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四百四十六章 应墨离开

    “飞哥,你说什么?”应墨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放他们走!”展云飞大吼了起来。

    木英伟用力拉了拉应墨的衣袖,应墨终于向后退了回去。

    “展云飞!”楚晴儿疯狂的大喊道:“我不会放过你!”

    展云飞停下了脚步,他缓缓的转过身来道:“楚晴儿,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我的敌人。送给你一句话:生命中不仅仅只有仇恨!”

    楚晴儿的内心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她的目光落在楚江龙苍白的面孔上,如果能换取弟弟的平安她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今天这个结局,不正是心中的仇恨所造成的吗?

    齐啸云的目光始终凝视在客厅的鱼缸上,一大一小的两条金龙鱼在水中游来游去,他静静的坐在这里已经有一个小时。

    今天应该是展云飞最得意的一天,他已经如愿以偿的成为了震东帮的最高领导人,一想到这里齐啸云就无法遏制自己的愤怒。

    他从身边捏起一只青虾,从上方的喂食口放入了鱼缸,两条金龙鱼同时一跃而起,较大的那条金龙鱼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占到了上风,它准确的把青虾含到了口中。

    齐啸云又向鱼缸中投入了两只青虾,无一例外的都被那条大些的金龙鱼吃掉,那条体形小的金龙鱼看来已经放弃了争夺,齐啸云叹了口气,他忽然想到自己和展云飞,现在的自己处处落在下风,境遇和这条小鱼惊人的相似。

    齐啸云他又拿起一只青虾投了进去,让他意外的是,那条沉寂半天的小金龙鱼猛然窜出了水面,稳稳的咬住了青虾。

    齐啸云的眼睛忽然一亮,原来它并没有放弃,一直都在等待着机会。

    “齐先生!原丽小姐和白展龙先生来了!”佣人在身后通报道。

    齐啸云用毛巾擦了擦手,转过身来。

    黑玫瑰关静而和小飞龙卓展龙从门外走了进来。

    “干爹!”黑玫瑰激动的跑了过来,齐啸云把契女拥入怀中:“阿丽,你瘦了!”

    黑玫瑰看了看齐啸云,发现他的白发又增添了许多,看得出他现在的心情很差。

    齐啸云招呼两人在沙发上坐下,小飞龙把傣夷国那边的生意情况粗略地向他汇报了一遍。

    齐啸云对此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兴趣。他更多的时间都是在询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风土人情。

    齐啸云握着黑玫瑰的手说道:“这次回来就留在台岛吧!”

    黑玫瑰和小飞龙都惊奇的对望了一眼,他们跟随齐啸云多年,对他的为人十分的了解,如果没有很重要的事情,他不会改变初衷,让他们留在台岛。

    黑玫瑰说道:“我和荣德会的恩怨还没有了结……”

    齐啸云笑了起来道:“陈年旧事还提它做什么?荣德的老大早就已经换人了,没有人会继续追究这件事。再说……”

    齐啸云他看了看黑玫瑰接着道:“震东帮现在的大佬卢飞云,你们恐怕不会陌生吧!”

    黑玫瑰和小飞龙都是心底一沉,齐啸云留他们在台岛真正的目的果然还是在展云飞身上。

    齐啸云叹了口气,他站起身来在客厅中来回踱了几步道:“江湖中每一个人都知道,卢飞云就是展云飞!”

    小飞龙问道:“齐先生的意思是……让我们去对付展云飞?”

    齐啸云笑了起来,他用力摇了接头道:“展龙,你误会我了。我知道你们之间的交情非浅,又怎么会为难你们去做这件事呢?”

    小飞龙和黑玫瑰这才放下心来。

    “我累了!”齐啸云的目光望向窗外:“我真的累了……这种终日打打杀杀的日子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你们能理解我吗?”

    黑玫瑰重重的点了点头,她对齐啸云所说的这句话深有体会,自从欣月死后,她对这个腥风血雨的江湖已经越来越厌恶,她也同样向住着平静的生活。

    齐啸云似有所感地说道:“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回头……”

    展云飞和应墨等人默默伫立在郎学岭的墓前,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着深深的忧伤。也许这就是每一个江湖中人最后的下场。

    李连军拍了拍应墨的肩头道:“应墨,学岭走得没有遗憾!”

    应墨明白李连军指的是什么,郎学岭用生命捍卫了自己地尊严,对他来说死亡并不可怕,败在对手手下才是最大的悲哀。

    展云飞向应墨走来,应墨的目光投向墓碑的方向,看得出,他仍然对展云飞放走楚晴儿姐弟一事耿耿于怀。

    “应墨,你跟我来!”展云飞向山顶的方向率先走去。应墨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过去。

    两人并肩站在山顶,遥望着脚下的城市。

    展云飞平静的说道:“应墨,楚晴儿他们已经离开了台岛!”

