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9章 心有千千结

    这天是韩尘安保队长走马上任的第一天,所以他晨练完毕后换了身衣服便早早的来到了恶魔心情酒吧。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虽然匡闫海说过,他不必每天来这里上班,但第一天总要来做做样子的。

    四个穿着制服的保安已在酒吧门口列好了队,见韩尘过来,纷纷堆出笑脸,道:“尘哥好!”

    昨天赖红毛出现的时候把他们吓的屁滚尿流,谁知道韩尘一挑七将对方打的满地找牙,四人对韩尘的手段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一声“尘哥”叫的是发自肺腑。

    混酒吧这种灰色地带,谁的拳头大听谁的,这是作为小混混该有的觉悟。

    韩尘点了点头,四人的履历他都看过,对这几个人的评价只有八个字:欺软怕硬,胆小如鼠。

    匡闫海一直用这几个人,恐怕还是看中了他们够听话,不会在背后使绊子。

    只是,这样的用人策略似乎也注定了匡闫海成不了什么气候。

    “以后该怎么着还怎么着,有什么事第一时间通知我。”

    韩尘巡视了一圈感觉挺没劲的,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但他与这几个志不同道不合小混混真没啥话可说,就算是训斥也提不起来劲儿。

    作为大学城唯一的酒吧,恶魔心情的生意火爆到了极点,一天24小时就没有清静的时候,韩尘在这旖旎的灯光中呆了一会就感觉头昏脑涨,于是起身打算离开。

    然而很不凑巧,他又看到了莫小冉。

    此刻的莫小冉一身女仆装束,很有一股小清新味道,她捧着托盘,招乎着给客人上酒上菜,忙得不可开交。

    韩尘愣了下,来到吧台问服务员小楠道:“那个女孩是干什么的?”

    对于这个新上任的安保队长,酒吧上下都是心有敬畏,毕竟昨天他暴打赖红毛那一幕太震撼了,给她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小楠笑道:“她家里边有困难,一直在这里勤工俭学,差不多快有半年了吧。”

    韩尘松了口气,莫小冉总算没有让自己失望。

    此时临近中午,大学城人头攒动,逐渐热闹起来。

    韩尘在酒吧门口伸了个懒腰,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惬意。

    忽然,一道肩宽体阔的身影映入眼帘,那道身影是那么的扎眼,以至于韩尘连做梦的时候都无法忘记。

    那扎吉!

    韩尘咬牙切齿的吐出三个字,然后整个人的气势变得极具攻击性起来,如一头发狂的猎豹在人群中穿梭者,目光始终紧盯着那道肩宽体阔的高大身影。

    他那种自内而外散发出的浓烈煞气,吓得路人纷纷避让。

    但此时临近饭点,大学城几乎成了一片人海的汪洋,当他赶到一处拐角处的时候,那扎吉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了。

    韩尘双拳握得“嘎嘣嘎嘣”的散发着爆炸性的力量,那双平静的眸子因为极度的愤怒而变得赤红一片。

    但这满腔的愤怒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令他无处发泄,实在憋闷至极。

    然而,当一道英姿飒爽的身影出现在眼前的时候,韩尘的这种愤怒登时烟消云散了,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副贱贱的笑容,道:“去喝两杯?”

    对面的女人短发劲装,看上去很是干练,那张漂亮的脸蛋宛若长白山未曾解封的万年冰川,一副生人勿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姿态。

    短发女人双眼始终盯着韩尘,看不出悲喜,亦不带丝毫感情,道:“他来到了中州市。”

    韩尘那副玩世不恭瞬间变得冷漠起来,冷笑道:“要是来叙旧,我请你;要是专程来告诉我这件事的,那你可以滚蛋了,不送!”

    短发女人双拳握得紧紧的,胸脯处也因为极度的愤怒而上下起伏着,冷冷质问道:“既然你已经迈出了那一步,为什么不回去?”

    “回去?”

    韩尘怒极而笑,戏谑道:“风雪,我当初是怎么如丧家之犬般被人赶回来的你不会不知道吧?难道还要我傻乎乎的去重温一次那种感觉?笑话!”

    风雪平静的注视着韩尘,良久才道:“那件事合乎法,悖于情,法和情不能两全。”

    “所以我退出了,我做不到无条件的奉献,也没有为人民服务而英勇献身的精神,我只是一个小富即安的凡俗俗子,不去祸害别人就是对这个社会最大的贡献了。”

    “我承认,倘若不是因为我爸的关系,我永远接触不到那样的一个权力枢纽。我也很欣慰,在这个肮脏的世界,有你们这样一群无私奉献的人在默默的守护着这片天地的安宁。我敬佩你们,但那不属于我的生活。”

    “至于那扎吉,我想就算是我将他凌迟处死,法律上也不会追究我什么责任……既然他真的来了中州市,那新仇旧怨就做一个彻底的了结吧。”

    韩尘吐了口气,顿感浑身轻松,有些话只有当面说清楚了郁结才能消解,他这次是真的放下了。

    “雪姐,其实你笑起来的样子蛮漂亮的,为什么总是要绷着张脸呢?来,看在咱们多年战友的份上,笑一个……”韩尘又犯起贱来。

    风雪眉毛一挑,冷冷道:“你找死!”

    忽然,她望向韩尘身后的方向,一身警装,同样英姿飒爽的林静映入她的眼帘。

    韩尘心里乐开了花,正愁没办法脱身呢,这小辣椒来的太及时了。

    于是不容分说,一把将林静揽在了怀里,直接无视了她那杀人的眼神,向风雪炫耀道:“我女朋友,漂亮吧?”

    风雪冷目打量着林静,后者顿时感觉浑身凉嗖嗖的,如堕冰窟,那是来自心灵深处的颤栗。

    韩尘笑着挡在林静身前,不悦道:“雪姐,这可是你弟妹,吓坏了我上哪儿找这么漂亮的媳妇去?“

    “你是因为她才不回去的?”风雪质问道。

    韩尘耸耸肩,道:“我还是那句话,如果雪姐是来叙旧的,我随时欢迎,如果是来做说客的话,那只能让你失望了。”

    “我来这里是为了那扎吉,你别太自作多情了。”

    风雪转身离去,话不投机半句多。她了解韩尘,看似很好说话实则固执的要命,他决定的事情,没人能改变得了。

    与警花林静一起过来的,还有欲哭无泪一脸苦瓜相的黄彪,只不过他是被押解过来的。

    他正想开口询问韩尘什么时候找了个这么泼辣的女警的时候,林静那招“佛山无影脚”毫无征兆的向韩尘胯下踹去。

    这一脚兼具快、狠、准,吓得黄彪怪叫一声,条件反射似的夹紧了胯。

    然而,这势在必得的一击非但被韩尘轻而易举的化解掉了,还被他趁势抓住了修长的美腿,然后轻轻一带,林警花在惊呼声中再次向韩尘投怀送抱而去。

    “想不想知道那些悍匪是谁击毙的?”韩尘附在林静耳畔,悄悄的说道,随即松开了手。

    黄彪惊掉了下巴,林静的剽悍他是亲身体验过,没想到韩尘三下五去二就将她给收拾得服服帖帖,果然还是当过兵的泡妞有自信啊!

    正在感叹着,两个穿着保安制服的男子冲了过来,大叫道:“尘哥,不好啦,赖红毛带人来砸场子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