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五百九十二章 田中萍芝

    又到月底了,月票双倍,手里有月票的兄弟,请投过来吧,兵心谢谢了!

    能住在这内院的人,相信应该是田中加彦的家人吧,这背叛的代价,却是连亲人也没有办法保全,展云飞实在不得不为他叹惜。

    只是这样一个女人,竟然要被这肮脏的畜牧玷污遭踏,展云飞还真是有些不忍,正好这个时候,楼下有个窗户的灯已经亮了。

    想都没有想,展云飞一脚已经踢去,玻璃“哐当”一声,全部震脆,在这夜间,这种声音,传得很远。

    一种很惊吓的声音,已经从里面传来:“是谁?”接着,声音叫了起来:“来人,来人……”

    展云飞听清楚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田中加彦,只是这一刻,展云飞却不屑去杀他,也希望为楼上的女人积点阴德吧!

    接着四周很快的传来了吵杂的声音,那个武士此刻已经把女人绑在了床上,正准备解开她的衣物,这种狂动的惊然脆响,让他很是生气,怒喝一声:“八葛!”

    而门口,已经传来了声音:“萍芝,萍芝,快醒来,有杀手来了!”时间只是短短的停了不到五秒,武士还来不及撤走,外面的人似乎感觉不对,“砰”的一声,门被人很是用力的踢爆了。

    “鸠山小次郎君!”门口的田中加彦已经一声惊叫,因为他看到了床上的女人,这正是他的女儿,田中萍芝。

    清水流的人已经冲了上来,把衣服半松的武士围了起来,但是这个叫鸠山小次郎的武士,却连一丝的紧张也没有,而床上的田中萍芝被解开绳子之后,已经泪流满面的指着武士喝道:“爸,这畜牲想污辱我,你快杀了他!”

    “八葛,滚开!”鸠山小次郎粗暴地骂道,从他不屑的表情,似乎对田中萍芝的事,一点也不在乎,高傲的就像一个主人。

    看着田中萍芝差点惨被污辱,清水流的人都义愤填膺,几个平日里视田中萍芝为梦中情人的帮众已经抽出了腰间的手枪,对准了这个王八蛋,只要田中加彦一声令下,就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展云飞就静静的呆在窗外,虽然今夜再也没有办法探什么消息,但是能救这个女人,也算是不虚此行了,这一刻,他才看清这个女人的样子,二十上下的模样,很是娇美,也许是在这种环境长大的原因,身上自有一股不输于男人的英气。

    “流主,他们黑龙会也太过份了,一边与我们合作,一边竟然对萍芝小姐如此无礼,杀了他!”一个小头目很是不愤的开口叫道,身后已经响应一片,本来与黑龙会合作,他们就很是不爽。

    清水流这些人混迹黑道,本就是不怕死,但是却受不了这种窝囊气。

    田中加彦却是紧咬着牙关,没有再吭声,因为他是一帮之主,有些事,他想的比任何人都多,这个男人不是一般人,如果杀了他,整个清水流会被毁灭,而且自从背叛神户黑暗社会联盟,又与红线流对战以来,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看着四周气愤的人群,鸠山小次郎已经抽出了利刃,凌然相对,神情却依然很是嚣张的喝道:“田中加彦,你不要忘记你的位置,杀了我,你清水流田中家族三百多口,一个也不要想活着。”

    门又一次被挤开了,走进了一列同样地武士,大约有十几个人,把这整个卧房给挤满了。

    “田中加彦流主。怎么回事?”领头的是一个中年的武士,从他那稳健地步伐,展云飞很清晰的观察到,这是一个少见的高手,此刻双手撇在身后,有着一种凌然不可侵犯的威严,阴冷的扫了众人一眼,然后喝道。

    看到这个人。田中加彦已经不能不开口,于是恭敬地道:“鸠山纪夫先生,你的属下鸠山小次郎竟然潜入小女卧室,企图污辱小女,请你给我们一个说法。”

    这中年武士既然被称为鸠山先生,那很显然,他就是黑龙会鸠山家族核心的家族成员。

    鸠山纪夫冷冷的说道:“田中加彦流主误会,刚才有夜行人潜入,小次郎受我派遣,追踪至此,真正想对你女儿无礼地是那夜行人。而非小次郎,你一定问清楚才是,我黑龙会一向荣誉至上,岂会干这种偷鸡摸狗之事,只有你们这样的小流派,才有这般的嗜好。”

