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四百二十七章 密谋

    更让麻六为难的是,杨秋月撤去的不仅仅是百分之二十的资金,他公司旗下和良多艺人都是杨秋月在代理,她的撤资带动了一大部分涩情明星的离巢。

    麻六意识到这件事严重性的时候,后果已经造成杨秋月一方的决定已经无可挽回。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麻六体会到这句话真正的意义还是在杨秋月撤资后的第二天,蜜桃娱乐的胶片库,被一场突入奇来的大火,烧得一干二净,里面库存的胶片和录影全部被这场大火烧为灰烬。

    麻六接到这个消息的时侯刚好是黎明,他险些惊得从床上掉了下来,好半天才恢复了镇静。他哆哆嗦嗦穿上了衣服,向门外走去,这个消息带给他更多的只是恐惧,这场大火绝不是意外,一切都是预先的策划,对方在一步步将他逼入绝境。

    麻六心神恍惚的走着,来到门前的草坪,他最宠爱的两条藏獒看到主人,慌忙向他的方向跑来,麻六的心情再差,面对这两条藏獒时也会好上许多,他亲切的抚摸着两只藏獒的长毛,从它们的身上仿佛获得了一丝安慰。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一声响亮的枪声,没等他反应过来,又一声枪声响起,从两只藏獒的脑部喷出红白相间的脑浆,不及闪避的麻六被溅了一头一脸。

    麻六他整个人泥塑一般呆在原地,过了好长时间才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

    郎学岭缓缓的放下n25轻型狙击步枪,他和身边的应墨相视笑了笑道:“真不明白飞哥打的是什么主意!”

    应墨知道郎学岭说得是为什么不趁着这次机会干掉麻六,他拍了拍郎学岭的肩膀道:“飞哥他想得永远比我们多,撤退!”两人迅速撒离了现场。

    麻六的恐惧并没有因为危险的远离而有丝毫的减退,他的知觉甚至飘出了他的身体,直到手下人赶到身边,才把已经瘫软的麻六从地上扶了起来。

    展云飞第一时间收到了应墨传来的消息,他确信这一连串的打击已经让麻六失去了镇静,反攻的时机已经到来。

    展云飞正在着手策划对付麻六的下一步行动时,却接到了石景生的电话:“云飞,明天有没有空?约雨萍一起出海玩!”

    于石景生的邀请,展云飞还从来没有拒绝过,他愉快的答应了下来。

    最近因为专心对付麻六,展云飞很少有和吴雨萍见面的机会,如果不是石景生的邀请,恐怕他要等这件事处理完以后,才能想起去找雨萍。

    展云飞一早就来到吴雨萍的公寓外,让他意外的是吴雨萍并不是一个人出现在他的面前,和她在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孩……江寒玫。

    展云飞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她们会在一起的理由,两位佳人看到展云飞出现都笑盈盈的来到车前。

    展云飞狡黠的笑了笑道:“这么巧……”

    吴雨萍白了他一眼道:“寒玫姐昨晚就住在我这里!”

    展云飞挠了挠头,向江寒玫笑了笑道:“石sir约了我出海去玩……”以他的精明,现在也想不出怎么来解释。

    江寒玫温婉的笑了起来道:“我知道!”吴雨萍走了过来搭住江寒玫的肩膀:“寒玫姐陪我一起去!”

    江寒玫言外有意的说道:“不知道有人愿不愿意……”

    展云飞麻利的拉开了车门道:“求之不得!”

    路上江寒玫和本吴雨萍有说有笑,展云飞一旦插话,两人故意不去理会,全然把展云飞当成空气一样不存在。

    展云飞忍不住说道:“你们两人怎么搞得跟同志似的?”

    这句话可捅了马蜂窝,江寒玫和吴雨萍分别在他的脑袋上狠狠敲了一记。

    吴雨萍忿忿的说:“总好过你这个花心大萝卜!”

    展云飞大言不惭的说道:“我那叫多情。”

    江寒玫恨恨的说道:“老实交待你到底欺骗了多少纯洁少女的感情!”

    展云飞呵呵笑了起来:“我佛有云,我不地狱,谁入地狱,我用我的肉身奉献给你们,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种元畏的牺牲,你们可不可以别用欺骗这个字眼?”

    江寒玫和吴雨萍俏脸绯红的打了他一下:“说!你怎么补偿我们?”

    展云飞一脸坏笑着说道:“你们都是视金钱如粪土的绝代佳人,在乎的肯定是我的肉身体干脆这样,你们把我轮间得了!”

