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四百四十二章 酒窑逃生

    莫妮卡在展云飞射击完迅速的拉着他向前方跑去,刚刚拐过这个通道,身后的子弹如同雨点般射在酒桶之上。美酒沿着弹孔向外倾洒出来。

    一个声音大声的呵斥着,展云飞听得清清楚楚,对方说得是龟桑国语。

    莫妮卡小声说道:“云飞,他说他害怕子弹摩擦出的热量会点燃酒窖。”展云飞听她这么说,也感到一阵后怕,如果真的点燃了酒窖,后果不堪设想。

    莫妮卡笑着说道:“这里储存的都是低度酒,高度酒全部在下层的酒窖中。”

    对方因为同伴的提醒显然谨慎了许多。然而酒窖错综复杂的排列已经迷失了他们的方向,展云飞在莫妮卡的指引下,来到了他们的身后,从酒桶的缝隙中又干掉了一名歹徒。

    莫妮卡和展云飞对视了一眼彼此都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只要再坚持一段时间,听到动静的警察就会到来。

    这时对方忽然瞄准了酒窖内的壁灯,几声枪响后,整个酒窖陷入一片黑暗之中。莫妮卡下意识的握住展云飞的手,两人都感觉到对方脉息剧烈的搏动。

    让他们意外的是对方并没有继续搜寻下去,他们借着手电筒的亮光向酒窖出口的方向退去,刚才进入的时侯,这帮人已经在酒桶上用军刀做好了标记,退出对他们来说并不是那么艰难。莫妮卡搂住展云飞的臂膀,从她加快地呼吸频率可以感觉到她紧张的内心。

    黑暗中,他们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脚步渐渐远去。

    展云飞和莫妮卡都没有想到敌人会这么轻易放弃对他们的追杀,过了大概五分钟左方,门前再次响起动静,一股浓烈的汽油味道传到了他们的鼻息中,展云飞马上意识到对方的真正意图。也许是刚才那名歹徒害怕引起火灾,提醒了他们。对方想到了这个用汽油焚毁酒窖的方法。

    “这里还有没有后门?”展云飞低声问道。

    “没有……”莫妮卡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她开始感到死亡的恐惧。

    一个燃着的火机翻腾飞舞着被丢了进来。它刚刚落在地上,火焰便以它为核心,如水面的涟漪一般迅速的扩张起来,酒窖中布满了木桶和木质支架,火焰马上就侵袭到了酒架上,整个酒窖己经被火光映红。

    莫妮卡拉着展云飞向右侧跑去,这里还有一扇小门,穿过这扇门,可以到达下层的酒窖。展云飞抚摸了一下窖门,是厚重的木质,他的神情变得越发严峻,这扇门根本无法阻挡肆虐的火焰。

    底层窖藏的又是高浓度的酒水,本身就是易燃的物品,只要火焰侵入了这里,整个酒窖将变成一个巨大的火炉。

    形势已经不容许展云飞继续犹豫,他迅速掩上了底层的窖门,莫妮卡打开了灯光,这个酒窖要比上层小上许多,总面积不到二百平米。展云飞四处仔细搜寻了一遍,墙壁四周果然没有其他的出口。

    这时莫妮卡开始尖叫起来,浓烟开始从窖门的缝隙中飘入室内。如果这样继续下去,即便是火焰无法烧到这里,从门缝透入的浓烟也会把他们熏死。

    展云飞马上反应了过来,他脱下了外衣,砸去了木桶的泥封,拔出木塞,用酒将外衣完全浸湿,然后塞在窖门的缝隙中,莫妮卡也开始行动,她把长裙撕成长条,浸湿后塞入缝隙。

    两人的努力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飘入酒窖的浓烟显然少了很多。

    不过他们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展云飞还剩下一条内裤,莫妮卡比他只多了一件文胸。两人对望了一眼,忽然笑了起来,谁会想到这场大火竟让他们两个坦诚相见呢。

    “会不会有人来救我们?”莫妮卡轻声问。

    “会!”展云飞的语气充满信心,可是他自己清楚,如果在半小时内没有人前来救援,他们就必死无疑,骤然升高的温度将地下潮湿的空气变得雾气腾腾。

    展云飞用手小心的触摸了一下窖门,温度已经很高,如果上面的酒窖温度达到一定的地步,会引发一连串的爆炸,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莫妮卡从展云飞的目光中似乎懂得了什么,她轻声说:“展云飞,是不是我们逃不掉了?”

    展云飞没有说话,他转身看了看满窖的美酒:“你猜我们在下面会不会做一对酒鬼?”

