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五百零三章 原来如此

    最后面几页面则是展雪融写给他的,内容如下:

    亲爱的儿子: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对你这样称呼,作为一个父亲我一天也没有尽到父亲应尽的责任和义务,这么多年,没有找过你,也没有帮你和你母亲!其时我是知道你和你母亲情况的,可是爸爸有不得已的苦衷,因为爸爸在这个位置上得罪了许多人,有帮外的也有帮内的,如果让爸爸的敌人知道了,那么你和你母亲将会受到爸爸的拖累!原谅爸爸吧,爸爸其时和其他的父亲一样是爱你的,可是我却不能找你,我知道你长大了,希望你不要像爸爸一样走进江湖,一入江湖身不由已,难有善终!

    儿子,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可是我知道你有一天一定会看到这个日记本,如果你看到这日记本的时候,爸爸一定不在了。

    爸爸的敌人很多,但那些敌人却不会要了爸爸的命,如果会杀我的人,那一定是龟桑国黑龙会的人,以及孟博仁这个小人,为了迷惑大家,我假装与仝海峰结怨,其时我们是生死之交,他只不过是为了给我探得更多的情报而已!

    黑龙会对“建文遗宝”窥视已久,现在他们从孟博仁那里得到了信息,他们想得到有关“建文遗宝”的内容,他们痴心妄想!

    藏宝之地我已经查明,本打算近期就去,奈何现在被黑龙会人员盯上所以只能暂时搁置!

    写到这里,日记的内容就没有了,时间是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九日。

    展云飞取来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然后将u盘接了上去。

    当展云飞打开u盘时,发现那竟然是一幅地图,这地图与展云飞得自大宅门假山藏宝室中的东西一样。

    同时还有一座小岛,那小岛展云飞并不陌生,在他看新闻中经常看到,正是那钓鱼主岛。

    最妙的是那钓鱼主岛图片上竟然画出了许多线条,而且在线条中有一个红点,想来地藏宝就是红点所以的方位了!

    剩下的则是对整个地图和钓鱼岛图片的解释,展云飞有一个感觉,如果按照这两张图应该能够很容易找到建文藏宝!

    最后则是一段展雪融的视频,他详细地叙述和这个地图的来历,原来他是得自龟桑国黑龙会和一位头目石田太郎手中,石田太郎的父亲当年可是侵华鬼子,这地图则是他在华夏所得。

    而且又经过两代人的研究才有了如此成果,只不过在考察完钓鱼岛后,因为船只油料不足无法回到龟桑国本土,不得不到台岛来,在海上与展雪融的走私船相遇。

    石田太郎看到展雪融的走私船后心生歹念,想要劫船,但当时展雪融因为正是走私一批军火,人人手中武器都很精良,经过一番火拼,最后石田太郎等人大部被击毙,少量几人被俘。

    那地图也被展雪融所得,后来又经过严刑逼供得知了“建文藏宝”的秘密。

    不想参与审讯的人中竟然有孟博仁的嫡系子弟,最后消息泄露,后来才出现了孟博仁勾结黑龙会杀死了展雪融的事!

    直到这时展云飞才知道,仝海峰不但没有参与杀自己的父亲,而且和父亲还是多年的老友!

    也从头至尾地知道了父亲死亡的秘密,为了父仇也好,为了自己在龟桑国建立的势力也罢,黑龙会他是必须要除去的,虽然这个任务很艰巨,但展云飞最喜欢干有挑战的事!

    建文藏宝,看来我展家父子与真的有不解之缘,父子两代都和你有关,我一定要找到你,否则老爸不是白死了嘛!一个信念在展云飞的心中升了起来。

    看完了这些,仝凌云是最高兴的,因为她知道父亲与公公不但不是仇人而且还是老友,这让她本来心中的疙瘩彻底解开了。

    展云飞来到港岛后探望的第一个人就是瑞琪,她现在仍然住在济慈医院,一直一来所有的医疗费用都是仝凌云在支付,仝凌云之所以这么做,不仅仅是因为瑞琪是她的朋友,更重要的是为了完成父亲的心愿。

    仝凌云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陪同展云飞一起去探视瑞琪,当初如果不是因为瑞琪,她的父亲不会死在孔维舟的手中。

    瑞琪仍旧是那副痴痴呆呆的模样,根据医生的介绍,她的病情始终没有好转,清醒的时侯很少。

    展云飞看着瑞琪憔粹的面容,内心忍不住暗暗感叹,瑞琪之所以会落到这样的境地,完全是仝海峰和南振明的争斗所造成,而最终仝海峰又为瑞琪牺牲了生命。

    展云飞拿出一张孔维舟的照片凑到瑞琪的面前道:“你认不认识这个人?”瑞琪的目光仍旧呆滞的望向窗外。周围的一切都似乎和她无关。

    展云飞和仝凌云对望了一眼,仝凌云拿出父亲的照片:“你还记不记得他?”瑞琪的瞳孔慢慢缩小了,她忽然捂住面孔发出一声尖叫,然后拼命摇晃着长发:“不要缠着我。。。。。。不要缠着我。。。。。。”

    展云飞和仝凌云被她过激的反应惊呆了,这时房门被推开了,一个愤怒的声音吼叫说道:“谁。。。。。。谁。。。。。。允许。。。。。。你。。。。。。你们骚扰她的!”

