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四百零五章 殷太直被劫

    展云飞通过小型mx300r无线电话将顺利干掉狙击手的消息传递给了张全贵和应墨。

    张全贵说道:“绑匪出现后,我们就开始行动,你和素秋负责掩护我们的安全。”

    又等待了大约十五分钟,他们终于听到直升飞机的轰呜声,殷太直竖起了衣领,他抬头向天空中看去,一架民用直升机正在向他的位置靠近。

    直升机降落在距离他五十米左右的地方,殷太直始终站在原地没有移动位置,他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四名全副武装的蒙面军人率先走出了直升飞机的舱门,殷太直已经看到了舱内的白花子,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嘴上被塞着白色的布团,无名的怒火充斥着殷太直的内心,这帮绑匪竟然这么粗暴的对待自己的爱人。

    一个身穿黑色衣衫的中年男人跟在四名歹徒的身后向殷太直走来,他的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

    “殷先生!”他主动向殷太直伸出手去,殷太直冷冷看了看他,并没有回应的意思。中年人有些尴尬的缩回手去。

    殷太直把皮箱放在对方的面前道:“你可以清点一下,三百万美元,分文不少!”

    中年人看了看皮箱却呵呵笑了起来道:“如果金先生愿意,我可以付给你十倍的价钱!”

    殷太直愤怒的吼道:“你什么意思?”<m4的资料,我不但把白小姐还给你,还会在你的户头上打入三千万美金!”

    “做梦!”殷太直愤怒的回绝道。

    中年人笑道:“我本来以为年轻人会更容易沟通一些,没想到金先生让我失望了!”

    中年人使了个眼色,四名手下用枪口同时指向殷太直。

    殷太直冷笑着说道:“你是不是想绑架我?”中年人毫不掩饰的点点头。

    殷太直慢慢的解开了皮衣,他的身上缠满了炸药。所有人的脸色同时都变了,殷太直慢慢的向中年人走去道:“如果你开枪,我们就会同归于尽!”

    突然变化的局势,让展云飞一方也没能估计到,他佩服殷太直胆魄的同时,也不禁暗暗担心,这种僵局并不利于问题的解决。

    中年人慢慢的向后退去,他的目光向展云飞的方向望来,展云飞用力握住素秋的手,以免她轻举妄动。

    中年人显然是在等待着狙击手的出击,可是他没有想到潜伏的狙击手,都已经被展云飞他们干掉。他的神情显得有些紧张道:“殷先生……我们……可以谈谈……”

    殷太直冷笑着说道:“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谈的!赶快把白花子放了!”他大声的命令道。

    中年人向身后做了一个手势,白花子在一名卫兵的押制下离开了直升机。那名卫兵解开了绑在白花子身上的绳索,白花子拉出塞在嘴里的白布,哭着向殷太直跑来,殷太直搂住了白花子的娇躯,他大声命令说道:“扔下所有的武器,滚回直升飞机里去!”

    展云飞通过无线电话低声说道:“应墨,只要对方扔下武器,我们马上就开始发动攻击!”同时展云飞拍了拍素秋的肩膀,她用狙击枪瞄准了那名中年人。

    绑匪依照殷太直的话扔下了武器,白花子仍然显得十分的恐惧,她躲在殷太直的身后,素秋忽然从瞄准镜中看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画面。

    白花子居然从腰间拿出了一把手枪,用枪托狠狠的砸在殷太直的脑后,殷太直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昏倒了过去。

    事情变化的太突然,素秋甚至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不仅仅是她,包括展云飞在内的所有人都变得目瞪口呆。

    白花子神情复杂的看了地上的殷太直一眼,向中年男人命令说道:“把他带上飞机,援军应该很快就会到来!”

    素秋流着眼泪想冲出去,却被展云飞一把给压在身下,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唇,低声说道:“你哥哥已经落在他们的手里,我们现在出去,只会给他造成危险!”

    素秋无声的啜泣起来,张全贵在此时也打来了电括道:“停止一切行动……”他已经意识到如果贸然出击势必会影响到殷太直的安危。

    卫兵解除了殷太直身上的炸药,然后把他抬上了直升机,白花子在风中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短发,转身也进入了机船内,直升机迅速爬升到空中,向着东南的方向飞去。

    二十分钟以后,殷正元将军派出的援军才到达了现场,除了殷太直身上的那些炸药他们没有找到任何的东西。

    殷将军板着面孔在客厅中来回的踱步,他并没有将殷太直被劫持的消息散播出去,和这件事有关的展云飞、应墨、张全贵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们等待着殷正元将军的问话。素秋并不在现场,儿子的事情已经很让殷将军头痛,他不想让女儿也牵涉其中。

    “我们军方正在研制一件秘密武器。太直的被绑架和这件事一定有关。”殷正元皱着眉头说。

    张全贵忍不住问道:“将军,我们为什么不动用军部的力量,找出太直的下落?”