    “流氓!”两女齐声骂他,然后忍不住娇笑了起来。

    来到游艇码头,石景生和黄丽琪早就把一切准备好了,就等他们到来,看到展云飞一左一右有两位丽人相伴,石景生忍不住羡慕的说:“我今天才算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

    展云飞诡秘的笑了笑道:“千万别羡慕我,我是被征服者。”

    江寒玫和吴雨萍都红着俏脸垂下头去。

    黄丽琪笑着说道:“可能男人骨子里都有点贱,渴望着被越多的人征服越好!”

    石景生看了看黄丽琪道:“别以为我听不出你说得是我!”

    黄丽琪白了他一眼道:“你倒是想,可惜没有机会。”她对展云飞说:“老实交待被两位美女征服的感觉怎么样?”

    “累!真累!”展云飞的回答把黄丽琪也闹了个脸红。

    石景生呵呵笑了起来,他们从海湾启程,缓缓驶向大海。

    无论是石景生还是展云飞,他们出来相聚的目的并不在于游玩本身,黄丽琪和吴雨萍江寒玫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游艇启程后,她们就去船头聊天。

    石景生和展云飞来到船尾,港口在两人的视野中渐渐成为一条黑线,石景生意味深长的说:“从这个角度看,台岛真的很小!”展云飞点了点头。

    石景生说道:“没想到这么小的地方,居然存在着这么多股势力。”

    展云飞笑着说:“很快你就会看到一股势力的消亡。”

    石景生轻轻拍了拍凭栏道:“警方已经开始立案调查蜜桃娱乐的失火事件,这次负麦调查的是包松雷,他为人倔强,向来以清廉自居,已经把嫌疑锁定在震东帮的身上。”

    他转身凝视展云飞道:“你也许应该考虑一下暂缓对付麻六。”

    展云飞摇了摇头:“有句老话叫痛打落水拘,如果我给他喘息之机,恐怕会前功尽弃。”

    石景生提醒说道:“包松雷这个人有相当的能力,而且为人偏激。你一定要提防他!”

    展云飞笑了起来道:“照你这么说,这个人岂不是很厉害?”

    石景生道:“他己经着手调查你的身份,听说近日他派手下去交趾国调查……”

    展云飞对这种调查并不担心,身在交趾国的殷太直会替自己搞定一切。他的目光落向远方飞翔的海鸥道:“如果我没有猜错,齐啸云正在积蓄能量,准备时刻将我歼灭。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消灭掉他有可能联系到的一切对象!”

    “听说荣华的梁永生和齐啸云最近频繁接触!”石景生道。

    展云飞说道:“我也担心这一点,梁永生早晚都会倒戈。如果不尽快把荣华收回,他有可能会慢慢做大。”

    石景生看了看展云飞:“你又在打什么主意?”

    “通过这段时间的调查,我已经掌握了梁永生的一些犯罪证据,我们可以在这方面做文章,扰乱他的阵脚。”展云飞点燃了一支香烟。

    石景生明白展云飞话中我们的含义,他追问说道:“你想怎么做?”

    “梁祥宗活着的时候和梁永生进行的多宗交易,都由一个叫毛冬生的会计师负责。梁祥宗在傣夷国身亡后,毛冬生忽然失踪了,这些日子以来,梁永生一直都在搜索他的下落。”展云飞从怀中拿出一张纸片接着道:“我已经让人查到了毛冬生现在隐身地地址。”

    石景生微笑着说道:“我会抓到他,让他指控梁永生入狱。”

    展云飞却摇了摇头道:“梁永生决不可以入狱。”

    石景生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展云飞道:“为什么?”

    “他掌握的震东帮的内幕相当多,如果他入狱,将会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整个震东帮将会受到无可估量的损失。”展云飞道。

    石景生双目寒光隐现道:“你的意思是说……他只有死路一条?”

    展云飞点了点头道:“他必须死!”

    石景生终于完全明白了展云飞的意图,只要毛冬生落入自己的手中。梁永生绝不会容忍对方有命在法庭上指认自己,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干掉毛冬生,展云飞所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机会的把握在于展云飞,而机会的制造者属于自己。

    黄丽琪和江寒玫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吴雨萍在甲板的那头喊他们过去用餐,石景生和展云飞停下谈话向她们走去。

    午餐很丰富。水果、海鲜一应俱全,几人边吃边聊,谈兴正浓的时候,吴雨萍忽然惊讶的喊了一声,然后惊喜的指着黄丽琪的左手:“琪姐,你订婚了?”黄丽琪下意识的缩了缩手。红着脸点了点头。

    展云飞大笑着说道:“什么时侯洞房,先通知一声。我好准备礼物!”

    江寒玫在桌下拧了展云飞大腿一把,责怪他说话没有水准。

    黄丽琪大方的牵住石景生的手道:“我和景生的婚期定在两个月后,本来想迟些日子再告诉你们,不想被雨萍发现了!”

    石景生把话题引向展云飞道:“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喝到你们的喜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