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三百九十九章 背后的阴谋

    黎明业弹跳相当的惊人,他跃起在空中,居高临下的踢向展云飞的喉头,展云飞用双臂挡住了他的攻击,身体在对方强大的攻击力下,向后仰倒,依靠绳圈的支持才没有倒在地黎明业不等展云飞的身体被绳圈反弹回来,他的方臂淮确的夹住了展云飞的右臂,向展云飞的后背方向反折了过去,左手从身后托住了展云飞的咽喉。

    展云飞大吼一声,向黎明业的左脚踩去,黎明业用力托住展云飞的咽喉,拖着他的身体向后退去,展云飞竭尽全力挡住他的左手,后脑重重撞在黎明业的下颌上。

    黎明业仍然没有放松他的手臂,展云飞连续用后脑撞击黎明业的下领,他的双足在地上用力的一顿,整个身体猛然向绳圈退去,黎明业的后腰顶在绳圈的围拦上。

    反冲力让黎明业抱着展云飞的身体跌到在场地上,展云飞趁机挣脱了他双手的束缚,向旁边连续两个翻滚,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

    两人同时从地上爬了起来,黎明业大吼一声,全力扑向展云飞,展云飞一个灵巧的转身,黎明业的攻击顿时落空。

    展云飞使用了一个旋转的踢腿动作,准确地踢中了黎明业的后腰,黎明业踉跄着冲到绳圈前,双手抓住绳圈。

    展云飞紧跟上去,一拳击中他的左肋,黎明业反手一肘击中展云飞的胸口,两人又抱在了一起,黎明业将展云飞压在绳圈上,两手拉住围绳。死命的缠住了展云飞的咽喉。

    展云飞右脚向后踢中黎明业的下阴,疼痛让对方松开了双手。

    展云飞以最快的速度转过身躯,膝盖狠狠的顶在黎明业的下颔上,鲜血和着两颗牙齿飞溅出来。

    展云飞用右臂托住了黎明业的咽喉,黎明业在展云飞一连串致命的攻击下,丧失了反抗的能力,他的身体慢慢瘫软了下去。

    “杀死他!“殷太直冷冷的说道,武和雄从腰间掏出军刀,掷到展云飞的脚下:“杀了他!”

    展云飞拿起了军刀,却放开了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黎明业。

    展云飞他做了一个出乎意料的举动,手中的军刀闪电般向武和雄掷去,军刀深深的插入武和雄身边的柱子,刀柄仍然在不住的颤抖,武和雄的脸色吓得煞白,他愤怒地大叫了一声,从腰间掏出了手枪。

    殷太直却伸手握住了枪口,武和雄不解的看着他。

    展云飞用手指向武和雄道:“看着别人在场上亡命厮杀,你是不是打心底感到快乐?你既然这么喜欢主宰别人的命运,为什么自己不敢上来?你这个懦夫!”

    武和雄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他的内心愤怒到了极点。

    展云飞不屑的说道:“除了敢对付失去反抗能力的人,我看不出你还有别的本事!”

    应墨惊恐的说道:“飞哥是不是疯了?他这不是找死吗?”

    李连军却摇了摇头道:“飞哥他一定有自己的打算,那名年轻军官好像对他很欣赏的样子。”

    展云飞的确有着自己的打算,不知道为什么。他感到这个年轻的军官是他唯一的希望,如果继续在这里呆下去,就算不冻死,也会被武和雄活活的打死,他必须抓住一切的机会,引起对方的重视。

    “我要杀了这个混蛋!”武和雄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殷太直笑了起来道:“武上校终于准备去跟他比试了,这样也好。让他见识一下我们交趾**人的威风。”

    武和雄的唇角抽搐了一下,殷太直摆明把自己推到无路可退的地步,现在自己如果再不上去,不但会被殷太直耻笑,就连自己的那帮下属也会看不起自己。

    武和雄下定了决心,向绳圈中走去。

    武和雄他虽然看到了展云飞潜藏的巨大实力,可是仍然相信以自己的能力决不会败在展云飞的手下,更何况展云飞和黎明业的搏杀已经消耗了他大部分的体力。

    展云飞冷冷凝规着武和雄,在过去的三个月中他已经多次领教了对方凶狠的拳脚,对武和雄出拳的方式和力度有着切身的感受,留下的伤痕仍旧清晰可见。

    武和雄充满杀机的怒视展云飞,他用彼此才能听清的声音说道:“我会让你慢慢的死去!”

    当比赛就要开始的时侯,展云飞却要求暂停,他转向殷太直的方向道:“我有一个要求!”