    殷正元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情很复杂,我不想太多的人牵涉到里面来。”

    展云飞已经猜测出,这件事肯定和殷正元私自倒军用火器交易有关,他之所以不让军部介入,是害怕自己的事情被暴露出去。

    殷正元的目光停留在展云飞的身上道:“根据空军方面的消息。太直很可能被绑架到了埔支那!”

    殷正他把一个文件袋放在展云飞的面前道:“根据我现在掌握的情况,白花子可能是埔支那的特工,她一直潜伏在这里就是为了通过太直,获得我们军方的绝密资料……”

    他的表情显得十分的愤怒道:“可恶的是,她居然利用了太直的感情!”

    殷正元盯住展云飞道:“我想让你帮我来做这件事!”

    展云飞淡淡笑了起来,殷正元并不明白他微笑的含义:“你不愿意?”

    展云飞摇了摇头道:“金大校曾经救过我的性命,这件事于情于理我都义不容辞。”

    殷正元道:“只要你们能够顺利救出太直。我会在事后给你们一笔额外的报酬。”

    展云飞说道:“我们不需要任何额外的报酬,您对我们所做的已经很多。”

    殷正元有些感动的点点头,他转向张全贵道:“你是太直最好的朋友,我希望你能够加入这次的行动。”

    张全贵毫不犹豫地说道:“您放心!我会全力配合展先生的行动!”

    殷正元说道:“我会尽快为你们准备好需要的一切,你们务必要赶在对方察觉以前救出太直。”

    两天以后,展云飞和应墨张全贵一行在埔支那首都机场降落,李连军虽然身体已经就快康复,可是殷正元并没有为他办成赴埔支那的手续,这在展云飞的内心中不免留下了一道阴影。他知道殷正元多少有留下李连军要挟自己的意思。

    叁人在机场的门前拦了一辆的士,没等他们上车,一位带着墨镜的妙龄郎已经先把行李扔在了后座上。

    应墨气不打一处来的大叫说道:“有没有搞错……”

    那女孩甜甜笑了起来。

    “素秋!”展云飞和张全贵几乎同时大声喊了起来,他们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素秋。

    素秋除下墨镜微笑着向他们打了个招呼,她的不请自来,的确让展云飞感到有些头痛。

    “我和你们一班飞机!”素秋解释说道。

    张全贵叹了口气道:“将军如果知道,一定会很担心!”

    “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素秋已经坐在了出租车的后座上,展云飞和应墨对望了一眼,无奈的摊开双手,既来之则安之,只好让她暂时跟着他们。

    他们马上发现素秋的出现对他们来说是件好事,张全贵的价值观完全和他们不同,依照展云飞本来的意思,肯定要找一家五星级酒店休息,可是看张全贵一脸心疼的样子,恨不能找间街边的小旅馆歇脚。

    这时素秋的意见就显得格外的重要,在她的倡议下,几人选择了折中的方案,入住了一家三星级宾馆。

    这间名为“观光大酒店”的宾馆,无论外观还是内景都十分的别致,有种高雅古朴的风味。

    素秋自然是一个人一间房,张全贵说什么都要找一个三人间,嘴上说相互之间可以照应,其实是打心底想省钱,气得应墨直咬牙,在交趾国时还没看出这小子这么小家子气,早知道这个样子,根就不该答应让这小子跟着一起来。

    趁着张全贵在房间里算帐的功夫,应墨悄悄把展云飞拉到一旁道:“我看出来了,张全贵这小子八成把吃糠咽菜的精神带来了,咱们兄弟这次算完了。”

    展云飞笑着说道:“其实他人挺不错,你还是多看看人家的长处!”

    应墨叹了口气道:“我还不知道你小子,不出两天你准跑到隔壁去睡了,倒霉的还不是我!”

    展云飞恶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你***有没有正行?少侮辱我高尚的道德情操!”

    应墨咧开嘴呵呵乐了起来道:“别把自己说得跟个圣人似的,你那点道德情操只对男人管用!”

    展云飞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这时素秋过来找他们,应墨得意的向展云飞挤了挤眼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