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五百六十八章 危机时刻

    桥本晋机的动作很快,马上开枪就射杀两个非他这一支脉的宗亲,然后准备向婆依坦教投降,他跟莫比扎伊大师毕竟是老交情了。

    “教主,龟桑国猪进入胡杨林了,我们还追吗?”乌里达热提明显不想继续追击,他很清楚自己的部队,一旦进入胡杨林,战斗力将不足平时的一半,就算打败小鬼子也要付出巨大的伤亡。

    “追!决不允许有一头活着的龟桑国猪!”莫比扎伊大师咬着牙,手臂上传来的痛苦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死去的其达里古力娜,难以遏制心中的仇恨。

    桥本次郎带着人退进胡杨林没多久枪炮声就停止了,他回过头,尽管什么都没看到,但眼中已经布满泪水,自语道:“桥本晋机已经为家族牺牲了,我们一定要把宝藏带回去,然后再毁灭婆依坦教,为他报仇。”

    可是桥本次郎没想到的是桥本晋机已经投降了,正在莫比扎伊大师面前质问道:“大师,我们不是约定好了,让华夏人打头阵?”

    “乌里达热提,把他的双手给我砍下来。”莫比扎伊大师神情冰冷,在他眼中,桥本晋机就是个叛徒,是害死其达里古力娜的凶手。

    “等等,莫比扎伊大师,你这是做什么?”桥本晋机感觉冤屈无比,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没品的合作伙伴。

    事先就已经安排好,等支那人先动手再出来捡便宜,可这位爷倒好,仗着自己人多势众就先跳出来,整就一个傻大胆,二愣子。

    更狗血的是这家伙竟然没操守,宝藏都还没到手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干掉自己这个合伙人。

    “乌里达热提,还不动手?”莫比扎伊大师根本不给桥本晋机解释的机会,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干掉桥本晋机,杀光所有龟桑国猪,替其达里古力娜报仇。

    桥本晋机还想再说什么,双手已经被人架住,知道不管说什么莫比扎伊大师都听不进去了,于是破口大骂:“莫比扎伊,你个白痴,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全家死光……”

    双手,已然被砍断!莫比扎伊大师冷冷地说道:“给他止血,完事后把双腿也砍了,再止血,扔到林子里喂野狗。”

    *******

    “砰!砰!砰……”一梭子弹,每一颗都精准地打在狮獒身上,俏罗刹脸上闪过一丝喜色,仿佛在说,在人类面前,任何怪物都只有躺下的余地。

    可是,事实再一次出乎预料,射出去的子弹仿佛是橡皮筋制成的,竟然都射不穿狮獒的皮毛。

    吼……狮獒昂着头,发出痛苦的哀嚎,尽管没有被射杀,但子弹巨大的冲击力也令它十分疼痛,骨头差点就被打折了。

    “怎么可能?”俏罗刹看着手中的95突击步枪,第一次对枪支产生怀疑。当然,更多的还是难以置信。

    “不好!”看着狮獒转过头,双眼血红地看着自己,俏罗刹心中不由打鼓,这种连枪都没法对付的动物要怎么对付?

    俏罗刹动了,因为狮獒也动了。

    俏罗刹的反应十分迅速,猛地一个跳跃,手上一抓,身子一翻就到树上,身手之敏捷足以令电影里的功夫高手汗颜。

    可是令酒井凌子没想到的是,这条狮獒竟然突破生物常识,一跃就抓住树干,然后要往上爬。

    “不好!”眼见俏罗刹要发生危险,霍武元马上就抬起枪口,开始瞄准,目标是狮獒的眼睛,也只有脆弱的眼睛才足以对付这支皮糙肉厚的怪物。

    “不要开枪!”霍武元正准备扣下扳机,听到声音犹豫了一下,同一时间又看到一条身影猛地一跃,竟然抱住狮獒,把牛犊子大小的狮獒从树上拽了下来。

    “展云飞,他疯了?”霍武元突然愣住了,怎么也想不到展云飞会有如此疯狂的举动,和如此大的力气。

    “老公,你……”不远处酒井凌子急得都快哭出来了,抬着枪口对准狮獒,却又不敢扣下扳机。

    俏罗刹的枪法算不得一流,但如此近的距离,她绝对有把握枪枪射中十环。可是现在她却一点信心都没有,根本不敢开枪,唯恐子弹偏了,射中展云飞。

    突然,酒井凌子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扔掉95突击步枪,猛地一跃,竟然跟展云飞一样,抱住狮獒。

    狮獒猛烈地晃动身体,甚至站了起来,猛烈地跳动,可是展云飞和酒井凌子就像牛皮膏药一样,怎么甩都甩不掉。

    狮獒的耳边徘徊着展云飞的声音:“冷静下来”“她不是有意要打你的”“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的”“别生气”……絮絮叨叨的,可它根本听不懂是什么。

    但是,狮獒能从这些声音中感觉到真诚、友善……于是,不在跳跃,不再摇动,慢慢地平静下来。

    “总算消停了!”酒井凌子松开手,呼了口气,然后就掐着展云飞的腰肉娇声道:“老公,你刚才疯了,不知道别人会担心你吗。”

    展云飞难得地没有嚎叫,反手抱住酒井凌子,傻傻地笑着。

    俏罗刹是为了保护他才开枪,他又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酒井凌子落入险境?狮獒,就像一个好奇的孩子,因为好奇人类才跑出来,他又怎能看着它被射杀?

