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五百零四章 因果循环

    电机说道:“我调查过了,当年警局并没有找到具体的证据,这件事早就已经结案,结论是一起意外杀人案。”

    展云飞分析说道:“这件事就算没有任何的证据,可是我相信始终是孔维舟内心中的阴影,我们只要在这方面好好的做文章一定可以让他吐出实情。”

    自从知道展云飞并没有落入圈套,孔维舟就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他始终无法联系上竹下惠一,看来对方已经离开了台岛。他有种强烈的预感,展云飞一定会首先对付自己,这种感觉折磨的他就要崩溃。

    关可玲因为承受不住他的压力,彻底搬离了他的公寓,诺大的单元里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孔维舟甚至开始害怕独处。

    失去了樱花会这个强大的靠山,孔维舟已经没有和展云飞抗衡的资本,现在的他就像一条濒死的鱼,随时等待着命运将自己吞噬。

    客厅的电话已经响了十几声,孔维舟仍然没有拿起电话的意思,可是这电话仍然顽强的响着,似乎在跟他较劲。

    孔维舟终于拿起了电话,近乎咆哮的喊了一声:“喂!”

    电话中传来粗重的呼吸声。孔维舟还以为是谁的恶作剧,正想挂上电话,却听到电话中一个沙哑的声音阴恻恻的说道:“孔维舟。。。。。。你还我命来。。。。。。”

    孔维舟一张面孔顿时变得毫无血色,他的嘴唇因为恐惧而颤抖了起来道:“你。。。。。。是谁?”

    “你居然不记得我是谁。。。。。。当年你用酒瓶插入我身体的时侯,有没有想过我会回来找你?”

    冷汗沿着孔维舟的后背不住地流下道:“不可能。。。。。。你。。。。。。你。。。。。。究竟是人是鬼。。。。。。”

    “我的身上好多血。。。。。。孔维舟。。。。。。你好狠心啊,无论我是人是鬼,我都不会放过你。。。。。。”那个声音道。

    孔维舟惊恐的挂上电话,这个他竭力想忘却的梦魇重新缠到了他的身上。

    “不可能。。。。。。不可能。。。。。。”孔维舟低声的自语着,一个死去多时的人,没理由会再度复活,他忽然想到了关可玲,这个世界上除了她以外,再也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孔维舟在晚上九点钟的时侯来到了关可玲的公寓,他比任何时侯都需要找一个人倾诉,此时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被杀死的那人那双惊恐而绝望的眼睛始终在孔维舟的脑海中出现,他逃跑似的从汽车上跳了下来,用力敲响了关可玲的房门:“可玲,开门!”他的声音仍然在不住的颤抖。

    房门终于开了,让他意外的是,开门的是一个体格健壮的年轻人。

    愤怒马上充满了孔维舟的内心,他怒问道:“你是谁?”

    关可玲听到动静慌慌张张的从楼上下来,孔维舟留意到她还穿着睡衣,下楼的时候**若隐若现,显然这件永服也是刚刚套上的。

    孔维舟想冲进房间去,却被那名男子一把推开。

    “让他进来!”关可玲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那名男子鄙夷的笑了笑,闪身让孔维舟走入了客厅。

    孔维舟在瞬间忽然平静了下来,这多少让关可玲感到意外。

    “找我有什么事情?”关可玲对他表现的相当冷淡。

    孔维舟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道:“你。。。。。。有没有出卖我?”

    “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关可玲道。

    “为什么那个死鬼会给我打电话!”孔维舟突然怒吼了起来,他表现出的疯狂把关可玲吓了一跳,她受惊般抓住了那名男子的臂膀。

    “如果你敢再胡闹,我马上就报警!”那名男子威胁说道。

    孔维舟不屑地笑了笑道:“贱人!你出卖我!”他上前想去抓住关可玲。却被那名男子挡住,狠狠的一拳砸在他的脸上,孔维舟向后退了两步重重的坐倒在地上,鲜血从他的鼻腔中涌了出来。

    关可玲不忍心再看,紧紧闭上了眼晴,那名男子指着孔维舟的鼻子道:“马上给我滚出去!”

    孔维舟扶着椅子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鲜血仍旧一滴滴的落在地毯上,那名男子扯住他的衣领:“妈的!不要搞脏了地毯。。。。。。”

    孔维舟忽然抓起了椅背,将椅子狠狠的砸在对方的头顶。那名男子根本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他的一下重击砸倒在地上,椅子也被撞得四分五裂。

    孔维舟抓住椅腿,恶狠狠的向他的脸上砸去,鲜血不断的迸射出来,他的脸上手上全都沾满了对方的鲜血。

    关可玲吓的瘫倒在地上,除了哭泣她已经做不出任何的反应。

    直到那名男子再也无法动弹,孔维舟才冷笑着从他的身上爬了起来,一步步向关可玲走去。

    关可玲拼命向楼梯的方向爬去,却被孔维舟抓住脚踝,从楼梯上拉了下来。

    “贱人,你为什么出卖我!”孔维舟大声吼叫着。

    “我。。。。。。我没有。。。。。。出卖你。。。。。。”关可玲吓的连声音都变了。

    孔维舟抓住她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拖了起来道:“如果不是你,还有谁会知道那死鬼会死在我的手中!你这个贱人!”

