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五百八十章 意外消息

    这种状态跟人打架的后果可想而知,乒乒乓乓一阵,全都蜷缩在地上,连要坐起来都觉得费力。

    “谢谢你们,打你们还是快走!”短发服务员很着急,拉着展云飞就要往外走,她可是知道这些混混人手很多,用不了多久肯定会有人赶过来,要是被堵住了,谁都别想站着走出去。

    “我还没吃完呢,着什么急?”展云飞笑了下,坐了下来,拿起筷子继续吃饭,之前他可特意保护自己这张桌子,饭菜并没有被砸掉。

    “小伙子,你还是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中年妇女也过来劝道:“我们也要关店了,不然所有的东西都会把砸掉的。”

    “阿姨,放心,既然我们敢出手,就不怕他们的报复!”酒井凌子刚啃完一根鸡腿,把鸡骨头扔向金毛狮王:“别躺在地上装死了,有话问你。”

    金毛狮王继续抱着脑袋哀嚎,俏罗刹也不着急,拿起啤酒瓶,微微地笑着:“我数到三,再不站起来,这个啤酒瓶就会砸在你脑袋上,一,二……”

    金毛狮王绝不会怀疑俏罗刹的话,这姐们能一边看着打架,一边安心地享用食物肯定不是善茬,所以为了不再被砸一下连忙站了起来。

    “说说,今天都是怎么回事?记住哦,一句谎话砸一个酒瓶子,不知道你的脑袋你承受几下!”酒井凌子微笑着,慢悠悠地问道,可她的微笑在金毛狮王眼中无疑是魔鬼的微笑。

    金毛狮王连忙讨饶:“不关我的事都是我们老大指使我做的,是我们老大看上她了。”说完,指着短发服务员道。

    “具体说说!”俏罗刹反倒纳闷了,看上人家就追,怎么反倒来收钱砸店,没这个理。

    “我们老大说了先逼得她们的店开不下去再把店买过来。”金毛狮王不敢有半分隐瞒:“但是十万块根本不够她父亲治病,到时候再拿出一笔钱逼她,就能人财两得!”

    “人才,你们老大真他娘的有才!”展云飞啧啧称奇,当真是环环相扣,比起旧社会的土财主也毫不逊色。

    “禽兽,你们这些禽兽!”中年妇女破口骂了起来女儿就是她的心肝,无论如何她也不允许这种事发生在女儿身上。

    “你们这些混蛋!”短发女服员骂道。

    “打电话给你们老大,让他过来!”展云飞嘴角微微翘起,看似在笑可语气中却没有丁点感情。

    金毛狮王不敢怠慢,赶紧给老大打电话这时候可不是讲义气的时候,应该发扬死贫道不死道友的精神,哪怕死的是老大。

    “你准备怎么处理?”大漠一行,俏罗刹充分见识到奇门秘术的神奇,很好奇展云飞最后会用什么手段来平息这件事。

    “到时候再说,反正够他受的!”展云飞笑了下,转头对中年妇女说道:“阿姨,你别担心,既然我插手了,就会办得妥妥帖帖的,保证不会再有人来找你麻烦!”

    展云飞的淡定给了中年妇女很大的底气,也跟着平静下来:“真是谢谢你们了,要是没有你们帮忙,今天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展云飞笑着说道:“阿姨,不用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对了,我叫卢秀芳,她是我女儿卢青青,你们是?”中年妇女连忙自我介绍道。

    “我姓展叫展云飞,她叫酒井凌子是我女朋友。”展云飞介绍道。

    “展大哥,谢谢你,听你的口音,是京城人?”卢青青问道。

    “正好有时间,就来沙里城旅游,你怎么听出来的?”展云飞道。

    “我在京城待了一年多,最近才回来的。”卢青青突然叹了口气,有些惋惜地道。

    “怪不得,你的口音也有点京城那边的味道,在京城打工,还是上学?”展云飞问道。

    “青青在华夏大学上学,大二了,不过她父亲重病,小弟也在上大学,她自己偷偷办了退学手续,跑回来了。”卢秀芳跟着叹了口气,多少人梦想着上华夏大学读书,可偏偏碰上这档子事,女儿的前途也算是毁了。

    “妈,放心,我没有退学,只办理休学手续,等爸的病好了,我就回去上学!”卢青青安慰道:“再说,我还要去京城找到大姨呢,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

    “找大姨?”展云飞越听越迷糊,除非老人家得老年痴呆,否则还真用不上找这个字眼。

    “实不相瞒,青青并不是我的女儿,而是我姐姐的,十几年前她带着青青找到了我,后来因为这边地震,又赶上恐怖分子袭击,姐姐和我失散了,后来打听到她可能在京城了,青青才选择上华夏大学,可找了一年多也没有任何消息。”卢秀芳轻叹着,不由想起当年伤心的惨事。

