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二百六十六章 流彩伏诛

    韩九兰没有红帝这般的强悍体质,这种重力的攻击,他如果承受一下,估计都已经够受了,所以依着灵便的身法,左右开弓,根本就不与这个红帝正式面对,有种猫戏老鼠的味道,不,看他两人的体态,应该是猫戏老虎。

    这种策略是对的,因为韩九兰必竟还没有展云飞的境界。如果那三拳由展云飞出手,红帝已经筋脉尽碎,就算不死,也会成为废人。

    世上从来没有真正刀枪不入的人体,红帝的护身罩门,只是比一般的坚硬一些罢了。

    就算是乌龟有再硬的壳,也挡不住大象的一踩,其实除了硬碰硬,还有一种借力打力的玄妙功法,只可惜韩九兰还没有学会。

    因为展云云飞教给韩九兰的,一向只注重力的爆发,用强大地力量,打败敌人,功法的运用上还稍稍的欠了一些火候。

    但是展云飞并不担心,他全心防备是流彩,那个阴暗角落躲着的鬼魅高手,也许是韩九兰的强大,已经引起了他的注意,先前淡淡地平凡,此刻无形地散发着一种冷幽的寒光,也许只是一瞬间,但是展云飞却已经感受到了。

    这两个人是展云飞这一次来的目的,没有想到,他们也凑在一起,这的确是减少了他的不少麻烦。

    台上韩九兰已经开始反击了,他避开了红帝最坚固的胸部与腹部,巨大的拳头,随着箭般地身形,像爆炸地雷,轰向了对手的头部,他也很不相信,这个大块头地脑袋,也会练成刀枪不入的坚硬。

    “咔喀”一声脆响,红帝重重了受了这一拳,但这家伙的脑袋的确够硬,晃了几晃,竟然还没有倒下,双手托着脑袋,有种不堪的昏炫感,片刻在他的脸上,出现了血痕,只是这一次,是他自己的血。

    血是从眼睛里冒出来的,没有多久,就已经形成了如泪滴般的两条红线,挂在脸上,让他暴怒的神态,如地狱的魔鬼,更是恐怖。

    “我要杀了你!”红帝一声巨吼,笨重的身体,也可以敏捷如猿,长长的手臂,左右开弓,扑向了韩九兰,战意随着血的出现,韩九兰全身充盈着无比的狂霸,那才是他真正的力量。

    在杀戮中取得的力量。

    “你的朋友好强大。”爱丽丝在一旁很是兴奋的惊叫道,红帝进驻这里,已经打倒了上百个挑战者,从来没有人让他受伤过,虽然胜负未分,但是韩九兰的战果,却已经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了。

    展云飞没有说话,当爱丽丝转过身来的时候,身边的位置却已经空了,似乎就从来没有坐过。

    展云飞动了,他动是因为流彩动了。

    流彩动并不是想暗袭韩九兰,帮红帝取得战果,他动是因为察觉到杀机,想溜了。

    果然不愧是忍术与剑道大成的高手,的确有几分灵敏的触觉,但是这种弃伙伴而逃的做法,却是他们龟桑国的传统,卑鄙而无耻。

    这样,却让展云飞有了动手的机会。

    “什么人?”流彩身材削瘦,穿着长长的怀旧长袍,出门那一刻还带上了帽子,如果不是展云飞,还真是没有人敢断定,他就是阴冷诡异的高手。

    “杀你。”两个字冷冷一吐,展云飞强大的真气,已经夹着致命的攻击,呼啸而至,他并没有想过给流彩武者的尊重,对这种狠毒的高手,斩杀一定凌然果断,不给他留下一丝翻身的机会,仁慈在这种人心里,只是一种幼稚。

    “哧哧!”的撕裂声,流彩心感危机一动,两柄长刀已经出现在手中,那长袍已经成了数片,变成了围裙,但是他的脸,却满是冷冰的漠然,这种强大的力量,让他不敢有丝亳的疏忽。

    刀光现,手如弥漫的黑幕,遮住了所有的光芒,流彩心里一震,抽身急退,只听空气里传来了“叮当”一声,一把青钢的锋利长刀,已经断成了两截。

    “你是什么人?”冷汗如注,流彩也是年青一代顶尖高手,但是眼前的人却来身影也未曾看清,就已经损失了一把护身长刀,这种战果,却还是他第一次遇到。

    展云飞趁着黑雾间的一抹月光,淡然的出现,庞在的力量,紧紧的锁住他的所有去向,让他没有一丝逃跑的机会,才冷冷的开口说道:“对于一个死人来说知不知道已经没有意义!”

