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一百零八章 返回港岛

    江杨帆的墓就在他父亲的身边,江海天将他带到这个世界上,又亲手把他带走,他的葬礼除了江寒玫和展云飞就是一名前来祈祷的牧师。

    江寒玫把一束百合花放在弟弟的墓前,这个世界上只剩下她孤苦伶仃的活着,如果可以选择,她愿意用所有的财产去换取父亲和弟弟的生命。

    一辆黑色奔驰在公墓山停下,身穿黑色风衣的齐啸云捧着一束白色百合慢慢的走向墓前,警方刚刚已经排除了他犯罪的可能,江寒玫冷冷看了他一眼,转身向下走去。在她的内心中,任何一个名单上的人都和弟弟的死有关。

    齐啸云向展云飞笑了笑,把鲜花放在江杨帆的墓前,向墓碑鞠了三个躬。

    “你是唯一能想起来拜祭他的人……”展云飞的声音很沉重。

    齐啸云叹了口气,似乎在感叹世间的人情冷暖,他道:“云飞,人是个现实的动物,江湖中人尤其如此。”

    展云飞点了点头道:“绑匪跟江海天有什么过节?”

    齐啸云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这件事真的很奇怪,他们为什么要把江杨帆的尸体藏在我的货场,东星会与‘上帝宠儿’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他们干吗要把我拖进来?”

    “是不是梁祥祖做得?”展云飞道。

    齐啸云沉吟了一下道:“‘上帝宠儿’和他应该没有什么生意上的往来,按理不会……”

    齐啸云的话提醒了展云飞,展云飞忽然想到上帝宠儿好像在江海天的光蝶上出现过。

    齐啸云来到展云飞身边,他的目光追逐着远去的江寒玫,有些惆怅的说道:“她仍然恨我!”

    展云飞点了点头道:“也许她的潜意识之中仍然把你看成她的仇人。”

    齐啸云苦笑着说道:“警方已经证实了我跟绑架没有任何的关系,这次是境外组织潜入台岛作案!”

    展云飞叹了口气道:“江海天和‘上帝宠儿’有什么关系?”

    “他们之间是雇主和雇工的关系,‘上帝宠儿’是缅甸的一个武装组织,江海天在缅甸做毒品生意的时候,那边的保护工作就由‘上帝宠儿’负责,听说江海天现在还欠他们一百万美元的辛苦费。”齐啸云道。

    展云飞皱了皱眉头,仅仅为了一百万美元就杀掉了江海天和他的儿子,这理由似乎过于牵强了一些。这次对方把江海天和他儿子的行踪摸得一清二楚,显然在台岛一定有人共谋。

    江海天一生树敌无数,很难猜得到究竟是谁是幕后的真凶。

    江海天的死,获利最大的是梁祥祖。可是光碟上并没有梁祥祖和上帝宠儿的合作记录,况且如果是梁祥祖做的他又何必杀死江杨帆嫁祸给齐啸云,而且这种嫁祸也过于明显了。

    展云飞忽然想到齐啸云在这次的事件中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损害,两名绑匪的浮出水面,让他和这次的绑架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害死江海天的最大嫌疑人已经变成了上帝宠儿,东星会的危机也在不觉间化解。

    仔细想想,江海天的死齐啸云获得的利益并不次于梁祥祖。对齐啸云来说,江海天死后,他们在幕后做得那些暗地交易就再也没有人知道。展云飞的内心生出一种莫名的寒意,这件事是不是齐啸云策划的,置死地而后生!展云飞默默审视着眼前的齐啸云,如果一切都是他做得,他的城府和心机深不可测。

    齐啸云并不了解展云飞现在的想法,他告诉展云飞道:“警方已经解除了对你的限制令,你随时都能够返回港岛。”

    和齐啸云分手后,展云飞送江寒玫回到了她的公寓。江寒玫仍然处于极度的悲伤中,可是她的目光在渐渐变得冷静,这个柔弱的女孩在一连串的打击下开始慢慢坚强起来。

    “明天我就要回港岛了!”展云飞低声说道。

    江寒玫美丽的眼眸闪过一丝失落,这段时间如果没有展云飞的帮助,她早就已经撑不下去,她的内心中已经不觉间把展云飞视为最大的依靠,展云飞的离开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什么时候的飞机?”江寒玫问道。

    “明天上午!”展云飞道。

    “我去送你……”江寒玫小声说道。

    “不用了,我这人特怕跟人告别的场面!”展云飞笑着说道。

    江寒玫点了点头沉默了下去。

    展云飞看了看江寒玫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是不是准备回澳洲继续你的学业?”

    江寒玫的目光充满了迷惘,他幽幽地道:“我的心中,除了复仇已经没有剩下任何的东西,我不会让爸爸和杨帆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

    展云飞不无担心的说道:“那张碟牵涉的层面太大,如果公诸于众,你的生命就会得不到保障!”

