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三百九十三章 劫船

    郑开平说道:“请陪审员注意,仝海峰死前的确和我的委托人见过面,但是那次是仝海峰主动提出买下我委托人的股票,而且我的委托人并没有答应仝海峰的要求,既然没有答应,主控方关于合同的说法根本不成立!至于后来仝海峰取消了合同,那是他自身的原因,我的委托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对这份合同表示过同意。所以说主控方指控我委托人产生怨恨的看法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主控律师说道:“法官大人,我有两个问题想问被告。”

    法官表示同意。

    主控律师来到展云飞的面前道:“被告,请问你和仝海峰是不是有过节?”

    展云飞摇了摇头道:“没有!”

    主控律师笑了起来,他拿出了一份记录道:“大概一个月以前,你在仁爱医院曾经和仝海峰发生一次激烈的争吵,那次是因为这个叫吕瑞琪的女子。在你买下梦洁公司上市以后,仝海峰对你公司的股票进行大规模地收购,而后又大量抛出,让你蒙受了巨大的损失,这是不是事实?”

    展云飞没有回答。

    主控律师继续说道:“你恨仝海峰,所以你绑架了吕瑞琪来要挟他,进而谋杀了他!”

    “我反对!”郑开平大声说道。

    主控律师说道:“法官大人。我想传召证人来证明我所说的全部都是事实!”

    警方的代表赵伟明来到证人席,主控律师走了过去道:“赵警官,你是现场的目击证人之一,可否把现场的情况向大家介绍一下?”

    赵伟明点了点头道:“我们警方接到一个匿名报警电话后迅速赶到了现场,我们到达后,枪战己经结束,现场还剩下三个人。被告人手中有枪,那名叫吕瑞琪的女子昏迷在现场,仝海峰当场已经死亡,通过我们在现场地勘察,真正让仝海峰致命的子弹,和被告人手枪的型号并不相符。”

    赵伟明拿出一份报告道:“这颗子弹来自于雷明顿m24狙击步枪,在距离被害人大约三百米的高地,我们找到了弹壳。”

    现场一片哗然。

    主控律师问道:“赵警官的意思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被告人并没有直接造成仝海峰的死亡。但是他有可能是仝海峰死亡的直接策划者?”

    “我反对!”郑开平大声说:“控方律师在误导证人!”

    赵伟明老老实实的承认说道:“根据我们警方目前收集的证据,被告人是这场凶杀案的最大嫌疑人,但是现场没有人可以证实这件事,吕瑞琪精神有问题,她对那晚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主控律师微笑着说道:“我想传召我的第二位证人,仝海峰的雇员储良才。”

    展云飞对这个名字根本没有太多的印象,直到见到储良才出现才想起这是仝海峰的手下四眼。

    四眼充满仇恨的瞪了展云飞一眼,然后来到证人席。

    主控律师开始提问道:“你跟仝海峰一起工作过多少年了?”

    “十五年!”四眼道。

    “那你想告诉大家什么呢?”主控律师道。

    四眼伸手指向展云飞道:“他的父亲是展雪融,洪青帮的前任大佬,他一直都在休疑他父亲的死和我们老大有关!”

    全场一片哗然,这场凶杀案因为四眼的出现性质忽然改变,居然演变成了一场黑社会的仇杀。

    “大哥肯定是他杀的,他要为他的父亲报仇!”四眼大大声道。

    展云飞的内心猛然沉了下去,四眼显然清楚其中的内情,他不惜揭露仝海峰的黑社会背景来指证自己肯定有他的目的。

    法官敲了一下法槌道:“肃静,证人全凭猎测的证词可以不作考虑,陪审员可以跳过这一节!”

    四眼的证词虽然不被考虑,但是他的话无疑会对每个陪审员造成影响,审判虽然没有结束,可是每个人都已经知道了结果。

    法官宣布暂时休庭十五钟,董丽丽显然已经预计到了审判的结果,她的情锗显得异常的低落,展云飞笑了起来:“又不是什么世界末日,干嘛哭丧着脸,就算砍头不过碗大个疤,二十年后老子还是一条好汉!”

