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二百六十四章 人家撒娇嘛

    无罪就算被灭,与他展云飞又有何干,渔夫他会想法对付,并不需要无罪帮衬。

    但是身后声音又一次传来,只是这一次变得温和,或者多了几分女人娇柔的不愤,这不像是玛蒂斯娜的性格。

    “你、你站住,你真的要走?”玛蒂斯娜问道。

    展云飞有些不太舒服的说道:“玛蒂斯娜小姐,我这么老远的跑来,就算什么也帮不上,你至少也应该热情一点,拿着冷屁股对着我,难道我还有留下来的必要么?”

    玛蒂斯娜有些急了,急忙冲了过来,拉住了展云飞的手:“什么时候拿冷屁股对着你,就这样欺负我,人家这不是学着向你撒娇么?”

    展云飞一听,差点吐饭,撒娇?这女人向他撒娇,算了吧,他还真是想多活几年。

    “我在港岛你家里住了不少日子,也学会了很多做女人的道理,寒玫姐姐不也说,对男人需要撒娇的么?”玛蒂斯娜道。

    这话是没有错,只是这女人似乎弄错了对象。

    展云飞也懒得解释,这种事还是得女人跟女人聊,下次有机会,让江寒玫再好好的教教她,撒娇也不是这么撒的。

    当下冷脸一摆,说道:“好好的,撒什么娇,行了,让我看看你的伤势,记住我现在是你的客人,记得笑脸盈人。”

    没有笑,玛蒂斯娜本就是那冰冷天性的女人,这也是做为杀手的最基本条件,不过她地脸上还算平和,恬静地如同没有被搔扰的天湖之水,不带一丝的涟漪。

    展云飞用手撕开了她手臂的衣袖,一条弯弯的黑色刀口清晰的呈现,此刻都有些腐烂的迹象。

    展云飞有些生气问道:“你是干什么吃的,这刀口有毒,你就不知道处理一下?”

    玛蒂斯娜不敢顶嘴,有些嗫嗫地说道:“这一次大战,无罪伤亡很重,那些医生,被我叫去给重伤人医治去了,这点小伤。不碍事的。”

    以前的训练,再重的伤,只要可以复原,审判都当作没有看到,这种残酷,就算是展云飞这个外人也有些看不过眼,实在有些难以相信,玛蒂斯娜会是他的女儿。

    “不碍事,你知道个屁,毒素漫延,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你认为在无罪里,现在还有谁的命经你的更重要。”如果玛蒂斯娜一旦不测,不需要渔夫的攻击,无罪就有可能四分五裂。就算是管家也没有办法彻底的控制这个局面。

    展云飞手一动,一柄锋利的小刀已经握在了指间。

    展云飞冷冷的说道:“忍住了,不要吵到我。”

    虽然玛蒂斯娜地确也是很绝代的西方优物,但是在展云飞的心里,真的很难把她当成女人,一般的时候,视为伙伴或者对手,所以并没有一丝的怜香惜玉。

    刀锋一闪,黑血如注的喷涌,玛蒂斯娜虽然忍住了没有叫出声来,但是本就有些苍白的脸上,却涨得通红,汗水瞬间布满了整个脸庞,贝齿紧咬,但是她的眸间,却很是欣慰的坦承着一种满足的开怀。

    因为第一次,玛蒂斯娜感受到被人关心地滋味。

    很是野蛮地剥掉了黑色的肌肉,展云飞真气已经渗入其中,逼出了毒血,然后把那撒掉地袖子当成了毛巾,沾了些清水,在伤口四周擦净,慢慢的包扎起来。

    玛蒂斯娜有些迷恋这种感觉,不知不觉的不已经躺到了展云飞的怀里,一半是因为这种疗伤的痛楚,一半是因为这种依靠,让她很舒服。

    但是展云飞却已经推开了她,说道:“好了,只要三天,你的伤口就可以愈合,绝对不死人的,现在好好的给我说说渔夫的情况,剩下的人由我来帮你对付吧!”

    玛蒂斯娜微微的点头,但是手臂又一次缠上了展云飞,很是轻声的说道:“让我靠靠吧,我很累。”

    原来港岛一战,无罪派出狙击枪手的事被渔夫查知,他们知道这一次港岛之行无功而返,除了利剑与展云飞,还有一个无罪的涉入,利剑与展云飞地处华夏,遥不可及,所以无罪首当其冲的,成为渔夫泄愤的目标。

    因为渔夫的大本营,竟然也是在中东地区,只是没有人知道,具体在哪个国家的什么位置。

    玛蒂斯娜道:“他们的实力很是强大,这一次攻击,很有几个都是世界一流高手,匆促之间,无罪吃了大亏,猛士也牺牲了三个,我真是亏对师父的教诲,无颜面对无罪的众人了。”

