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16章 天蓬元帅

    当帕萨特开出家的刹那,林静有种如蒙大赦的感觉,情不自禁的哼起了“这个feel倍儿爽,feelfeel倍儿爽”,十分的带劲儿。

    正自哼着兴奋的时候,后座上传来一个十分不和谐的声音,只听韩尘扯着公鸭子般的嗓子,声嘶力竭的吼道:“天是那么放荡,地是那么黄,情是那么淫^荡,心是那么浪……”

    这货居然把好好的一首《倍儿爽》改的如此龌龊不堪,气的林静猛的踩下离合将车挺靠在路边,然后拉开后座的车门,不管三七二十一,抬脚狠踹了上去,霎时传出韩尘杀猪般的嚎叫。

    “你这个臭流氓、混蛋、渣男、贱人……”

    林警花边踹边骂,把旁边路过的司机们彻底惊呆了,这尼玛也太黄太暴力了吧?

    …………

    JS区分局。

    韩尘将那扎吉的电脑合成照片交给了林静,至于最近发生的恶性枪击案,由于涉案太大,根本不可能让韩尘这样一个“白身”参与其中。

    在警局里折腾了大半天,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腹中空空的韩尘直接杀向了第三学生餐厅。

    中州大学里面有三座餐厅,其中第三学生餐厅距离韩尘所在的九号宿舍楼最近,因而他们这一帮人也算是第三餐厅的常客。

    韩尘取了一个不锈钢的托盘,正欲刷卡打饭的时候,发觉饭卡忘记带了,于是放下托盘扭头就走。

    这个时候距离韩尘十米开外的餐桌上传来一阵“格格”的笑声,韩尘拿眼望了过去,是张冰。

    他笑了笑,果然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但凡张冰出现的地方总能见到安嘉珞那道靓丽无双的身影。

    “你们好早啊,今天没去上课吗?”韩尘走过来打招呼。

    安嘉珞三人一愣,有些奇怪的注视着韩尘。

    他们是同一个班级的,课程自然是一模一样,难道他不知道今天没有课吗?

    韩尘的脸皮经过刀枪火炮的洗礼,如今已堪比埃及法老的金字塔,见到三人神情有异,当即补上一句道:“我是说瑜伽课。”

    安嘉珞默不作声的低头吃饭,倒是张冰眨了眨眼睛,笑问道:“不良人,上次嘉珞生病只知道给她送药,就没想过送一些莲子羹、杏仁羹之类的补补身子?可怜我们家嘉珞这娇滴滴的小身板只能在宿舍里啃泡面……”

    韩尘笑了笑,自来熟的坐了下来,痛心疾首道:“本来是想的,又怕你们误会我跟安安纯洁的革命友谊,我这张老脸倒是无所谓,关键是安安脸皮薄呀,所以就只有贼心没有贼胆了!”

    张冰和刘玲玲忍不住笑了起来,安嘉珞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嘟囔道:“油嘴滑舌!”

    韩尘施展幽默风趣的功夫,尽展平生所学,把几个小女孩逗的娇笑连连,而他自己则是不着痕迹的察言观色,心里揣摩着什么。

    刘玲玲性格较为内敛,对不熟悉的人总有那么一层若有若无的防备,而张冰则刚好与她相反,颇有大男子主义的作风,不拘小节。

    摸清楚了两人的性格,韩尘故作讶然道:“哎呦,只顾着和三位大美女聊天了,把正事都给忘了,那个……冰冰,把你饭卡借用一下,我的不小心丢了,刚挂失,明天才能补上。”

    张冰二话不说,摸出饭卡丢给了他,笑道:“拿去用吧,有本事你一顿饭把上面的钱全部吃光。”

    韩尘正色道:“这话可是你说的,我今个真要把你饭卡里的钱败光了,回头你们不许骂我是天蓬元帅!”

    说着,向打饭的窗口走了过去。

    刘玲玲望着韩尘远去的身影,笑兮兮地道:“嘉珞,这个‘不良人’蛮有趣的嘛。”

    安嘉珞莞尔一笑,不置可否,心中却是对韩尘为何不向自己借饭卡产生了一丝难以名状的情绪。

    韩尘对于吃并不讲究,山珍海味可以吃的津津有味,馒头卷大葱照样可以。

    她拿着张冰的饭卡打了份米饭,又随便要了两个小菜,结账的时候显示花费了13元,而当他看清张冰饭卡中余额的时候不禁大吃一惊,难怪这妮子有恃无恐的让自己随便刷了,因为饭卡中的余额还有四万多!

    学校的饭菜本来就比外面便宜的多,家常便饭的话一顿饭十元左右就够了,即便是改善生活大鱼大肉,顶多也就二三十。

    而现在张冰饭卡中的余额不下于四万,就算每天在学校里山珍海味,吃到毕业也吃不完的,何况她一个女孩子,吃的又都是一些青菜素食。

    韩尘想想自己的退伍安家费用也不过只有区区的5万元,不禁叹道:“人比人气死人啊,看来这张冰又是一个千金大小姐……”

    “咦,天蓬将军,你的饭量只有这么一点吗?不用给我省钱。”张冰看着韩尘盘子里连块荤肉都没有,晃了晃手中的饭卡,笑了起来。

    韩尘先为那句“天蓬将军”挤出了个苦瓜脸,继而笑道:“怎么可能为你省钱呢,不过这可是我午餐的标配,完美身材就要从吃饭开始……”

    几个人边吃边聊着,其乐融融,只是安嘉珞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末了瞥韩尘一眼,不经意道:“你这几天没在学校?”

    韩尘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旋即又“哦”的一声醒悟过来,自己已经有一星期没去田径场跑步了,于是讪讪笑道:“家里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所以就离校了一段时间。”

    安嘉珞几个人吃饭细嚼慢咽的速度很慢,弄的韩尘也文绉绉起来,时刻保持着自己翩翩君子的良好形象,一顿饭吃了将近大半个小时,这才把盘子上的米粒一颗不剩的装进了肚里。

    “喂,你是不是没有吃饱呢?”

    张冰望着韩尘那张拨弄得干干净净的托盘,上面甚至连一粒米、一棵菜都没有剩下,太干净了。

    韩尘见三人托盘上剩下的米粒青菜,心中一叹,说道:“小时候家里穷,吃了上顿没下顿,长大后才知道一粒米一片菜的来之不易,慢慢就养成了吃多少打多少的习惯了。”

    张冰三人对望了一眼,不禁面红耳赤,这个不起眼的男人着实为她们上了生动的一课——虽然没有华丽的言辞,但行动是最好的老师。

    几人正欲将托盘等餐具送回餐厅清洁间的时候,忽然有人惊呼一声,紧接着四人便看到一个热气蒸腾的砂锅向这边飞扣了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