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四百一十七章 意外危情

    殷太直放下酒杯:“我虽然并不了解你,可是我相信展云飞不会看错人,我已经把你当成未来的伙伴!”

    迪庆笑着说:“你们两个一唱一和的究竟把我推到什么样的境地?”

    展云飞点燃了一支香烟道:“我有过你这样的经历,从我了解到的情况,现在你们的情况不容乐观!”

    迪庆点了点头道:“政府已径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差信将军的身上,这和他最近处理生意上接二连三的失策有着直接的关系。”他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曾经劝过他。可是他根本不听别人任何的意见。”

    殷太直一针见血地指出道:“这就证明他已经不适合这个时代的发展,他应该让位于比他更有能力和魄力的一代!”

    迪庆的心头一震,他抬起头望向殷太直,他们马上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那份炽热的激情。

    展云飞说道:“你不要理解为我们在故意策反你,事实上你己经无路可退,如果不及时做出反应,或者亡命天涯在惶惶不可终日中渡过你的后半生。或者是跟着差信一起走向不归路。”

    迪庆知道展云飞所说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差信的全部精力都放在开发毒品市场的方面,他的眼光在现在的时代中已经变得局限和狭隘。

    殷太直激动的说道:“沉舟侧畔千帆过,枯村枝头万村春,如果我们联起手来,一定可以开创一个亚洲地下经济的新格局。”

    没有比这句话更能打动迪庆的内心,他激动的点点头。展云飞和殷太直无疑是最合适的合作伙伴,想开创一番事业,必须把自己的命运把握在手中,机会既然已经来到他的身边,他就没有任何的理由放过。

    迪庆终于放下内心对两人的戒备,他们开始尽情的喝酒聊天,明天对他们来说将会完全不同,这间不起眼的酒馆,将会成为他们征服世界的起点。

    展云飞和殷太直告别了迪庆扔摇晃晃的向春江酒店走来。殷太直的情绪空前的高涨,他甚至主动提出,让展云飞带他去找个傣夷国妞玩玩。

    展云飞知道他今晚喝了不少,好不容易才劝他上了出租车,没想到中途经过“绿篱笆”俱乐部的时候,殷太直说什么都要下车去放松放松。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开心,展云飞自然不忍心扫他的兴。两人下车向俱乐部走去。

    “绿篱笆”俱乐部在迅都的地下娱乐业中相当的有名,主要以人妖表演闻名。展云飞和殷太直来到这里的时候,正是“绿篱笆”俱乐部晚上生意最为火爆的时候,金色大厅中洋溢着充满劲爆节奏的乐曲,正中的舞台上,几名妖娆的佳丽正在疯狂的舞动着她们兴感的腰肢。

    人妖在傣夷国是一个相当神秘的群体。这和傣夷国日益猖獗的涩情旅游业有一定的关系,高额的收入让更多的男子投入到这个行列中来。他们必须依靠不停的注射雌性激素来蜕化他们的喉结,消失他们的胡须,使他们的肌肤变得如同女人一般的细嫩。

    不过由于长期的注射雌性激素会严重的影响到人妖的发声器官,他们的声带会变得粗重,因此他们的演唱全是对口型,但这种口型对得丝丝入扣,足以以假乱真。

    展云飞和殷太直在正对舞台的位置坐下,两人对台上表演的人妖表现出极大的兴趣。随着音乐声越来越激烈,舞台上的人妖开始姿态撩人的褪去她们身上的衣衫,台下的气氛随着她们身上的衣服逐渐的脱落,也变得越发的热烈起来。

    殷太直和展云飞大笑着鼓掌,没想到男人也可以转变成这种尤物。两名容颜俏丽,身材兴感的人妖款款来到他们的身边,用泰语问候了句什么,当她们知道客人并不是傣夷国本地人时,马上改用英语重复了一遍,原来她们是在问两人需不需要性服务。

    展云飞笑着摇了摇头,他没有这方面的爱好,殷太直伸手在那名人妖高耸的胸脯上摸了一把,确信不是假的。那名人妖娇滴滴的向殷太直的怀中偎依了过来,殷太直吓得把她一把推开:“我也不习惯被男人服务!”