    玛蒂斯娜虽然心性自傲不倔,但她终是女人,无罪失利,组织成员大批的被杀,她作为首领,心里当然很是痛苦,只是这种痛苦,却没有办法向人诉说。

    说着,玛蒂斯娜的声音渐渐的变得轻柔,然后这个女人竟然就靠着他睡着了。

    三天未曾合眼,此刻她的确太累了,管家与韩九兰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脚步声才把她惊醒。

    “对不起,我没有想到竟然睡着了。”靠在这个男人身上,她有一种平和而宁静的松驰,一瞬间的不抑,她竟在放纵了自己的坚持,这对一个杀手来说,是非常不智的行为。

    展云飞倒没有怪她,这一刻的玛蒂斯娜,的确需在关心,拍了拍她的头,轻轻的站了起来,展云飞很是温和的笑道:“没事,抱着你怎么说都是我占你的便宜,有时间我再借你靠靠。”

    在管家身后,紧跟着雪狮,此刻他心里很是不爽,叫道:“玛蒂斯娜小姐,这个男人在我的神念感应里,很是诡异,如果可以,请你不要与他靠得太近,他比当年那个东方人更坏。”

    玛蒂斯娜冷冰如雪的脸上,很是出奇的现出一抹笑意,这笑如鲜花开在冰雪之后,格外的引人注目,也让面前的四个男人全部惊艳不已。

    特别是雪狮,跟随玛蒂斯娜已经十年,却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如此美丽的笑容。

    “管家,雪狮,记得我的话,从今天起,展云飞是我最相信的人,无罪对他,不需要有秘密。”很多年前,他就已经了解了无罪,此刻更不需要把他当外人,玛蒂斯娜这一刻,很是郑重的宣布,就如当年的审判一样,相信这个男人。

    雪狮还想反对,但是管家已经很恭敬的弯身应是,虽然审判已经不在,但对玛蒂斯娜,他也是一样的忠诚,当然作为一个老者,除了忠诚之外,他更对这个小姐,有一种超乎主仆的疼爱,因为他一生未婚,把玛蒂斯娜当成了女儿般看待。

    展云飞看着雪狮不悦的表情,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很是沉声的问道:“雪狮,听到你小姐的话了,如果你再敢对我无礼,我会剥了你的皮,现在我问你,渔夫的下次攻击,会在何时?”

    雪狮天生的敏感,此刻很有作用了,就在他准备拒绝回答展云飞问题的时候,却看到了玛蒂斯娜很是警告的眼神。

    雪狮无奈地撇了撇嘴,说道:“明天下午!”

    展云飞轻轻的点头,说道:“很好,玛蒂斯娜,你需要很好的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明天下午再见,管家,雪狮,现在你们跟我来,我还有些事需要细问。”

    玛蒂斯娜任何话也没有再说,就已经转身走进了房子,很听话的去休息去了,管家与雪狮却已经跟着展云飞走了出来,当然还有一旁不得其解的韩九兰,他也想不明白,为何堂堂的杀手联盟的无罪老大,会对展少如此的恭敬。

    叫两人出来,除了不想打扰玛蒂斯娜休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需在知道两个人的下落。

    红帝是德意志的高手,一身强悍的护身功法,几乎已经到了刀枪不入的地步,而他就是让玛蒂斯娜受伤的最魁祸首,现在展云飞需要知道他的下落,索良格本就是无罪的大本营,当然不可能不知道。

    管家在一旁补充道:“除了红帝,还有一个流彩,红帝是硬体,而他是软质,流彩来自龟桑国佐佐木家族,被誉为年青一代的第一高手,集合了忍者与剑道的大成,实力强悍,手段更是毒辣阴险,我们猛士有二个就是死于他的刀下。”

    雪狮眼里射出愤怒的目光,说道:“没错,就是这个阴森的魔鬼,玛蒂斯娜小姐手上的伤口就是他留下来的。”

    流彩不仅有一把锋利的刀,刀上更有卑鄙的毒药,的确阴险至极。

    索良格是一座很疯狂的城市,灰色的迷雾中,弥漫着荡魂的气息,这里有世上最好的酒,也有世上最漂亮的女人,在每个阴暗的角落,进行着最官感的交易。

    而这家汉姆狂欢夜总会,就是集所有享受与一体的国际化娱乐场所。

    展云飞与韩九兰两人走进来的时候,就被里面的吵杂惊了一跳,从管家的口中知道这里很热闹,但是程度的差别,还是他们没有料到的。

    大厅里就是最低级的钢管舞,三个身材一流的舞娘,扭动着半罗的身躯,做着各种挑逗的动作,引起了下面,如狼般的嚎叫,几个很是受不住的壮汉,都已经冲到台前,手里拿着英磅的钞票,塞入舞娘的c字裤内。

    当然顺手的摸了一把,感受着那种**的冲动。

    再往里走,情调就慢慢的有些变化,随时可见的兔女郎,个个身材丰满,三点一线的连体兴感内衣,似乎就是她们的标准服装,走进的人,可以随意的在某个女郎的丰屯上捏一把,这并不收钱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