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四百四十九章 龚玉龙

    半小时后在喂了一餐权田杏子高蛋白后,展云飞舒服地起身走出了餐厅,向浴室走去。

    刚刚洗完澡,李连军就从台岛打电话过来,主要询问展云飞是不是已经安全抵达龟桑国,展云飞又向他交待了些关于赌场地事情才挂上了电话。

    接下来,展云飞又将由比利。蓬和马达里斯奇分别找来,向二人吩咐了一番。

    二人刚刚离开,小泽百里就走了进来。

    “先生,你回来是不是给联盟的各位主管开一个会,进一步明确一下日后的计划,这样大家工作起来会更上心的。”小泽百里道。

    “好的,半小时后会议室集合。”展云飞道。

    随后展云飞给众人开了一个大会,会后又一一与每人进行了单独谈话。

    由于是单独谈话,并且谈话时展云飞分别向众人提出了要求,谈话后任何人不得与其他人交换意见,否则一旦发现泄密,那么谈话之人必须以生命做为代价!

    前段时间展云飞铁血手腕至今让众人想起来都会颤抖不已,所以这次谈话,除了展云飞和被谈话人,谁也不知道其他人的内容!

    只不过在第二天,樱花会与黑龙会之间的摩擦就出现了,并且这摩擦竟然有一种不受控制,无限扩大的势头,一时间龟桑国当局派出了大量的警察。

    当展云飞一切都搞定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中午吃的便当现在早已经消化怠尽,小泽百里要准备晚饭,但展云飞却决定自己一人出去吃。

    展云飞离开别墅后,向距离不远的大街走去,虽然已经接近午夜晚,并且今天刚刚下过一场暴雨,但整条街道仍然是灯火通明,龟桑国人对夜生活的喜好在整个亚洲也算得上首屈一指。

    展云飞走入了一家名为“正宗北海道寿司”的小店,店面是典型的和式江户风格建筑,里面虽然不是太大,可是布置的十分雅致,充满着浓浓的和式风情。

    凡是来过龟桑国的人或是对龟桑国有兴趣的人,大概都会从书本上或从别人地谈话中对寿司有所了解:寿司就是把金枪鱼或是三文鱼等切成一口能吃下去的小薄片,然后用手把它攥在米饭团的上面……而事实上寿司有着令人意想不到的历史和文化因素,很难用一两句话简单地把它说清楚。

    在龟桑国各地寿司的种类很多,经过多年的发展和演化,其形状大多数都和传统的寿司形状完全不一样。

    这间寿司店是一对老年夫妇所开,男主人正在半开放的厨房内忙着做寿司,看着他切、捏、装饰一个寿司时,仿佛他不仅仅是一个大厨,更像一个优美的表演者,以娱乐顾客。

    女主人正在操着生硬的汉语向几名华人游客介绍着寿司的由来。

    展云飞饶有兴趣的坐在一旁,听着老人娓娓道来,老人显得十分和善,笑容满面的介绍说道:“寿司的历史渊源并不久远,在江户时代的延宝年间(1673年至1680年),京都的医生松本善甫把各种海鲜用醋泡上一夜,然后和米饭攥在一起吃。可以说这是当时对食物保鲜的一种新的尝试。在那之后经过了一百五十年,住在江户城的一位名叫与兵卫的人,在文政六年(1823年)简化了寿司的做法和吃法,把米饭和用醋泡过的海鲜攥在一起,把它命名为‘与兵卫寿司’,并且公开出售。这就是现在的攥寿司的原型,这种说法早已成为定论。”

    这时老者开始把众人所点的寿司,一一送到每个人的面前,寿司不仅仅是食物,它更是精妙的艺术。

    鱼生的美丽、色彩的和谐以及充满创造力的拼盘组合,使你光看到它们就已胃口大开,老妇人帮忙把绿芥末等佐料摆到桌面上。

    通过老妇人的介绍,食客们才知道,寿司原来是一种倾向于甜味的食品,所以绿芥末与寿司饭团一起食用的历史也很短。这是利用芥末的辛辣来保持寿司材料的新鲜程度。

    展云飞又要了瓶清酒,自得其乐的吃了起来,这里寿司的口味的确很好,混合了不同种海味的鲜香,加上本身大米糯爽的口感,让人回味无穷。

    因为这里距离歌舞伎町很近,不时会有歌舞伎到这里来要外卖,展云飞忽然想起上次来神户时候,巧遇酒井凌子的情景,一种难言的留恋感涌上了他的心头。

    离开了寿司店,展云飞沿着小街向北走去,雨后的街道被洗刷的特别干净,空气中透着一种冷清,也许是暴雨刚刚停歇的缘故,那里的生意显得清淡了许多,原来道路上随处可见的歌舞伎,现在也只是在大门前才可以见到。

