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三百零四章 惩罚进行时

    展云飞站在旁边看着马祥壮,并不着急继续下去,因为他要让所有人都把现在的情景深刻的印到脑子里,一辈子都不能忘记。

    展云飞没有去看其他人脸上的表情,但他能感觉到他们内心在颤抖。

    展云飞绕着马祥壮转了两圈,然后又向他的右脚抓去。

    马祥壮徒劳的乱蹬着腿,试图躲开展云飞的手掌。展云飞很高兴他这样做,因为折磨一个不断挣扎的人比起折磨一堆动都不动的肉更能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

    终于,马祥壮的右脚也被展云飞扭断,这让马祥壮疼得把双腿蜷到了胸前。

    脱臼的双踝肿了起来,比马祥壮的脚还要打了一圈。展云飞并没有就此罢休,时不时地在马祥壮肿胀的部位踢一下或踩上一脚。

    尤里斯娜兴奋的呼呼喘着气,一脸的跃跃欲试,而有几名胆子小的人则早已经背转了身子。

    “让他们好好看着,这是我们龙虎会对付叛徒的手段,假若对待敌人我们会更加的不留情面。”展云飞指着那几个人对身边的几个脸色苍白的人说道。

    那几人听到展云飞说的话,几乎笑出声来,显然觉得展云飞更信任他们一些。

    其中一人走到那几人身边小声说了几句,好像是什么剥掉衣服之类的话,那几人便急忙转过身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马祥壮。

    展云飞满意的点点头,再次走到马祥壮的身边,狠狠地在他的左膝髌骨上跺了一脚。髌骨是膝盖前那块游离的扁骨,是股四头肌肌腱的附着部位,髌骨骨折后将无法伸膝。

    展云飞这一脚是用的脚跟,从声音上判断,应该是粉碎性骨折,而马祥壮缓缓屈起的左腿也证明了他的判断。

    待马祥壮渐渐耐受了痛楚,展云飞又将他右膝踢断。现在的马祥壮,连在地上打滚都已经无能为力,躺在那里如同一条刚刚离水的鱼,不停的扭动。

    就这样,一个多小时后马祥壮的四肢大关节已经全部被展云飞弄断或者是脱了臼,展云飞本来还想让他试试分筋的手法,不过担心他熬不过去,便停了下来。

    展云飞让人用那只铁钩把马祥壮挂了起来,他悬在空中,呈现一种奇怪的姿势。因为双肩关节脱臼,他的手已经不再背在身后,而是斜斜的垂向地面。双腿蜷曲着,向两边分开,男人的象征如同一截没有发育的水萝卜,直挺挺的立着。

    这是展云飞故意表演给众人看的节目,做法很简单,展云飞先让人用小棍敲击另那东西雄起,然后把他的鞋带狠狠地勒在根部,于是便成了现在的样子。

    此时的马祥壮浑身被汗水弄得湿漉漉的,在灯光下让他的身体显得格外油亮。他现在已经没有力气挣扎,只是微微的颤抖着,双眼充满了绝望,泪水不停的流下来。

    展云飞面向众人大声说道:“这就是你们的榜样,如果还有人想试试的话,我保证他一定能得到比这个家伙还高的待遇。鉴于这个家伙并没有给组织带来危害,就不让他继续受苦了。”

    说到这里,展云飞忽然声音一沉,接着说道:“你们现在给我排好队,每个人在他身上咬下一块肉,从玉华堂开始。”

    说完,展云飞向尤里斯娜一招手,说道:“你去监督,不要让他们咬在要害上。”

    尤里斯娜妩媚的对展云飞一笑,婀娜的走了过去。在她的监督下,展云飞的那些手下开始战战兢兢的排队向挂着的马祥壮走去。

    尤里斯娜很能领会他的意图,在她的安排和监督下,这些人都是从马祥壮的四肢开始下嘴。随着一块块皮肉被撕离,马祥壮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而展云飞的这些手下们,几乎每一个都是止不住地大吐特吐。

    屠宰场里立刻弥漫起酸臭的气味,让人闻着无法忍受。忽然,刘也明也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展云飞狠狠地蹬了他一眼,韩超然立刻上前左右开弓打了他几个耳光,他的胖脸立刻变得更加的臃肿了。

    等韩超然打完,他急忙鞠躬说道:“对不起,展先生,我让您失望了。”

    展云飞没有再理他,转过头继续看着眼前的人间地狱。

    终于所有人都完成了任务,只是马祥壮因为失血过多早已经死去。

    展云飞让手下重新站好,然后大声训斥道:“废物,都是废物,你们真是辜负了我的期望……”

    展云飞在众人面前来回走了几趟,接着说道:“当初你们的先辈为了龙虎会的兴盛,不惜为之捐躯,很多人都永远地留在了出战的路上。他们所忍受的痛苦,要比你们现在做的强一百倍!”