    孔维舟他用力的将关可玲推倒在地上,外面忽然响起了警笛声,孔维舟的脸色变了道:“贱人,你居然报警!”

    “我没有。。。。。。”关可玲哭着大喊起来。

    孔维舟拾起地上沾满鲜血的木棍,狠狠的向关可玲的头上砸去。这时忽然一颗子弹从窗口射了进来,准确的击中了孔维舟的肩头,疼痛让他顿时失去了力量,木棍掉在了地上。

    外面的警笛声越来越近,孔维舟不敢继续在这里停留下去,他慌忙离开了关可玲的公寓。

    展云飞和李连军等人坐在一辆改装过的商务车内,通过木英伟预先安装的监控系统,他们已经看到刚才发生的一切。

    李连军说道:“飞哥,这个混蛋下手果然残忍,如果不是袁福若及时射中他,恐怕关可玲要死在他的手中。”

    展云飞冷冷笑了笑道:“连军,这个女人对我们还有价值,马上叫救护车!”

    木英伟问道:“飞哥,要不要顺便报警?”

    展云飞摇了摇头道:“关可玲应该对孔维舟已经死心,这件事不用劳烦我们了!”

    木英伟指了指监视器上的红点道:“孔维舟到底想住哪里逃?这里好像是清云山公墓的方向。。。。。。”

    展云飞点点头道:“我开始相信有天理循环的说法了,当年他就是在这条路上陷害了我!”

    孔维舟看清前方的路标的时侯,不由得感到一阵毛骨悚然,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选择这条道路,被子弹击中的地方,仍然在不断的流血,钻心的疼痛一阵阵的传来。

    前面就是当年他害死仝海峰的拱桥,同时导致洪建春死亡的地方,孔维舟下意识的把车速提升到最大,想冲过这段不祥的桥段。

    孔维舟的视野中出现了三辆汽车并排停在桥面上,刚好将他前进的通路完全挡住,孔维舟倒吸了一口冷气,他隐隐已经猜测到发生了什么。

    孔维舟踩下了煞车,他从车内拿出一把手枪,推开车门走了下去道:“展云飞!我知道是你!你出来!”他疯狂的大叫道。

    孔维舟举起手枪瞄准正中的车辆,想做出射击的动作,却听到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孔维舟,我在这里!”

    孔维舟惊恐的回过身去,展云飞站在他身后五米左右的地方,正冷冷的注视着他。

    孔维舟疯狂的笑了起来,他迅速拾起了手枪,没等他做出射击的动作,一枚子弹已经击中了他握枪的手臂,孔维舟痛得闷哼了一声,他已经失去了握枪的力量,手枪脱手掉在了地上。

    展云飞慢慢走到他的面前,一脚将手枪踢到一边。

    孔维舟充满仇恨的盯住展云飞道:“展云飞,没想到。。。。。。我最终还是落在了你的手上!”

    “你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是因为你自己,怨不得其他人!”展云飞的眼神显得极为复杂地道。

    孔维舟咬牙切齿的说道:“是你教我的,我做出这一切都是你教的,这个世界没有一件事是公平的,你有哪一点比我强,你凭什么就可以拥有一切,你凭什么就根据自己的喜好来安排我的生活?老天爷凭什么要对你厚爱?”孔维舟声嘶力竭的吼叫道。

    孔维舟瞪大了双眼接着道:“展云飞,我就是要证明给你看,你不是那么好命,你一样有被人击败的时侯。如果不是因为你仝海峰、洪建春都不会死,如果不是因为你孟琳琳也不会出事!”孔维舟得意的笑了起来。

    展云飞却没有被他激怒,他转身向车中走去。

    孔维舟没想到展云飞就这么走了,他在展云飞的身后大喊道:“为什么不杀我?你这个懦夫为什么不敢杀我?”

    展云飞慢慢拉开了车门,孔维舟近乎疯狂的向他冲了过来,枪声过后,两颗子弹准确的击中了他的膝盖,孔维舟立足不稳,身躯扑到在地上。

    “你会在监狱里渡过余生!”展云飞看都不看孔维舟一眼,就上了车。

    围在孔维舟周围的车辆全部驶离了这里,只剩下痛不欲生的孔维舟还在原地。

    警笛声从远方传来,孔维舟突然笑了起来,他的手颤抖着伸向地上的手枪,无论他怎样努力,他都无法成功的拿到那柄枪:“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孔维舟低声自语着,周围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

    孔维舟他终于摸到了手枪,可没等他拿起枪,一名率先赶到的警员已经将手枪远远踢了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