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三百二十九章 矛盾的龟桑人

    展云飞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

    由比利。蓬没有说话,只是从衣兜里取出了一根很细的小管,然后从管里抽出来一根拖着长长细线的针。

    展云飞一怔,问道:“你下了毒?”

    由比利。蓬摇摇头,说道:“没有,那个老头不用下毒。”

    展云飞一下子醒悟过来,对于健康人自然需要下毒,但对于矢野松健来说就没有这个必要了。

    之所以会这样只是因为人体有一个很常见的反应——应激。应激是一个很一般的,十分宽松地使用着的专用名词,尚没有精确的定义,但人在日常的生活中经常会遇到引发应激反应的事情。

    其实应激反应是人体各个方面的综合反应,既有生理上的,也有心理上的。

    例如我们看到车祸发生时、遇到抢劫时、甚至有人突然在耳边大喊一声都会引发应激反应。一旦引发应激反应,心跳会骤然加快,出冷汗,全身的肌肉立刻紧绷,神经反射也会一瞬间变得异常敏锐。这个时候人往往可以做出一些平时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不但力气要远远大于平时,头脑的思维也会异常的敏锐,对危险能够在瞬间做出反应。

    凡事有利也有弊,虽然应激反应可以让人在危险的时候增加逃生的机会,但是人体承受这种短时间的超负荷运转多少会受到一些损伤。如果身体原本便不是很好,那么很有可能会诱发疾病,甚至危及生命。

    矢野松健一定就是这样的情况,展云飞能猜到由比利。蓬一定又是从空调管道爬到他的病房,然后用细管把针吹出去,刺在老头的身上,最后再用线把针拉回来。

    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当不经意的时候突然被针轻刺,总是会心头狂跳,好半天才能镇定下来。这还是正常人,像矢野松健这样的老家伙,病情本已经十分沉重,再被这么一吓,不死才是怪事。

    矢野松健的病是心肌梗塞,从他的病情这样严重来看,应该是已经有大面积的心肌坏死了,突然的心跳骤增自然让他的心脏无法承受。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能让老家伙死的非常自然,就像是病情突然恶化了一样。

    “这样做不会留下针眼么?”展云飞还是稍有些疑问的,毕竟遇到高明的法医,应该会注意到尸体上的微小针孔。

    由比利。蓬仍然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刺在他的鲁尖上,应该不会被发现。”

    好高明的手法,展云飞暗自赞叹着,这个由比利。蓬果然不愧是顶级杀手。整个暗杀行动几乎完美之极,从潜入到行动,再到退出,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而且行事的手法如此的具有针对性,又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绝对不是一个普通杀手能够达到的境界。

    展云飞笑着点点头,说道:“很好,你这次的酬劳加倍,明天之前我就打进你的帐户。”

    说完,展云飞挥了挥手,由比利。蓬便转身离开了书房。小泽百里走过去把门关好,然后给展云飞点燃一支雪茄,坐进了他的怀里。

    小泽百里抓着展云飞的手轻轻在自己胸前揉搓着,开口问道:“你在哪里找到的这个人?简直是个怪物,整天阴着个脸,下手又这么阴险。”

    展云飞哈哈一笑,手上加了几分力道,说道:“这不叫阴险,这叫专业。在他的手上,杀人已经成了一门艺术。你们也杀人,但都那么暴力,我看你们也应该向这个由比利。蓬学学,杀人于无形才是最高境界。”

    小泽百里没有理会展云飞的调笑,忽然幽怨的说道:“先生,你把那个女人弄回来干什么?你身体这么好,根本不需要护士。”

    展云飞没有正面回答,忽然反问道:“你和尤里斯娜怎么又好起来了?”

    小泽百里一怔,但随即说道:“我也不知道,那个小丫头自从那天被你骂后就忽然对我好了起来。”

    展云飞哈哈一笑,又问道:“那你怎么不吃她的醋?”

    小泽百里这才听出来展云飞是在拐着弯笑她,脸上一红,说道:“那不一样,尤里斯娜是亚平宁人,他是白种人。”

    “白种人怎么了?”展云飞问道。

    小泽百里道:“白种人能给你的,百里做不到,所以……而龟桑国女人能给你的,百里都能给你!”

