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四百一十一章 营救殷太直

    说着展云飞拿出手机拨了一电话道:“铁军,准备行动!”

    “飞哥,你竟然在这里还有后手?”应墨道。

    “难道不可以吗?”展云飞笑了笑道。

    “飞哥,我可真的服你了!”应墨由衷地道。

    回到展云飞临时落脚的饭店,白花子向他们提供了银廓水库的详细地图,根据地图上的标记,这里大概有二十名‘高棉帮’的成员负责看守殷太直。

    展云飞制定的计划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就是让白花子先回到银廓水库,在他们展开营救行动的时侯负责接应。

    张全贵在对待白花子的处理上面提出了坚决的反对道:“不可以放她回去,如果她把我们的计划告诉‘高棉帮’那么他们就会事先设下埋伏。”

    白花子面色苍白的说道:“我……还是留在这里……”

    “不!你必须要回去!”展云飞大声说道:“我们展开营救以前,一定要搞请殷太直所处的确切位置。”

    “谁能担保她不会再次出卖我们?”张全贵愤怒的说道。

    “我!”展云飞坚毅的目光和他对视着。

    “你没有这个资格!”张全贵吼叫了起来。

    素秋站了起来,让张全贵失望的是她所站的是展云飞的那边:“我也相信白花子姐!”

    白花子的神情显得异常的感动。

    张全贵愤然转身走出门去。

    展云飞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尽快赶回‘银廓水库’,我们今晚就会采取行动!”

    所有人都被展云飞的话惊呆了:“这么快?”

    展云飞点了点头道:“如果我们不抓紧时间‘高棉帮’极有可能转移殷太直的关押地点,那时候我们想找到他更是难上加难。”

    白花子离开以后不久,张全贵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他来到展云飞的面前:“为什么要放她走?”

    展云飞淡谈的笑了笑,来到沙发旁坐下,悠闲地点燃了一支香烟。

    张全贵大声说道:“我刚刚和殷将军通过话。绑匪已经提出要在明天进行交易……”

    展云飞点点头道:“将军是不是拒绝了?”

    <m4,殷太直的生命才会更有价值,对方不会轻易毁去手里的这张王牌。”

    应墨来到展云飞的身边:“飞哥!把你的想法告诉大家吧!”

    展云飞点点头道:“我之所以放走白花子,有两个想法,第一希望她是真心想帮助我们,那么我放走她是理所当然,第二如果她真的像你所说的继续出卖我们……”

    展云飞停了一下转向张全贵接着道:“她呆在我们的身边,反而会造成我们行动的不便!”

    李本妍插口说:“其实我也不相信白花子会真心帮助我们!”

    素秋用力咬了咬嘴唇,只有在她的内心中仍然相信白花子是爱着哥哥的。

    展云飞说道:“我查过‘高棉帮’的资料,最近埔支那的几起恐怖事件都跟他们有关,银廓警方对他们也是高度关注。”

    李本妍说:“你……不会是想报警吧?”

    展云飞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在我们实力不足的情况下,动用警察可以有效的分散他们的力量!”

    张全贵不屑的笑了笑道:“你报警只会惊动绑匪,让他们提前把太直转移!”

    展云飞笑了起来道:“你总算说对了关键之处,我要得就是他们把殷太直进行转移!”

    所有人顿时明白了展云飞脑中的想法,李本妍大声说道:“我马上去准备营救所需要的一切装备。”她提出另外一个问题:“我们怎么能让警察的注意力集中到水库地上面?”

    展云飞把目光转向应墨道:“我打算让应墨在水库的附近制造爆炸。在这个敏感地带,足以惊动整个银廓的警察!”他的想法极为大胆,利用警力逼迫“高棉帮”转移。

    银廓水库位于银廓的西郊,是一个中型水库,在这条河流上有第十二水警支队,水库如果发生紧急的事情,这支警队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到达现场。

    通报银廓警局就意味着惊动陆路的警察,通住水库的四条主要通路会被封锁,张全贵不无忧虑的说道:“如果所有的路段都被封锁,我们怎么知道他们到底会从那条道路离开?”

    李本妍指了指水库的位置道:“据我所知,这个水库负担着银廓市郊三分之一地区的用水,从去年的十月份开始从水库到银廓市的西区重新开挖了一条地下水道,至今仍然没有完成。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们应该选择这条地下水道离开。”

    李本妍的手指指向距离水库五公里处的交叉点道:“从这个交叉点水道的主干分成三个部分,换句话来说。这里就是他们逃走的必经之路。”

    展云飞颇为赞同的点点头道:“白花子在无意中也提起了这个水道,她虽然是轻轻的带过,可是我看得出她当时的神态十分的慌张。”

    张全贵大声说:“我们只要把所有的警力吸引到银廓水库,那么‘高棉帮’的这帮绑匪必然会从这里逃走。我们在交叉点以逸待劳,将他们一举歼灭!”

