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四百一十二章 素秋心声

    月底了,从今天起月票双倍,一票抵两票,手里有票的兄弟投给超强兵王吧,兵心谢了!

    殷太直也感到剧烈的震动,虽然双目被蒙住,他仍旧判断出外面发生了爆炸,他的内心中重新涌起了对自由的渴望。

    殷太直听到了外面纷乱的脚步声,牢房的大门被椎开了,两双强有力的臂膀一左一右挟持住了他,推着他向外走去。

    殷太直没有做任何的反抗,直到他被押上了汽车。靠到身边一个柔软的躯体,他才面无表情地说:“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白花子看着身边的殷太直,多日的囚禁生涯让他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洁净和干练,他的腮边长满了青黑色的胡茬,却为他平添了一种粗犷的男性气质,他的头仍然高昂着,这是殷太直和别人最为不同的地方。无论在怎样的恶劣条件下,他都表现的像一个将军。

    殷太直看不到身边的情况,这让他的嗅觉变的更加的灵敏,空气中弥漫着白花子淡淡的体香,这曾经是他极为熟悉的味道,可现在对他来说却是那么的陌生。

    汽车已经开动,白花子的目光转向窗外。虽然她看不清殷太直的眼睛,可是她从心底仍然感觉到对方犀利而充满询问的目光,她讨厌这种感觉。

    五辆汽车先后进入了隧道,车内沉闷的氛围让殷太直感觉到,情况在向着不利于绑匪的方向发展。

    展云飞和素秋并肩埋伏在隧道地交刃口,他们已经听到车辆的引擎声,每个人的神经开始绷紧。

    最前方的汽车忽然停了下来,两名身穿迷彩服的歹徒跳了下来,他们骂骂咧咧的去移开挡住去路的石块。

    “行动!”展云飞大声说。素秋第一时间打爆了车辆地前照灯,展云飞和张全贵通过衣视镜准确射杀了车下的歹徒。

    所有人开始有节奏的向前推进,他们先进的装备明显占据了上风,在没有任何损伤的前提下,已经击毙了七名歹徒。对方完全陷入了惊恐之中,他们好无目的地进行反击,多数的子弹都倾泄在隧道的两侧。

    白花子用手枪顶在殷太直的肋下。殷太直淡淡的笑了起来:“直到现在我才相信,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

    一颗子弹穿越挡风玻璃射在司机的胸膛,他的身体抽动了一下,倒在了座椅上。车内的空间只剩下了他们两人,白花子用力咬了咬嘴唇:“我恨你……我恨你家的所有人……”

    展云飞一方已经消灭了其他的歹徒,枪口全部对准了这辆汽车。枪上电筒射出的灯光将车内照亮。

    白花子伸手拉下蒙在殷太直眼晴上的黑布,久久凝视着殷太直英俊的面孔。

    殷太直慢慢的说:“白花子!如果我给你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你会接受吗?”

    白花子的嘴唇抽动了起来,她用力摇了摇头,然后附在殷太直的耳边:“你知道吗?我的生命从十四岁的时侯,就已经被你的父亲彻底的毁掉……从那时起,我就发誓要报复他……我要让他身边所有的人不得善终……”

    白花子把殷太直的身躯抱在怀中,手枪顶住了他的太阳穴。

    “砰!”一声响亮的枪声在黑暗中传出,白花子没有完全隐藏的肩头喷出一道红色的血浆。千钧一发的时侯,一颗子弹准确的击中了白花子的右肩。

    展云飞向远处做了一个手势,八百米外人影一晃就消失了。

    所有人迅速围拢了上去,展云飞一把将白花子从车上拉了下来,鲜血从她的肩头不停的流出。张全贵为殷太直打开了身后的手铐,殷太直一步一步向白花子走去。

    所有人都向后让开。

    殷太直的双目中充满了泪水,他小心的将白花子抱入自己的怀中,左手压住了她仍在流血的伤口道:“白花子……”

    白花子苍白的面孔露出了一丝笑容道:“我……这才发现……真的对你下……不了……手……”

    殷太直慢慢拣起了地上的手枪,枪口对准了白花子柔软的胸膛,惊心动魄的枪响让每一个人的心跳在刹那间静止。

    两行热泪从殷太直的脸上缓缓滑落,无声的滴落在白花子已经失去生命光彩的俏脸上。他吻了吻白花子仍有余温的嘴唇,忽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

    素秋的泪水把展云飞胸前的衣服全部沾湿,她从来没有想到过结局竟然是如此的残酷。在距离交叉点十五公里的出口处,应墨和李本妍驾驶着直升飞机已经在那里等待。

    殷太直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冷静和沉稳,刚才的一切仿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他们登上直升飞机后,迅速升空。

    应墨把事先准好的外套和剃须刀递给殷太直,殷太直换好衣服,眺望着远方天空中的那轮红日,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话:“我所受到的伤害和折磨,我会加倍的还给我的对手!”

