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32章 我给你的东西,必须收下

    韩尘在众人的注视下站了起来,说道:“哥们知道大伙都想看我的笑话,但今个还真不能随你们的愿了。”

    “这个‘文斗’的游戏是哥们发起的,咱当然留有后手,你们听好了……”

    韩尘故意卖了个关子,旋即清了清嗓子,左手背在身后右手向前伸出,摆出了一副文人雅士吟诗作对的风骚动作。

    众人都睁大了眼睛望着韩尘,然而这厮摆了个风骚动作后愣是半天没有反应没,心急脾气躁的黄彪忍不住爆了粗口:“有屁快放!”

    韩尘故作沉思的犹豫了下,忽然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下,一把抓起餐桌上的酒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咕噜咕噜”的将三杯雪啤干了个精光,完事了还“呃”的一下发出满足的打嗝声,最后耸耸肩嘿嘿笑道:“哥们肚子里墨水不多,刚才仔细回想了下,除了‘春眠不觉晓’、‘床前明月光’这两首古诗外,似乎一句都想不起来了,只好认赌服输了……”

    众人被他的无耻行径惊呆了,纷纷大骂着抓起餐桌上的蛋糕朝韩尘面部、头部抿了上去,场面顿时失了控,在一片尖叫推搡之中,几乎是眨眼间的工夫,韩尘就变成了一只大花猫,浑身被涂满了蛋糕奶油。

    莫小冉心里有些遗憾,她知道韩尘经常逃课肚里没什么墨水,但自己也没指望他为自己写诗啊,哪怕他很俗套的说句“生日快乐”之类的云云,自己也会很满足的,可是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只顾着喝酒贪杯了……

    正在想着,忽然一人冲撞了过来,她吓得正要躲避却被那人灵巧的闪到了身后,只听李文魁等人骂道:“你个贱人,别藏到女人背后,有种出来!”

    韩尘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神情,得意洋洋的拿莫小冉做了挡箭牌,十分无赖道:“我就不出去,就爱藏女人背后,来咬我啊!”

    那神情要多贱有多贱,看得楚修缘几人牙痒痒。

    众人对望了一眼,眉目中均闪动着阴险的狡诈,旋即像炸开的蜂窝似的扑了上来,可怜莫小冉新盘的发型瞬间被白腻腻的奶油涂得凌乱不堪,红扑扑的脸蛋上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彩难分,像一只温驯的梅花鹿无辜的尖叫着。

    她与韩尘有福没能同享,但有难却一起担当了……

    …………

    中州市坐落在华夏国中部,属于典型的温带大陆性气候,三月的空气里还带着丝丝凉意,尤其是在夜里,凉飕飕的清风倒灌而来,不禁令人打了个寒战。

    但是莫小冉一点都不觉得冷。

    这次的生日聚会,虽然出现了一些小插曲,也有一些小遗憾,但莫小冉觉得这是自己有史以来过的最欢乐的一个生日了。

    尤其是在此刻,尽管自己浑身被涂满了奶油蛋糕,她依旧仰起笑脸,止不住心中的欢呼雀跃。

    韩尘凝住脚步,借着昏黄的路灯看着旁边这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她那清纯漂亮的脸蛋上始终挂着一抹醉酒后的酡红,很诱人。

    但让韩尘想不明白的是,从楚湘居到这里,一路上她的面上始终挂着一层淡淡的笑意,这让他十分好奇,什么事情让她笑了一路呢?

    于是他斜着脑袋问道:“小冉,你笑什么呢?”

    莫小冉快步跟上韩尘,神秘兮兮道:“不告诉你!”

    韩尘脑门上黑线蔓延,他现在越来越觉得女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了,她们总是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自己耗死了几百脑细胞仍旧猜不透,安嘉珞如此,林静如此,莫小冉亦是如此。

    事实上,在这之前韩尘真正意义上接触的女人只有风雪一个,但这个冰山美人的思维太与众不同了,简直比男人还男人,在她身上根本没有那种女人生于俱来的扭捏和羞涩。

    韩尘记得有一次他和风雪一起在境外荒林里执行任务,不幸掉进了一座由精钢打造而成的狭窄陷阱里,两人被困了一天一夜,他尿急的时候,就当着风雪的面,退了裤子“哗啦啦”放起水来,风雪甚至连背过身去都没有,只是在他尿玩后一脚将他踹翻在地,骂了他一声“流氓”而已。

    韩尘本以为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女人都一样的,哪知道接触女人多了之后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

    女人心海底针,不只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确实让人捉摸不透。

    “你累的话,咱们打的回去吧。”韩尘问道。

    生日聚餐散场的时候已经将近零点了,众人不放心莫小冉一个人返回学校,于是韩尘就充当了护花使者,将她护送回学校。

    莫小冉的学校距离楚湘居饭店大约五六里的距离,也幸亏是半夜三更的,不然以韩尘、莫小冉两人现在的模样,非被当做怪物不可,毕竟两人身上被涂满了五颜六色的奶油,看上去十分的滑稽。

    莫小冉调皮的眨了眨澄清的大眼睛,微微一笑,道:“不累。”

    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她怎么会放过呢?就算很累,也会说不累的。

    “你爸身体怎么样?”韩尘问道,对于莫小冉家里的情况,他知道一些。

    莫小冉与他并排一起走着,说道:“还是老样子,一到阴天下雨,腿伤就容易发作。”

    韩尘有些怅然,自己的父亲也是在多雨的天气里容易犯病,并最终在一个阴雨绵绵的季节撒手人寰……

    他忽然间神情恍惚,直到胸口碰触到一个鼓起的存在,这才想起在楚湘居敲诈赖红毛的那五千块钱,于是直接将钱包从怀里摸出来,递给莫小冉道:“就当是我借给你的,等你有钱了连本带利还给我。”

    莫小冉停下脚步愣住了,明亮澄清的大眼睛里有着晶莹闪动,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人格遭到了践踏,自己的父亲是腿脚不灵便,但她不需要别人的怜悯和施舍。

    倘若这种怜悯和施舍换了别人她不会在意,但现在恰恰就是那个自己最在意的人践踏了自己……

    她赌气似的坚决不要,但韩尘不给她选择的权利,一把抓住了她的柔荑,然后强行塞给了她,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口吻:“我给你的东西,必须收下!”

    莫小冉委屈得像一只沉默的羔羊,安静了下来,默默的将这些钱收了起来……

    虽然她认为这是施舍,虽然她认为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侮辱,虽然她有一千个一万个拒绝的理由,但她还是收下了,只因他那句“我给你的东西,必须收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