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二百零四章 生死攸关

    展云飞他拖住那黑衣人的脚踝,把他的尸体拖到对方火力无法达到的地方,然后迅速扒下了对方的潜水服穿在了自己的身上,展云飞从对方的被囊中还发现了一枝猎鲨枪。

    船体已经开始倾斜,如果不抢在游艇沉入海面以前离开,那么船体完全没入水面时引起的漩涡,会将周围的一切卷入海底的深渊。

    展云飞带上氧气面罩从距离海面最近的位置,背身向后落了下去。

    潜水服的防水性相当的好,水温虽然很冷,但是仍然在人体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展云飞迅速向远离游艇的方向游去。

    展云飞他的目标是位于游艇尾部的摩托艇,只有夺下摩托艇,自己才有一线生机,单凭着人力,根本没有办法游离这片海域。

    展云飞利用潜泳向前方的摩托艇不断靠拢,他必须在不被对方发现的前提下来到他们的面前。

    展云飞在水下大约五米的地方,这里的海水虽然很清澈,可是他并不担心对方能够发现自己的踪影,目前他们的注意力应该集中在正在沉没的游轮上。

    展云飞在水下安装好了猎鲨枪,他绕行到摩托艇的后方大约五米的地方开始上浮。这辆摩托艇距离他的同伴大约有一百米左右的距离,展云飞要在不惊动他同伴的情况下干掉这两名敌人。

    展云飞慢慢浮出了水面,海浪的声音掩饰了他出水的动静。他瞄准后面手持火箭发射器的蛙人抠动了扳机,一道银色的闪光从猎鲨枪中弹射而出,闪电般射入了那名蛙人的体内,箭矢似乎没有受到他**的过多阻碍,透过他的身体又穿入了前面驾驶摩托艇的蛙人的后心。

    展云飞没有想到猎鲨枪的威力会如此强大,两名蛙人登时被穿成了糖葫芦,连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落入了海中,鲜血随着翻滚的浪花燃红了海面。

    展云飞又惊又喜,原本认为要费上一番周折的事情竟然这么容易就办到了。

    展云飞他第一时间爬到了摩托艇上,与此同时那边的敌人已经发现了这里的变化。他们开始调转摩托艇的方向,向展云飞追击而来。

    展云飞将马力开到最大,摩托艇拖出一道长长的水线,向正东方向全速驶去。

    身后那辆摩托艇上的敌人弃去了手中的火箭发射器,端起脖子上悬挂的轻型冲锋枪,开始射击,展云飞不断的扭动着方向,摩托艇在海面上蛇行前进。

    这种前进的方式有效的躲过了对手密集的火力,危险往往能激发一个人最大的潜能,展云飞初次驾驶摩托艇就已经表现出极强的控制能力。

    展云飞在熟悉摩托艇的操纵之后,开始在海面上围绕一个巨大的圆圈行进,这种方式让他和对方的位置成为相互追逐。

    枪声忽然停歇,敌人刚才的一通火力宣泄已经用完了枪内的子弹,他开始更换弹夹。

    展云飞抓住这难得的时机,调转摩托艇的方向全速向对方冲去,两名蛙人被展云飞这同归于尽的举动吓得目瞪口呆,他们知道两辆摩托艇相撞会发生怎样的后果。

    距离在的接近,十五米。。。。。。十米。。。。。。五米。。。。。。,展云飞将速度已经加到最大,他用尽全身的力量向上牵引摩托艇的方向把,这是他跟路虎在摩托车上学到的技术,摩托艇腾空而起,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前方坚硬的金属尖端重重撞在两名蛙人的身体上。

    两人连声音都没发出,就飞入了五米多处的海水中,展云飞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晃动的艇身,没等他来得及喘息,空中两个驾驶滑翔飞行器的黑衣人向他的方向开始靠近。

    展云飞驾驶着摩托艇向海岸的方向行进,根据仪表上的显示,摩托艇上的燃油应该足够他回到岸上。

    两名黑衣人仍然没有放弃对展云飞的亡命追逐,枪声在身后不断响起,展云飞摆脱目前困境的唯一方法就是依靠摩托艇的速度甩开对手。

    滑翔飞行器要依靠风速和风向来控制,展云飞尽量选择逆风前进,风向可以有效的减慢对方的速度。

    突然间他的右腿内侧仿佛被蚊虫叮咬了一下,然后一种异常灼热的感觉沿着他的神经末稍传遍了全身。

    展云飞马上意识到自己中枪了,好在两名黑衣人已经被他远远的甩在身后。展云飞低头看了看腿上的伤势,子弹应该从大腿的内侧穿过,并没有伤到他的骨骼。

    展云飞正在暗暗感到庆幸的时候,忽然听到电机发出一声闷响,摩托艇的前方冒起了白烟,刚才的那颗子弹穿过自己大腿之后又射入了摩托艇的内部,一股浓重的油味散布在空气中。

    展云飞已经别无选择,他迅速从摩托艇上跃入了水中,他的身体刚刚沉入水下就听到一声沉闷的爆炸声,头顶的水面燃起了一片熊熊的大火。

    展云飞摒住呼吸,将氧气面罩重新戴在口鼻上面,由于担心敌人追踪到这里,他在失火的水面下足足停留了十多分钟,才慢慢的浮阳明市面。

    此时的海面已经变得异常的空旷,刚才惨烈的战斗已经被海水洗涤的干干净净,只有空气中还没有完全散尽的硝烟还暗示着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激战。

