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四百三十章 计划成功

    尽管毛冬生反复叮嘱梁永生要单独前来,梁永生依然没有照办,他独自开车先行,安排三十多名手下,分乘十辆汽车前往港口。

    考虑到港口特殊的地形,梁永生又安排二十名手下乘坐快艇从水路对港口进行包抄,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中进行,如果没有奇迹出现,毛冬生绝对逃不出他的手心。

    梁永生大规模调动人马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展云飞的耳中,看到对手一步步陷入他和石景生预先设定的圈套,展云飞感到一种成功的喜悦,如果不是楚江龙从郎学岭的枪口下逃跑,这将是一个完美的计划。

    郎学岭的神情仍然显得十分的沮丧,这种失手的事情很少发生在他的身上,正因为如此,他更加的难以原谅自己。

    沉默了很长时间的展云飞忽然开口说:“楚江龙逃跑可能是件好事!”

    郎学岭和应墨同时把目光投向展云飞,他们都在期待着展云飞的下文。

    “如果你是楚江龙,你会认为谁在背后对你下的黑手?”展云飞把问题抛给了郎学岭。

    郎学岭的眼眸一亮道:“梁永生!”

    展云飞点了点头道:“楚江龙一定会认为梁永生要杀人灭口!”

    木英伟说道:“根据我对楚江龙的调查,此人性情残暴,冷血无情,如果他确定梁永生在背后害他,他会不惜一切找梁永生复仇。”

    应墨同意木英伟的观点,他猜测说道:“依照你的意思,他今晚也有可能出现在港口喽?”

    木英伟笑着说道:“这只是我的猜测。”

    展云飞留意到郎学岭的眼神忽然迸射出狂热的光华,他心中一动,马上意识到郎学岭肯定不会放过这个狙击楚江龙的机会。

    展云飞并没有点破这件事,他平静的说道:“今晚台岛警方的目光会全部被吸引到港口这里来,我们要趁着这个机会对义气堂进行全面的反击!”

    应墨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展云飞说道:“麻六已经被我们连续的行动吓破了胆子,他加大蜜桃娱乐和自身安全防守的同时,势必引起其他地盘力量的虚弱。马上通知荣德会、荣盛社、荣华社,晚上十一点准时向义气堂的所有地盘进行攻击,时间控制在半个小时之内,力求短时间内给对方造成最大的伤害。”

    木英伟问道:“我们还要不要对付麻六?”

    展云飞摇了摇头道:“剪除他身边的力量。麻六就已经成为一个空壳,对于这种吓破胆的人,最好的安排还是让他活在这个世界上。”

    夜一如既住的平静,梁永生从先期到达港口的手下那里得到了消息,港口并没有什么异常状况,他渐渐放下心来,看来是自己多虑了。他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三十五分,距离他和毛冬生见面还有二十五分钟。

    梁永生点燃了一支香烟,他平时很少吸烟,只有在特别高兴和特别紧张的时候才这样,无疑他现在的心情属于后者。

    不知怎么,梁永生的眼前总是浮现出伯父和叔叔的面容。他的内心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疲惫,他甚至对现在的日子感到无穷的厌恶,也许他真的不适合这个圈子,自从伯父和叔叔死后,他一直都在苦苦的把荣华支撑下去,他的内心已经很累,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双肩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承担这一切,他没有能力和展云飞抗衡。

    梁永生苍白的面孔浮现出一丝苦笑,他摇下车窗,把剩下的大半支香烟弹入外面的世界,然后大口的喷出一团烟雾,仿佛想把内心的郁闷随之派遣,然而他失望了,外面又开始浙浙沥沥的下起雨来。

    梁永生心中默默的想到,明天!只要处理完毛冬生的事情,明天我就彻底退出这个圈子,去他的江湖,去他的争斗!

    梁永生在十一点整准时到达了港口,他从车上取下了皮箱,经过特殊设计的箱子,手柄上暗藏着一个机关。一旦他扣动扳机,毛冬生就会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雨开始越来越大,梁永生竖起了黑色风衣的领口,把面部的大半藏在衣领内,他恨恨地走向三号码头,他的手下已经在周围埋伏,远处传来快艇的声音,那应该是他从水路前来的手三号码头巳然在望,一艘机动渔船停泊在那里,船头站着一个人,因为灯光过于昏暗,从梁永生的角度只能看到一个黑色的剪影,从轮廓他已经辨认出,那应该是毛冬生。

    毛冬生的双手用力抓住渔船的护栏,只有这样他才能让自己的身体保持平静,耳机中传来石景生的声音:“不要慌,狙击手已经锁定了梁永生,只要他对你有所行动,我们马上就会把他击毙!”

