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六百一十二章 看不透的年青人

    “什么罪名?”老人第一个开口,虽然对这个展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不管如何,这件事却是因孙女而已,他应该帮他们解决掉。

    这名军官此刻才看到这个老人,很是有些惊讶的愣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走近,很是轻声的问道:“是……是庚首长么!”

    像他这种级别的人,当然没有机会见庚先广的面,但是作为国家军部的最高将衔的大人物,他们从各种资料中,见得太多了,所以越看越像,才开口如此怯怯的发问。

    “问你话呢?”身边一个战龙卫士已经有些怒了,手一伸,就已经把那张军部的拘捕令扯了过来,恭敬的递给了老人,而那军官这一刻知道,眼前的老人,绝对就是他心中认定的人物。

    连吭也不敢吭一声。

    “致兵伤残,好大的罪,不知道是致哪个兵伤残,我这老头子可不可以见见!”老人的再一次开口,这个军官已经不再怠慢,立刻报告道:“首长,是莫司令的公子莫斯博,他今天在别墅里被人打成了植物人,据目据者说,就是展家公子展云飞动的手!”

    老人冷冷的一哼,问道:“那你们知不知道,为何莫斯博会被人打成这样?”

    军官呆了一呆,这一点上面可没有说明,立刻又道:“首长,这只有莫司令清楚,这是莫司令的命令,我们只是接令抓人。”

    老人已经大声的喝道:“叫莫云彪进来!”

    其实莫云彪在车上等着,里面这么久没有动静,已经在几个士兵的护卫下,走了进来。

    “首长,你……你也在这里!”看到了老人,莫云彪他有惊吓了一跳。

    “我如果不在这里,就不知道你莫云彪是如何的威风,国家给你的权利,你就是这样的使用,你知道你犯了哪一条军纪?”庚先广道,

    莫云彪连一句也不敢争辨,立刻站得毕恭毕敬:“首长,莫云彪知道,但是我儿子被展家公子打成废人,断了莫家的香火,这个气,我忍不下去,而且斯博也是有军籍在身,我这样处理,也在情理之中。”

    在这个老人面前,莫云彪他没有一丝的欺骗。

    “那我孙女呢,难道就可以被你儿子污辱,然后我就不管不问了?”老人站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莫云彪啊,莫云彪,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但是这一次,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我本想小事化了,不想因私废公,但是你实在太不像话了。”

    这一刻,莫云彪才知道,报告说的儿子抢展家公子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竟然是首长的孙女。

    “来人,御下他的配枪,立即拘禁,押走审讯。”庚先广说道。

    一句话,两个战龙已经上前,啥客气没有,动手就已经解下了莫云彪的枪械,而且摘下了他的帽子,对这个老人的命令,一丝不苟。

    所有士兵,没有一个人敢动。

    而在这个时候,门口已经走进了几个人,就算是庚先广如此的高位,对这个人的到来,他仍惊讶的喝了一声:“枪神!”

    这个老人,一脸的苍桑,整个样子就如一般的老人没有什么差别,但是从他走进来,这种强大的震摄感,却是比庚先广更让人无法承受,甚至连喘息也变得沉重起来,这是一种天生的武者给人的感觉。

    或者能淡然冷漠相对的,只有展云飞,该来的,今天终于全部都来了。

    正好,一次解决,也节约他的时间。

    面对所有的人都对庚先广的恭敬,但是枪神却只是眸中精光一闪,那苍老的模样,在这一瞬间,变得昂扬高傲,带着冷冷的问候。

    “原来老首长也在,枪神今天来,有些私事需要了解。”这也不算是问候,只是淡淡如老朋友一样,没有隐瞒,也没有客套,只是简单的告诉一声来意而已。

    “哈哈哈。。。。。。我想展家如此的飞扬跋扈,原来是庚伯在为他们撑腰,这倒也难怪了。”随在枪神身后,慢慢走进来的,却正是李元雄,他盯着庚先广,脸色并不太好,嘴里叫着庚伯,但是脸上却并没有这种尊敬的意思。

    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对立的,在这顶级的权力较量中,他们谁也奈何不了谁?

