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四百一十六章 达成共识

    “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带给差信将军多大的损失?”迪庆咄咄逼人的问道。

    “生意就是这样,有输有赢,谁都不会例外!”展云飞平静的说道。

    “你的胆子很大,居然敢在这个时候来到傣夷国!”迪庆道。

    展云飞看了看迪庆道:“我的胆子向来很大,如果不是这样,我根本不会活到现在!”

    迪庆的目光中流露出由衷的欣赏,他和展云飞同为亚洲黑暗社会中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在某些方面的确有着很多的共同之处:“你找我究竟有什么目的?”

    展云飞将剥下的果皮放在桌上道:“我找你主要是想了解差信将军最近的情况,看看我和他之间究竟有没有合作的必要!”

    迪庆笑了起来道:“你以为将军会跟你合作?不要做梦了,如果他知道你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要做的第一件事恐怕就是把你干掉!”

    展云飞说道:“据我所知傣夷国政府最近展开了一场全国范围内地扫毒行动,差信将军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迪庆点点头道:“正因为如此,上次祁成业交易的军火尤为重要,可这一切都被你给破坏了。将军现在的被动局面很大一部分是由你造成的。”

    “我可以重新提供给他军火……”展云飞停顿了一下:“而且军火的价格绝对会低于祁成业!”

    迪庆看了看展云飞:“你什么时侯开始对军火生意发生了兴趣?”

    展云飞说道:“如果你能在迅都多呆上一天,我会安排你和一位军火商会面!”

    迪庆双目闪烁了一下,他喝了一口茶,似乎在脑中反复的考虑,过了很久他才点了点头:“我等你的消息!”

    殷太直、应墨和李连军几人在第二天的中午抵达迅都,展云飞在巴迪吉的陪同下前住廊曼机场迎接他们的到来。

    殷太直显然对迅都炎热的天气没有充分的准备,他一边脱去外面的西服,一边问展云飞:“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

    展云飞笑着说:“跟你在一起总是显得沉闷,除了工作就是生意,你难道不懂得适当的放松?”

    殷太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把衬衫的纽扣全部解开,让空调的冷风能够直接吹到他的身上。自从白花子死后,他几乎把自己的全部时间都投入到了工作中去,只有这样才能减轻她离去带给自己的痛苦。

    应墨用胳膊捣了捣展云飞道:“你这几天倒是放松了,猜猜谁到交趾国找你去了?”

    展云飞诧异的问道:“谁啊?”

    应墨叹了口气道:“俩美女,哭得这个惨啊。在咱们那座衣冠冢旁边寻死觅活的要殉情!”

    展云飞紧张的抓住应墨的手臂道:“你快说!”

    应墨低声说道:“董丽丽和吴雨萍,天下居然有这么巧的事儿,她们两个居然能在交趾国碰上!”

    展云飞看到应墨的神态,知道她们两个一定没出什么事情,打心底松了一口气。

    应墨一脸坏笑的说道:“你放心,我把她们两个交给了素秋,让她们提前交流一下姐妹关系!”

    展云飞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恶狠狠地盯住应墨,压低声音说:“你小子给我走着瞧……”

    在展云飞的安排下,迪庆和殷太直当天下午在迅都春江酒店会面,他们虽然来自不同的国度,可是谈话在共同的语言中进行,看来汉文化对整个亚洲的影响已经是越来越大。

    殷太直开门见山的说道:“祁成业卖给你们的军火。一直都是来自于我们的手中,他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拿到了军火。然后用高出数倍的价格转卖给了你们。”

    迪庆微笑着说道:“做生意都是这样,低卖高买,以获取最大的利润为原则。”

    殷太直说道:“可是他在获利的同时已经严重损害了我们双方的利益。”

    迪庆说道:“这要看你从什么角度出发,如果没有他的联系,我们之间也不会有生意上的住来。”

    殷太直忽然发现迪庆很不简单,他分析问题的能力,和谈判的技巧都相当的出众,难怪展云飞此前特地提醒自己要对他足够的重视。

    殷太直说道:“你应该知道我这次来的目的!”

    迪庆点了点头道:“祁成业的死让我们双方都陷入到一个很尴尬的境地,一直以来他是我们之间的纽带和桥梁,现在我们多年形成的交易方式突然发生了改变,这就要求我们重新找到一个切入点。”

    殷太直表示赞同。

    迪庆说道:“差信将军那里我可以为你们联系,我也相信你们会拿出一个比祁成业更为优惠的价格!”

