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三百三十四章 共进晚餐

    老头的最后一句声音故意放小了一点,还带着一点男人之间会意地笑容。

    展云飞自然一下子便明白了他的意思,那个“游仙风吕”一定是男女混浴的露天温泉。

    龟桑国人喜爱洗澡是世界闻名的,在龟桑国不但有成千上万的温泉浴场,在城市街头还有着星罗棋布的“钱汤”(公共澡堂),甚至还有多如牛毛的投币式淋浴箱,龟桑国人一年到头在那些地方进进出出,热闹非凡。

    即便在紧张残酷的战争年代,当年龟桑国兵在华夏行军打仗、杀人放火之余,也总要想方设法一过洗澡之瘾,哪怕那是一个干旱缺水之地或者是在严寒的冬天。

    洗澡对于今天的龟桑国人也像是一日三餐那样必不可少,如果让他们二者选一的话,那么,十有**都会选择洗澡而宁愿放弃吃饭。

    这种说法绝不夸张,1995年1月份,阪神地区曾经爆发过举世震惊的大地震,导致5000多人丧生,数十万人无家可归。

    在地震后不久,政府曾对灾民作过一次民意调查,其中有一顶是询问他们目前最感不便的是什么,结果许多人的回答是“不能洗澡”。

    于是为解燃眉之急,政府会同有关企业,齐心协力,及时推出了“移动风吕”——汽车浴室。因为人多车少,不得不规定:每人淋浴时间不得超过5分钟。

    即便如此,各个移动浴室前依然终日长龙不断,为了这数分钟的肌肤之乐,不少灾民冒着余震的危险,步行几十公里,来到设有这种移动风吕的地方,耐心地排着长队,颇有点“生命诚可贵,洗澡价更高”的劲头。

    在龟桑国人的性格中有一个重要特点——洁癖。其实在很多场合,龟桑国人洗澡与其说是为了清除污垢,不如说是为了满足洁癖的心理。

    当然,这种洁癖也是有其原因的,龟桑国岛气候湿润,夏天闷热,犹如一个巨大的蒸笼。当气温超过摄氏30度,湿度超过65%的时候,人就会觉得不舒服。而在盛夏,超过这个温度和湿度的天气在龟桑国几乎天天不断,素爱干净的龟桑国人如何忍受得了一身黏糊糊的汗渍?

    何以解忧,惟有风吕。不过这种肌肤之乐还需要有丰富的淡水资源作后盾,否则一切都谈不上。所幸的是,龟桑国岛上有着全世界最丰饶的天然水资源,辽阔的太平洋,犹如一个巨大的天然喷头,时时刻刻冲洗着龟桑国列岛,为龟桑国提供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绝的雨水。

    丰沛的天然之水不只洗涤了龟桑国人的身体,也宠坏了他们的感觉,培养了他们无以伦比的肌肤之感。于是,洗澡就成了龟桑国人特有的乐趣和享受。

    如今的龟桑国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了淋浴设备,即便如此,公共澡堂的生意依然兴隆,至于洗温泉更是龟桑国人最着迷的人生享受。

    龟桑国是一个温泉很多的国家,全国有2000多处天然温泉,为龟桑国人满足肌肤之乐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一有机会,人们就涌向各个温泉旅游胜地,层云峡每年的三百万游客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龟桑国人,而他们来这里的最大目的就是泡温泉。

    龟桑国古时候男女混浴的公共浴池非常多,现在却已经不多见了,即使有也往往是为老头和老太太提供的场所。

    但听这个经理的语气,他们这里的似乎并不只是单纯的温泉。不过展云飞来的目的不是洗温泉,对龟桑国女人的身体也没有什么浓厚的兴趣,因此他并没有理睬饭店经理的殷勤介绍,只是让他带我们直接去餐厅。

    考虑到夏雨萌可能不太喜欢龟桑国食物,展云飞没有去翻菜谱,而是直接要了一桌火锅全席。手下们在他附近的几张桌前坐下,很嚣张的东张西望,吓得周围的客人一个个噤若寒蝉。

    展云飞清楚地看到夏雨萌微微皱了一下眉,明白她是不喜欢他们嚣张的样子。

    时间不大,各色食品开始陆续的端了上来,在桌上摆放出一个漂亮的心型。龟桑国人对食物异常讲究,尤其注重食物的外观。在对食物的处理上,龟桑国人比较讲究刀工,能够最大程度的保持食物原本的色、香、味被认为是最好的厨艺,从龟桑国的厨师叫做庖丁这一点便足以说明刀工的重要性。

    除此以外,食物的摆放也十分讲究,龟桑国人的盘子很少见到摆放的很满,因为他们认为留有三分空白才能显得更有韵味。也正因为如此,摆在他们面前的一桌菜品加起来恐怕还不够展云飞一个人的饭量。