    应墨忍不住嘲讽他道:“你真是运筹帷幄,有点事后诸葛亮的意思!”

    张全贵尴尬的笑了笑。

    展云飞说道:“这就需要我们所有参加隧道战斗的人必须装备夜视装置。”

    李本妍马上说道:“我来办!”

    展云飞说道:“不仅仅是这样,我们还需要用来逃跑的直升机,用来引爆隧道的炸药!”

    李本妍点了点头:“我这就去准备!”

    应墨不失时机的说:“我跟你一起去!”

    李本妍笑了笑道:“好像没有这种必要。”

    展云飞插口说:“应墨必须要去,只有他知道需要何种型号的炸药。”

    应墨感激的偷偷拍了拍展云飞的后腰,展云飞把所有工作分配完毕,仰起手腕道:“大家校对一下时间,下午四点营救行动准时开始!”

    对应墨而言从现在起任务已经开始,他和李本妍在任务开始以前先行驱车来到银廓水库的大坝上,这座大坝警戒显然不是那么严格,唯一的一座警亭还是位于距离大坝很远的山顶,难怪‘高棉帮’会选择这附近做为隐藏人质的地方。

    李本妍发现应墨的确有着他独特的一面,一旦当他投入工作,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上面,整个人甚至变得有些发闷,应墨取出电子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从大坝到城市的距离,又从肉眼在不同的角度观察了大坝,他的观察和测量足足持续了四十分钟。

    李本妍有些不耐烦的说:“好了没有?”

    应墨点点头直起腰来,他在预先选好的位置安放了炸药,李本妍背身朝他站着,帮助他观察附近有没有警员巡视。

    应墨之所以观察这么长时间,主要的原因是既能把爆炸损失降低到最低点,又能引起警方的足够重视,这也是他们共同商量的结果。

    一切都进行的十分顺刊,十分钟内,应墨已经完成了所有爆炸点的安装。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侯,远处有一辆警车向他们驶来,这应该是负责大坝安全警员的例行巡视。

    应墨忽然抱住了李本妍,大嘴毫不客气的吻在李本妍的樱唇上,李本妍两个眼晴睁得老大,这混蛋简直是趁火打劫。

    那辆警车慢慢的驶过两人的身边,车内的两名警察笑眯眯看着这对缠绵的男女,开车的那小子居然暧昧的说了一句:“公众场合注意你们的尺度!”

    直到他们走远应墨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李本妍。

    李本妍狠狠的屈起膝盖向应墨的下阴顶去,应墨对此早有防备,乐呵呵逃到了车上:“都是为了革命工作,大家何必这么认真!”李本妍险些没被他给气晕了过去。

    四点钟的时候展云飞一行九人,驾驶三辆汽车准时从地下隧道尚未完工的缺口,驶入隧道中。

    展云飞和素秋、张全贵共同乘坐一辆汽车,这次张全贵充当了司机的角色。

    黑暗中素秋小声的对展云飞说道:“飞哥……我很怕……”

    展云飞握住素秋的纤手道:“放心,我们一定能够救出你哥哥!”

    素秋柔软的娇躯偎依在展云飞的肩头,她光洁的额头轻轻摩挲着展云飞的面颊,展云飞把她拥入怀中,黑暗中捉住了她炽热的双唇,两人的唇舌无声的交缠在了一起。

    汽车在黑暗中行进,张全贵面部的肌肉没来由的抽搐了一下,这突然的寂静让他的内心变的异常的痛苦。

    素秋发热的俏脸从展云飞的身上移开,她的内心充满了甜蜜与幸福。展云飞调整了一下激动的情绪,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四点二十分,应该已经是爆炸的时刻了……

    应墨和李本妍驾驶着直升机从高处俯视着地面的变化,大坝上五处安放炸弹的地方同时引爆,火焰升腾而起,黑色的烟雾在大坝的上方形成了一朵朵的云层。五道奔腾的水流如同银龙般咆哮着冲向清水河的下游。

    应墨迅速将这里的情况通知了正在地下隧道中行进的展云飞,然后调转机头向隧道的远端飞去,他们剩下的任务就是接应。

    五分钟后,展云飞一行准时到达预定的地点,所有参与行动的人,开始把夜视镜和其他装备穿在身上,大战一触即发。

    月底了,从今天起月票双倍,一票抵两票,手里有票的兄弟投给超强兵王吧,兵心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