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五百八十六章 悲壮勇士

    因为历朝历代的风水奇门大师们,根本就不懂的“地层能量聚集方式”的“焦点理论”,他们即使偶尔找到了“真龙”,也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准确判定“龙脉”的“脉气在地层中的准确位置”,因而也就根本无法解决“在什么穴点能最有效的利用上龙脉之脉气”这一更重要的问题。

    李教授最后说道:“由此可见,寻龙和点穴都是非常抽象的问题,不同的风水师可能有着不同的看法,甚至不同的概念。而展云飞能够找到藏宝点,那说明了他与留下这幅图的风水大师的理念是相同的,他们的思想穿越了时空,在几百年后的今天产生了共鸣,所以我们今天才能看到宝藏出土。”

    “李教授,之前不是说,宝藏是在老旧的军事基地找到的,怎么又变成墓穴了?”马上又有记者提出疑问。

    “这也正是我们最痛心的地方。”李教授叹了口气,说道:“当年小鬼子修建了大量军事基地,这一处军事基地正好修建在楼兰古国的一处墓穴上,墓穴已经被完全破坏,以至于我们都无法考察墓主人的身份。所幸的是小鬼子还没来得及把这批文物运走,不然我们今天就只能去龟桑国才看这些珍贵文物了。”

    “是的,的确很幸运。”提问的记者也不得不赞同,继续问道:“李教授,您能不能给我们说说寻找宝藏的过程,是一帆风顺吗?”

    “一帆风顺?不,这是一次死亡之旅。”李庆丰教授的话让记者们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如果他们能够在报道中加入惊奇的冒险元素,肯定会大受读者欢迎。

    李庆丰教授接着道:“在这次寻宝过程中,我们碰上了两个盗墓团伙,而且是两个大型盗墓团伙。”

    李教授口中的盗墓团伙自然是指桥本家族和婆依坦教,不过这些事自然不能说出来,否则肯定要引发外交问题:“为此,我们联系了当地军区,取得军区的支持,出动特种部队,与盗墓团伙发生激烈火拼,最终全歼两个盗墓团伙。”

    记者们都笑了起来,他们就喜欢这样的桥段,相信读者们也会喜欢这些桥段。

    又有记者站起来问道:“那我们的特种部队呢?有没有伤亡?”

    李教授道:“这位记者朋友,不要怀疑我国特战队员的军事素养,他们不是神,也不是超人,但也不是盗墓贼可以比拟的,在这次作战中,我们没有任何伤亡。”

    李教授拍了拍桌子,而后叹了口气:“但与盗墓贼作战只是这次寻宝中碰到的小挫折,我们真正的困难是一条巨蟒。”

    “当时,这条巨蟒就盘踞在军事基地里,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而且在那样狭小的空间里面对庞然大物,我们的特战队员也施展不开手脚,于是……”李教授重重地叹了口气,又想起李路奇壮烈的情景,心中不免伤感,暗叹,多好的兵。

    “于是什么?”记者们全都暗骂李教授故意吊他们的胃口,可是谁都不敢出声催促,生怕李教授发火,直接拍桌子走人。

    “于是,我们选择撤退,可是走在最后的特战队员的脚被巨蟒咬住了。”说到这,记者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想知道这位特战队员的结局,可是李教授并没有说出答案,反问道:“你们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吗?”

    怎么做的?没有人插话,因为他们不是军人,无法理解军人的思维、情怀。当然,他们更怕自己说错话,惹怒李教授。

    “他没有求救,甚至连惨叫都没有,为了掩护战友离开,他拿出手雷扔进巨蟒的口中。”说到这,李教授眼中已经满是泪水,连声音都在颤抖,因为这不是一个虚假的故事,而是真实发生在他眼前的一幕:“为了防止弹片射出误伤战友,他竟然抱住蛇头,然后……”

    李教授哭了出来,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哭得像个孩子一样,但没有人笑话他,很多记者眼中都同样闪烁着泪光,一些心软的女记者都跟着哭了出来。

    “你们知道那个战士在爆炸之前说什么了吗?”

    李教授凝噎着问道,又自顾地问道:“就在爆炸之前的两三秒种,他回过头对他的战友说,再见了兄弟们,来世我还做你们的兄弟!”

    再见了兄弟们,来世我还做你们的兄弟!