    老人竟然没有生气,看着这走进来的人,却也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他转身面对着展云飞,很是有暧昧的说道:“年青人,看来我真是小看你了,你得罪地人不少,不过连枪神也可以请动的人,你也能得罪,看样子,你惹事的本事的确不小。”

    庚先广也没有想到,这个展家的年青人竟然如此的不同凡响。

    不要说莫云彪,这里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把展家夷为平地,但是展家却依然存在,这不由的让他心里暗暗的称奇,这个年青人究竟有什么依仗。

    电话很是突兀地响了起来,欧阳柯钰地电话。

    放下电话的那一刻,欧阳柯钰的脸上已经多了几种淡淡的笑意说道:“老公,龙家终于忍不住的出手,他们应该以为我们展家没有还手之力了,这种人不让他们痛入心肺,他们也不会得到教训的。”

    又多了一个龙家,庚先广地眼神更是有了火热了。

    想要了解一个人,就可以首先看看他地朋友,或者看看他的敌人。

    这一刻,庚先广他看到的已经够多。

    展云飞点了点头,这一刻,对展家来说是烽烟四起。而且以李元雄与龙家的关系,此刻他们地到来。相信龙志起已经知道了,他老奸巨猾,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告诉秋云霄,让他配合一下,我要龙志起知道,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往往想得到的那一刻,他会付出他想也想不到的代价。”展云飞说道。

    佟艳梅想走了,向老人暗示,但是老人却摇了摇头,而是让人搬了个凳子,慢慢的坐了下来,这种好戏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了,莫云彪的事,他已经处理了,但是李元雄的事,却不属于他处理的范围,他很想看看结果。

    枪神还是一惯地冷漠,他轻轻地走上前来。

    “年青人,你很不错,比他强了很多,也难怪他们都斗不过你的。”危机中,他那种淡然地平和,不急不躁,似乎把一切都掌握手中的感觉,让枪神也很有好感。

    枪神他天生就不是一个拍马屁的人,何况眼前的年青人,还够不上他拍,但是好就是好,他从不吝啬,就像批评莫斯博一样,不会掩饰自己内心的真心想法。

    “枪神太客气了,我知道你欠李家一个人情,其实很早之前,我就已经想领教一下你的五十四式惊天神枪,今天,希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展云飞说道。

    平淡的语气,却有着一种冲天的傲气,就一刻,不光是枪神,就算是庚先广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庚先广他从来没有想过,或者也不敢想,在他有生之年,还有人敢挑战枪王枪神。

    但是现在,这一切,就发生在他的面前。

    如果这年青人不是白痴不知道厉害,那么就是真正的英雄,回头看了看一副冷冰而伤感的孙女,庚先广却突然发现,孙女喜欢这个年青人,似乎并不像想象中荒唐了。

    生活太孤调了一些,难得见识这种年青人,庚先广想着,这个展家还真是不简单,能与枪神一战的人,绝对可以名扬天下。

    李元雄冷冷的笑着,有些不屑的轻视,他受不了这里所有对这个男人的祟拜,他要打败他,把他踩在脚下。

    但是这会儿,李元雄他只能用嘴来打。

    “你知不知道他是谁?你知不知道他一出手,你就会死,你知不知道,你一死,你展家就会玩蛋,你身后的所有女人,都会为我的玩物?”李元雄说道。

    战前的刺激,就是为了打乱这个男人的信心,打击他的势气。

    “啪!”的一声,一记耳光,已经落在李元雄他的脸上,这并不是展云飞打的,而是站在展云飞身边的月神。

    “你不过是一个废物,哪里知道真正的男人,就算是死,也不会让自己深爱的女人受辱,如果他真的没有信心,你会是这里第一个被杀掉的人。”月神冷声说道。

    “月神姐,不要与畜牲说话,他不过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狗,想刺激老公,凭他还不配。”杜雪飞在边上说道。

    李元雄阴森的眸子多了一种玉望的杀戮,虽然只是一闪,但是却已经被展云飞捕捉到了。

    “李元雄,我此刻不想杀你,但你不要逼我,不然就算是李明盛在这里,你一样会死。”

    被这戾气眼睛一瞥,李元雄气势大减,身形微微的后退了两步,把这种面对的阵式留给了枪神,他们才是今天的对手。

    但是让李元雄很失望的是枪神已经轻轻的说道:“年青人,就算你今天败了,枪神也不会杀你,我老头子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在这里,或者只有展云飞才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

    高手太寂寞的,难得碰上一个对手,更何况还是脾性相同的高手,他们不仅可以为成对手,更可以成为知已。

    中花园有一片很大的空地,虽然阳光强烈的照射,但这种强度,却被这种无形的战意所掩盖,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展云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