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四百六十一章 原来如此

    “岩叔,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辱没了‘心赌’之术的!”展云飞道。

    因为这“心赌”之术也是一种心灵感应之术,可以预测凶吉,与展云飞的相面之术有相通之处,展云飞知道自己又有了一个防身和生存在的能力!

    距离赌王大赛正式开始只剩下一天的时间,火成岩的情况竟然急转而下,又失去了记忆,恢复到了9岁前的智商,对他来说唯一感兴趣的东西就是巧克力,酒井凌子一直负责照顾他的起居和饮食。

    展云飞来到医院的时侯,钱一伟、陆元申都在那里,从他们的表情就能看出,一个个对火成岩都失去了信心。

    展云飞把带来的一盒巧克力递给火成岩。

    “谢谢叔叔!”火成岩高兴的接了过去道。

    钱一伟和陆元申苦笑着对视了一眼。

    “云飞!你真的打算让火成岩参赛?”钱一伟问道。

    展云飞点了点头:“我们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陆元申忍不住说道:“你知不知道江湖上现在怎么说我们震东帮?几乎所有的帮派都在取笑我们,找了一个傻子去参加比赛。。。。。。”

    火成岩在这时呵呵傻笑了起来,他拍着手指了指陆元申的方向道:“老爷爷,你好可爱噢!”

    陆元申哭笑不得的叹了口气道:“云飞,我一向都支持你,可是这次你真的错了,怎么能把我们震东帮的前途和命运押在这个傻子的身上!”

    火成岩一边吸吮着沾满巧克力的手指一边说:“老爷爷,我感觉我们两个很像哎!”

    一旁的酒井凌子忍不住笑了起来,火成岩这句话等于说陆元申也是个傻子。

    “云飞!你可不可以再考虑一下?我们可以找别的选手,或者我们用武力来解决这件事。”陆元申道。

    展云飞饶有兴趣的看了看陆元申道:“武力解决?元申叔你是不是打算把所有参赛选手全部杀掉?”

    陆元申皱了皱眉头道:“退到最后一步。。。。。。这恐怕也是一个办法!”

    展云飞坚决的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我会解决,你们还是做好自己的本份。”

    钱一伟和陆元申知道展云飞主意已定,只好打消了劝他改变主意的想法。

    展云飞也觉着自己刚才的口气有些重,于是道:“伟叔、元申叔、国强叔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帮会的利益着想,我可以向你们保证,这件事我一定会妥善处理,赌王争霸并不是我们这次的主战场,外围的赌博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可是对我们来说,无论是大赛还是外围都一样重要!”钱一伟说。

    陆元申对未来显得有些悲观,他道:“如果我们把希望都寄在在火成岩身上,那么结局只可能是失败。”

    酒井凌子知道现在展云飞的内心一定极不平静,这场大赛展云飞面对的是敌人的联盟。这可能是他生平最为残酷的一场战争。

    展云飞和酒井凌子并肩站在天台上,两人静静眺望着远处的海湾,酒井凌子轻声感叹说:“台岛的海和龟桑国有太多的不同,多了分温暖却少了一份宁静。听说夏威夷拥有世界上最美的海滩。有机会我一定要去看一看。”

    展云飞笑了起来,他伸手揽住凌子柔软的腰肢道:“等结束了这件事,我就陪你去夏威夷看海!”

    凌子的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她不经意提起了一个让展云飞动容的名字道:“飞,你有没有对野田尤贞子说过同样的话?”

    展云飞尴尬地笑了起来,凌子抱住他的手臂道:“飞,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到底有多少个女人?”

    展云飞笑着说道:“凌子,我发现你的好奇心很重吗?”

    “飞,少给我岔开话题,今天你必须告诉我!”酒井凌子不依不饶的说道。

    “很多。。。。。。”展云飞道。

    “在你的心里究竟是谁最重要一些?”酒井凌子问道。

    “一样重要!”展云飞大言不惭的说道。

    酒井凌子翘了翘小嘴道:“那样岂不是对我们太不公平。你同时可以爱我们好多个,而我却要一心一意的对你,不行!我也要去找十几个男孩子,这样大家才公平嘛。”

    展云飞一把将酒井凌子横抱了起来,然后道:“我这人嫉妒心很重,小心我把你先间后杀。”

    酒井凌子含情脉脉地吻住展云飞的耳根道:“我倒要看看你怎样杀我!”展云飞的大手不安分的向凌子的丰胸上摸去,却听到凌子尖叫了一声。

    展云飞顺着凌子的目光看去,火成岩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天台上。

    “岩叔你懂不懂礼貌。偷看我们说话!”展云飞不由得有些生气,酒井凌子羞得满脸通红。

    展云飞他说完忽然意识到火成岩的双目早就已经失明,根本看不到两人在做什么。

    展云飞的手仍然放在凌子的胸上,他慌忙移开了大手道:“这么晚了你不去睡觉,跑到天台上来干什么?”

