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二百一十一章 伊人已去

    龟井何别早就知道他们在这场风波中所扮演的角色,可是他并没准备对付他们,至少现在是这样,杀戮并不是最好的办法,目前的樱花会到处都洋溢着浓烈的血腥,如果他采取以杀止杀的办法,只会让更多的帮众心生寒意,他试图凝聚整个帮会的念头会受到更多的阻碍。

    一切都像龟井何别预想的那样,只要除掉野田尤贞子,整个组织的领导权就会重新回到他的手中。

    毕竟他龟井何别的威信和影响不是一个弱质女流轻易能够清除的,想到这里龟井何别不免有些得意。

    龟井何别目前最重要的就是确认野田尤贞子的死讯,只要能够证实这一点他就能够顺其自然的成为组织的新任当家,在野田尤贞子的下落不明以前,他必须要等待下去。

    樱花会的主要部门的课长全部到齐,龟井何别扫视了一下众人开始了他的训话道:“这次野田社长被人伏击,是对我们整个樱花会的挑战,无论这个敌人是谁,我们都不会放过他!”

    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任何人都没有想到龟井何别并没有把目标指向野田尤贞子,他甚至都没有提及海上喋血的事情,他的脑袋里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龟井何别流露出悲愤的神情道:“我们的组织面临着从未有过的危机和挑战,海上的血案,两任社长的离奇死亡和失踪,组织的骨干力量接二连三的被人伏击,如果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我们的组织将面临崩溃的危机。。。。。。”

    龟井何别故意停顿了一下,直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他才开口说:“在野田社长没有找到之前,作为组织内的元老之一,我有责任负担起挽救组织的重任。从今天起组织内决不允许再有内部仇杀和火并事件的发生,如有违背,格杀勿论!”

    伊藤卫原和村山龙二脸上都露出胆怯的表情,龟井何别果然非同凡响,他处理问题避重就轻,将之前的一切全都轻轻带过,真正的用心是先登上社长的宝座。一旦他巩固了自己的位置,他肯定会逐一对付这些曾经背叛过他的人。

    集会解散之后,龟井何别将他最得力的手下田中次郎留下。

    田中次郎显然并不明白龟井何别为什么不揭穿野田尤贞子设下的一连串阴谋。

    龟井何别笑着说道:“野田尤贞子从现在起在我们的字典里已经成为一个死人,再去追究她的过错又有什么意义?”

    田中次郎道:“课长的意思是。。。。。。”

    龟井何别的目光闪过阴冷的杀机:“无论野田尤贞子死没死在明石的阻击中,我都要看到她的尸首。”

    田中次郎点点头道:“这件事我会全力去办!”

    接着田中次郎又问道:“村山龙二和伊藤卫原在一系列的杀戮中充当了重要的角色,课长难道就这样放过他们?”

    龟井何别笑了起来道:“如果我没猜错,他们现在的心情比任何人都要不安,这种恐惧的滋味比死亡要可怕许多,他们绝对等不到我对他们下手!”

    田中次郎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大笑。

    展云飞从野田尤贞子越来越忧郁的眼神已经猜测到局势正在向不利的方向发展,野田尤贞子多次背着他在偷偷的和外界通话,展云飞知道距离他们告别平静的时间不远了。

    三天后的黄昏,野田尤贞子和展云飞一起来到她祖父的墓前,野田尤贞子跪在墓前的草地上,默默祈祷着什么。

    祈祷一直进行了半个小时左右,野田尤贞子才站起身来,她轻声说道:“我的祖父曾经是一个警官,他死在黑社会的暗杀中。我的父母为了替祖父报仇,一样不明不白的死去。。。。。。”

    野田尤贞子的眼圈有些发红,她的嘴唇在微微的颤抖道:“如果我没有遇到井下玄,恐怕我根本活不到今天。。。。。。”

    野田尤贞子稳定了一下情绪,笑了笑道:“也许我是个不祥的人,会给身边的亲人带来不幸,在我嫁给井下玄后不久,他也被黑龙会的人暗杀,就连井下社长也没能逃过噩运。”

    野田尤贞子抽泣起来,展云飞怜惜的将她揽入怀中。

    野田尤贞子轻轻吻了吻展云飞的嘴唇:“我那天之所以约你去‘中村茶肆’,是因为我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放下你。。。。。。尽管我清楚这是一个错误。。。。。。”她大声的哭泣起来。

    展云飞用力的拥抱住她颤抖的娇躯道:“我一样无法忘记你!”

    野田尤贞子却摇了摇头道:“我们之间的一切注定是一个错误,如果再让这个错误继续下去,只会伤害到你。。。。。。”

    展云飞双手捧住她的俏脸道:“我从来没有认为这是个错误,只要你愿意,我马上就能带你离开岛国,去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生活!”