    “阿姨,你姐姐叫什么名字?说不定我能帮你找找。”展云飞道。

    卢青青能奔波于寻找生母,这种孝心倒是很让展云飞感动,有可能的话,他不介意动用奇门秘术帮忙找人。

    “卢秀云!”卢秀芳说道。

    “什么,卢秀云?”展云飞和酒井凌子都惊呼了起来,感觉太不可思议了。

    “你们知道?”卢青青突然变得激动无比,就像展云飞和酒井凌子的反应一样,没想到在京城苦苦找了一年没有答案,回到家里反而得到消息了。

    当然,这或许是个巧合,卢秀云这个名字并不是唯一的但不管怎么说,总是一份希望。

    “我母亲就叫卢秀云。”展云飞苦笑了起来,但他只认为这是一个巧合,因为妈妈根本不可能有女儿。

    “什么?那应该是巧合了”卢青青有些失望,当年的事她早听母亲说了,自己的妈妈似乎并没有其他孩子。

    “老公,这其中说不定有什么隐情呢,问清楚再下决论。”酒井凌子提醒道。

    “的确,这种事马虎不得。”展云飞也认为自己太过马虎了,连忙问道:“阿姨,青青生母是不是曾经到港岛闯荡过?”

    “你怎么知道?难道……”卢秀芳眼中又燃气一份希望,连忙说道:“青青生母确实去过神户,当时我已经嫁到这里,对她的情况并不十分清楚。至于她后来结婚没有,和什么人结婚了也不清楚。”

    “你姐姐是不是颈后有一颗痣?”展云飞心中已经有答案了,为了确定他又问了一句。

    “是的!”卢秀芳有些紧张,迫切地看着展云飞,想要得到肯定的答案。

    “不会真是?”展云飞完全可以肯定,一切都是真的不可能两个名字都是巧合:“可是我从来没有听妈妈说过他有过女儿呀!”

    “对了,当年姐姐带青青来时说是为了躲港岛跟来的仇家,不过在她将孩子托付给我时,那孩子才七八个月大,她说出去给孩子买点日用品,可是走了之后再也没有回来。我们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后来因为生计所迫,我们搬离了兰州来到了沙里城。”卢秀芳苦笑着道。

    “原来是这样……”展云飞愣了一下而后大笑了起来:“好,好事,妈妈有女儿了,我也有了一个妹妹,他老人家一定会很高兴的,难怪妈妈每年都要到兰州去旅游两个月,原来是找你们呀!哈哈……”

    “小展,我没有听说你母亲说她有儿子?”卢秀芳心里也有些没底说道。

    “我的生父是港岛人展雪融,因为母亲与父亲发生矛盾,所以她就带着我回到了大陆,后来嫁给了我的养父展德安,不过我自始至终并没有发现母亲与养父生有儿女,但母亲在我小时每年都要去兰州一段时间,似乎寻找什么,问她她也不说,甚至有时她还会哭,每次养父都会安慰她,现在我算是知道怎么回事了,原来她是在寻找妹妹。”展云飞笑着说道。

    “那真的找到妈妈了?”卢青青有些惊喜过度,以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的确,卢青青已经找了很多年了,尤其是这两年,一放假就在京城大街小巷打听,可始终没有消息,现在终于找到了激动得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是的,论年纪你得叫我哥哥,我想你应该是养父的女儿,也应该姓展。”展云飞笑着说道。

    “哥!”卢青青愣了一下,连忙叫了出来,而后又傻傻地笑了起来。

    “老公,见面礼!”酒井凌子踢了展云飞一下,做了个鬼脸。

    “青青,我今天没带什么东西出门,回头再补。”展云飞苦笑了起来,刚从大漠打生打死回来,手头上就只剩下帝尧剑和玻璃种红翡手镯,前者是不能送人,也不适合送人,后者虽然可以送人,但是现在送也不是时候。

    “哥,不用了,又不是小孩子。”卢青青连忙摇头,展云飞看起来也就跟她一般大。

    “那不行,回头我再帮你挑些好东西!”展云飞笑着说道,好不容易有个妹妹,可不能马虎了。

    “哥,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看妈妈?”卢青青有些迫不及待,恨不得马上就飞到京城。

    “明天咱们就出发!”展云飞估计俏罗刹她们明天也该回来了,到时候接到金狮、小银和小金就可以出发了当然,还有那三箱子黄金:“对了,叔叔是得了什么病?很严重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