    殷太直饶有兴趣的看着展云飞,他微笑着说道:“说出来听听!”他曾经在中国留学,中文说得十分标准。

    展云飞道:“如果我赢了,我想面见殷将军解释所有的一切!”殷太直点了点头,他对眼前的中国人发生了浓厚的兴趣。

    展云飞和武和雄的决战终于拉开了大幕,包括展云飞自己都清楚,这是一场生死命运的赌注,即便是自己赢了,能够见到殷正元的希望也是微乎其微,可是如果自己输了,自己和李连军应墨唯有接受死亡的命运。

    武和雄的拳头重重击打在展云飞的小腹上,让他吃惊的是,展云飞根本没有做出躲避的动作。在他击中展云飞的同时,展云飞的方拳也击中了他的面颊。

    李连军露出激动的目光,他低声说道:“展云飞的战术是正确的!”

    应墨有些不解的望向李连军,李连军解释说道:“展云飞如果凭借着现在的体力,想攻防兼顾肯定是必败无疑,所以他放弃了防守!”

    应墨的眼晴也是一亮道:“他已经挨过武和雄的多次暴打,一定知道他出拳的方式和力度。”

    李连军点了点头道:“所以他的挨打能力要比武和雄更强,两人谁能够支持到最后,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其时他们不知道展云飞要想打败武和雄很容易,但他可不想暴露了自己的全部实力,若不是因为李连军和应墨这两位为了他而受了连累的兄弟,展云飞早就逃离了这里,他在这里只不过是不想丢下兄弟!

    展云飞完全放弃防守的打法彻底打乱了武和雄的节奏,两人的决斗完全成了一场野蛮而原始的斗殴。他们彼此的拳脚疯狂的落在对方的身体上,整个现场变得鸦雀无声,只听到拳脚击中**的声音。

    鲜血从展云飞的额角、鼻子、嘴唇慢慢的滴落在拳台上,武和雄的左侧眉弓的皮肤也被展云飞的重拳撕裂。他的左侧肋骨开始剧烈的疼痛,可能已经被展云飞打断。

    两人充满仇恨的眼光对视着,他们清晰的听到彼此急促的喘息。武和雄忽然感到一种不出的恐惧,眼前的对手仿佛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他的怒火可以吞噬一切。

    展云飞大吼一声,一拳向武和雄再度击出,武和雄也没有做出躲避的动作,同样的一拳攻向展云飞,两人被对方的重拳打的同时躬下了身体。

    然后开始痛苦的喘息,酝酿着新一轮的进攻。

    现场没有一个人说话,殷太直喝了口茶,他放下茶杯的时候,武和雄和展云飞再次扭打在了一起,两人出拳的力量和速度都已经明显的慢了下来。

    展云飞忽然抱住了武和雄的腰部,膝盖一次一次的顶在武和雄的腹部。武和雄的双拳狠狠的捶打在展云飞的后背。

    朴玉虹从腰间掏出了手枪,殷太直怒视了他一眼道:“你想干什么?”

    朴玉虹支支吾吾的说道:“没必要为了一个囚犯……”

    殷太直冷冷的说道:“竟技场上囚犯和军人没有任何的分别!”

    武和雄已经没有力气挥出他的拳头,身体瘫软着滑倒在地上,展云飞推开他的身体,从地上慢慢的爬了起来,他依靠着围绳,发出一声疯狂的咆哮。

    两名士兵拿着武器向他围拢过来,殷太直忽然抓起桌上的茶杯,狠狠的扔在了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向他看去。

    殷太直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三个中国人我要定了!”

    展云飞举起了他的拳头,但在他听到殷太直的话后,眼中现出一分光彩,然后他的身体再也无法支持下去,沿着围绳缓缓的跌倒在地上。

    祁成业设计加害展云飞后,他的内心始终处于一种极度的不安中,排骨虽然带来了展云飞三人的死讯,可是他仍然担心展云飞在离开台岛之前留下了后招,毕竟展云飞握有他的很多证据。

    在祁成业忐忑不安的心情渡过了整整三个月以后,他才慢慢的放下心来,看来展云飞将他们之间的秘密并没有告诉其他人。

    祁成业他想起上次的傣夷国之旅除了展云飞以外,同行的还有洪建春和孔维舟,洪建春虽然己经死于仝海峰的枪下,可是孔维舟仍然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祁成业正想去对付孔维舟的时候,孔维舟竟然主动来拜访他。

    现在的孔维舟早已非昔日吴下阿蒙,他现在的身份是ssg工程总负责人,梦洁集团总经理,和白玉骐梁祥宗之间的合作正处于最为融洽的时侯。

    时至今日,每一个人都清楚在展云飞的经济崩盘中孔维舟充当了怎样的角色。

    在祁成业的眼中,孔维舟和展云飞有着极为类似的一面,他们都是善于把握机会的年轻人。

    孔维舟开门见山的说道:“我这次来台岛就是想询问展云飞的消息!”

    祁成业狡黠的笑了笑道:“孔先生这是哪里话来,我从来都不跟作奸犯科的人住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