    这话说出来,很多人都已经变色,这是一种赤罗罗的人格污辱。

    田中萍芝没有想到,这个所谓的清水流伙伴如此的无耻,不仅不承认自己属下的罪行。竟然还大肆的为他辨驳,说什么荣誉至上,至上个他奶奶东西。

    “爸,他们是一丘之貉。你不要听他们胡说八道,把他们都抓起来,我要杀了这个人。”田中萍芝虽然受这种奇耻大辱,竟然还很有理智,指着鸠山小次郎,很是愤怒的叫道。

    “田中小姐,请注意你的用词,我们黑龙会自大立会以来,一向信奉仁字。但并不表示我们会忍受这种挑衅,田中加彦流主。你应该好好地教育你的女儿,对客人表示最基本的尊重,如果你不想违背盟约的话,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回去休息了。”

    眼看着众武士要走,而且要把鸠山小次郎君带走,很多清水流众都非常的不满,而田中萍芝更是,但是田中加彦却已经喝道:“让他们走,萍芝,你既然没事,这事就不要追究了,鸠山先生是我们清水流的客人,也许真是有误会之处。”

    其实田中加彦也知道,这事绝对是百分之百,但是此刻,他不能得罪黑龙会,因为他已经坐上这条船,只能进,不能退了。

    田中萍芝没有想到自己的父说出这样的话来,满脸的惨白,虽然田中加彦一向的软弱,但是此刻竟然连自己女儿也保护不了,没有一点男人地样子。

    “爸,还是不是男人,我清水流的兄弟,哪个有胆子杀死这个畜牲,我田中萍芝就答应嫁给他,如有违背,让我不得好死。”田中萍芝道。

    鸠山纪夫一听,就已经怒意的回头,眼中的杀戮气息一闪而没,接着冷冷地瞪了田中加彦一眼。

    田中加彦已经把田中萍芝拉住了,喝道:“萍芝,不要乱来,不要给清水流惹麻烦。”

    鸠山小次郎君就如得胜的将军,很是高傲的从众清水流的帮徒中穿过,眼色在众人脸上扫过,一副很是轻视的表情,真是让人恨不是给他一拳,但是却没有人敢。

    鸠山小次郎君已经走了出去,田中萍芝此刻才大声的嚎叫起来,所有的悲伤,她已经忍得太久,哭骂道:“懦夫,你们都是懦夫,你们都不是男人,清水流,就没有男人!”

    这种叫骂,让这里所有的人,包括田中加彦在内,都颜汗无以相对。

    他们地确是懦夫,为了生存,放弃了尊严。

    “只是杀一个畜牲而已,我帮你!”一种很冷地声音,从窗外传来,展云飞从头到尾的看着这出戏,对这些人都已经不抱什么希望,连这种耻辱也可以忍,清水流,地确已经走到尽头了。

    这样的人,实在不配当他的对手。

    众人皆惊,但是田中加彦却已经面容失色,低低胆寒的叫了一声:“盟主——”当泪流满面的田中萍芝抬起头的时候,窗户除了清风徐动,已经没有了人影。

    但是楼下,已经传来了尖叫声:“杀手,杀手来了!”

    田中萍芝一个箭步,就已经冲到了窗口边上,身后的人都也围了过来,一道凌厉如风的身影,已经直扑鸠山小次郎,而一旁的鸠山纪夫,却也已经出手。

    夜空里,燃烧起一种璀璨的光芒,如流星般的一闪而灭,但是刺耳的惨叫声,已经在这宁静的夜里响起。

    刚才高傲得不可一世的鸠山小次郎君,此刻已经被人一刀两断,头与身体已经分得很远。

    “来人报上名来!”那身影如鬼魅一般,鸠山纪夫根本捕捉不到,只得厉声的喝道。

    高高的屋檐上,一抹飘逸的身影,朗朗的声音传来:“既然敢动我神户黑暗联盟,却不能猜出本座是谁,你们的智商可有得治了!你们不对我动手,我也会找你们,现在既然对上了,那就好好一战了!今天我已经杀了一人,不想再见血,你小子回去替我去告诉鸠山老鬼,让他把脖子洗干净了等我。”

    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冲了进来,枪声更是响起,展云飞身形如风,御风而行,就如雄鹰一般,很快就消失不见。

    但是田中萍芝却盯着那身影,久久没有回过神来,也许她还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人,但她深深的知道,这一生,她都不可以忘记这个男人。

    因为田中萍芝她说过,只要谁杀了那个畜牲,她就嫁给他。

    展云飞也不算是无功而返,虽然不知道田中加彦为何在背叛,但是黑龙会的加入,这一切就不会奇怪了,世界三大组织之一的黑龙会,要收拾一个清水流,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而且救了一个女人,也杀了一只畜牲,不虚此行了。

    但是展云飞他并不知道,这一趟,他取走了一个女人的芳心,一辈子无法遗忘的初恋情怀。

    田中萍芝已经回头,望着脸上异常苍白的田中加彦,已经不再有昔日的感情,母亲早早的离去,皆因为这个男人对权力的痴迷,因为母亲是被他的对手,活活的折磨三天才虐待至死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