    那两名追击展云飞的黑衣人,已经操纵着滑翔飞行器消失在远方的天际,展云飞确信敌人全部离开,这才放心的随波漂浮在海面上。

    伤口经过海水的浸泡,疼痛开始变得越来越剧烈,展云飞划水的动作也因此而变得越来越缓慢,阳光毫无遮拦的洒落在他的身上,他的口唇开始变得干涸,难捱的饥渴反复折磨着他的意志。

    展云飞的四肢开始变得酸麻起来,他知道自己的体力已经不能支持太长的时间。

    根据他的初步估计,现在所处的位置距离最近的海岸至少要有二十海里,即使是他身体状态最好的时候也很难游回去,更何况他现在的右腿又受了枪伤。

    展云飞绝望的发出两声大笑,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幸运会再次降临在他的头上。

    无奈之下展云飞一边运起情真意动功恢复体力,稳定伤口,一边向着海岸方向随波逐流。

    晚霞将整个海面染红,在展云飞的眼中那是鲜血的色彩,他不知道龟井何别和梁祥祖等人是不是已经成功逃离,这片广阔的海域仿佛只剩下他自己。

    展云飞的体力已经达到了极限,若不是有情真意动功护住灵台,让他保持着清醒的意志,以及他那超越常人的忍耐力的在苦苦的支撑着。

    虽然有情真意动功的护持,但严重的脱水,导致的疲倦让展云飞的思维渐渐开始混乱,过去的很多事情在他的脑海中一幕幕的重现,他甚至没有力量继续睁开双眼,他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向下坠落。

    “我不能死!害我的人没有查出来,属于我的东西没有拿回,还有妈妈、月神、欧阳、寒玫、仝凌云、孟琳琳等人他们都在等我呢!”一个声音在展云飞的内心中拼命的提醒着他。

    展云飞用他的右手竭尽全力的扭在自己的伤口上,疼痛的刺激让他重新清醒了过来,他用力挥舞着手臂,以免自己沉入水面。

    天色越来越暗,缺少日光照耀的海水迅速的变冷,展云飞的嘴唇像他的脸色一样苍白,他的眼睛终于慢慢的闭上,身体好像漂浮在云端,疲惫已经彻底摧垮了他所有的坚持和努力,如果未来是一场梦,那么他宁愿就此长眠不醒。。。。。。

    就在展云飞感觉自己的意识又要模糊的时候,忽然听到海风中隐隐传来轮船的汽笛声,开始他还以为一切都是源自于自己的幻觉。

    直到聚光灯投射在附近的海面上,展云飞才知道,的确有一艘渔船来到了他所处的位置附近。

    可是那艘渔船在展云飞的附近来回搜寻了一阵子,又向远方的海域开去,展云飞残存的意识告诉自己,对方没有发现他。

    展云飞他现在甚至连挥动手臂的力量都失去了,这可能是他最后的机会。

    展云飞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这时他才留意到后腰的防水口袋中插有一根笔状的长筒,他从腰间抽出长筒,信号弹!激动到极点的展云飞差点没晕了过去。

    展云飞竭力让自己的情绪恢复平静,用残存的那点力量拉开了信号弹的引信,一道强光射向空中,然后黄色的狼烟在他的手中升腾而起,在空中的范围不断的扩散变大。

    展云飞不知道对方能不能看到这黄色的信号烟,他的手臂竟然无法继续高举在空中,终于无力的垂了下去,他的眼前也变得一片黑暗,记忆从这时开始停滞。。。。。。

    参与这次会议的三百五十六人中,只有二十一人成功脱困,幸运的是包括梁祥祖、齐啸云在内的华人帮会首领没有一人遇难。

    龟井何别脸色铁青的从救生艇上跳了下来,他的手中仍然握着那个没有来及揭晓答案的信封。

    河野洋平抱着儿子的尸体仍旧呆呆的坐在救生艇上,他依然无法相信这个无情的事实。海风早就吹干了他脸上的泪痕,向来坚忍冷酷的他第一次显得那样的凄凉与无助。

    共同的困境让梁祥祖和齐啸云这些昔日的对手来到了一起。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