    “展云飞!”莫妮卡流着泪水,张臂抱住了他,他们**的肌肤紧紧贴合在一起,刺激着彼此敏锐的神经。

    在这样的时刻,展云飞已经不忍心在推开莫妮卡,更要命的是,莫妮卡近乎**的娇躯紧贴着他,让他不由自主起了生理反应。

    莫妮卡亲吻着展云飞的颈部道:“你一直都在骗我,我知道……

    你对我是有感觉的……“她丰满圆润的**摩擦着展云飞敏感的部位。

    展云飞喘了一口粗气,他差点想扯去莫妮卡最后的衣物,发泄内心燃烧的欲火,可是理智让他冷静了下来:“莫妮卡!也许我们还有机会!”

    展云飞并不知道所谓的机会是什么,可是他明白,如果就此放弃的话,他和莫妮卡真的要去地下做一对风流鬼魂了。

    既然能发现莫妮卡脸上变化那现在是不是又有什么变化了?想到这里展云飞借着微弱的手机屏光,看了一下,发现莫妮卡脸上的死气竟然弱了许多。

    最妙的是莫妮卡的桃花纹却在加重,而且鼻尖竟然有贵人相助之相,看来有死里逃生的可能!一个念头在展云飞的心中升了起来。

    与此同时展云飞忽然想起墙壁的四周虽然没有出口,可是自己并没有搜索过地下,于是展云飞伸手按在身边的酒桶上,放出了自己的真气,很快身体周围五百米范围的图像出现在他的头脑之中。

    “果然如此,真是天不灭我!看来日后自己竟然可以看相知道祸福!”展云飞心中大叫一声,然后他收回真气用力地推倒面前的酒架,酒架如同多米诺骨牌般一排一排的倒下。

    一个铁质的小门在地面上显露出来,莫妮卡惊喜的喊了一声。

    展云飞举起猎枪,一枪射断了门上的铁锁,他拉开铁门,打开火机。借着亮光向下看去,有一个铁质的悬梯从洞口一直向下垂去,洞口中冒出了凉森森的冷气。

    展云飞和莫妮卡的心中重新涌起了生的希望。

    展云飞率先向下攀爬了下去,莫妮卡紧随在展云飞的后面。

    悬梯大概有五六米的长度,展云飞的脚掌终于触到了实地,他伸手将莫妮卡从扶梯上抱了下来。他们的前方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通道,前行了大概二十米以后,又有一扇房门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子弹已经用光,展云飞用猎枪的枪托砸开门锁进入了室内。

    透过火机的亮光,他们终于看清了所处的环境,这是一间隐秘的地下室,四周的墙壁上挂着很多照片,莫妮卡举着火机一一的辨认着,上面都是她家人的照片,她的眼光湿润了,地下室内陈设的很多东西都是导常的家具和物品,爷爷最珍视的物品竟然是这些,在他的内心中最有价值的始终是家族的亲情。

    展云飞自然没有莫妮卡那样感伤,他留意到,地下室的四周有通风口,这里显然是经过特别设计的,室内的空气完全不同于酒窖中的混浊。

    展云飞借着房间内的一张檀木桌,爬到了通风口的位置,用手扣下气窗,从这里延伸出一条长长的管道,如果他没有猜错,胡乾坤活着的时候应该经常来到这里睹物思人。

    “这是我爸爸和妈妈。”莫妮卡流着泪说道。

    展云飞凑了过去,看到一张泛黄的照片,一对年轻的情侣幸福的依偎在一起,背景是欧洲的阿尔卑斯山,从他们的外表上看欧洲人的特征更多一些。

    展云飞轻轻拍了拍莫妮卡的肩膀,表示安慰。莫妮卡转身扑入他的怀中,大哭了起来,展云飞暗暗的叫苦,这丫头分明是在考验自己的意志。

    他们明显的感觉到了地面的震动,看来大火已经引发酒窖的爆炸,这个隐秘的地下室成了他们的庇护所。

    “我们不会死?”莫妮卡轻声问道。

    展云飞笑着点点头道:“当然不会。”

    莫妮卡幸福的搂住展云飞的脖子,然后亲了他一口。

    展云飞分开她的手臂道:“不过,莫妮卡你也别高兴的太早,等一下这里一定会发生爆炸,而且这场爆炸会把整个别墅变成一片废墟,不清理完这片地方,救援人员很难发现我们。”

    莫妮卡忽然惊喜的说了一声道:“亲爱的展,你看后面还有门哎!”

    展云飞扭过头去,却被莫妮卡用力的推了一把,他猝不及防向后退了一步,膝弯触及到后面的床沿,整个身躯倒在了床上,莫妮卡柔软的娇躯整个扑入展云飞的怀中,她整齐的牙齿轻咬着展云飞的肩头道:“我爱你!就算到了世界末日,我依然爱你!”

    热血冲上了展云飞的心头,他一个转身把妮压在了身下,莫妮卡纤长的肢体紧紧缠绕住了展云飞,展云飞经营已久的理智终于在这瞬间崩塌……

    “原来莫妮卡脸上桃花纹变重,竟然是应在了自己的身上!”一个念头在展云飞的脑中闪过。<b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