    小泽百里倒是十分知趣,似乎是看出来展云飞对夏雨萌的感情比较特殊,竟然没有表现出一丝不满,只是乖巧的在他身边默默地坐着。

    夏雨萌的眼神中却闪烁着一点微光,让展云飞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

    两个女人都很沉默,让气氛显得有些不太自然。展云飞正在想如何打破这尴尬的局面,附近的一位客人刚好帮了我这个忙……

    “我不吃萝卜……”餐厅的寂静忽然被一声清脆的童音打破,顿时整个餐厅的人几乎同时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这个孩子身上。

    孩子的父母显然对这个孩子有些束手无策,母亲正蹲在地上小声地哄着,父亲则紧张得看向展云飞他们这边,神情很是紧张。

    看到这种情况,夏雨萌离开座位向孩子走了过去。孩子的父亲偷偷看了看展云飞,又看了看他的手下们,额头上竟然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展云飞对他笑了笑,意思是让他不要担心,没想到他却显得更加紧张起来。

    “小朋友,你几岁了?为什么不吃萝卜呀?”夏雨萌走到孩子母亲的身边,蹲在孩子面前问道。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个孩子看了看夏雨萌,不但没有回答,反倒嘴一扁哭了起来。夏雨萌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显然这个孩子让她很尴尬。

    孩子的母亲急忙说道:“今年三岁了,这孩子胆子特别小,让您见笑了,真是不好意思。”

    “哪里,真是可爱的孩子。”夏雨萌勉强笑着说道。

    此时孩子的父亲已经满头的汗水,他终于忍受不住这种折磨,叫来服务员结过帐后,带着老婆孩子匆匆离开了餐厅。夏雨萌回到座位上后白了展云飞一眼,仿佛是在怪他。

    展云飞有些无奈的说道:“不要怪我,我也不想出门带这么多人,可是不带不行,很多人都打算要我的脑袋。”

    “自作自受。”夏雨萌白了展云飞一眼,端起饮料喝了一小口,接着说道:“展云飞,你是哪家学校毕业的?”

    展云飞微微一笑,说道:“我是大学没有毕业。”

    夏雨萌显然有些吃惊,她看了展云飞半天才又问道:“那么展云飞一定是自学的了?你可真是让人吃惊。”

    “哈哈,还是先用餐吧。”展云飞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是笑着说道:“我已经很饿了。”

    夏雨萌见展云飞不愿意谈这件事,便微微一笑,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火锅的味道还算可以,只是大家吃得都太文雅,让展云飞感觉不够痛快。

    用餐期间夏雨萌又聊了许多,结果一来二去,这顿饭足足吃了三个小时。看看时间已经很晚了,我提议在这里住一晚,夏雨萌点点头表示同意,我们便在这里住了下来。

    半夜展云飞突然做了一个恶梦,一只怪兽险些将他吞了,吓醒后发现冷汗从后背渗了出来,让他感到有些凉飕飕的,看看睡在身边的小泽百里,他烦躁的揉了揉太阳穴。一时没有了睡意,便下了床,点燃一支雪茄。房间里很黑,他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雪茄的顶端暗淡的红光,尽量想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就这样坐了许久,展云飞才把纷乱的思绪重新集中到了今后要走的路上。最近组织的发展十分顺利,虽然前方还是困难重重,但我相信自己的实力。无论是电池的研究还是造船厂的开设都已经开始上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南极基地的建设了。

    上帝弃儿佣兵团现在已经形成气候,在佣兵界已经进入前十!

    赵铁军带着一部分人去中东集训也有段时间了,从反馈回来的情况看,他们的进步很大,如果现在的他们与前段时间的他们进行一场大战,那么前段时间的他们会完全消灭!

    南极基地暂时还只是一个想法,根本就无法实施!

    展云飞发现最近与小泽百里和权田杏子二女在一起后,虽然从来没有进入到梦中修炼状态,但情真意动功却也有一定的进步,尤其是那“掌握天下”现在可以年看出三百米外的一切事物了!

    “龟桑国这个欠了华夏近千万人血债的国家,我一定要让他们疯狂起来,最后毁灭他们!”一个执念在展云飞的心头升起,想以这些他不由兴奋起来。

    展云飞猛地站了起来,脱掉身上的睡衣,光着身子径直向正熟睡的小泽百里走去,然后伸手扯开了她的睡袍。

    被惊醒的小泽百里看到展云飞眼中的玉望时,脸不由一红道:“先生,你……”

    “不要说话,你现在要做的只是向我奉献身体和叫“广木”,我来了……”展云飞说着杀进了小泽百里的身体……

    次日一早,展云飞甚至连声再见都没有说,就派人把夏雨萌送回了研究所,弄得小泽百里奇怪的看了他半天。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