    殷太直笑着说道:“这是无庸置疑的,我可以保证我所提供给差信将军的军火无论是品质还是价格都要超出祁成业。”

    迪庆很欣赏殷太直做事的作风,他提醒说道:“有一件事,我必须向你们事先说明,现在整个傣夷国政府的目光全部盯在差信将军的身上,差信将军对军火方面的需求已经是相当的迫切。”

    迪庆他看了看展云飞:“港岛和台岛的不少帮会已经开始和差信将军接洽,商谈用军火换毒品的事情,差信将军对此也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展云飞皱了皱眉头,这个问题他早就想过,如果差信真的决定用毒品换武器,那对殷太直来说就会相当的被动,毕竟殷太直不可能用这种方式和差信交易,他是肯定不会去碰毒品的。

    迪庆叹了口气:“将军也是被政府逼的太紧,如果再弄不到大批的军火,恐怕真的会面临困境了……”

    迪庆离开以后,殷太直和展云飞陷入了沉思中,他们的劣势在于想跟差信交换的是现金,而港台黑暗社会方面提出的毒品换军火的方案,肯定对差信会更有诱惑力。

    他们谁都想不出更好的解决办法,五点钟的时候,巴迪吉来到了饭店,他带给展云飞一个极为振奋的消息:“迪庆外婆的户头上最近已经多出了五百万美元,而且已经做好了移民的准备。”

    展云飞和殷太直对望了一眼,脸上同时露出了笑容。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迪庆肯定对当前的局势丧失了信心,他在为自己留下退路。

    自从迪庆答应和殷太直见面后,展云飞凭直觉就感到迪庆身上存在的变化,巴迪吉带来的消息更加坚定了他对此的信心,迪庆是个聪明人,他已经看出差信将军在政府的打击下开始渐渐进入绝境。

    展云飞微笑着看了看殷太直道:“我想去找迪庆喝杯酒,你有没有兴趣?”殷太直大笑着点点头,他们现在和迪庆的共同语言一定会很多。

    迪庆没有想到展云飞和殷太直这么快就回来找自己,他拿着旅行包正想离开。他有些奇怪的问:“好像我们刚刚谈过,难道你们打算跟我回去见将军?”

    展云飞摇了摇头道:“下午是谈生意,现在是找你喝酒!”

    迪庆淡淡笑了笑,他向展云飞扬了扬手中的旅行包:“你们来的并不是时候,我正打算返回泰北!”

    展云飞说道:“多呆上一晚,耽误不了你太多的时问!”他和殷太直一左一右来到迪庆的身边。

    迪庆无可奈何的说:“我现在开始怀疑你们是不是真心来傣夷国做生意!”

    迪庆带着他们来到湄南河旁边的一间夜市,点了几个傣夷国特色的小菜,要了三扎啤酒。迪庆拿起酒杯:“做为地主,这顿我来做东,干杯!”三人一饮而尽,迪庆的酒量相当好,连续跟展云飞他们干了三扎。

    殷太直摇晃着脑袋道:“太急了,这么喝下去我很快就会喝醉!”

    迪庆放下酒杯道:“你们找我不会只是喝酒这么简单,到底又在打什么主意?”

    殷太直说道:“我忽然想通了,已经不准备跟差信做生意了!”

    “什么?”迪庆被殷太直突然冒出的这句话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的目光充满着疑问。

    展云飞补充说道:“既然差信已经成为傣夷国的全民公敌,我们如果和他做生意岂不是死路一条?”

    迪庆掏出钱包道:“看来我应该结账了!”

    殷太直笑着说道:“这顿饭绝对超不过十五美元,以你目前的资产应该不成问题……”

    迪庆的动作停顿了下来,他马上听出了对方话后的含义,他警戒的看着殷太直:“你调查我?”

    展云飞说:“是我在调查你!”他又喊服务生瑞来三扎啤酒。

    迪庆把钱包重新收了回去,展云飞说:“我想给你提一个建议,既然已经进入了这个圈子,就不要想轻易的退出去,不然后果会很严重!”

    迪庆的目光捉摸不定。

    展云飞说道:“姑且不说政府方面的问题,如果你选择离开,差信恐怕也不会放过你,也许他会把你看成警方的卧底!”

    迪庆苦笑着端起了酒杯道:“你好像很喜欢猜测别人的心思?”

    展云飞笑了起来道:“彼此彼此,我总觉着我们三人的身上有着某种相同的地方。”

    殷太直端起酒杯:“为了我们之间的这种共性,喝一杯!”

    迪庆居然没有拒绝,很痛快的举起酒杯把啤酒喝干。他意味深长的说:“像我们这种人,不应该有朋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