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一百五十章 谋划狂龙

    今天八更!求月票!第八更完毕。

    展云飞感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那里很朦胧,很温暖,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一切有那么的清晰。

    房间里两个赤着身体的男女紧紧地相拥着,他们的身体上冒着白色雾气,一股淡淡的香味从那雾气中散发出来。

    给人一种神秘、诡异和香艳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展云飞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竟然还与欧阳柯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相连着。

    原来自己跳车前所受的擦伤竟然全都好了,不但不痛了而且连疤痕也没有留下!

    同时展云飞感自己的身体里有使不完的力量!

    “老公,你醒了!”欧阳柯钰也醒了。

    “别动,你再睡一会,我让人给你订回大陆的机票。”展云飞道。

    “老公,现在什么时间了,我得赶紧走,早回到大陆妈就多一分安全。”欧阳柯钰坐起来道。

    “也不急一时,我让莫大为给你订票。”展云飞道。

    “老公,我感觉我现在怎么精力这么充沛?”欧阳柯钰伸了一下懒腰道。

    “怎么?还没有过瘾?要不我再侍侯一下夫人?”展云飞道。

    “讨厌!我说的是真的!你快让莫大为订票,我走后你一个人在这里一定要注意安全,最好你住到江小姐那里,我能看出来她喜欢你,他会照顾你的。”欧阳柯钰道。

    “老婆,你回去也要注意安全,韩久南他们几人是绝对可以相信的!”展云飞道。

    “我知道了,老公!”欧阳柯钰温柔地看着展云飞道。“老公,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就再做一次……”

    看到欧阳钰那成熟艳丽的风情,展云飞又是一阵意动:“好!我就再爱姐姐一次!”话声一落,展云飞又翻身上马,开始了新的征战……

    两个小时后,二人停了下来,彼此紧紧地拥在一起,感受着对方的爱意。

    “老公,你真好!”欧阳柯钰轻声道。

    “老婆,你才好,我是一个不专情的人,跟着我你受委屈了!”展云飞歉疚地道。

    “不!老公,你这么优秀,能得到你的爱,我已经知足了,我本就是残花败柳,虽然刚认识你不久,就发生了关系,但我从来没想到会得到你的爱!”欧阳柯钰道。

    “姐姐,虽然我会有不止一个女人,但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重要的,那个妻子的身份只有你才配!”展云飞道。

    “谢谢你,老公!我现在才知道做为一个女人的幸福!谢谢!”欧阳柯钰激动得娇躯乱抖,眼含热泪地道。

    “这都是我的心里话,所以你这次回大陆在保护好妈的同时自己一定要安全,不能出事儿,我可不能失去你!事业上我不能没有你,生活中也不能没有你!知道不知道你的一颦一笑,你的身体是那样的吸引我,还有我们欢爱时你的喘息、叫声是那样的让我**!姐姐你一定要答应我,不能出事儿!”展云飞盯着欧阳柯钰的双眼恶狠狠地道。

    听到展云飞如此一说,欧阳柯钰感脸不由一红,但却坚定地说道:“我知道,我一定会好好地,我要服侍你一辈子,做你一辈子的好女人!”

    听了欧阳柯钰的话,展云飞拍了拍她的俏脸,再陪我睡会儿,等莫大为送来机票你再走。

    这期间,欧阳柯钰乖巧地伏到展云飞的腿间张口含住展云飞的刺刀为他清理起来。

    “你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展云飞用手轻拍着她的玉背幸福地道。

    两个小时后,莫大为送来机票,二人起床简单收拾了一下后,向机场赶去。

    看着飞机向北飞去,展云飞如释重负地出了一口长气。

    然后展云飞打车向罗马假日赶去。

    在车上展云飞电话通知众人到罗马假日商量情况,当展云飞赶到时,路虎、董丽丽、李连军,罗娇娇、江寒玫都在那里了。

    展云飞看了一下,发现每一个人都满面愁云,他们都清楚的认识到仝海峰的失败意味着什么。

    “白天宇不会忘记我们对他做的一切!”罗娇娇不无担心的说道。

    董丽丽提议说道:“既然仝海峰都准备到台岛避风头,我们也不妨考虑一下。”

    路虎说道:“狂龙只要把帮内的事务摆平,他第一个要对付恐怕的就是我们,凭我们现在的力量恐怕和他无法抗衡。”

    “狂龙我早晚要杀了他!”已经痊愈得差不多的洪建春道。

    展云飞重重在桌子上击了一拳道:“大家听着,我们绝不能给狂龙机会,趁着他还没有腾出手对付我们之前将他彻底击倒!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去拜会一下白天宇!”

    见白天宇虽然不是那么容易,可是找到他的儿子白玉骐对展云飞来说却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白玉骐对展云飞的仇恨是显而易见,如果当初没有展云飞的存在,他现在应该还好好当着天籁之音的董事长。

    当白玉骐看到展云飞出现时,脸上不由一愣,但很快就释然了。

    展云飞的话很直接:“白公子,我想你安排一个机会让我和白司长见面!”

    白玉骐不屑的笑了起来道:“你是不是做梦?我凭什么为你安排?我dad为什么要见你?”

    展云飞微笑了一下道:“如果我没记错,白公子应该是个商人,既然是商人,任何事情都能够用一定的价格衡量,你可开个价,只要我能够接受,这笔交易就算成交!”

