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五百五十五章 赌石风波1

    “可是,贸然行动会打草惊蛇的。”俏罗刹是准备放长线钓大鱼,利用这支队伍钓出在戈壁深入的四支鬼子队伍,一举扑灭。

    “打草惊蛇,我保证不会。”展云飞笑了起来,如果对方全都是像俏罗刹这样的功夫高手,那他还会为难。可对方也不过是普通人,最多受过军事训练,那就不难对付。

    “看我的吧,午夜行动,保证没有一点声响,更不会引起任何怀疑。”展云飞向俏罗刹道。

    尽管不知道展云飞为什么这么有信心,但俏罗刹还是选择相信展云飞,毕竟展云飞原来的实力就比她强,现在又修习了奇门秘术,那些奇门中人的手段不是她所能够想象的。

    “展云飞,行动可以,但晚上可得带上我。”俏罗刹还想见识一下展云飞是怎么施展奇门秘术的。

    “去了你也看不懂,不会有惊天动地的举动的。”展云飞笑着说道,奇门中人不是武林中人,不可能上演一场轰轰烈烈的大对决,而是用奇门秘术无声无息地解决对方。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参与一下而已?”俏罗刹道。

    “这种奇门秘术外人看起来很无聊的,同时你也看不懂。到时你别喊无聊就好。”展云飞道。

    接着众人在俏罗刹的组织下开始了对枪械的应用训练,子弹打了数千发,虽然众人的射击水平没有提高少,但现在至少已经不是一个枪盲了。

    八点左右,宋东寒打来电话,让展云飞过去赌石,展云飞也只能过去,但对此他只能苦笑,暗道:“今晚要破财。”

    如果不用以元气进行推算,不利用真气掌握乾坤的透视功夫,展云飞就是个赌石盲人,十赌九输都算是幸运的了,因为今天要留着元气对付那些小鬼子。

    而且,就算不考虑留着元气,那也无济于事,因为目前展云飞的元气只够对自己进行一次推算,除非能再次踩狗屎,随便拿一块毛料都是能赌涨。

    “反正就挑小的,便宜的买。”展云飞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横竖都是输,那就少输点。

    展云飞要去赌石,酒井凌子自然得跟着,俏罗刹也一同前往,准备午夜带展云飞去云月客栈动手,倒是郎宗福也跟了过来:“沙里城这边赌石的人很多,不过我还真没亲眼见过赌石。”

    “一刀天堂一刀地狱,保证跟战场一样刺激。”展云飞笑着说道,赌石的魅力就在于每一刀都可能出现变化极大的后果。

    “别听他瞎说,赌石就是一群人围着一块石头自己骗自己。”俏罗刹嗤笑道,不过她的形容确实很有道理,赌石的人都是自己骗自己,一定能切出绿。自欺欺人的更不在少数,很多人甚至会在解石前斋戒沐浴,认为这样可以提高赌涨的几率,其实一切早已注定。

    走到约定的地方,展云飞等人从车上下来,打了个电话,很快宋东寒就出来了。

    一见面,宋东寒就急道:“展老弟,你可算来了,再玩一会就开始挑毛料了,你不会想买别人挑过的吧。”

    “对我来说不都一样吗?”。展云飞笑了起来,反正都是碰运气,根本不在乎是不是被挑过的。

    “就算碰运气,那也得趁早,不然好的都被人挑走了,还碰个屁运气。”宋东寒没好气地白了展云飞一眼,拉着人就往里走,可是刚跨进大门,展云飞就顿住脚步,指了指在一边喝茶的家伙道:“怎么还有龟桑国鬼子?”

    原来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桥本晋机,展云飞已经见过他的相片,所以一眼就能认出来。

    “这我就不知道了,估计是店老板请来的,不过各赌各的,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宋东寒笑了下,小声说道:“当然,你要是能从老鬼子身上敲一笔钱就再好不过了。”

    “敲诈他?会有机会的。”展云飞的嘴角微微翘起,本来还准备午夜再动手,可这老鬼子自己跑出来,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美女,你对赌石又没什么兴趣,呆在里边也是干耗时间,不如出去转转?”展云飞回过头对俏罗刹说道,意思再清楚不过,看看四周有没有桥本晋机的手下跟着,如果有,就需要制定一些策略了。

    “早说赌石就是,真当我愿意陪你过来呢。”俏罗刹白了他一眼,转头就走,显然理解展云飞的意思。

    “老哥,今儿这批毛料咋样?”展云飞并不着急着打扰桥本晋机,而是同宋东寒闲聊了起来。

    “算是二手毛料,不过也有赌头。”宋东寒很清楚,这些经过正规渠道进来的毛料都是经过翡象国那边挑选的,可能是二手,可能是三手,不像公盘上进来的那些走私货,除了矿场就直接进入国内。

