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二百二十八章 展念儿

    晚宴刚刚开始,展云飞就收到了黑玫瑰的电话:“宇哥!默箫夫人想见你!”展云飞问明了见面的地点,向祁成业解释了一下,离席而去。

    黑玫瑰和小飞龙在酒店的大门外等候。

    展云飞一上车,小飞龙就发动了引擎,展云飞有些抱歉的说道:“上次的事情太急,你没生我气吧?”

    小飞龙哈哈笑了起来道:“后来我听说了,你是去英雄救美,情有可原,情有可原!”

    展云飞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黑玫瑰轻轻咬了咬嘴唇把目光投向窗外。

    默箫夫人选择的见面地点在湄南河上,展云飞来到的时候,她正坐在一艘画舶上品尝着瓜果。

    展云飞乘坐岸边准备好的独木舟登上了画舫,默箫夫人微笑着向他点了点头,示意他在自己的对面坐下。

    一名白衣傣夷国少女用葫芦丝吹奏起婉转的傣夷国民乐,另外一位少女为展云飞倒上了竹筒盛放的美酒。

    “听说你去拜会了差信将军?”默箫夫人的消息相当的灵通。

    展云飞点了点头,对此他并没有隐瞒的必要。

    “差信这个人相当的狡猾,你跟他做交易一定要加倍的小心。”默箫夫人对展云飞表现出相当的关心。

    “我对毒品的不感兴趣,和差信之间应该不会有利益上的冲突。这次来我只是打听一些事而已。”展云飞道。

    “我已经交待过巴迪吉,他和水仙帮不会再找你的麻烦!”默箫夫人道。

    “谢谢你默箫夫人!”展云飞道。

    “你应该感谢你的父亲!”提到展雪融,默箫夫人的眼圈微微的有些发红。她轻轻拢了拢被风吹乱的长发:“你这次来傣夷国是不是为了调查你父亲的真正死因?”

    展云飞沉默了下去,这在默箫夫人的眼中无疑是一种默认。

    “你很像你的父亲,可是你和他之间又有着本质上的不同。”默箫夫人道。

    展云飞望向默箫夫人,他在期待着后续。

    “展雪融是个没有感情的人,他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投入过感情。。。。。。”默箫夫人的胸口微微的起伏,回忆让她的情绪有些激动。

    “一切都应该告一段落,即使你调查出幕后的真凶又怎么样?你难道打算去为你的父亲报仇?去将害他的仇家一个个的杀死?”默箫夫人缓缓的摇了摇头:“如果你真的那样做了,你就会重新走上和你父亲一样的老路,你会失去朋友,失去爱人,直到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一个孤独的自己。。。。。。”

    展云飞的内心没来由的颤抖了一下,他用力的攥紧了拳头,命运把他一步步推到现在的境地,他不会让父亲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

    “想不想知道我对你父亲的评价?”默箫夫人道。

    展云飞点了点头。

    默箫夫人缓缓道:“展雪融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感情,最冷血的人,他无论做任何事都以自己为中心,他的每一个行动都会事先的考虑好退路。。。。。。”

    “够了!”展云飞愤怒的大吼道。

    默箫夫人淡然笑了一下道:“这个世界上敢对我这么没有礼貌的人已经很少了,在这一点上,你们父子俩真的很像!”

    展云飞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道:“对不起!”

    默箫毫不介意的笑了笑道:“做为一个儿子,你当然听不得别人在你的面前侮辱你的父亲,换做我也会有一样的反应。”

    黑箫夫人站起身来,慢慢的拉开左臂的袖口,她晶莹的臂膀上一条长约寸许的刀疤清晰可见,她说道:“这就是你父亲留给我的唯一礼物!”

    展云飞睁大了眼睛,他不能置信的摇了摇头。

    “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一个人最有资格杀掉你的父亲的话,那个人就应该是我!”默箫夫人眼中荡漾着泪光。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被台岛黑暗势力追杀,走投无路来到傣夷国,是我帮他在傣夷国立足,帮他东山再起,而他带给了我什么?”默箫夫人大声的喊道。

    对于父亲的过去,展云飞的确没有发言的资格。

    默箫夫人凄惨的笑了笑道:“我曾经以为,你的父亲是真心爱我,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他走的每一步都有计划和预谋。”

    默箫夫人用纸中擦了擦眼角的泪痕道:“展云飞,你会不会出卖自己的女人?”

    展云飞摇了摇头。

    “展雪融他却会!”默箫夫人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自从他死后,我以为早就忘记了和他之间的恩怨,可是我始终还是做不到!”