    说到这里,展云飞颇有深意的看了看众人,又说道:“你们既然加入了组织,就要有随时为组织献身的觉悟,连小小的惩戒叛徒都受不了,以后还怎么为组织做事?今天只是对你们的一个小小考验,我很高兴你们都能做到,不过你们做得还远远不够,还要像你们的先辈认真学习。”

    说到这里,展云飞双眼缓缓扫视了一下眼前的众人,继续说道:“我们龙虎会现在已经变得软弱了,尚武精神已经快每个人心中消失了,再这样发展下去我们龙虎会很快就会衰败。你们身为龙虎会的一员,都应该以振兴龙虎会为己任,要努力让大家懂得弱肉强食的道理,把那些没用的废物淘汰掉。”

    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展云飞心里有些激动。当然,展云飞激动不是为了刚才那些话,那是为了迷惑众人和欺骗面前的这些笨蛋。

    展云飞激动是因为他终于可以施展拳脚,终于可以在台岛掀起一场前所未有的黑色风暴。

    展云飞稍稍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忽然指着马祥壮残缺不全的尸体阴冷的说道:“这个家伙出卖组织,而他的组里竟然没有人报告,这说明什么问题?这说明你们都没有使命感,没有把组织当成自己的家。作为惩罚,玉华堂的每个人都自己割下一截尾指谢罪吧。”

    展云飞冷冰冰的话掷地有声,再加上刚才马祥壮的死给他们造成了巨大震撼,玉华堂的这些人没有一个敢稍显犹豫,各自忍着痛用随身的小刀割下一截尾指。

    “为了避免以后出现类似的事情,从现在起,你们要割断和家人的一切联系,包括写信和打电话。”待他们完成后,展云飞大声说道:“为组织工作满三年后就可以退休,组织会给他一笔安家费。不过,谁要是敢私自离开组织,我会让他的全家都享受和他一样的待遇。包括他家的狗。”

    说完,展云飞转身向大门走去,边走边说道:“韩超然,你负责安排一下这些人,让他们不要太吵。”

    展云飞没有再理会身后的事情,因为经过今天晚上,恐怕再也没有人敢不把展云飞的话放在心上。

    坐在防弹轿车里,展云飞闭起眼睛回想着刚才的情况,越来越确定这个尤里斯娜绝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刚才好多久经杀场的男子都吐了出来,而尤里斯娜自始至终都只是面色不好而已,显然她对于血腥的场面绝对不是第一次见到。也就是说,这个女人是受过特殊训练的。

    想到这里,展云飞睁开眼看了看坐在我对面的尤里斯娜,她好像很疲倦的样子,正在揉着太阳穴。

    尤里斯娜见展云飞睁开眼睛,便把身子贴了过来,手也不老实的摸向他的吓体。

    第二天上午,展云飞叫来几个高级骨干在他的书房重新安排了一下各自的分工。我让刘也明顶替了马祥壮的位置,同时也把受过训练的几十人和组织的其他成员分了开来。

    同时宣布从即日起,龙虎会由港岛迁到台岛发展,日后即便留在港岛的人也不可以再做出任何一件违反港岛法律的事情来。

    安排好各自的工作后,展云飞宣布散会,接着盘距在港岛多年的龙虎会开始了向台岛的搬迁,当然,其中具体的事项由手下们干,展云飞此时则做好了返回大陆的准备。

    “不错,果然是霸气,不愧是真情门的唯一嫡系传人,没有弱了真情门的名头。”鸠老一边品着香茗,一边向展云飞道。

    “师叔,你不要说了,对这些人就得这样,如果你给他们脸了那么他们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跟他们相处与在监狱里和那些犯人一样,只有用狠、凶、威适当的加些仁才能管理好!”展云飞道。

    “说得好!真情门历史上确实是人才不少,就是皇上也有数人,对人的管理那帝王之术是最好的,你不妨可以找来好好看一看。”鸠老向展云飞道。

    二人正说话间,欧阳柯钰走了进来。

    “老婆,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鸠老,我的师门师叔。师叔,这是我老婆欧阳柯钰。”展云飞向欧阳柯钰道。

    “师叔好!”欧阳柯钰忙鞠躬行礼道。

    “你好!”鸠老一边还礼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串手链道:“初次见面,老夫也没有什么可送你,这手链就当见面礼吧。”

    看到那手链,展云飞不由一愣道:“师叔,这可是你的贴身之物,珍贵得很,送给拙荆不好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