    “你!……杀!”双手紧紧握刀,战意滔滔,带着死气,知道这个男人的来历,他知道这一战,已经没办法避免,唯有希望拼死一战,寻机逃走。

    展云飞没有给流彩太多的时间沉思,右手抬起,五指莲花的梦幻,就如黑夜里的霓虹灯,绽放着灼热的白光,流彩眸子一闪而避,双手的刀,却已经舞起了片片雪花,大声喝道:“迎风一刀斩!”

    “娘的,又是这垃圾的一刀斩,你们龟桑国人,难道就会这么几式?”展云飞的鄙视,却让流彩心情败坏,这一刀斩是他们龟桑国武学的精华,经数代人的提练与改进,有着锐不可挡的杀戮,被人说成垃圾,他不能不气。

    但是流彩他也没有气太多的时间,因为等那光芒沉息的时候,流彩已经没有了知觉,身体有种上浮的不可控制,眼睛所见的,却是自己的刀,染满鲜血的插在自己的咽喉之上。

    “我告诉你,这一招有八处破绽,每一处,都可以让施展者死一次,对我用这一招,你不会是嫌命太长了吧!”展云飞拍了拍流彩的脸,很是有些意由未尽的说道:“实在没有挑战性,就凭你们这些废物,再练二十年,也没有做我对手的资格。”

    但此刻流彩的生命之火已经息灭,没有办法发出任何声音,弱弱的倒在了地上。

    展云飞回来的时候,台上已经到了尾声,红帝还没有死,但已经在苦苦挣扎,双手撑地,似乎想爬起来,但是力气已经用光,如牛般的眼睛,带着愤怒,却也没有丝毫的作用。

    “爱丽丝小姐,好像我赢了。”十万英磅的投注,如果按百倍来赔,这就是一千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爱丽丝被惊醒,脸上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像是的,这位先生的运气,可不是一般的好,相信老板今晚会一夜无眠了。”

    展云飞冷幽的气息传到了台上,韩九兰感受到他无声的暗示,嘴巴凌然的有了一种残酷的笑意,红帝才刚刚爬起来,整个身体却已经被韩九兰踢飞,抓住他的双腿,来了一个很惊雷般的头倒葱。

    红帝的头狠狠的砸在了擂台之上,血肉横飞,硕大的脑袋已经成了一个破碎的西瓜,没有强大的力量,他的脑袋与常人的脑袋也没有太多的差别,也会一摔而碎的。

    “轰!”这里的黑拳赌场,死人并不奇怪,但是如此惨人的死法,却还是第一次,那血腥的浆汁激起了围观者的野性,高吼的呼叫,也是一波高过一波,而韩九兰静静的退去,台上只留下了一具无头尸,静静的躺在那里。

    韩九兰领到了五万英磅的奖金,而展云飞却是一千万,看到那个兑奖处经理一脸乌黑的模样,铁定是气到不行,估计等会没人的时候,他一定会用那无头尸来发泄了。

    回到住处,也搬回来了一大堆的慰劳品,对付红帝与流彩,的确也没有费太多的力气,但是刚到索良格不久的李连军一听,却是唠叨不已,埋怨展云飞不捎上他,猛灌着红酒解气。

    “放心吧,明天有的是人给你杀,就怕你们没有那么多力气。”渔夫的高手,绝对不止这么两个,明天一战,绝对又会是当年血战的重演。

    李连军叫道:“飞哥,明天一定让我先上。在港岛憋了这么多天,也该轮到我开开荤了。”

    韩九兰也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明天,我绝对不与你争。”

    就怕这丫地忙不过来,展云飞早就已经交待过,明天一战,绝对不会轻松,展云飞的力量他当然知道,既然说不轻松,那当然非比寻常。

    流彩与红帝的死,渔夫很快的就知道了,但是当此刻行动的负责人把消息传到总部以后,传来的命令,却是行动继续。

    鲨鱼已经知道展云飞来到了索良格,虽然没有算到,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但是好像已经习惯成自然了。每一次渔夫的行动,这个男人都会出现,不过这一次正合他的心意。

    此次杀戮的力量,不仅可以铲除无罪,更能把这个厌恶的东方人,一并杀之后快,因为他有个强大的帮手,可以代他完成这一切。

    除了渔夫,这一次对付无罪的还有整个中东的东正教会,十大护皇高手当年一战被杀死三个,此刻变成了七大高手。

    而他们其中的四位,亲率七十二护卫精锐,一早就已经赶到了索良格,以雪当年教皇之耻。

    审判的死已经不是秘密,就算是东方人出现,也是独臂难支,新任教皇严令,一定要铲除无罪,让他们承受应有的代价,这关系着东正教会的威严与权力,不容侵犯。

    东正教会与渔夫并没有勾结,只是这一次,他们选择了相同的时间,对审判的杀手联盟进行攻击,充其量也只是落井下石而已。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