    那名人妖捂着嘴唇笑了起来,她说道:“我们”绿篱笆“俱乐部不但有人妖的表演,一样有异性的服务!”她看来在这行中混了很长时间,对一切都很熟悉。

    两名人妖扭着屁股向大厅左侧的休息区招了招手,几名身穿各色旗袍的傣夷国女郎向这边走来,展云飞笑着对殷太直说:“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傣夷国的艾滋病感染率相当高,玩玩可以,保险措施一定要跟上。”

    殷太直的注意力被中间一个肤色白哲的女孩吸引了过去,那女孩也就是十**岁年纪,在一群风尘女子中显得与众不同,她的身上没有风尘女子身上常见的那种放浪和妩媚,多少显得有些害羞和生涩,这却成为她吸引顾客眼球的最大亮点。

    绝大多数的男人都喜欢这种清纯类型的女孩,即使都清楚这只是表象。展云飞其实也有点心动,如果让他选择他也会选这个女孩,看到殷太直一副入神的样子,自己当然不好再夺人所爱。

    殷太直向那女孩招了招手,那女孩乖巧的坐在他的身边,殷太直搂住她的肩膀,两人低声说了些什么,然后看到殷太直把两张美钞塞入了女孩手中,两人搂抱着向电梯走去,殷太直来到电梯门前时才想起展云飞,转身向他喊道:“等我啊!”

    展云飞有些哭笑不得,他去风流快活,让自己傻坐在大厅里等他,多少有点见色忘友的意思。其他几个女孩也向展云飞围了过来,展云飞看了看她们一个个都是姿色平庸,实在是提不起太多的兴致,勉强笑了笑让她们离开。

    舞台上的表演仍然在继续,展云飞独自看了一个小时的表演,仍然没有看到殷太直下来,感觉到有些索然无味,殷太直八成是落入了温柔乡,把自己忘了个一干二净。

    “先生!我可以坐在这里吗?”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展云飞抬头看了看,一位身穿黑色晚礼服的美丽女郎微笑着站在他的身边。展云飞连忙站起身来,很绅士的为她拉开了座椅。

    从那女郎的着装和名牌手袋来看,她绝不是普通的应召女郎,她优雅的拿出一支香烟,展云飞为她点燃。女郎迷朦的双目看着展云飞:“你是华人?”

    展云飞点点头,女郎笑了起来:“我也是……”她的晚装十分的暴露,白色的肌肤从镂空的地方毫不吝啬的露了出来,也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这格外让展云飞感到冲动。

    展云飞凑到她的耳边:“你可以出个价钱!”女郎白fs的面孔微微有些发红,她妩媚的看了展云飞一眼:“你以为我应该值多少呢?”

    对这种有风情的女人,展云飞是从来都不吝惜的,他的大手在桌下摸上了女郎充满弹性的**:“只要物有所值,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钱。”

    女郎笑了起来道:“如果真的物有所值,也许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钱!”

    展云飞搂住她纤细的腰肢向电梯走去,一进入电梯,展云飞就一把将那女郎兴感的娇躯揽入了怀中,大手肆无忌惮的伸入她的胸口抚摸着她温软的双峰。

    女郎娇滴滴的推开展云飞的身体,轻声说:“这里的电梯都有监控,难道你想在这里给别人做免费表演?”

    展云飞呵呵笑了一声,放开了她,大手仍然意犹未尽的在她丰盈的臀部摸了一把。

    两人在十二层取了房间的钥匙,来到他们刚刚订下的房间。一进入房间,展云飞就反手把门锁上,女郎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展云飞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拉入自己的怀里,右臂抱在她的膝弯处,将她的娇躯横抱起来,向床前走去,女郎在他的怀中挣扎了一下,轻声说:“你一身的酒味臭死了,去洗个澡,不然不许你碰我!”

    展云飞痛苦的皱了皱眉头,他把那女郎放在床上,那女郎的晚礼服因为刚才和展云飞的纠缠,左侧的肩头有些下滑,露出一段红色的纹身,从部分蜷曲的图案可以看出,纹身应该是一只凤凰。

    不知为什么展云飞忽然感到一阵心悸,他表面上仍然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拉住那女郎:“跟我一起去洗吧!”女郎娇嗔着摇了摇头:“讨厌!人家脱光了在床上等你……”

    展云飞大笑着走入了盟洗室,拧开水喉,他从锁孔中向外望去。那女郎向盥洗室的方向张望了一下,然后去酒柜中拿了一瓶红酒,倒入两个杯子中,迅速从皮包中拿出一包东西,倒入了其中的一个酒杯摇匀。

    做完这一切,她整理了一下衣服,静静等待着展云飞的到来。

    展云飞顿时清醒了过来,满腔的玉火消逝的无影无踪,这女郎显然是有备而来,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对付自己?

    展云飞冲完澡,换上睡衣,这里为了方便房客,每间房间里都放有崭新的睡衣,客人如果使用会被计入账单。

    女郎也换了一件粉红色的睡衣,以一个极其诱人的姿势躺在床上。展云飞微笑着走了过去,女郎拿起床边的红酒递到展云飞的手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