    按照原来的印象,展云飞很快就找到了那间遇到酒井凌子的歌舞伎町,让他意外的是那里的大门紧紧关闭,门锁上也积下了不少灰尘,看来己经很长时间都处在歇业状态。

    通过询问展云飞才知遣,这里的主人武藤爱子在一年前将这里转让了出去,没有人知道她现在的下落。

    展云飞的眼前不时浮现出酒井凌子美丽的笑靥,她应该和武藤爱子一起离开了神户,这个坚强的女孩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向命运屈服。

    第二天清晨,展云飞很早便赶往当年他在利剑时所遇到龚玉龙的小山村去找龚玉龙,记得那次他还是利剑的战士,可是现在自己连利剑的外围人员都不是了!

    真是世事难料,几年的时间里,展云飞的身边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

    展云飞来到龚玉龙居所的时侯,他正在门前摆弄着他的花草。

    “三叔!”展云飞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

    龚玉龙显然没有想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会是展云飞,他擦了擦沾满山泥的双手,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道:“展云飞!”

    龚玉龙来到展云飞的面前,盯住展云飞仔细看了两眼,这才说:“真的是你!”他慌忙把展云飞请到了前面的草亭中。

    “前段时间有龙虎会的人到龟桑国来,说你己经死在了交趾国……”龚玉龙对展云飞的近况并不了解,所以问道。

    展云飞笑着把特地为龚玉龙准备的茶叶放在桌上,然后道:“我的命太硬,阎王不愿意收我,让我继续在人世间多混两年。”

    龚玉龙也笑了起来,他看了看展云飞带来的茶叶道:“杭州的极品龙井,你倒是挺会选礼物,这茶叶恐怕价值不菲吧?”

    展云飞点点头道:“五万港币一两,三叔尝尝到底值不值这个价钱?”

    “好!我马上泡起来尝尝!”龚玉龙起身去准备茶具。

    展云飞趁机观察了一下这里周围的环境,一切都像几年前自己来时那样,除了门前刚刚修整的那个花坛,这里并没有什么变化。

    龚玉龙的茶艺相当高超,自从他归隐以后,就都寄情于山水之间,多数的时间都用来研习茶艺、书法、围棋之类修心养性的技艺。

    “三叔的生活真是让人羡慕!”展云飞由衷的说道。

    龚玉龙说道:“我只是在过一种自己所喜好的生活,如果让你整天养花弄草,不出两天你就会后悔选择这种生活。”

    展云飞笑着说道:“三叔的生活的确不适合我,我生来喜爱动,根本静不下心来做这些事情。”

    龚玉龙点了点头,感叹说道:“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生活,你还记不记得上次到这里来的情景?”

    龚玉龙慢慢品味了一口龙井:“当时有人极力劝说我出山,被我拒绝了……”

    说到这里,龚玉龙的声音变得低沉起来,他道:“事实证明我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如果我重新回到那个腥风血雨的江湖,恐怕现在我会和洪建春一样……”

    展云飞终于把话题转到了这次的目的上道:“我这次来是想求三叔一件事!”

    龚玉龙愉快的点了点头:“除了劝我出山,其他的不成问题,不过我这个山野村夫,也很难帮得到你这个江湖新贵。”

    “三叔!我想见赌神火成岩!”展云飞道。

    听到火成岩的名字,龚玉龙的笑容马上收敛了起来,他重重的把茶杯放在桌子上道:“对不起!我不认识这个人!”

    “三叔!这件事对我真的很重要,现在整个亚洲黑暗社会对澳岛赌场虎视眈眈,以樱花会为首的各路势力互相联合。妄想从澳岛打开缺口,向港台地区发展他们的势力。”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不是利剑的人吗?”龚玉龙道。

    展云飞道:“三叔我以前确实是利剑的人,不过后来退役离开了,现在是震东帮的大佬,澳岛赌王胡乾坤留下的赌场由我负责管理。”

    “哦!”龚玉龙这才看了看展云飞道:“震东帮跟樱花会之间根本就是利益之争,这跟火成岩又有什么关系?”

    展云飞这才将澳岛即将举办赌王争霸赛的事情告诉龚玉龙,龚玉龙的表情慢慢缓和了下来。

    龚玉龙终于明白展云飞为什么要找赌神火成岩,这次的赌王比赛显然是针对震东帮而来,如果震东帮一方得不到最后的冠军。他们所拥有的赌场无疑会遭受一记重创。

    展云飞说道:“三叔!你也不想看到樱花会的势力借机侵入我们的土地,可不可以帮我一次?”

    龚玉龙沉默了下去,过了很久他才叹了口气道:“云飞!不是我不愿帮你,就算是让你找到火成岩,对事情也是毫无帮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