    “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不行?”展云飞好奇地问道。

    “倒也不是不行。”小泽百里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我就是不喜欢她。”

    展云飞还是第一次见小泽百里说话这样吞吞吐吐,看起来她还是有些话不好说出口。

    展云飞没有追问,因为他隐约已经猜到了一些,小泽百里的这种心理正是龟桑国人的两面性在作怪。

    龟桑国人可以说是“知耻之民”,但“知耻之民”也有不知耻的一面,这就显示出龟桑国人的两面性。

    人都是有两面性的,但龟桑国人的两面性,却是由于反差太强烈而到了著名的程度。大到国际关系、民族感情,小到日常生活中待人接物的细小习惯,龟桑国人处处显出他们性格中顽强的两面性。

    在龟桑国人性格中,很突出地显示着自抑和自强这截然对立的两面。以对花旗联邦共和国的态度为例。按理说,为那两颗原子弹,龟桑国人应该恨死山姆大叔。但实际恰好相反,龟桑国人非但不恨花旗联邦共和国,还对花旗联邦共和国心悦诚服地加以崇拜。毫无疑问,龟桑国人是有服善精神的,谁强就崇拜谁,不仅崇拜强者,而且善于学习强者。也正是这种精神,始终激励着龟桑国人自强,在战后度过最艰难的岁月,建设起一个国力强盛的龟桑国。

    不过,话又说回来,自抑和自强也有另一面,那就是自卑和自大。现在的龟桑国人,虽然比欧洲人更富有,但内心深处对欧美却怀有很深的自卑感。

    龟桑国环境造成的生活质量(比如居住条件等)的差距,固然是一个因素,但更深的,应该是文化传统甚至人种上的自卑。这种自卑由来已久,最近也可以上溯到二战前龟桑国的“脱亚入欧”论。

    小泽百里红着脸向展云飞道:“先生,你昨天在权田杏子身上所施的那些,你都可以加诸百里的身上,百里能满足你!当然若您喜欢杏子那就让她留下吧!”

    昨天,展云飞在兴奋之下,心中升起一股暴虐之气,在与征伐权田杏子时一改往日的温柔,竟然对其大施兴虐……

    展云飞道:“这……”

    就在这时,展云飞的电话响了起来。也打断了二人的对话。

    小泽百里伸手拿起电话,直接递给了展云飞,原来电话是韩九兰打来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弟理赛季那边已经把第一批货准备好了,明天就会运出来。对方包下了一架联邦快递的货机,因为担心出海关的时候被警方查出来,会在公海把毒品空投下来,因此需要展云飞派船接应。

    展云飞没有想到对方会这样的明目张胆,只是现在情况已经和原先不同,小泽百里是官方的人,展云飞在她面前明目张胆的贩卖毒品肯定是不行的。想瞒着她又不大可能,难道只能忍痛扔掉?

    见展云飞放下电话后便一声不响,小泽百里又偎了过来,柔声说道:“怎么了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

    展云飞看了看她,忽然说道:“你知道黑龙会的地下收入中最大的一部分是什么?”

    “毒品。”小泽百里疑惑的看着展云飞道。

    “那么怎么样才能断绝黑龙会的毒品来源呢?”展云飞接着问道:“只要断了黑龙会的毒品来源,那么他们就会损失很大的一部分经济来源,对于瓦解黑龙会会十分有利。”

    小泽百里沉吟了半晌,没有说话,显然她一时想不出好的办法。原本毒品在龟桑国便禁的厉害,只是黑龙会势力太大,销售的渠道也很多,基本上收效甚微。龟桑国政府到也组织过几次大的搜捕,只是黑龙会在警察内部的眼线不少,总是能提前得到消息,将毒品转移。

    “我现在有个办法能够在这方面给黑龙会一个沉重的打击。”展云飞微微一笑,自信满满的说道。

    小泽百里惊喜的问道:“什么办法?”

    “你们查禁毒品都是从树叶入手,虽然也能折断一些细枝,但是粗壮的大树却不受影响。”我鄙夷的说道:“要我看下手必须从树根开始,让这棵大树得不到营养,活活的饿死。”

    看着小泽百里疑惑的表情,展云飞只好又解释道:“我们不但不查禁毒品,反而要自己来卖毒品。不过我们卖的和黑龙会不一样,我们的毒品要又好又便宜,黑龙会要想继续做,就必须比我们价格低,只要我们把价格压到让黑龙会没有利润,那么整个毒品市场就会全变成我们的了。等到消灭了黑龙会,我们再逐渐减小毒品的供应,直到最后在龟桑国彻底消灭毒品。”

    “可是那样会需要大量的资金。”小泽百里还是有些不解:“再说我们不是也要赔钱么?”

    “哼,暂时赔些钱算什么,要知道,我们损失的越多,黑龙会损失的也越多。而且我们的开支少,黑龙会的开支却少不了,光是留在北海道的这些人就会花掉黑龙会一大笔钱吧?”说到这里,展云飞嘿嘿冷笑了几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