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三百五十八章 大战布鲁尼斯

    “早闻布鲁尼斯先生的大名,一直期待这个机会,你请。”虽然这个r国人高傲的有些无礼,此刻并不是生死相搏的时候,展云飞还是保持着一惯的平和,但是身体里的战意,已经如洪水般的涌动。

    气息已经有些不同,一种沉重的压抑,延升到十米之外,四周围观的佣兵都已经有些喘不气来,这就是高手的气势。

    赵铁军与车战刚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站在一旁替展云飞掠阵,不允许任何人搔扰。

    布鲁尼斯是高手,当然已经感受到了这种力量的庞大,刚才的不屑已经换成了一种凝重,他知道这一战,会很辛苦。

    “还是你请吧,我与人对敌,从来没有先出手的惯例。”布鲁尼斯豪气的话一出,掌声一遍,这就是高手的风范,不少佣兵已经翘起了大拇指,表示着敬佩。

    展云飞没有客气,只是轻轻的点醒到:“布鲁尼斯先生,你可注意了。”

    凌然的真气已经凝成了刀与剑的气息,在烈日下却散发着更强的白光,缠绕在展云飞的身体四周,盘旋而舞动,气势滔涌,这一刻,连温斯特也感受到了战意。

    “这个东方男人好像不弱!”温斯特有些担心地道。

    “上将,你不需要担心,我这一生还没有见到比布鲁尼斯教官更强大的高手,放心吧,他一定会赢的。”倒是那一旁的副官,却很有自信。

    那个副官的自信,却正是因为他太无知。

    “刀出无情,无情刀!”无情刀并不是最极致的一招,但展云飞还是想试一试,这个曾经的军种冠军,究竟有着如何的犀利,当然同时也想学习一番,并不想一出手,就让他没有施展的机会。

    就算是初级的无情刀,那种杀戮的寒气,已经让人撼惊,布鲁尼斯右手紧握着那把两尺的三棱军刺,一动不动,但是冷冰的眸子里,却散发着一种更厉然的光芒,那是突发的战之光,他已经知道这个男人非同一般,一出手,就施用了全力。

    作为军中实战的高手,布鲁尼斯的确并非浪得虚名,在展云飞看来,他已经了超越兵王的实力,对一个平空锻练出来的超级兵种之王,他绝对有骄傲的理由。

    但是很可惜,布鲁尼斯遇上了展云飞,展云飞现在所修成的情真意动功,早已不再是武者的范畴,就说他一手培训出来的四十二翔龙骁卫,此刻哪个不是兵王的境界,就算是布鲁尼斯高一些,也不会强太多的。

    布鲁尼斯他已经四十岁了,对这些翔龙骁卫战队的组员来说,历练就是一种财富,所以这方面,是没有办法与布鲁尼斯相比的。

    但是再丰富的历练,那只是搏击的技巧而已,与力量并没有太多的干系,当展云飞强大的刀气一出,布鲁尼斯就有些束手束脚了,他面对了无数次生与死,如果说勇气,他并不缺乏,但是这种无形的气劲,却还很是陌生。

    三棱刺发出“哧哧”的声响,布鲁尼斯已经连劈出十三刺,躲开了这强大的刀气,但是那力量的入侵,却让他有种不堪承受的撕痛,就如被冷冰的风吹到脸庞的感觉,让他无处可藏。

    “布鲁尼斯先生,现在该你了。”展云飞并没有立刻再发起攻击,而是退开了三米,给对手机会。

    除了他想见识一下,展云飞也想让车战刚与赵铁军熟悉一下,实打实的兵王力量,布鲁尼斯的确已经算是强者。

    布鲁尼斯并没有再客气,因为感受到这个东方男人的力量,他知道如果不进行近身攻击,就一点取胜的机会也没有。

    脚步如风,几乎在展云飞的话一落。布鲁尼斯已经冲过来,手中的三棱刺已经舞出了六道幻影,直取展云飞的身体六个方位,快如雷击,挟狂暴地战意,不给对手任何机会。

    这种战法,既快又狠,在战场上是一种上层的手法,当年展云飞也曾训练过,当然很是熟悉。

    不过展云飞的身法飘忽,如一股柔水,不管三棱刺如此的凌厉,他总能瞬间躲开。

    就算是近身,布鲁尼斯这个近身战王也占不到丝毫的便宜。

    一直闪过了四十二刺,布鲁尼斯已经气息不继,额头上出现了淋漓大汗,但是身上散发的强悍铁血味道。却随着战的意念变强,而越发的浓郁。双眸炯光闪动,寻找着最合适的攻击瞬间。

    展云飞神情淡若,呼息平缓舒长,并没有因为闪躲而耗去力气,让布鲁尼斯攻出三十刺,他已经探出了这个兵王的真实,此刻并不需要再浪费时间了。

    看着脸上布满严肃而紧张地布鲁尼斯。展云飞淡淡的说道:“布鲁尼斯先生。接你三十军刺,现在你也接我一刀试试!”