    展云飞这么做,只是为了阻止悲剧发生。但真正让他感动的是酒井凌子,他完全想不到酒井凌子会在这种时刻和他一起面对愤怒的狮獒。

    要知道这并不是一条普通的狮獒,而是一条通灵的狮獒,是一条子弹打不穿,一口能咬死人的狮獒。

    突然,展云飞感觉有人拉自己的衣角,松开酒井凌子,低头一看,竟然是狮獒,不由笑了起来,摸了摸狮獒巨大的脑袋:“哥们,刚才你可把我吓得够呛。”

    狮獒伸出舌头舔了舔展云飞的手,又用脑袋使劲地蹭展云飞,就像个撒娇的小孩子,哪还有刚才凶猛的气势。

    酒井凌子也觉得可爱,摸了下狮獒的脑袋:“得给你取个名字,你的毛发是金色的,就叫你金狮了。”

    展云飞突然有种晕倒的感觉:“老婆,能不能换一个更拉风的名字?”

    “金狮,就叫你金狮好不好?”酒井凌子拽着狮獒的脑袋,使劲做了个点头的姿势,然后乐了起来:“你看,金狮都同意了,你有意见也没用。”

    “得……金狮就金狮吧。”展云飞无力辩解。

    俏罗刹已经从树上下来,刚一走近,金狮马上反应过来,盯着俏罗刹,一副要扑过去的样子。

    “金狮,别动。”展云飞连忙给拦着,说道:“金狮,刚才她不是故意的,咱们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她了。”

    俏罗刹猛然白眼,心里纳闷:变成我小心眼了。

    可是面对金狮铜铃大的眼睛,俏罗刹她也只能自认小心眼,说道:“展云飞,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展云飞走过去,突然愣住,因为嘴唇被更柔软的嘴唇堵住了,准确地说,他被俏罗刹吻了。

    俏罗刹从来没想过会有一个男人在她最危险的时刻用单薄的身体去对抗子弹都打不死的怪物,尽管这个男人是她一直看不顺眼的展云飞,她心里也只剩下感动。

    “你们……”酒井凌子气得嘴唇发抖,尤其是看到展云飞竟然愣在哪里,没有把俏罗刹推开,火气刷地就从心里冒出来,竟然直接把展云飞拉了回来,气呼呼地说道:“老公,你们两个,要办事也看时候,没看到旁边还有两个大活人吗?”

    “枪声这么近,长老已经退到山里了。”桥本晋元愈加着急,虽然胡杨林地形很适合打阻击战,但毕竟不是正规工事,与婆依坦教火拼难免出现巨大死伤,唯有尽快找到军事基地才能更好地弥补火力上的不足,否则人员伤亡过大,就算找到古城通道,进入古城最后找到宝藏也无力运走。

    桥本晋元加快脚步,意外地发现接下来的路程竟然无比顺利,没有碰上鬼打墙,也没有发现尸体,除了阴森一点,与其他林子没有任何区别。

    没走多远,桥本晋元突然看到几道人影,眼神不由一亮,以为是家族精英,就向前走过去。可是他很快就顿住脚步,那群人中竟然有两个女人,根本不可能是家族中人,于是他举起枪,只要不是家族中人,射杀了就对了。

    “教主,地形对我方十分不利,伤亡很大。”乌里达热提的脸色十分难看,龟桑国猪仗着有力的地势展开阻击,十几分钟就射杀他近百手下,战斗至今已经倒下近两百人了。

    “继续进攻,加强炮火轰击,死人没关系,最重要是找到通道,进了古城找到宝藏多大损失都弥补了。”莫比扎伊大师面无表情地下达命令,根本不在乎人员伤亡,而他也确实不需要担心人员伤亡。

    西疆气侯极差,工农业都不发达,虽然近几年国家进行西部大开发,生活虽然有所改善,但效果也不是明显。大部分人还处于温饱线徘徊,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怕招不到人?

    越穷的地方就有越多的人愿意铤而走险,这也是婆依坦教能够迅速发展的基本原因。在西疆,很多人穷得揭不开锅,婆依坦教只要挥舞着钞票,又以宗教的名义,马上就能再招一大批人,根本不用担心人员伤亡,势力削弱的问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