    “老哥,那我今天亏定了。”展云飞苦着脸,毛料成色越差,撞大运的几率就越小。

    “老弟,你要相信自己的运气,说不定今晚我能见到玻璃种帝王绿。”宋东寒尽管是靠赌石发家,但也没见过那些最顶级的翡翠。

    “老公,我知道你不会让我们失望的。”酒井凌子并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的怕了展云飞逆天的运气,就像昨天他们们两人出去逛碰上宋东寒,然后捡到两件南宋哥窑一样。

    “展老弟,我给你介绍下,这位就是这家是石坊的老板,也是我的本家,宋青史。”

    宋东寒拉住一个中年人道:“宋青史,这位是展云飞,我和你说的那个救命恩人,现在已经退役也进入玉石古玩圈子了,今儿来你这见识下,可别乱举刀子。”

    举刀宰客这种事不管是在古玩圈,还是在赌石圈都屡见不鲜,因为古玩和毛料都是价格不固定的,存在很大的争议空间,关键是能否把握这些空间。把握住了,就能理直气壮地讨价还价,把握不住,就等着挨宰。

    这也是“古玩,玩的眼力与见识”,“赌石,赌的是眼力与见识”这些话产生的原因,没有这些眼力和见识,不要轻易入行,更不要在行里张扬。

    “我这里你还不知道,小兄弟,放心赌石。”宋青史含糊不清地说着,赌场如战场,父子相见都带兵戎,更何况展云飞。如果展云飞没有这些见识,他会毫不客气地举起刀子,狠狠砍上十刀八刀。

    “人已经到齐了,不如就开始吧。”宋青史也不含糊,示意大家可以开始挑选毛料了。

    “既然来了,就都玩一把,十万块以下,我买单。”展云飞是一个节省的人,但绝不是小气的人,接下来还要跟郎宗福合作一段时间,自然不会小气。

    “输赢都算你的。”郎宗福只是来见识赌石的,但这并不代表他对赌感兴趣。

    “你就别跟他客气了,这家伙来钱门路多。”俏罗刹此时已经从外面走了回来,正好听到展云飞的话,接口说了一声,然后率先跑去看毛料,不过她也是外行中的外行:“展云飞,过来帮我挑石头。”

    “大家都是菜鸟,还不如你自己选。”展云飞不情不愿地,他自己还在发愁怎么把损失控制在最小范围内,或者干脆不赌。

    “这位美女,要不哥哥帮你选?”说话的是另一位年轻人,他竟然是对展云飞身边的酒井凌子说的。展云飞之前就留意了,是跟另一位中年人一起来的。

    “怎么到哪都能碰上这种人!”酒井凌子叹了口气,看向展云飞道:“老公,还是你来搞定吧。”

    “这就叫红颜祸水,谁让你长得漂亮呢?”展云飞玩笑了一句,看向那年轻人道:“哥们,没事就滚远点,不然我不介意打掉你的牙齿。”

    “哟嗬,小子挺狂的,知道我是谁吗?”。年轻人先笑了起来,在沙里城这一亩三分地上他素来是横冲直撞,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行,你把名号也报上来吧。”展云飞嘴角微微翘起,心想又碰上这种喜欢以势压人的“官二代”“富二代”了。

    “知道北国珠宝吗?”。年轻人轻笑了一声,神情颇为不屑。

    “不好意思,还真没听说过。”展云飞也笑了起来,他虽然现在很有钱,生意也够大,但对于珠宝行业还真的不了解,更没有关注奢侈品中的珠宝行业。

    “你……”年轻人气结,这家伙能来赌石,竟然会不知道北国珠宝,难道他不知道北国珠宝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翡翠集团。

    “展老弟,怎么了?”听到冲突声,宋东寒连忙走了过来,苦笑道:“你小子可真行,走到哪都能跟人发生冲突。”

    “走到哪都能碰上嘴贱的,这也怪不得我。”展云飞苦笑了起来,深刻地认为想要不与人发生冲突,身边最好还是不好带美女,尤其是顶级美女。

    当然,展云飞从来不怕冲突,只要对方敢亮出爪子,他就有胆量把爪子敲断。

    “老弟,大家都是圈里人,我看今天就算了吧。”宋东寒苦笑了一声,介绍道:“这位是国内翡翠巨头北国集团的接替人王震北,大家以后说不定还要打交道,没必要因此伤了和气。”

    宋东寒这话说得很有技巧,一方面是在当和事老,一方面则是提点展云飞对方的身份,能惹就随便,不能惹就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