    展云飞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表示安慰,默箫夫人低声说道:“我无意在你的面前诋毁你的父亲,可是我真的不愿意让你活在他的阴影下。。。。。。我不想再看到他的子女一个个逃脱不了悲惨的命运。。。。。。”

    展云飞的内心一惊,默箫夫人的话后显然说明父亲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自己这一个后代,他低声问道:“夫人。。。。。。你是说,我还有兄弟姐妹?”

    默箫捂着嘴啜泣起来。

    “他在哪里?”默箫夫人好不容易才平复了自己的情绪:“你跟我来。。。。。。”

    默箫夫人带着展云飞来到在迅都市西郊的佛光医院,这是一所精神疾病的专科医院。展云飞的内心百感交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有兄弟姐妹的存在。

    这里的医护人员都认识默箫夫人,两名护士主动为他们引路,在医院的贵宾病房中展云飞见到了他从未谋面的妹妹——展念儿。

    她十五六岁年纪,整个身体倦曲着躺在床上,目光始终呆滞的看着前方。

    默箫夫人和展云飞的出现根本没有引起她任何的注意力,她的口中始终在机械的重复着:“血。。。。。。血。。。。。。好多血。。。。。。”

    默箫夫人轻轻抚摸着展念儿的长发道:“这就是你的妹妹。。。。。。七年前你的父亲来到傣夷国,展念儿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她的父亲。。。。。。”

    默箫夫人大声的哭泣着说道:“他好像要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带着女儿去游乐场去玩,我答应了他的请求。。。。。。可是。。。。。。路途中突然遇到了港岛黑暗势力的追杀。。。。。。”默箫夫人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展雪融竟然。。。。。。抛下了女儿。。。。。。独自逃命去了。。。。。。”默箫夫人掩饰不住内心的愤怒,她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

    “当我找回女儿的时侯,过度的惊恐已经让她变成了这幅样子。。。。。。”默箫夫人抱住女儿的身躯,展念儿惊恐的睁大了眼睛:“血。。。。。。好多血。。。。。。”

    展云飞怜惜的抚摸着妹妹苍白的面孔,他的内心在不由自主地颤抖。

    突然展云飞感到自己的手竟然能够感应到展念儿头脑中的情况,而且这一切竟然化做了一段图像出现在他的眼前。

    原来在展念儿的大脑记忆中枢附近淤赌了一团血块,造成微循环不足,导致受到刺激的图像一次次重现。

    原来是这样,只要冲开那淤血会不会念儿就好了,一个念头在展云飞的心里升起来。

    默箫夫人接着说道:“我已经知道了你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展雪融之所以留下那份遗嘱。就是为了让你替他复仇,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你的幸福和感受,他对你没有任何的感情。。。。。。”

    听到默箫夫人的话后,展云飞又回到了现实中,他压下刚才的想法,辩解道:“不。。。。。。”

    默箫夫人却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道:“孩子,他如果真的爱你,就不该去干涉你平静的生话,更不该逼迫踏入江湖!”

    “夫人,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展云飞分辨说。

    默箫夫人笑道:“你自己选的?你有选择的余地吗?展雪融的那份遗嘱,根本就是在挑起帮内那帮人对你的视,你根本想不到他的城府会深到怎样的地步。。。。。。”

    默箫夫人的目光从展云飞的身上转移到展念儿的身上,然后道:“展念儿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完全是展雪融一手造成的,我真的不希望不幸降临到你的身上!”

    “别说了。。。。。。”展云飞痛苦的闭上了眼晴。

    展云飞隐然想起父亲临终前的录像,关键时刻米忠杰的出现,这看似巧合的一切,背后又到底隐藏着什么,难道真的像默箫夫人所说的那样,父亲在临死前早就策划好了一切?

    展云飞从未感到如此深重的痛苦,当他看到妹妹展念儿呆滞而无神的眼晴,他产生了无论如何也要医好展念儿的相法,这可是自己的妹妹。

    父亲的死显然跟仝海峰有关,他的下一步本应该对付孟博仁和仝海峰,可是展云飞却开始彷徨了。

    这并不是因为仝凌云或者是其他,他的内心忽然感到一种厌倦,他隐隐觉得,即便是自己杀死了仝海峰和孟博仁,这件事情仍然没有结束,他的命运仿佛沾满了父亲的诅咒,他的生活注定要在黑暗中继续下去。

    “父亲的对错先不说,报不报仇也可以压后,可是念儿却不能再等下了,时间越久或是那淤血彻底赌死,想救也救不成了!”展云飞压下心中澎湃的情感冷静地分析着。

    “夫人,念儿的病难道就没法医治了吗?”展云飞问道。

    默箫夫人道:“是的,我带念儿走遍了世界最好的医院,医生说她的记忆中枢淤了血,那里手术不成,一旦手术很可能人就会彻底失去记忆,成为白痴,所以。。。。。。”

    马上月底了,手里有月票的兄弟投给兵心吧,兵心厚颜求票。谢谢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