    应墨的眉头轻轻动了一下,他仍然没有说话。

    “应墨,我希望你能够了解我……”展云飞道。

    应墨大声说道:“飞哥,你知不知道学岭也是我的兄弟?如果没有楚晴儿姐弟,他就不会死!你今天之所以能够站在这里,完全是拜他所赐!”

    展云飞点了点头道:“我有我的理由。我们杀掉楚晴儿姐弟,并不代表这件事的终结!”

    应墨反问他道:“你的理由?是不是因为你和楚晴儿日久生情?你不忍心下手?”

    “住口!”展云飞愤怒的吼叫起来。

    应墨慢慢的摇了摇头道:“飞哥!你变了,你变得一切都在为自己考虑,友情和义气对你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他转过身果断的向山下走去。

    “应墨!我没有变!”展云飞在身后喊他。

    应墨的身躯停顿了一下,过了很久他才说道:“我已经决定离开台岛,你自己多多保重。”

    应墨在当天的下午就离开了台岛,尽管李连军和木英伟对他苦口挽留,仍旧没有改变他的决定。

    在前往机场的路上,李连军仍旧试图说服应墨改变他的决定:“应墨,我们兄弟在一起,多少风风雨雨都闯过来了,现在是飞哥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你怎么能够离开他!”

    “连军,不要再劝了,我已经决定了!”应墨的语气异常的坚决,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

    “是不是因为楚晴儿姐弟的事情?”李连军也猜出了其中的端倪。

    应墨点了点头。

    李连军叹了口气道:“展云飞一定有他的理由,他现在的首要敌人是‘东星会’的齐啸云,控制住台岛后才考虑去对付其他的敌人。放过楚晴儿姐弟。至少可以减少一个躲在黑暗中的敌人。”

    应墨说道:“我知道他的想法,他害怕杀死楚晴儿姐弟会遭来‘风雨楼’不计后果的报复,他放过楚晴儿姐弟真正的用意是想化解这段恩怨,减少一个前进路上的敌人。”

    李连军点了点头道:“他现在身为震东帮的大佬,很多事情必须为大局考虑,不能像过去那样意气用事。”

    “我没有怪他!”应墨大声说道:“但是我不能认同他的做法,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杀死学岭的凶手消失在我的面前!”

    李连军沉默了下去,应墨的手机在这时候突然响起。

    电话中传来展云飞有些低沉地声音:“兄弟,一路珍重……”

    展云飞静静的坐在天台上,他的面前已经摆满了啤酒瓶,酒精丝毫减轻不了他的痛苦,这是一个阴郁的夜晚,一种难言的孤独感在反复折磨着展云飞的内心。

    应墨的那句话仍然回荡在他的耳边,我难道真的改变了吗?展云飞在心中默默的问自己,他开始回忆在北京的自己。那个激情洋溢,冲动好胜的年青人仿佛离他很远很远。

    一切都从自己步入江湖开始,究竟是自己改变了这个江湖,还是江湖改变了自己。

    夜空中不知何时起,开始飘起细细的雨丝,展云飞张开双臂,任凭雨丝浸透自己身体的每一部分,明天又将会是一个怎样的开始……

    第二天清晨,黑玫瑰和小飞龙两人前住展云飞的府邱造访。

    展云飞也没有料到来的会是他们。

    在黑玫瑰和小飞龙的面前,他没有必要掩饰自己的身份。

    黑玫瑰和小飞龙在和展云飞寒喧了几句以后,把谈话转入了正题。

    “你是不是打算对付齐先生?”小飞龙开门见山的问道。

    展云飞皱了皱眉头,他并不喜欢小飞龙这种过于直接的问话方式,他笑了笑道:“我们这么长时间没见,见面就开始谈论这些事情,是不是有点煞风景?”

    黑玫瑰忽然开口问道:“飞哥!我们还是不是朋友?”

    展云飞拿起面前茶杯喝了一口才回答说道:“是!”

    黑玫瑰咬了咬嘴唇:“飞哥!你跟干爹并没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恨。你为什么不可以和他和平的相处呢?”

    展云飞看了看黑玫瑰的双目道:“是不是齐啸云让你们来当说客的?”

    “干爹没有让我们来,这是我们自己的主意!”黑玫瑰道。

    展云飞点了点头道:“我一直都把你们当成我的好朋友,所以我不会对你们进行任何的隐瞒!”

    展云飞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不会放过齐啸云!”

    “为什么?”黑玫瑰大声问道。

    “我可以不去计较齐啸云对我做的一切,但是我不可以忘记他对寒玫造成的伤害!”展云飞道。

    “可是你并没有任何事实证明,齐先生和江小姐亲人的死有关。”小飞龙争辩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