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一百八十九章 胡笳身世

    “谢谢江小姐的邀请。届时我一定会到场,时候不早了,我失陪啊。”仝凌云说着向外走去。

    走过展云飞身前时,仝凌云低头凑到展云飞的耳边,说道:“展大少爷,你可真是有本事啊,在东方岛国没有爬上亚春的床,却已经掏走了她的那颗心,现在连西方的绝色大美女都勾引到了家里,如果亚春知道,不晓得多伤心!”

    仝凌云没有给展云飞解释的机会,她已经恨恨的上车走了,其实就算是让展云飞解释,也会很苍白无力,因为玛蒂斯娜的身份,他根本没有办法说出来。

    再说了,展云飞也没有这份心,伤心就伤心吧,过一段时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经历了东方岛国的那次劫难,姜亚春这个小丫头,应该学习坚强起来了。

    晚上,展云飞睡前,去了一趟玛蒂斯娜的卧房,这个女人平日里心思敏捷,但是对过家庭生活,却恍若痴呆,啥也不懂,仅仅大半天就出了好几次笑话。

    展云飞只是想警报她一下,这里不是西方的世界,不要乱来,除了“黑夜”的事,她任何事都不准做。

    展云飞他倒不怕这女人对自己和寒玫不利,只是不想她尽惹麻烦,不过让她体会一下家的感觉,相信也是一件好事,不管她是胡笳还是仝凌云,最后的归宿都是一样的,所以,从心里来说,展云飞也希望胡笳能找到自己的寄托,找到自己的幸福,不要把杀手当终生职业。

    “老朋友,希望你在天之灵能谅解,这是我仅能做到的。”展云飞心里默默地对“审判”说着。

    但是当展云飞从玛蒂斯娜的房中走出来的时候,好死不死的,正碰到走廊里走过来的江寒玫。

    现在已经半夜三更的,从一个女人的房子里出来,还真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寒玫,你现在还没有睡呢?”展云飞有些尴尬的问道。

    江寒玫轻轻的走近,看了展云飞一眼,心里已经酸酸的,连说出的话,也带着酸味。

    “如果我睡了,不就看不到你干的坏事了么,云飞……”法寒玫幽怨地道。

    展云飞冷汗直冒,看样子这女人真是误会了,还以为他到玛蒂斯娜房里偷香来着,就算是他有心,但是敢么,这女人正愁找不到杀他的机会呢?

    看着江寒玫伤意暗泣的悲态,展云飞觉得有些事情,还真的需要与她做个沟通。

    展云飞手臂一张,就已经把她搂住,江寒玫一向很是温驯的,但是此刻却扭动着身体抗拒着:“不要抱我,你去抱你的外国妞,人家的身材才是最好的,相信你展大少刚才一定很满意了。”

    展云飞没有放开,而是不顾她的挣扎,第一次无视她的意愿,把她连拖带拉的拽入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昏迷的灯光,让气氛很是不一样,江寒玫有一瞬间的失神,粉脸一红喝道:“你拉我进来干什么,难到还要花言巧语的骗我?”

    其实在几次展云飞救了她的时候,江寒玫就明白这辈子她与展云飞就纠缠定了,有些事,她根本就控制不了,这是她的命,而她已经认了。

    但是让江寒玫

    很生气的是展云飞竟然把这个女人留了下来,根本就不顾她的难堪,男人找女人,她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这样堂而皇之的在自己眼前,她受不了。

    “寒玫,你不要生气,其实我与玛蒂斯娜关系很一般,并不像你想象那样的。”展云飞解释道。

    江寒玫气道:“一般就已经住下来了,那不一般的,岂不是连我的位置还都得让出来么?”

    展云飞哭笑,说道:“好了,我给你讲个故事吧,玛蒂斯娜的故事。”

    没有给江寒玫说话地机会,展云飞已经把她搂着入怀,嗅着那醉人的身体芬芳,一个好像已经远去很久的故事,慢慢的在口中缓缓叙说。

    “世上有很多种传说,而我现在说的是一个关于杀手界的传说,普通人一辈子也不会理解。但是在杀手界。那个叫审判的男人,却是神般的存在,他一生杀死十六人,每个都是权力倾世地人物,却从未失手。”

    “我无意之中与审判交集,虽然我们彼此地身份不一样。但是畅饮甚欢,成为了朋友,一种关系很奇怪的朋友,因为我的立场是对立的,这说出来,恐怕很少有人会相信。”

    “但是人总会死地,审判也不例外,临死之前,他要我照顾他的女儿。也就是杀手界排名第三的胡笳,而且要在他女儿刺杀我三次之后,才能把那个遗物百宝箱交给她。现在还差一次,我地使命就可以完成了。”

    江寒玫的眸光,开始闪烁着好奇与担扰,不仅没有再反抗,反而异常的关心,扭转过身体,急问道:“玛蒂斯娜就是他的女儿,她要杀你?”