    笑容在话落那一刻。瞬间凝固,轻喝一声:“刀出无悔!”

    刀出无悔,刚才莹白地光芒,已经变成了银光,比烈日更灼眼眸,展云飞就伫立在银光之中,如沐浴般的轻松坦然,手已抬起,掌成刀,刀凝真气,形成了闪亮地刀芒,挥舞而起,向着布鲁尼斯劈到。

    “叮当”一声,精钢练造的三棱刺已经被硬生生的折断,那刀气侵体,发出“哧”的一声脆响,布鲁尼斯被刀气袭中,从右膀上斜着往下,一尺的刀口,如被火烧焦了一般,竟然连一丝血也未出,只看到腥红地肌肉,恐怖的坦现着。

    布鲁尼斯身体不稳,一颤一动,一口鲜血已经喷出,这一刻,那刀口才开始溢出血水,很快已经染红了他地全身,他未开口,所有人都未开口,四周围观的人,更是鸦雀无声,他们或者已经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温斯特更是紧握拳头,额头溢出热汗,好像刚才有经过强烈的运动,身体不抑的抖动,情绪里带着深深的怀疑,兵中之王,号称铁血兵王的第一战将,竟然会如此轻易地就败了。

    他们甚至还没有仔细地看到这个东方男人出手,就已经看到了布鲁尼斯身上的刀伤。

    “布鲁尼斯先生,实在对不起,我似乎太用力了一些,不过也只是让你知道,其实你真地还差得很远。”展云飞道。

    打败一个人,除了打败的身手,还要打败他的精神,布鲁尼斯是一个高手,此刻也不能真的杀他,所以展云飞的打击着他信念,只是希望把他逼走,毒牙没有他,就容易对付多了。

    布鲁尼斯只是漠然的盯着展云飞,没有反驳,只是说道:“我败了,但我还是要感谢你,你让我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强大,展先生,中东是你的天下。”

    血还在流着,但是布鲁尼斯却已经转身。

    布鲁尼斯在这一瞬间,已经明白,这个东方的男人一点也不自大,因为他的强大,说任何自傲的狂言,也是理所当然的,可笑自己不自量力,竟然想要打败他。

    等展云飞他们一行离开,在布鲁尼斯的住处,几个佣兵已经帮他把伤口包扎好,而温斯特与几个高级将领,都呆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

    布鲁尼斯轻轻的呼了一口气,脸上竟然没一丝败的沮丧,相反很是轻松,连如此刀伤,他似乎都没有感受到一些些的痛意。

    “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布鲁尼斯道。

    温斯特第一个开口:“布鲁尼斯,你不应该败的。”

    作为毒牙的教官,布鲁尼斯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的教官,而是整个佣兵团精神的象征,所有人都有这样的认定,只要布鲁尼斯不死,毒牙将永远存在。

    但是他败了,败得很惨,而且是在所有毒牙佣兵们的眼前。布鲁尼斯没有生气,也没有辨解,说道:“是的,我败了,败得心服口服,他的确是我这一生,都不可战胜的强者。”

    从布鲁尼斯对输赢的态度,可以想见,他并没有因为自傲,而泯灭理智,以前没有遇到对手,一直也自认没有对手,现在才知道,他渺小得可笑。

    温斯特脸色很不好看,似乎相当的不悦,说道:“布鲁尼斯,你不要忘记你的身份,上帝弃儿佣兵是我们的对手,并不是要让你来佩服的,我们还有机会,只要灭掉上帝弃儿佣兵,你依然是最后的胜利者。”

    布鲁尼斯看了温斯特一眼,已经知道他的想法,他竟然想与曼陀罗佣兵联手,共同对付上帝弃儿佣兵,那个男人的强大,的确就如上帝弃儿佣兵一般,只要有他存在,毒牙的安全,就会让他夜夜难眠。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这么做,他不是我们可以战胜的。”布鲁尼斯叹了口气说道:“但是我也知道,你不会听我的,所以,明天早上我会离开这里,温斯特上将,祝你好运。”

    布鲁尼斯有了送客之意,这一刻,温斯特真的很希望布鲁尼斯能对今天一战辩解几句,或者他的心里会好受一些。

    布鲁尼斯他败了,不仅在战场上败了,或者连心灵的祟高,也已经倒下,他只是布鲁尼斯,而不再是铁血兵王。

    温斯特知道,这已经是没有办法挽回的结局。

    第二天,没有说声离别,布鲁尼斯已经走了,而毒牙锋利的光芒,在这一战之后,黯然失色,所有的人,不禁已经在问:“如果真的与上帝弃儿佣兵交战,那个强大的东方人,有谁可以应付?”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