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17章 暗算

    安嘉珞三人望着那飞溅而来的油水,吓得花容失色。

    赤褐色的砂锅滚烫,发出“嗤嗤”的令人心悸的响声,一旦被这着冒着热气的滚烫汁液泼中,哪怕只有一滴,也会落下伤疤的。

    韩尘冷哼一声,倘若他一个人的话自然可以轻而易举的躲过,但此时身边还有三个吓呆的女生,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置身事外。

    眼看着热气滚滚的砂锅就要倒扣而来,危急时刻,韩尘果断的将手中的托盘抛了出去,托盘与赤褐色的砂锅在空中相撞,与此同时那滚烫的油水带着“哧哧”的响声溅射过来……

    安嘉珞只感觉自己身子一紧,脸蛋碰触到一处火热的存在,迎面扑来一股陌生的气息,那不是滚烫的砂锅油水,而是韩尘光洁炽热胸膛。

    这是她第二次如此近距离的与男人亲密接触,并且还是同一个男人。

    但她的脑海里仍旧一片空白,甚至连滚烫油水飞溅而来的恐惧都消失不见了。

    正在她神情恍惚的时候,忽然感受到了急促的呼吸,似乎是韩尘倒抽冷气的声音。

    她仰起头便看到了这个****着上身的男子正低着头在看自己,蓦地俏脸红了起来,自己那被人紧拥着的身子登时松了下来。

    旋即,安嘉珞便看到了一具令她这辈子铭记于心的后背,上面布满了红色的水泡,疙疙瘩瘩的满目疮痍,连一处完好的地方都没有,这一刻她忽然心疼了……

    韩尘并不知道安嘉珞心中的想法,他此刻满腔的怒气都发泄在了那个罪魁祸首身上。

    这不是一场简单的意外,因为那人将滚烫的砂锅油水泼在他身上之后扭头就跑。

    若不是做贼心虚,为什么要逃跑?

    但肇事者还没有跑出十步,便被踏着餐桌飞驰而来的韩尘一脚踹飞出五六米远,他翻滚着一个侧身鲤鱼打挺便站了起来,然后一脚朝韩尘的下颚踢去。

    韩尘在伊拉克战场上与国际恐怖势力交手也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不料会在大学校园内却被人如此算计,此时的他已处在极度暴怒状态。

    就在那人一脚即将得手的时候,韩尘挥起右掌竖劈而下,只听“咔嚓”的一声脆响,旋即便传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男子的右腿竟被韩尘一掌劈断,鲜血沿着他的裤脚流了出来,将餐厅的地面染得一片腥红。

    喧嚣的第三餐厅鸦雀无声,无数人望着那个后背布满血泡的男子,面露骇然之色。在他们眼里这个人俨然是魔鬼的化身,因为此刻的他看上去真的太恐怖了。

    韩尘走向离他最近的一位男生,笑道:“哥们,借手机用一下。”

    那位男生战战栗栗的将手机递了过来,韩尘拨通了110,道:“中州大学第三学生餐厅发生严重的打架斗殴事件,已有人出血,你们赶紧过来瞧瞧是怎么一回事。”

    说完也不等那边回应便挂断了电话,向那位男生笑道:“谢了,哥们。”

    然后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走到安嘉珞三人跟前,问道:“你们都没事吧?”

    三人轻轻摇摇头,心有余悸。

    刚才若不是韩尘,后果不堪设想,一旦被滚烫的油水泼中,恐怕就有毁容的危险。

    而容貌对于女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旦被毁,那种身心所受到的伤害,无疑是不可承受的毁灭性打击。

    “我陪你去医院!”安嘉珞率先镇定了下来,言语之中透露着焦急。

    韩尘笑了笑,道:“不用了,你们回去吧,我一个人就可以。”

    他也不敢耽误,自己后背上的伤势有多严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一旦伤口被感染,麻烦就大了。

    围观的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通道,韩尘神色坦然的走出了第三学生餐厅。

    “那人不是中文系的韩尘吗,上次与体育系的比赛我见过的。”

    “对,就是韩尘,真是爷们,这样的英雄救美放眼全校,也只有他敢站出来啊!”

    “啧啧,烫成这样愣是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不愧是当过兵的!”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安嘉珞三人对望一眼,急忙追了上去。

    …………

    校医院内,韩尘无可奈何的任由漂亮小护士在自己后背上不停涂抹着,随着药性的渗入,烫伤的部位传来丝丝凉意,说不出的舒服。

    “起痂之前不能躺着睡觉,不能穿衣服,不能做剧烈运动,不能吃辛辣的……”

    医生炮语连珠,注意事项一口气说了十几条,韩尘小鸡啄米似的点着脑袋,一一记在了心里。

    在校医院休息处的安嘉珞三人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

    张冰到现在还是有点迷糊,浑浑噩噩的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了韩尘满背的血泡。

    刘玲玲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居然那么快就脱掉了衣服,然后用衣服帮我们挡住了滚水,而他自己却……”

    刘玲玲说不下去了,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那该死的混蛋一定是故意的,不然也不会做贼心虚的跑了!”张冰像一头发怒的母豹子,张牙舞爪的说道。

    安嘉珞却是低头不语,韩尘被烫伤之后她发现了坐在角落里的欧阳祯涛,后者目光闪烁,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样子,这件事恐怕与她脱不了干系。

    “看来我们连朋友都没法做了。”

    安嘉珞心底一声叹息,毕竟安家与欧阳家有旧交,她与欧阳祯涛从小相识,虽算不得青梅竹马,但也绝非仅仅同学那么简单。

    …………

    韩尘走出医护室便看到焦急等待的三人,他眨巴着眼睛,露出一副标志性的贱笑,道:“怎么样,我今天是不是很神勇?英雄救美不说,还一下子救了三个,啧啧……”

    三人望着没事人似的韩尘,心情无论如何都轻松不起来,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他那般豁达开朗的。

    “别那么苦大仇深好不好?就算留下伤疤也是在里面,除了我自己的女人,别人又看不到。”韩尘郁闷了,明明自己是受害者啊,现在怎么反倒来劝慰别人了?

    安嘉珞三人听了,有些异样的看着韩尘,“除了自己的女人,别人又看不到”这句话听起来总是感觉不怎么顺耳,毕竟她们三个现在已经看到了……

    忽然,韩尘止住了脚步。

    安嘉珞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一道高大英俊的身影映入眼帘,是欧阳祯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