    展云飞猛然转过身去,他的双目中顿时热泪盈眶道:“虎哥!”

    痴虎也呆在那里,他根本没有想到房间内的竟然是展云飞,他红着眼圈走到展云飞的面前,重重在展云飞的肩头捶了一拳,然后两兄弟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虎哥,你什么时侯出来的?”展云飞擦干了眼泪道。

    “上个月!”痴虎把手中的饭盒放在床头拒上,瑞琪在仝凌云的安慰下,情绪慢慢的平复了。

    展云飞提议说道:“虎哥,我们到外面走走!”

    两人在外面的走廊中坐下,痴虎结结巴巴的说道:“云云飞,我。。。。。。我。。。。。。一直都以为你。。。。。。死了。”

    展云飞笑了起来道:“虎哥,你看我像这么短命的人吗?”

    痴虎接了摇头,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

    “有没有见过路虎、一撮毛他们?”展云飞道。

    痴虎又摇了摇头道:“云飞,我。。。。。。我出来。。。。。。以后。。。。。。就。。。。。。就在洗车场工作,没有和他。。。。。。他们联系。。。。。。”

    展云飞能够理解痴虎为什么会这么做,他是想撇清和江湖中的一切联系。

    痴虎笑着说道:“云飞,现在。。。。。。看。。。。。。看到你。。。。。。没事。。。。。。我。。。。。。我就放心了。”

    从痴虎陈旧的穿着展云飞判断出,他目前的经济情况很差,痴虎本身的能力有限,再加上有案底,在现在的社会很难找到报酬优厚的工作。

    痴虎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低声对展云飞问:“你。。。。。。你刚才。。。。。。对。。。。。。对瑞琪做。。。。。。做过什么?”

    展云飞知道瑞琪在痴虎心中的地位,他笑了笑道:“你放心,我和凌云只是来看她,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痴虎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他刚想说话,忽然听到病房的方向又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展云飞和他的面色同时一变,他们迅速冲入了房间。

    瑞琪满面泪痕的尖叫着,仝凌云手足无措的站在她的面前。

    痴虎愤怒的冲了过去,推开仝凌云道:“你。。。。。。你对她。。。。。。她做了什么?”

    仝凌云委屈的就要掉下泪来道:“我只是拿照片给她看。。。。。。”展云飞连忙把她拉了过来。

    仝凌云咬了咬嘴唇小声的说道:“我以为可以帮到你。”

    痴虎盯住他们道:“你。。。。。。你们果然。。。。。。是。。。。。。是有目的。。。。。。的。”

    “虎哥!”展云飞还想解释。

    “你们。。。。。。给我。。。。。。出。。。。。。出去。。。。。。我不希望看到你。。。。。。你们!”痴虎道。

    展云飞知道在这种情况下,痴虎是不可能听自己的解释,他只好和仝凌云离开了医院。

    “云飞,亏他还口口声声说是兄弟,刚才居然这么对待你!”仝凌云对刚才痴虎的举动仍旧感到忿忿不平道。

    展云飞叹了一口气道:“这件事不怪虎哥,我们不该去干扰瑞琪平静的生活。。。。。。”

    仝凌云也沉默了下去,瑞琪的现状的确令人同情。

    “可是。。。。。。只有瑞琪知道绑匪是谁,如果她不恢复记忆,你的冤情永远没有昭雪的一天。”仝凌云的眼圈红了红:“我不想你背着杀害我父亲的阴影过下去。。。。。。”

    展云飞握住了仝凌云的纤手道:“就算没有瑞琪,我一样会证明我的清白!”

    “云飞,我相信你!”仝凌云道。

    他们刚刚回到住处,电机就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孔维舟曾经杀过人!”

    展云飞对此并没有感到特别的惊奇,杀人的事特发生在他的身上实在是很平常。

    电机强调说道:“关可玲曾经目击过孔维舟杀人。。。。。。”他拿一份报纸,这是我刚刚找出的资料,只有这个案件和关可玲所说的事情相符。

    展云飞拿了过去,找了好半天才在中缝的地方看到了一则认尸启示,照片上的死者他并不陌生,就是南振明曾经雇佣过的吴阿四,当年就是利用吴阿四让孔维舟陷入了高利贷的泥潭之中。

    展云飞的双目猛然一亮道:“是他,一定是他!”。

    电机似乎看出展云飞不自然的表情,他建议说道:“我们要不要报警?”

    “关可玲肯不肯作证?”展云飞问道。

    电机摇了摇头道:“她也是在醉酒以后说出的这个秘密,恐怕现在连她自己都不记得了。”

    展云飞说道:“你通过关系查一下警局关于这件案子的卷宗,看看有没有什么有利的证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