    这句话就好像具有魔力一样,让现场所有人都惊住了。或许,这是一句很容易喊出来的话,就像很多年轻小情侣谈恋爱时一样,动不动就说,下辈子我还娶你。

    可是这样的话有意义吗?但那个战士是用生命来演绎这句话,它包含着战士的勇敢、果决、友情,以及,战士的情怀。

    那是一种普通人无法理解的情怀,只有真正走进军营,在生死线徘徊过的人才能理解这句话的真正意义,而不是一句口号,更不是年轻小情侣用来互相欺骗对方的甜言蜜语。

    现场沉默了许久,终于有一位记者站了起来:“虽然,我不认识那位战士,也无法理解他的勇气,但我佩服他,我希望大家都能站起来,为哪位可敬可爱的战士默哀三分钟。”

    全场起立默哀三分钟,为李路奇送上最高的敬意,这是一个令人佩服的华夏军人。

    很多女记者甚至在想,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铁血男人,找老公就要找这样的男人。

    默哀过后,新闻发布会开始回归正题,有记者问道:“李教授,这次出土的文物都有哪些,我们能不能看一看和田玉棺椁?”

    和田玉棺椁的图片虽然已经放出去了,但实物一直还是个谜,广大民众都想亲眼目睹折扣全世界最昂贵的棺椁,就算不能亲眼目睹,那也希望能够通过视频全面了解。

    但要是这么快就推出和田玉棺椁,那这个宝藏还会有这么高的曝光率,还会吸引民众长久关注吗?好的东西总要在最后面出现,前期有几张照片就足够了。

    这就好比拍电影,宣传的时候肯定要制作预告片,把最震撼的亮出来,但仅是似是而非的一小部分,真正的内容要等到观众进入电影院之后才能了解。

    “这次出土的文物有很多,现在很多文物都处于保护中,和田玉棺椁也一样,我们还需要进行进一步保护,确保这件珍贵的文物不会有任何损伤,所以暂时是不会跟大家见面的。”

    李庆丰教授的话让记者们的心情沉入谷底,参加新闻发布会之前,他们的主编可都交代了,一定要给和田玉棺椁拍几张照片。录制一段视频。尤其是电视台的记者。

    “李教授,您觉得和田玉棺椁值多少钱?”有记者不死心地问道,如果能知道和田玉棺椁的评估价格,回去也能有个交代,毕竟直观的数据还是比较能够吸引人的。

    “首先要明确一点,和田玉棺椁是无价之宝,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它是西疆和田玉贸易的见证。”李教授重申了这一点,又道:“当然,任何东西都有它的市场价值。和田玉棺椁也不例外,我们专家组对此做了一个大致的评估。和田玉棺椁是用顶级红木做成的,再加上其年份,放在市场上也能值几百万。不过相信没有那个藏家会对此感兴趣,毕竟太不吉利了,而且与和田玉的价格相比,它的价格可以忽略不计。”

    忽略不计!这四个字让记者们目瞪口呆,几百万的东西竟然可以忽略不计,这也太牛气了。

    “和田玉棺椁上价值最高的当属两块镶嵌在棺椁上的玉璧和1999只飞锤手镯,这些和田玉质地最差的也是冰种,高冰种的不在少数,玻璃种的也有好多件,总价值不会低于八十亿。”

    李教授的话音一落。现场仅是吸气的声音,八十亿,这是怎样的概念?这是一笔绝大多数人奋斗一辈子都难以奇迹的数据,甚至是无数企业都不能比较的。

    更让人无语的是,它只是一口棺椁,试想躺在一口价值八十亿的棺椁里会是什么样的感觉?现场甚至有很多记者感慨道:“要是能躺在这样的棺椁里,让我现在去死,我也愿意。”

    “世界第一珍宝!”很多了解行情的记者都感慨了起来,这是一个在古玩界让人绝望的数据。

    在艺术品市场上,2004年毕加索的油画《拿烟斗的男孩》以1亿416万美元的天价售出。一举艺术品拍卖的世界记录。而在今年,塞尚的画作《玩牌者》以超过2。5亿美元的价格私下成交,创造了单件艺术品成交价的世界纪录。

    可是跟和田玉棺椁的价值相比,《拿烟斗的男孩》《玩牌者》的数据显得无比单薄。

    “可惜了,不能亲眼目睹。”很多人都发出共同的感慨。

    “和田玉棺椁暂时是不能跟大家见面了。但今天我带来一套出土和田玉饰品,它的价值同样不是你们能想象的。”李庆丰教授神秘一笑。拿出一个盒子,看着眼巴巴的记者们,笑了起来:“这个盒子不大,装的东西也不多,但它的价值却超过十个亿。”

    “嘶……”众人再次倒吸凉气,这才多大的盒子,顶多装下一个碗,可却价值十亿,也太震撼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