    毛冬生的内心放宽了许多,他听到脚步踩在金属悬梯上的声音,梁永生距离他已经越来越近。

    梁永生的唇角浮现出一丝笑意,他让自己尽量显得和善一些,毛冬生大声喊道:“你站在那里,不要过来!”

    “阿生!我是一个人来得,你也看到了。”梁永生道。

    “转过身去!”毛冬生显得警惕性十足地道。

    梁永生无可奈何的摇了接头,慢慢转过身去。毛冬生的跑到他的身边,从上到下搜索了一遍,确信梁永生没有携带武器,他才低声说道:“慢慢的转过身来。”

    “你是不是太多疑了一点?”梁永生一边转身一边说,他留意到毛冬生的右手藏在上衣里,突出的部分也许是一把手枪。

    “把箱子给我!”毛冬生命令道。

    梁永生却向后拉远了和他的距离道:“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骗我?”

    毛冬生从怀中掏出一叠账本道:“你们的记录都在上面。”

    慌乱间,毛永生把右手抽了出来,手上空空如也,哪里有什么武器。

    梁永生冷笑着点点头,把皮箱向毛冬生递了过去,毛冬生想要接手的时候,忽然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意,梁永生己经按动了扳机。子弹从皮箱上暗藏的枪口射出,高速穿过了毛冬生的胸膛,鲜血从毛冬生的后背迸射出来。

    毛冬生惨叫一声,高喊道:“骗……我……”

    梁永生并不明白毛冬生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他的目标集中在那个账本上,可是当他从地上拾起账本的时候,才发现这根本就是一本空白的账薄。

    “妈的!”梁永生恨恨的骂了一句,毛冬生这个混蛋果然留有后招,他拿起电话通知跟随自己前来的手下过来清理现场。

    “行动!”潜藏在暗处的石景生大声命令说,几百名预先设伏的警察鱼贯而出。将梁永生和他的手下包围在中心。梁永生马上觉察到了这异常的变化,他拼命向船尾的方向跑去,这时警方部队已经开始射击。几名不及闪避的手下,当场丧命。

    子弹急风暴雨般倾泄在渔船的周遭,警方部队在火力上具有绝对的优势,梁永生在手下的掩护下逃向相对安全的船尾。

    负责接应的快艇收到讯息,加速向渔船的方向行进。渔船被打得千疮百孔,数百名警察开始收缩包围圈。

    梁永生不顾一切的跃入水中,他距离快艇已经很近。

    远方的海面上六艘巡逻破浪向快艇的方向驶来,那是前来接应的水上警察。雪亮的探照灯将海中的梁永生笼罩在强光之下。

    石景生向身边的狙击手挤了挤眼睛,狙击手已经将目标锁定,他的手指正想扣动扳机,这时从正西的方向,一道流星般的轨迹划入了瞄准镜的视野中,闪电般穿进了梁永生的头颅,狙击手愕然抬起头来。

    石景生已经从望远镜中确信了梁永生的死亡,他欣赏的向狙击手竖起了拇指。

    “不是我!”狙击手有些迷惑的回答道。

    郎学岭把手中的烟蒂远远的弹射了出去,从他的位置刚巧可以辨认出射杀梁永生的子弹来源于何方。

    郎学岭的目光落在距离自己大约一里左右的山丘,他清楚的看到子弹是从山上的小屋中射出的。

    楚江龙!一想到这个名字,郎学岭的血液忍不住就沸腾了起来,他仿佛回到在翡象国做佣兵的时候,对他来说这就是一场战争。

    郎学岭启动山地摩托车,以最快的速度向目的地驶去。

    驶到山脚的时侯,他看到一辆摩托车高速从山上冲下,郎学岭双手脱离车把,从身后抽出双枪,连续向目标射击,直觉让他知道对方一定是楚江龙。

    楚江龙的反应毫不逊色于郎学岭,他加速前行,猛然一个腾跃,车身腾空而起,在空中一个巧妙的转向,躲过郎学岭连续射出的子弹。

    车轮再次落在地面上时,他已经取出了微型冲锋枪,反手向郎学岭射出一连串的子弹。

    郎学岭不得已向侧方转向行进,这才躲过楚江龙猛烈的火力。

    楚江龙转身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他已经猜测出对方一定是在背后狙击自己的杀手,强烈的好胜涌入了他的内心,他决定要和对手决一雌雄。

    楚江龙驾驶摩托车向海滨公路驶去,从反光镜中他看到郎学岭仍然在身后紧追不舍,看来对方也抱定了和自己一样的心思。

    由于今晚警方的统一行动,这段公路已经被暂时封闭,两人在空旷的道路上你追我赶,开始了生死角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