    “我想尿尿!”火成岩揉着眼晴说道。

    展云飞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这时负责照顾火成岩的佣人从楼下跑了上来,展云飞窝了一肚子火,狠狠的把佣人训斥了一顿。

    等到佣人带火成岩离开,展云飞和酒井凌子对望了一眼。都无可奈何的笑了起来。

    酒井凌子轻声说:“有时候,我真的怀疑,岩叔是不是真的傻了?”

    展云飞道:“你的意思是。。。。。。”

    凌子重新依偎在展云飞的怀中说道:“你说,他会不会一直都是装傻?”

    这个问题展云飞还从来没有考虑过,尤其是他从火成岩那里学到了心赌之术后,他也曾经有过此想法。

    不过展云飞马上就否定了这种可能性,他道:“应该不会,龟桑国和台岛的医生都得出了这个结论,再说他的脑电波始终都不正常。”

    “飞,可是。。。。。。我总觉着他怪怪的。。。。。。”酒井凌子充满了怀疑道。

    展云飞笑着说道:“我们还是接着探讨我们的问题。。。。。。”

    凌子用力捏了捏展云飞的鼻子道:“明天赌王大赛就要拉开惟幕。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怎么去对付樱花会那帮敌人!”

    提到樱花会,展云飞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这次野田尤贞子会不会亲自来到澳岛,无论自己多不情愿,看来和她之间的这场战争都会无可避免的打响。

    “有件事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酒井凌子鼓足勇气对展云飞说道。

    展云飞盯住她的双目问道:“什么事情?”

    “武藤阿姨临死前曾经告诉我。。。。。。野田尤贞子的哥哥就是竹下惠一!”酒井凌子说出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展云飞吃惊的睁大了眼晴道:“你说的是那个警事厅的探长?”

    酒井凌子点了点头,展云飞这才明白樱花会追杀围剿自己的时侯。野田尤贞子为什么会背着组织放过自己,看来樱花会真正的领导人是一直藏在野田尤贞子身后的竹下惠一。

    展云飞的内心突然感到一丝安慰,如果一切都像凌子所说的这样,野田尤贞子之前所做的很多事并不是出于自己的本意。

    酒井凌子看着展云飞如释重负的神情,仿佛明白了什么,她抓起展云飞的手狠狠的咬了一口道:“混蛋。。。。。。让你还想着她!”

    展云飞大笑着抱起凌子的娇躯道:“凌子,我没有!”

    “你有!你就有!”酒井凌子道。

    “我舅有,可是我没有,我答应你,今晚只想你一个!”展云飞道。

    酒井凌子的声音低了下去道:“这还差不多。。。。。。”

    “叔叔。。。。。。”火成岩又回到天台上,展云飞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还有什么事情?”

    火成岩用力向展云飞挥了挥手臂道:“我好怕。。。。。。你可不可以陪我睡?”

    展云飞差点没被他气得吐血,可是想到明天的大赛,也只好对凌子说道:“我先去哄他睡觉,回头再来找你!”

    展云飞扶着火成岩来到他的房间,小心的扶他在床上躺下,他正想去关灯的时候,却听到火成岩在身后忽然低声笑了起来道:“小子,我打搅了你和小情人的好事,你是不是很恨我?”

    展云飞目瞪口呆的回过身来,火成岩哪里还有半点痴痴傻傻的样子,原来他第二次的失忆居然是假象,竟然然连自己这半个徒弟也被他骗过了。

    “岩叔,你这只老狐狸!”展云飞又惊又喜的来到火成岩身边道。

    火成岩笑了笑道:“不当老狐狸怎么能骗过公众的眼晴,想在外围获取最大的利益,首先就要把自己变成最大的冷门。”

    展云飞迷惑的问道:“可是医院的检查都说您的脑电波不正常。。。。。。”

    “我自从年轻时受过枪击以后,脑电波始终都处在异常的状态,专家曾经告诉我,像我这种情况几百万个人中才会有一个出现。”

    “岩叔,明天我全力博杀外围!”火成岩的突然康复,让展云飞对大赛充满了信心。

    火成岩神秘的一笑道:“云飞,凡事都不能做的太过明显,我们要为所有对手设下一个完美的**阵,做好分工,你我都要参加,具体要这么。。。。。。”

    展云飞和火成岩在房间内研究了大约一个小时后,他信心百倍地走出了火成岩的房间,然后向酒进凌子的房间走去。

    酒井凌子的房间并没有锁,这省去了展云飞偷偷开锁的步骤,轻轻推门走了进去,然后顺便将门反锁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