    泪水模糊了野田尤贞子的双目,她紧紧的抱住展云飞的身躯:“云飞!我爱你。。。。。。”

    展云飞吻住她冰冷的唇,野田尤贞子却扬起手掌,用力的击打在他的颈后,展云飞眼前一黑昏到在地上。

    野田尤贞子流着泪水抱住他的身躯,将他慢慢放在草地上,轻声道:“离开我。。。。。。离开岛国。。。。。。”她在展云飞的唇上深情的亲吻了一下,哭着向远方跑去。。。。。。

    当展云飞醒来的时候,野田尤贞子早已经不知去向。他沿着来时的道路向武藤祖母的茅舍走去,当他来到山谷中的时候,眼前的一切让他呆在那里。

    六间茅舍早已变成了一片灰烬,烈火烧过的废墟上,仍旧荡漾着淡淡的轻烟。

    展云飞不顾一切的跑了过去,他发疯似的呼喊着野田尤贞子的名字,他用双手在灰烬和废墟中搜寻,直到搜遍废墟的每一个角落,他手上的皮肤已经被废墟磨出血泡,茅舍中只有一具焦黑的尸体。尸体的颈部仍然有一串被熏得乌黑的贝壳项链。

    展云飞的泪水无可抑制的流了下来,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始终最爱的人是野田尤贞子,他抱起那具焦黑的尸体大声的悲号起来。

    天空忽然下起了暴雨,雨水可以洗净贝壳上的灰烬,却无法洗掉展云飞内心深深的悲痛。。。。。。

    竹下惠一将手中的烟蒂远远弹了出去,然后向对面神不守舍的野田尤贞子道:“龟井何别已经知道了你的死讯,今晚他会亲自到警事厅认尸!”

    野田尤贞子心神恍惚的应了一声,竹下惠一皱了皱眉头:“你还在想着那个华夏人?”

    野田尤贞子摇了摇头,她的眼神却早已经暴露了她的内心。

    竹下惠一问道:“为什么你那天会突然约他在中村茶肆相见?”

    野田尤贞子有些愤怒的盯住哥哥道:“他既然已经要离开岛国了,你为什么要让人在机场狙击他?”

    竹下惠一不自然的笑了一下:“我觉着怎么那名狙击手会突然死去。。。。。。”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野田尤贞子生气的转过脸去。

    竹下惠一叹了口气道:“我的一位救命恩人,让我还他一个人情,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谁?”野田尤贞子道。

    竹下惠一没有回答,启动了汽车:“成败全在今晚,只要除去龟井何别,我们就能控制整个樱花会。”

    “野田尤贞子的尸体已经被运往警事厅的殓房,消息绝对可靠!”田中次郎兴奋的对龟井何别说。

    龟井何别习惯性的眯起双眼道:“我要亲自去认尸。”

    田中次郎点头说道:“社长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田中次郎将称呼巧妙的改成了社长,龟井何别听在耳中,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龟井何别交待说:“为我准备一杯清酒,我要对着这个贱人的尸首痛快的喝上一杯!”

    展云飞将贝壳项链和野田尤贞子的尸首一起埋在她祖父的坟边,他的脸上已经分不清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他亲吻坟上的泥土:“野田尤贞子!无论谁杀害了你,我都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雨丝忽然改变了原有的轨迹,冷风夹杂着雨丝钻入展云飞的衣领,让他不寒而凛。

    一支闪耀着寒光的羽箭从密林中,射向展云飞的后心。

    展云飞的身体发自本能的一个侧移,镞尖擦破他的右侧衣袖,深深射入新坟之中。展云飞怒吼一声,全速向左侧的竹林中冲去。

    两支羽箭从不同的方向穿越层层雨丝,向展云飞逃逸的方向射去。

    展云飞距离竹林还有三米的距离,他这次没有那么幸运,左侧的那支羽箭从他的左肩射入,箭杆上传来的巨大冲力让展云飞的身躯一个踉跄,险些倒在前方。

    展云飞强忍疼痛,抬手在伤伤处点了几指,止住了血,然后在隐藏的对手发动第三次攻击前冲入了竹林之中。

    他用手折断了插在肩头的镞尖,咬住牙关将羽箭抽了出来,使用这种原始武器的肯定是岛国忍者,可能就是这帮人害死了野田尤贞子,展云飞的斗志被怒火和仇恨点燃。

    竹林的上方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哨,一名黑衣忍者反身沿着光滑的竹竿滑下,他手中的岛国倭刀在天光的反映下透射出阴冷的寒光。

    在距离地面还有四米左右的距离时,他的身体忽然脱离了竹竿,双手握刀腾空劈向展云飞的头顶。

    展云飞向后连退了三步才躲过这名忍者威力无比的一击。他利用竹林的地理环境,来躲避忍者一连串凶猛的攻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