    白玉骐狠狠的盯住展云飞,他这辈子很少像现在这样恨过别人:“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无论你出什么价钱我都不会让你见dad,除非你死,我可以考虑和dad一起去参加你的葬礼。‘

    展云飞呵呵笑了起来,他道:“白公子真的不愿意考虑?“

    白玉骐果断的摇了摇头,展云飞从身上掏出一打照片扔到白玉骐的面前,白玉骐看清照片,登时变得面如土色。

    “上面的这个孩子,听说是白公子的私生子,这件事恐怕白司长还不知道吧?“展云飞对白玉骐说道。

    “你好卑鄙!”白玉骐咬牙切齿的说道。

    “谢谢你的夸奖,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已经让人在你儿子所在的幼稚园安放了炸弹,如果今天我见不到白司长,明年今天就是你儿子的周年忌日!”展云飞的目光露出浓重的杀机。

    白玉骐额头上渗出了冷汗,他迅速拨通了父亲的电话:“dad……我……我有件事情必须见你,中午在……在东方明珠大酒店……”

    展云飞满意的点点头道:“这样多好,如果我们一直都配合的这么默契,我们肯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白玉骐咬牙切齿的说道:“无论今生还是来世,我永远不会和你这种人做朋友!记住你会为你今天的行为付出惨痛代价的!”

    展云飞终于见到了白天宇,只有这种近距离的直接对话,才能让他充分感觉到白天宇的莫测高深。

    白天宇见到展云飞居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冷漠,他先是礼貌的点了点头,然后向展云飞身边充满愤怒的儿子说道:“玉骐,你去门外等我!”

    白玉骐尽管十分的不情愿,可是仍然听从父亲的命令。

    展云飞为白天宇倒上了香茗道:“白司长的伤恢复的很快!”

    白天宇笑了起来道:“那个杀手的准星的确太差!”

    白天宇审视着眼前的年轻人道:“如果我没猜错,你是不是又用某些手段,要挟了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

    展云飞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道:“白司长的门槛实在太高,我见白司长的心情又太迫切,所以只好用了这个不太光彩的手段。”

    白天宇一语双关的说道:“手段没有什么光彩和不光彩的分别,只要达到目的就是高明的手段。”

    白天宇停顿了一下又说道:“现在的年轻人懂得利用手段的真是少之又少。”

    展云飞坦诚的说道:“莫思娜的事情是我搞出来的!”

    白天宇笑着说道:“我知道,不过今天你应该不是专门来向我道歉的吧?”

    “我找白司长是为了要一个机会!”展云飞望向白天宇深不见底的眼睛。

    “机会应该靠自己去创造!”白天宇饶有兴趣的看着展云飞。

    展云飞低声说道:“南爷的葬礼白司长会不会出席?”

    白天宇叹了口气道:“振明毕竟和我是多年的朋友,我又怎么会缺席呢!”

    展云飞说道:“南爷的底子很复杂,葬礼上可能会出现任何意外的事情,如果我是您,我就会选择留在海检司。”

    白天宇的眼睛一亮,他听得出展云飞在向他暗示什么。

    展云飞喝了口茶道:“江湖中人都说是狂龙杀掉了南爷,不知道他会不会出现在葬礼上?”

    白天宇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道:“会!他一定会!”

    展云飞道:“白司长打搅了,在下告辞!”

    从白天宇处回来后,展云飞就将自己的弟兄都招了过来,然后又让莫大为将囤积的武器送了过来。

    “白天宇会不会出卖我们?”李连军一边整理着装备,一边忧心忡忡的问道。

    展云飞摇了摇头道:“他不会!”

    李连军说道:“他既然跟狂龙可以联手做掉南振明,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定非同一般。”

    展云飞笑了起来道:“正是因为这种非同一般,所以狂龙知道他的底一定很多,有句话叫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白天宇已经再次连任了司长,狂龙变成了他的一个隐患,我们干掉狂龙,他可以说是求之不得!”

    李连军问道:“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做?”

    展云飞说道:“南振明下葬的地点在福禄公墓,白天宇对外宣称他会出席葬礼,所以到时候到场的人肯定不少,狂龙作为龙虎会的新任大佬,一定会亲临这里。在海检司长面前他肯定不敢太过招摇,换句话来说,他的安全措施会打上一个折扣。”

    李连军点点头,主动请缨说道:“这件事还是由我来做!”

    展云飞摇了摇头道:“杀狂龙的人选我已经物色好,你的任务是干掉这名杀手,以免他把事情泄漏出去。”

    派去刺杀狂龙的人叫应墨,是洪建春推荐给展云飞的。应墨曾经在台岛海军陆战队中服役三年,是爆破专家,后来因为酒后和人斗殴,致残他人身体而入狱,出狱以后就以杀人为生。应墨善于制造炸药,定时爆破和局部爆破都是他的强项。

    展云飞这次要对付的人是狂龙,他不想因为行动而波及到无辜,在社会上造成恶劣的影响。应墨的定向局部爆破成为最佳的选择。根据他和洪建春在此之前的商量,杀掉狂龙后,就即刻把应墨解决掉,以免再出波折。

    第二天黄昏,天空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阴郁的天色为葬礼平添了几分悲凉的气氛。因为白天宇确定出席,很多社会名流早早的赶到了墓地,他们来这里的真正目的是能够接触到白天宇,至于吊唁南振明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葬礼按照既定的程序进行着,因为南振明信奉天主教的缘故,整个仪式都按照西式来进行。

    阴沉的天空让这座家族陵园显得格外的压抑,装有铁栅栏的门上安着彩色玻璃,门前是白色的大理石柱子,门的上方砌着白色的意大利大理石,上面刻有家族的姓:南氏陵园。

    当护送灵柩的队伍在狭窄的车道上停下时,所有人都无声的站在墓道的两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