    “玛蒂斯娜自己并不知道,她一直当他是师父,我也不知道如何告诉她。”

    江寒玫道:“对不起,对不起,云飞我真的不应该怀疑你的,玛蒂斯娜一定很危险吧,你却为何非要留她住在家里?”

    展云飞笑了笑,说道:“对别人来说,很危险,但对我来说,很安全,让她住进来,其实我也很矛盾,那一刻,我可能只当她是一个流浪异乡的女孩子,没有把她当成杀手胡笳。”

    江寒玫双眸流露出柔情,说道:“云飞,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吃醋地,只是人家看到你从她地房里走出来,真的没有忍住。”

    “我去她房里,只是警告她不要乱来,没有去偷腥,就算要偷,我也会去你房间。”展云飞没有怪她,江寒玫的在意,说明她真的很珍惜这片感情,也珍惜现在的拥有,作为男人,应该感觉到很幸福才对。

    江寒玫妩媚的春意顿时就浓郁了几分,很是有些扭捏的娇嗔道:“你还说,人家早就是你人了……”

    情感的升华,与玉望的渴求有着很直接的关系,当江寒玫抬起绝美香艳的脸庞,那如雾般迷茫的眸里,浮现出一种深情相许的光彩缓缓溢动的时候,展云飞的手,已经不知不觉的移到了她的美胸之上。

    滑腻舒软的果实,已经到了该采摘的时候了。

    “寒玫,我要好好地爱你!”展云飞的手在江寒玫的胸前游动,此刻已经透过睡衣的边襟,接触到那滑嫩的肌肤,腰间的系带,慢慢的松开了,饱满的风景,已经半泄雪白。

    江寒玫含羞轻轻的点头,温驯的就如一只乖巧的羔羊,整个人在这瞬间失去了力气,软软的倒在了展云飞的怀里。

    柔情爱意,就如火点燃了激情,幸福的男女,在午夜的春卧里,上演着香艳的人生欢语,一波一波的心灵颤动,让他们彼此,紧紧的融合在一起,这一刻,他们都属于彼此。

    **苦短,情花初绽的芳香,带疲惫和情真意动功浓郁的香气,让展云飞格外的迷醉,这一夜,他数次让她冲上爱的潮头……

    “云飞,我想回台岛给爹地上坟,同时告诉他我已经有人照顾了!”早晨刚刚经历了晨练,江寒玫一边乖巧地为展云飞善后,一边幽幽地道。

    “好哇!我这就让人订机票,今天就走,明天就回来了,亚春的庆功会也不会耽误!”展云飞一边着一边打电话让人订机票。

    江海天的墓前,江寒玫长跪不起,她在这里已经半个下午了,不论是父亲江海天还是弟弟江杨帆的墓前都摆放着他们最爱吃的水果和点心。

    江寒玫知道台岛以后她回来得会越来越少,她日后会跟着展云飞,展云飞到哪儿,她就会跟到哪儿,哪儿就是家。

    展云飞默默地陪伴在江寒玫的身边,这一刻,他知道自己已经是这个女人今后唯一的依靠。

    “寒玫,我一定会好好待你,让你幸福的。另外岳父的仇我会报的,放心吧!”深情的表白,江寒玫还是第一次从这个男人口中听到如此温馨的话语,心情突然的舒服了很多,深情地眸里,泛着如水地爱意,也把自己塞到展云飞的怀里。

    “云飞,你已经是我这一生选择地归宿,是我江寒玫的老公,寒玫相信你。”

    夕阳的风中,这一对陷入了情爱融合的男女,混然已经忘记一切,在他们的眼中,此刻只有彼此。

    第二天上午展云飞二人从台岛返回了港岛,刚回到罗马假日,就在走廊碰上了玛蒂斯娜。

    “展云飞,你们去哪里了?为什么把我一个人抛下?”玛蒂斯娜看到展云飞后生气道。

    “哦,不好意思,玛蒂斯娜小姐,我与寒玫去台岛祭奠她父亲和弟弟去了,在这里我向你诚挚地道歉!”展云飞一边说着一边深深地鞠了一躬。

    展云飞如此正式的道歉一时间让玛蒂斯娜不如何是好。

    “好吧,我原谅你们了。”玛蒂斯娜道。

    展云飞道:“谢谢你,玛蒂斯娜小姐,对了,今晚我们去参加宴会,你也去么?”

    这种公开场合的宴会,玛蒂斯娜估计从来没有参加过,作为一个杀手,抛头露面,的确是一种不明智的选择,但是这是在华夏,展云飞想来安全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想让这个女人多尝试一些与人交流的机会。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