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善后处理

    不知过了多久,当韩尘拖着散了架的身体,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仿佛一只可怖的修罗鬼,浑身沾满了鲜血,有他自己的,也有那扎吉的……

    风雪见他摇摇晃晃的立足不稳,快步走了上去,毫不避讳的搀扶住了他,雪白的衣服顿时腥斑点点,脏污一片。

    “你太弱了!”

    风雪撇撇嘴不屑的说道,没有给惨胜的韩尘留一点情面。

    倘若换了自己,她有绝对的自信在十招之内解决那扎吉。

    作为国际杀手组织的成员,那扎吉虽然拳脚功夫不俗,但最拿手的却是枪法。

    但在华夏国,枪支弹药被列为违禁物品,随身携带枪支风险很大,想必那扎吉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自己的老对手,因而只带了一把软剑。

    而韩尘作为一名出色的狙击手,最擅长的自然也是枪法。

    现在两个擅长用枪的人,生死决斗之际,一个用刀,一个用剑,最后却拼起了拳脚功夫,虽然韩尘略占上风,但这种上风在风雪看来微不足道。

    “雪姐,其实你不开口说话的时候会更漂亮的。”

    韩尘苦笑无语,与这个女变态相比,自己何止是弱啊,简直与蝼蚁没什么区别,枭鹰战队的五个成员,没有一个人是她的对手。

    韩尘想起曾经被她吊打的经历,那种惨无人道的摧残,至今仍旧心有余悸。

    风雪美眸上挑,立时就要发怒,但韩尘此刻却大口咳起血来,她急忙搀紧了他,问道:“怎么样?”

    安嘉珞也走了过来,满脸关切的望着他。

    韩尘面色苍白,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死不了!”

    …………

    病塌上的韩尘与坐在床头的安嘉珞大眼瞪小眼,这样的局面僵持了一分钟后,韩尘便彻底败下阵来。

    不是因为自己脸皮不够厚,而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太明艳了,与她对视,自己情不自禁的就要沦陷。

    “是不是感觉我变帅了?”

    伤势略微有些好转的他又恢复了痞子本性,嬉笑着说道。

    安嘉珞美眸上下打量着他,任她如何的蕙质兰心,也无法将眼前这个人畜无害的平凡少年与椿象别苑那个满身鲜血,杀人之后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狠绝男子联系在一起。

    韩尘像是看穿了她心思似的,道:“那扎吉是华夏国重金悬赏的国际要犯,杀了他非但没有什么麻烦,还能领到一笔不小的赏金……”

    安嘉珞暗吁了口气,顿了顿问道:“那个风雪,是你以前的战友?”

    韩尘点点头,道:“雪姐人看上去冷冰冰的,但外冷内热,也算是我半个亲姐姐了。她这次来中州市,就是为了追踪那扎吉,我居然都没来得及送她!”

    风雪得知韩尘没有什么大碍后,便匆匆离开了中州市,那时他仍处在昏迷当中。

    安嘉珞撇撇嘴,心里诽谤道:“虚伪,明明是为你而来,说什么为了那扎吉!”

    两人正闲聊着,房门开了,走进来一位西服领带的中年男人。

    韩尘朝那人眨眨眼睛,介绍道:“这是我一位远房表叔,现在是一位大老板。”

    黄连庚脸上错愕的神情一闪而逝,瞬间就明白了韩尘的用意。

    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毕竟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你是小尘的女朋友吧?这小子真是好福气啊!”

    黄连庚也是一只道行不浅老狐狸,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话题转移到了安嘉珞身上,只不过这一句赞叹是发自肺腑的,因为后者确实给了他惊艳的感觉。

    安嘉珞听了,俏脸滚烫,霎时羞得像熟透的水蜜桃。

    她经常被人夸漂亮,也习惯了别人夸自己漂亮。只是这一次,不知为何,她觉得很难为情。

    韩尘是救过她,但自己还没有到以身相许的地步,她可不想让人误会……

    于是她胡乱寻了个理由,逃也似的跑出了病房。

    ………………

    “蓝自在那边怎么样了?”韩尘怕黄连庚在安嘉珞的问题上纠缠,于是率先开了口。

    黄连庚坐了下来,习惯性的摸出根烟,“吧嗒”一声点上,叹道:“畏罪自杀了。”

    “畏罪自杀?”韩尘吃了一惊。

    黄连庚苦笑道:“这种弃车保帅的把戏不是什么新花样……”

    韩尘默不作声,他自然知道这其中的猫腻,畏罪自杀不过是一套官方说辞,恐怕真正的死因不过是做了某些人的替罪羊罢了。

    这件事牵连很大,如果动真格,中州市乃至于豫省官场、商场恐怕都要经历一场大地震,而蓝自在的“畏罪自杀”无疑是最好的结局。

    “鹿爷过问此事了,如果他出手干预,就麻烦了。”黄连庚隐隐担忧道。

    韩尘心中又是一惊,问道:“哪个鹿爷?”

    黄连庚苦笑道:“难道天底下还有第二个鹿爷?逐鹿中原——割鹿刀张鹿!”

    韩尘眼神微眯,割鹿刀张鹿虎踞中原腹地,与塞外爱新觉罗氏艾四爷,东部吴越之地的敏太岁,西蜀红袍哥司马等齐名,都是华夏国赫赫有名的黑道枭雄,掌控着一方地下世界,手眼通天。

    倘若张鹿有心干预,就算黄连庚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成事。

    黄连庚最后吐了个烟圈,道:“事情闹大后,蓝自在去求见鹿爷,但鹿爷闭门不了,并且在书房写了“和气生财”四个笔墨大字,第二天他就自缢了……”

    张鹿一幅字就能令蓝自在这样的黑道大枭乖乖的伏首认诛,可见“割鹿刀”的能量有多大,简直堪称恐怖!

    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张鹿是否会继续干预此事韩尘不得而知,但他现在却关心起河洛商会的选举来,于是问道:“河洛商会会长选举结果怎么样?”

    黄连庚笑道:“曹国辰连绑架安明诚女儿的事情都做的出来,安明诚怎么会支持他呢!”

    这是一道是非题,既然不是曹国辰,那就是廖炳辉,安明诚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两人又随便聊了一会,黄连庚因为要处理蓝自在的善后事宜,于是便起身告辞。

    韩尘这次伤势严重,连着在床上躺了五天才勉强能下地走路。

    这期间安明诚来过一次,不过是说些感谢他救出自己女儿之类的客套话,倒是安嘉珞不知何故显得有些局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