瘆人。

    韩尘并没有全速奔袭,但双方相距本就不远,一个呼吸间已经照面,他抬手将手中的石灰粉撒了出去,然后屏住呼吸闭了眼睛,不管三七二十一抡起手中的钢管向前冲,瞬间就撂倒了三四个冲在最前面的大汉。

    打架拼的就是一股狠劲,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输什么都不能输掉了心气。

    但,韩尘今天遇到的是一伙真正的亡命之徒,这些人无论是被石灰粉迷了眼睛,还是被韩尘手中的钢管闷翻在地,始终都没有发出一点叫声,他们就像一群嗜血的机器人,眼里只有疯狂的杀戮。

    韩尘正向前冲着,一只手腕粗的钢管当头劈下,他脑袋左移闪避了过去,但右肩却结结实实的挨了一管子,打得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借着这一阻之势,三五根钢管裹挟着“呜呜”的风声如影随形,尽皆招呼在韩尘的后背上,打得他像是被车裂了似的,浑身钻心的疼痛。

    “废了他,不要弄出人命!”

    人群中传出沙哑的声音,这些人听到命令挥舞着手中的钢管,一窝蜂似的冲了上来,那阵势十分的狰狞可怕。

    韩尘气得直吐血,一个退役特种兵竟然被一帮小混混吊打,这也太特玛的滑稽了。

    他舔了舔唇角的血迹,手中的钢管舞的密不透风,拼了命的左突右冲,简直有种鬼挡杀鬼神挡杀神的疯狂,前方又有五六个人被他撂翻在地,发出沉重的呻吟声。

    放开手脚的韩尘在不知不觉间下了重手,但凡被他击中,必是重伤!

    然而,这样的困兽犹斗没有吓住那帮亡命徒,韩尘额头、肩膀、手腕、腿部都见了红,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啊——”

    韩尘怒吼着,手中的钢管挥舞不停,专挑人的要害击打,不断的有人倒下,一时间呻吟声大作,这群亡命之徒第一次露出了怯意。

    借着亡命徒走神的瞬间,韩尘终于冲出了包围圈,但此时的他情况很不妙,已经精疲力竭了,好在所受的伤只是皮外伤,并没有牵动旧伤,摇摇晃晃的勉强倒能够站立,但想要从容而退恐怕是不可能了,毕竟对方还有二十几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在他身后虎视眈眈。

    “你们是什么人?”

    狙击手出身的韩尘知道愈是危险的时候越是需要冷静,他用钢管支撑住身体,然后“吧嗒吧嗒”点了根烟,噗的一声吐了个优美的烟圈。

    众打手们被他那奇怪的举动弄的面面相觑,旋即人群中又传出那道奇怪的沙哑声:“有人花大价钱,要废了你一条腿和一支胳膊!”

    韩尘依旧不紧不慢的吐着烟圈,心思如电。

    除了蓝自在那件事,他实在想不起来与谁有如此深仇大恨,难道会是赖红毛?

    “不用再拖延时间了,今晚你插翅难逃。”

    沙哑的声音再度泛起,旋即话锋一转,冷喝道:“废了他!”

    两个小混混应声而出,倒拖着钢管“哗啦啦”的走了上来。

    正当两人抡起的钢管将要砸下来的时候,一道刺眼的光芒如闪电般横空而出,射得众人睁不开眼睛,旋即便传来“隆隆”的摩托车声,以及一道紧急的刹车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