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26章 联手救人

    韩尘从安嘉珞家出来后,驱车向市郊的西三环呼啸而去。

    交警大队那边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跟踪,最终锁定了车牌尾号为59的本地大众轿车。

    这辆轿车慢腾腾驶出市区后,消失在了西三环,那里有很多监控盲区,极难追踪。

    由于安明诚身份特殊,又处在敏感时期,他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各方密切关注。

    为了保证自己女儿的安全,他不敢动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因而只能由韩尘独自去秘密调查。

    但明天就是河洛商会会长的选举日期了,所以留给韩尘只有半天时间。

    安明诚甚至已经做好了向曹国辰妥协的准备,在他看来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救出自己的女儿,显然是十分困难的。

    更重要的是,他不想让安嘉珞承担任何危险,即便这种危险的可能性只有万分之一,他也不敢赌。

    在沥青浇灌而成的柏油路上,饶是韩尘有着不俗的侦查能力,也难有用武之力,只能采用最原始的搜索方法,用嘴去问。

    三个小时的排查,韩尘得到的讯息却是寥寥。

    显然对方也是精密算计过的,之所以会将安嘉珞带至鸿铭国际,既能栽赃陷害廖炳辉,又不至于泄露了他们的行踪,可谓一石二鸟之计。

    正在韩尘焦虑的狂抽烟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接通后里面传出一句冰冷的声音:“来椿象别苑!”

    韩尘暗骂了一声,掐灭了烟头,打开GPRS导航,大众R36“嗡”的一声,一骑绝尘。

    三分钟过后,处在西三环上的椿象别苑映入视野。

    只是,同样映入韩尘视野的还有辆吉普车,一道飒爽而清冷的身影,是风雪。

    韩尘眼神微眯,那双紧握方向盘的手青筋绽放。

    风雪的出现只能说明一件事,那扎吉现身了。

    对于这个曾经差点害的自己身败名裂的老对手,每次想起韩尘都遏制不住心底那团怒火。

    他不仅让自己在战场上栽了一个大跟头,更是彻底击碎了父亲让自己戎马一生的期盼。

    抛开那扎吉世界杀手组织成员的身份不说,但就这不共戴天的家仇来说,双方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你帮忙救人就行,其他的交给我。”韩尘不咸不淡的说道。

    风雪不语,转身便向椿象别苑的方向走去。

    她一路追踪那扎吉到这里,若不是顾忌人质的安危,以她火爆的脾性,早就冲进去大开杀戒了。

    但这次她是独自行动,势单力孤,想要安全的将人救出来有一定困难,而韩尘无疑是个很好的帮手。

    以两人在战场上培养的彼此之间的默契,只需一个眼神,就能读懂彼此的意图,那种心意相通的感觉根本无须言语。

    韩尘快步跟上,抢在风雪前面,然后像一个灵巧的长臂猿,翻身跃过了椿象别苑院墙上的防护电网。

    “什么人?找死!”

    别墅里面立马传出乱糟糟的咒骂声,旋即响起刀剑碰撞的清脆声,继而又传出一阵阵惨痛哀嚎的求饶声……

    中州市的富商有一个很奇怪的习惯,都不喜欢高楼大厦,小别墅统一三层构造,这样看上去既典雅又不会给人压迫之感,很有西方的韵味和情调。

    椿象别苑也不例外,三层构造设计,底层是用餐和会客的地方,中间一层是卧室,顶层闲置着留作他用。

    安嘉珞就被关押在中间一层。

    说是关押,其实只是失去了行动自由而已,宽敞明亮的卧室里衣食无忧,环境条件比起五星级大酒店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知比中州大学宿舍好了多少倍。

    安嘉珞是一个聪明人,知道这个世界上的绑匪无非有两种,要么图财,要么图色。

    既然对方没有非礼自己,那就是图财了。

    她相信在钞票没有到绑匪手里之前,这些人是不会轻易撕票的。

    所以,在被人挟持到这里之后她不卑不亢,不吵不闹,只是安静的坐在沙发上胡乱翻看着一本关于建筑学方面的书。

    掳她过来的人显然也知道这位娇滴滴大小姐的特殊身份,并没有为难她,除了限制自由外,基本上有求必应。

    “安大小姐果然与众不同,难怪连暗影那样的男人都会喜欢上你。”一个膀大腰圆的男子操着不是十分流利的华夏语说道。

    安嘉珞对这个蓝眼睛卷毛发的男子心有警惕,知觉告诉她,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杀人不眨眼。

    当下她秀眉微蹙,奇道:“暗影是谁?”

    粗壮男子一愣,旋即笑了起来,鄙夷道:“暗影这个废物也真够没出息的,当年不过是被我摆了一道而已,居然就这样灰溜溜的退伍了……啧啧,说起来,他的枪法还真是让人怀念啊!”

    这时,安嘉珞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面容,问道:“你说的暗影,是不是韩尘?”

    粗壮男子咧嘴一笑,道:“没错,就是他。这次来到华夏腹地,没想到还能见到这个废物,可惜懦夫不配做我那扎吉的对手!”

    两人正说着,楼下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那扎吉掀开窗帘向下望去,面色登时一僵,因为韩尘那道瘦削的身影映入眼帘。

    “你们两个守在这里,不许出房间半步。”那扎吉神色阴鸷,叮嘱了两句,挪动着小山似的身体,不紧不慢的向外面走去。

    安嘉珞心里一紧,知道有人来救自己了。

    她站了起来,但两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像巨灵神似的守在门口处,最后她走至窗边掀开了窗帘,顿时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楼下的七八个保安虽然也算得上训练有素,但与韩尘这种在枪与火中淬炼出来的人相比,还有着不小的差距。

    他们的花拳绣腿,韩尘根本不放在眼里。

    对于军人来说,任何花架子都是摆设,一招制敌才最实用。

    “暗影,果然是你这个废物!离开了枭鹰战队的庇护,不知道你今天能不能活着走出椿象别苑呢?”

    那扎吉微眯着眼睛,声若奔雷,虎躯如丘山,那番气势,给人莫大的压力。

    韩尘脚尖轻轻在地上一勾,一把明晃晃的牛尾刀飞入手中。

    他从不相信什么公平决斗,有刀剑绝不用拳脚,有枪炮绝不用刀剑,因为他骨子里信奉的金科玉律就是实用主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