    两天以后,展云飞一行顺利返回了交趾国,殷正元虽然表现出应有的惊喜,可是从他的眼神中已经看出,他多日来一直承受的压力在这时才化为无形。

    殷夫人为了威谢展云飞等人救出了自己的儿子,专门在家里设宴款待了他们,向来不喜欢应酬的殷正元这次居然主动来作陪,他对展云飞等人的感激和欣赏可见一斑。

    素秋几乎整晚都跟在展云飞的身边,每个人都看出了她对展云飞的不同。张全贵表现的十分沉闷,除了喝酒外,基本上是一言不发。

    饭后应墨、李连军、张全贵被兴致高涨的殷将军拉着打起了麻将,殷太直和展云飞来到院中喝茶。

    经过两天的恢复和调整,殷太直己经重新回到他往日的位置中,他为展云飞倒了一杯茶道:“这两天我一直没有机会单独向你道谢!”

    展云飞笑了起来道:“其实算起来还是我划算,我们兄弟三条命换你一条命,稳赚不赔啊!”

    殷太直也笑了起来,他的笑容显得有些沧桑。展云飞知道白花子的事情对他的打击是巨大的,也许这个阴影会笼罩他整整的一生。

    “不要这么说,我有一种感觉,就是我不救你们,以你的能力只要你想走,那里关不住你,你是为了他们两人才留下来的,对吧?”殷太直道。

    展云飞没有说话,只是“呵呵”笑了一下。

    “以后有什么打算?”殷太直喝了口茶道。

    展云飞抬起头,看了看繁星满天的夜空道:“殷将军已经为我们三个办妥了新的身份,我也许会返回台岛……”

    “去报仇?”殷太直道。

    展云飞没有说话,这在殷太直的眼中无疑就是一种默认。

    展云飞点燃了一支香烟,身体靠在椅背上。殷太直笑着说道:“说起来,我们应该感谢祁成业,如果没有他,我们恐怕没有做朋友的机会!”

    展云飞吐出一团烟雾道:“某种意义上,的确是这样!”

    殷太直盯住展云飞,双目炯炯的说道:“这个月底,祁成业会亲自来交趾国做一笔军火交易!”展云飞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知道殷太直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殷太直小声说:“这是干掉他的最好机会!”

    展云飞摁灭了烟蒂道:“殷将军会允许吗?”

    殷太直的双目中闪过一丝寒芒道:“祁成业这些年以来一直在压低我们货物的价格,获取了巨额的利润,现在是他付出代价的时候了……”他停顿一下又说:“只要我们找到比祁成业更好的买家,我父亲的方面,我可以负责谈妥。”

    展云飞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干掉祁成业以后,我们恐怕要去一趟傣夷国!”

    “没问题,搞定祁成业,他这次的货款我们五五分帐!”殷太直道。

    “哥!”素秋从远处走来,她穿着一身合体的军装,在家里她除了传统的民族服装就是这身装束。

    殷太直和展云飞中断了他们的谈话,殷太直笑着说:“你不陪着爸爸打牌,到这里来做什么?”

    素秋说道:“张大哥有事先走了,爸爸让我喊你过去顶缺!”

    殷太直站起身来,他早就留意到素秋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展云飞的身上,看来在自己被劫持的这段时间里,已经发生了很多不为自己所知的变化。

    殷太直向小楼走去,只留下素秋和展云飞还在庭院中,素秋忽然感到有些窘迫,她轻声说:“我……去看他们打牌!”

    展云飞笑了起来,他指了指大门的方向道:“不如我们到外面走走?”

    素秋点点头,她率先向门前走去,展云飞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

    沿着门前的小路一直往西,前面是一片白桦林,虽然已经是初春,树枝仍然没有发芽的迹象,月光如水洒落在树林中,在小路上落下婆娑的树影。

    展云飞和素秋一前一后的走着,他们彼此谁都没有说话,来到树林的前方,素秋停下了脚步:“我们是不是回去……”

    “我想到树林里去转转!”展云飞的手轻轻握住了素秋的手指,素秋的面孔低垂了下去,两人的位置巧妙的发生了互换,素秋顺从的跟在展云飞的身后走入了树林。

    两人的脚一前一后落在落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展云飞渐渐把素秋的整个纤手掌握在手心。

    前方是一条小河,在月光的映射下仿佛像一条银色的长链。展云飞停下了脚步,素秋轻声说:“这里的夜色好美!”

    展云飞得意的笑了起来道:“我最擅长的就是发现生活中美的存在……”他的目光落在素秋丰润的樱唇上:“你是我在这里最大的发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