    江寒玫咬了咬了下唇道:“我一定要找出幕后的真凶。”

    江海天的突然被杀,让整个港岛黑道的格局重新发生了变化,梁祥祖利用这难得的时机将荣华、荣德、荣盛、荣安重新统一在自己的领导之下。对外他提出台人治台,一致对外的口号,联和义气堂、龙凤盟等本地帮会,震东帮的声威达到了近十年来的最高点。

    齐啸云虽然洗清了绑架的嫌疑,可是危机对他来说远远没有过去,一山不容二虎,震东帮跟他的这笔账早晚都要算。

    齐啸云清醒的认识到了这一点,他趁着梁祥祖忙于整顿帮内事物的时候,也开始对帮会进行一次全新的洗牌。

    翻江龙杨猛关键时刻的叛变,让他认识到东星会的内部隐藏着深重的危机,他要趁着这难得的喘息之机,扫除帮内暗藏的危机,只有一个凝聚的团体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

    震东帮的连衡策略迫使齐啸云不得不加强和外来势力的联系,东方岛国的樱花会,港岛的龙虎会成为他首先考虑的对象。

    展云飞来到机场的时候意外的发现江寒玫已经等在那里,她的手中拎着一个黑色行李箱,看来也准备远行。展云飞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现在对她来说,最好的选择就是离开,用时间去淡化她内心的创痛。

    “打算去哪里?”展云飞来到江寒玫的面前,微笑着望着她。

    江寒玫仰起美丽的额道:“港岛!”

    展云飞吃惊的睁大了眼睛道:“你在港岛……还有亲人吗?”

    江寒玫没有说话,她的眼睛望向展云飞。

    “想去散散心?”展云飞问道。

    “嗯……”

    也许现在这个时候远离这片伤心的土地,对江寒玫是最好的选择。

    港岛的天空一如往常,展云飞甚至开始怀疑在台岛经历的一切都是梦幻。胡乾坤和江寒玫的出现,让他的一切开始了转机。

    展云飞和江寒玫走出机场的时候,一撮毛和路虎已早就来到了候机大厅,一看到展云飞他们就兴奋的冲了上去,牢牢的和展云飞拥抱在一起。

    展云飞乐呵呵的拍了拍两人的肩膀道:“别特么闹得跟同性恋似的,老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路虎笑着说道:“飞哥!咱们那赛车俱乐部就等您老剪彩了!”

    一撮毛两只眼睛叽哩咕噜的看着江寒玫,心想,到底是老大牛b,去了一趟台岛又把了一妞回来。

    展云飞看着他那对贼眼就知道这小子没想什么好事,把行李往一撮毛手中一递道:“还不赶快去把车开来!”

    “飞哥,今晚哥儿们几个在鳖王府给你订了一桌酒席,为您接风洗尘!“一撮毛临了不忘了补充:“这次全是我请!”

    展云飞忍不住骂了一句道:“你小子能舍得出钱?”

    路虎接口说道:“飞哥英明,一撮毛知道你要回来,昨天晚上拽着我们哥几个,玩了通宵的麻将,妈的我就差裤子没被他赢走了!”

    “愿赌服输,大家机会均等,自己没本事赢怪谁?”一撮毛得意洋洋的说道。

    离开机场,展云飞才想起把寒玫介绍给他们两个,一撮毛早就等着这个机会,拉住江寒玫的手紧紧不放,直到展云飞用肘尖捣了他一下,他才乐呵呵放开了寒玫的小手,江寒玫闹得满脸通红。

    “我今天回来的消息,你们告没告诉别人?”展云飞道。

    “没其他人,就是告诉了拐爷!他打电话问了几次!”一撮毛回答说。

    “妈的!你小子就是嘴巴没有把门的!”展云飞骂完他,才想起江寒玫还在身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江寒玫的目光望向窗外,只当什么都没有听到。

    展云飞本来想休息一天再去南振明那里,现在拐子张已经知道自己回到港岛,想来南振明也得到了消息,如果不先去南振明那里恐怕显得不敬。

    展云飞对开车的路虎说道:“你在兴中路把我放下,我打车先去南爷那里,你们先在夜总会附近,找间宾馆将江寒玫小姐安顿下来。”

    展云飞来到南公馆的时候,南振明刚从码头上视察回来,ssg的计划已经提上日程,这些日子他几乎没有任何空闲。看到展云飞回来,他显得十分的高兴。展云飞见他并没有提自己私自决定留在台岛的事情,也放下心来,看来南振明没有责备自己的意思。

    展云飞先将台岛发生的事情向南振明回报了一下,至于江杨帆的死他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他最后又将江寒玫到港岛散心的消息告诉了南振明,这种事情根本瞒不过南爷的耳目。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