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五百五十一章 桥本家族1

    “展云飞,我知道你们奇门中人的本事,既然你有这种感觉,那我们就先商量下。”俏罗刹早就听刘倩说过展云飞的本事,此时自然不会怀疑:“既然你感觉他们背后还有势力支撑,那我们就把他们的势力全部挖出来,只要是在国内,就完全不用担心。”

    “我现在就担心遗址中一定有让当年八国联军发生内斗的绝世宝藏,否则事隔百年他们也不会这么关心。”展云飞苦笑道。

    “所以我们就更不能让这些当年侵略者后裔得到任何便宜,再说了现在可是在我国境内,而且我国现在也不是一百多年前的国家了!”俏罗刹道。

    展云飞向俏罗刹道:“先不管这些,你们能不能监视住这些人?他们现在在如家旅馆,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一家家庭旅馆。”

    “刘倩、霍武元,那几个龟桑国人交给你们了,晚上我会让西疆这边的同事去换你们的班。”俏罗刹说道。

    “头儿,放心吧。”刘倩点了点头,马上走出去。

    “本以为会是一次平凡的发掘工作,这下要精彩了。”霍武元舔了舔舌头,那样子让人看了感觉这小子有些嗜血。

    “老公,你不会吧?这样都能推算出来?”酒井凌子很是惊讶,对展云飞的奇门秘术就越感兴趣起来。

    “老婆,刚刚这几人离开时,我做了一个动作,可能你们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其时那是我在他们身上种下灵符,无论他们走到哪,都能推算出他们的位置,不过就算没有灵符,也能推算,就是比较费力罢了。”

    “既然你能锁定他们的位置,那这些人可以留着,说不定会有大用。”俏罗刹眼神一亮,要是真的会发生冲突,那就意味着这几个龟桑小鬼子也会参与到达拉奇城遗址的发掘中,只要能锁定他们的位置,必然能获取更多讯息,掌握主动。

    而在如家旅馆的一个房间里,一个老鬼子突然给了之前为首的那个小鬼子一巴掌:“八嘎,谁让你这时候出去惹事的?要是出现纰漏,你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为首的小鬼子本是龟桑国政坛五大家族分支继承人桥本大田,颇有地位,不过在老鬼子面前大齐都不敢喘,低头哈腰道:“伯父,我错了,愿意接受家族的惩罚。”

    老鬼子名为桥本晋机,是桥本大田的伯父,也是桥本大田这一分支的家主,可惜没有子女,将来家主之位只能传给桥本大田了。

    听桥本大田这么说,桥本晋机突然又扇了一巴掌过去骂道:“八嘎,现在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吗?记住,这两天我不在时,决不允许你踏出旅馆半步,否则我就收回你的继承权。”

    “嗨!伯父,大田记住了。”桥本大田鞠躬道。

    “大田,你要记住,只要完成这次任务,我们这一分支就能获得更多份额,家族就能够重新揭起,这时候决不允许出半点差错,否则你就等着回国剖腹自裁吧。”桥本晋机冷声道。

    “嗨!”桥本大田道。

    不远处的另一家旅馆的一个房间里,霍武元拿着望远镜盯着如家旅馆,霍武元舔了舔舌头,眼中散发着嗜血的光芒道:“这批小鬼子不简单,是一批不错的对手,值得我出手。”

    “从那些守卫来看,应该都受过正规训练。”刘倩放下摄影机,从目前的情形她已经能够做出大致判断,一共来了十三个小鬼子,几乎每一个都受过正规军事训练。

    这一点从如家旅馆的人手布置就能看出来,那些小鬼子看似在各个地方散步闲聊,其实是在负责警戒,几乎没有留下任何死角。

    “我敢肯定,国内这边肯定有人配合他们,不然他们不会住在同一家旅馆。”刘倩说道。

    霍武元也很快作出判断,道:“哪些小鬼子的巡视路线覆盖每一个角落,如果在正常旅馆,这种行为肯定是不被允许的。”

    刘倩道:“你是说如家旅馆的老板有问题?”

    想了一下后,刘倩打开电脑,接入摄影机,很快把拍摄的短片发送出去,并附上一行字:查这些人的身份,入境渠道,与哪些人有接触,以及如家旅馆的背景。

    “可惜这里防卫紧密,不然可以再里面装几个窃听器。”霍武元感觉有些可惜,在如此严密的防卫下,很难获得更多的信息。

    “咦,刘倩,你快看,有发现了。”霍武元的音量猛然提高,刘倩连忙拿起望远镜,正好看到桥本晋机在看一张地图:“展云飞说得没错,这些家伙果然是找东西来了,说不定与我们一样。”