    董丽丽忍不住哭了起来,郑开平也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们只好收集资料,等待上诉了!”其实他们都己经清楚,根本找不到对展云飞任何有利的证据,即使上诉等待他们的仍然是失败的结果。

    宣判的时侯终于来到了法官道:“本席宣判!被告人展云飞谋杀罪名成立,鉴于被告人同时犯有绑架罪行,根据刑法第一百二十七条,判处被告人终身监禁……”

    展云飞的表情依然平静,身后的警察为他带上了手铐,他听到身后吴雨萍在大声的哭泣,展云飞的目光始终没有向她的方向看去,董丽丽也在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感情,她的身份让她无法尽情的表露自已的感情。

    展云飞被押了出去,他在六名武装特警的押解下出了法庭。当局肯定考虑到了他的黑社会背景,这次押送他的警力是寻常的三倍。

    十几名警察押着展云飞会登上轮船前往九龙监狱。

    天空下起了雨,半个小时后,押送的队伍上了一艘轮船,雨还在不停的下着,无孔不入的雨丝转眼间就浸透了展云飞的衣服,他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雨水,下意识的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身后。

    身后的警察粗暴的推了他一把道:“看什么看?赶快走!”

    展云飞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一股杀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那警察在感应到展云飞的变化后,脸色不由一白道:“你,你想干什么?”

    展云飞轻哼一声大步向轮船的方向走去。

    孔维舟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他伸手打开了车内的cd,悦耳的音乐声响彻在整个车厢内。关可玲搂住他的胳膊,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维舟,展云飞已经入袱了,为什么你还是不开心?”

    孔维舟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道:“我很开心啊……”

    接着孔维舟他停顿了一下,才说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是担心他会跑掉!”

    关可玲笑了起来,她搂紧马国索的臂膀道:“傻瓜,这么多警察在他身边,他就是插上翅膀也飞不出去。”

    孔维舟点了点头道:“也许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轮船向九龙的方向行进,再有二十海里就能够到达目的地。临近傍晚,天空变得益发的阴沉,大块大块的乌云,把天空压的很低很低,像随时都可能塌下来,狂风夹杂着暴雨飞舞在海面上,能见度变得很低。

    驾驶船中负责航行的船长和大副正在紧张的查阅着天气和台风预报,根据气象台的讯息,这场风暴应该不会太大。

    “船长!”大副伸手指向前方的海面,在距离他们大约不到一百米的地方,两艘渔船正加速向轮船的方向驶来。

    船长迅速拉响了警报,船上负责这次押运的二十名警察全副武装的来到了甲板上。

    左边的那艘渔船明显的减慢了速度,可方边的那艘渔船全速向押解船的船头撞来。船长惊恐的全力转动着船舵,试图躲避开对方的攻击。

    两名警察开始向那艘疯狂行进的渔船发射榴弹,榴弹准确的击中了渔船,那艘渔船轰然燃烧了起来,船身迅速被全部燃着,渔船如同一个巨大的火球在海面上前进,海风将火焰向后扯起,远远望去,好像一颗行进在海面上的流星。

    着火的渔船重重撞在了押解船的船头,剧烈的震动让许多立足不稳的警察跌到在甲扳上,有两名没来及做出反应的警员惨叫着跌入了冰冷的海面。

    冲撞并没有对押解船造成太大的伤害,这时另外一艘渔船上射出两道笔直的白烟,在距离押解船十米左方的地方猛然闪出耀眼的白光,闪光弹!甲板上的警员下意识的闭上了眼晴。

    展云飞被船身剧烈的震动惊醒,他下意识的睁开眼睛,负责看守他的警员用冰冷的枪口指住他的头道:“老实的呆在这里,否则我一枪打穿你的头!”

    展云飞透过舷窗望去,交火集中在押送船的另一侧,从他这一侧只能看到警员在紧张的来回穿梭。

    空中响起直升飞机的轰呜声,一架小型民用直升飞机出现在押解船的上方,应墨一边驾驶着飞机,一边发出大声的怪叫。

    一撮毛从空中向下投掷了数枚烟雾弹和催泪瓦斯,整个押解船完全被烟雾包围。

    应墨和李连军相互击打了一下手掌,直升飞机缓缓向下降落,在距离后甲板还有三米左方,一撮毛戴上防毒面具从飞机上跳了下去。

    展云飞平静的看着身边的警员,看得出他的内心已经开始感到恐惧,外面的情况不知道怎么样。

    展云飞忽然笑了起来,那名警员颤抖着说道:“你他妈笑什么笑?”展云飞仍然不住的笑,那名警员忍不住心头的怒火,一拳狠狠的打在展云飞的腹部,展云飞惨叫了一声,他的头无力的垂了下去。

    “喂!”那名警员没想到自己的一拳竟然把展云飞打昏了过去,他扶起展云飞的头,用手指去感觉他的脉搏,展云飞却忽然睁大了眼睛,没等警员做出反应,他的膝盖已经狠狠的顶在对方的下阴,警员痛苦的跪了下去,展云飞一脚把掉在地上的手枪踢开,然后用戴着镣拷的手狠狠的砸在这小子的脑后,这名警员吭都没吭就昏了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