    “刘倩,干脆我们一不做二不休,把地图劫走?”霍武元又舔了下舌头,他很有兴趣做这种事。

    “老周,我劝你不要打草惊蛇,这些人只是一部分,就算我们拿到地图也说明不了什么。”刘倩并不喜欢鲁莽行事。

    “可惜了,只是一张残图。”桥本晋机叹了口气,他知道这张地图关系着上千亿龟桑币,可是这张地图除了山川就再没有其它图标,想要凭此找到百年前祖辈留下的宝藏根本不可能。

    说白了,就是上头根本不信任他,只是让他过来踩点,找出相应的地形图,然后才会展开寻宝计划。而像他这样的队伍还有好几支,桥本家族的几个分支都已经行动起来了。

    “展云飞,正事谈完了,该谈谈那几件哥窑了吧?”俏罗刹绝不相信展云飞会无缘无故收购仿品,那根本不是展云飞的性格。

    以俏罗刹对展云飞的了解,展云飞当年在战场上会以最小的付出取得最大的回报,现在虽然从商,也玩起了古董,那他在古玩市场上只会买两种东西,一种是绝世精品,自己收藏。另一种则是捡漏,能够实现经济利益。

    所以展云飞根本不可能花钱买既不在收藏之列,又不能实现经济价值的仿品哥窑。

    “我也看不准,只是有种感觉就买下来,回去让李庆丰教授掌掌眼吧。”展云飞拥有掌握乾坤能力,当然清楚那三件哥窑的底子,但以他的学识和眼力要鉴定哥窑,并且讲得头头是道,就显得困难,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所以干脆把事情推到李庆丰教授手上。

    “看不准你会出手?故弄玄虚。”俏罗刹嘀咕了一声,抱起盒子就往外走,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这些哥窑有何玄机。

    “李庆丰教授,我们带了几件好东西回来让您掌掌眼。”俏罗刹把三哥盒子放到桌子上,打开其中一个,正好是哥窑玉壶春瓶。

    “哥窑,你们才出去一会就弄回这么好的东西?”李庆丰教授揉了揉眼睛,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是哥窑没错,但那个年代就不知道了,得靠您老人家断代。”俏罗刹笑着说道。

    原来这俏罗刹虽然在国安局从事危险的外勤工作,不过她的家里可也是收藏世家,对古董她也是知道不少。

    “那敢情好,我倒是希望能看到一件南宋哥窑。”李庆丰教授笑了下,然后又摇了摇头:“可是我的愿望落空了,这件明显不是南宋的哥窑,应该是雍正时期仿制的,多少钱收的?”

    俏罗刹白了展云飞一眼,伸出三根手指:“三百万,不算亏,但也没多少赚头。”

    “你这丫头片子境界就是不如小展,这是文物,怎么能老是用钱衡量呢。”李庆丰教授玩笑道,他跟俏罗刹的家交情不俗,可以说是世交。

    “李庆丰教授,您就别给他戴高帽了,这家伙就是个古玩贩子。”俏罗刹嗤笑道:“我敢肯定,等回到内地,这家伙一定会把这件玉壶春瓶卖掉。”

    “只要不出境,在谁手里不都一样。”李庆丰教授笑了下道。

    “得,还是您老境界高,那就再看看这件。”俏罗刹打开另一件盒子,把哥窑笔洗拿了出来,这一下李庆丰教授眼睛都直了:“不会吧,又是哥窑,而且这件看起来成色很正。”

    “成色很正,你是说真是一件真正的南宋哥窑器?”俏罗刹睁大眼睛,愈发感觉不可思议,这可是宋代五大名窑,价值数千万呢,展云飞竟然用一百万就买来了。

    “还不确定,得细看之后才知道,不过就算是真正的南宋哥窑,这件也只能算作次品。”李庆丰教授叹了口气道。

    这边李庆丰教授和展云飞他们鉴定古董不提,再说刘倩那边。

    “组织上已经传回消息了,对方的身份已经确定,龟桑国桥本家族旁支成员,桥本晋机、桥本大田,分别是这一分支的家主和继承人。”刘倩看着电脑屏幕念道。

    “原来是桥本家族的人,那这些人就更留不得了。”霍武元又舔了一次舌头,只是这一次眼中嗜血的光芒更盛。

    世界上流行着一句话:桥本家族,财富带着血腥味。

    现任桥本家族家主桥本太郎的高祖父,是大名鼎鼎的大久保利通(“明治维新三杰”之一)。大久保利通的儿子牧野伸显,官至外务大臣、内大臣,其女婿便是前首相吉田茂。吉田茂把女儿许配给了桥本龟多红。

    桥本龟多红的父亲桥本久毛,是龟桑国著名的“煤炭大王”,依靠榨取新罗夷国、百地国以及华夏劳工的鲜血而发家。桥本久毛靠着这些带血的钱当上议员,并同后来成为龟桑国首相的吉田茂攀上了亲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