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九十九章 远赴泰国

    韩八公背着手来到展云飞的面前,展云飞连忙恭恭敬敬的跟他打了个招呼,韩八公点了点头说:“你的底子不错,可惜实战不同于有规则的竞技比赛,你必须学会用最有效的方法达到最大的杀伤力!”

    韩八公针对下午展云飞和杨猛的对抗指出了展云飞动作上的不足,展云飞趁机向他讨教了不少搏击方面的问题。

    韩八公似乎对展云飞颇为欣赏,以后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私下指点展云飞几招,展云飞是个善于把握机会的人,这段时间无论是他的体力还是实战能力都上升了一个台阶。

    除了每天的对抗,东星会与龙虎会的人员很少交流。

    杨猛和展云飞也是一样,自从上次发现杨猛在对付李连军时用卑鄙手段挫败了对方,展云飞对他就没有太多的好感,不过随着展云飞能力的不断提升,杨猛在对抗中也越来越难于击倒对方,他看展云飞的眼神慢慢的由不屑变成了欣赏。

    当然,这是因为展云飞的实力提升了,另外也是展云飞在格斗中渐渐释放出了一定的实力。

    距离彩头会还有一周的时候,韩八公把所有的人员解散,这也是他们东星会的传统。

    按照韩八公的理解,绷紧的拳头永远达不到最强的爆发力,只有充分的放松肌肉才能完成最后致命一击。

    临行前韩八公仍旧给所有人员订下了戒酒戒色戒斗的三条禁令,训练的计划也分发给所有人,韩八公的目光逐一从每个队员的脸上扫过,然后沉声道:“大家如果想活得长一点,就按照我说得做!”

    这十天近乎封闭的训练生活枯燥而乏味,每一个人都想尽情的放松一下。展云飞这帮龙虎会的弟兄仍然被安排到原来的酒店入住,可是戒酒戒色戒斗之后,他们也的确也找不到更好的放松方式。

    所有的限制主要是针对十名主力队员,像拐子张、洪建春这种替补选手压根就不理这套,酒照喝,马子照把,按他们的话来说,把表现的机会让给年轻人,趁着这次彩头会的大好机会,锻炼一下队伍,为龙虎会的将来培养中坚力量。

    这些天展云飞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一打开手机电话、信息接二连三的响个不停,多半是港岛的那帮损友打来的,展云飞拣着重要的电话回了几个,又将最近的情况向南爷汇报了一下,南振明反复叮嘱他一定要协助东星会拿到今年的尊荣令。

    傍晚的时候小飞龙来找展云飞,展云飞看到他神色忧郁的样子就知道一定又和黑玫瑰的事情有关。

    “原丽被大佬关了起来!”小飞龙向展云飞说道。

    展云飞并没有感到惊奇,齐啸云不会任由黑玫瑰继续找风雨楼报仇,搅乱他夺取尊荣令的计划。

    “老大这次真的很生气,因为原丽的事情,最近东星会与震东帮相互间的争斗不断,帮内已经死了五名弟兄,而且几乎每天晚上都有场子被砸。帮内的很多人都反应十分激烈,老大为了平息这件事打算把原丽送去泰国!”小飞龙显得十分的担心。

    展云飞叹了口气,一天没有找到风雨楼的杀手,黑玫瑰就不会善罢甘休,齐啸云为了帮会的利益一定不会让她在继续任意胡为,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展云飞也想不出什么很好的办法。

    小飞龙真诚的说道:“我来找你,是希望你能够劝劝原丽,不然她一定还会闹出事情来!”

    展云飞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黑玫瑰闹到今天这个局面,他的确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黑玫瑰被软禁在齐啸云位于台北东郊的别墅,负责看守她的就是小飞龙。

    几天不见她明显瘦了很多,看到展云飞她并没有显露出太多的惊喜。

    小飞龙关上房门,给他们一个单独谈话的机会。

    “听说你要去泰国?”展云飞率先打破了沉默。

    黑玫瑰的目光望向窗外道:“你是来劝我的?我可以告诉你,我不会去泰国的,就算是我死也要死在台岛!”

    展云飞笑了笑,黑玫瑰的脾气仍然是如此的倔强。

    “我并没有想劝说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的周围,很多人都在关心你!”展云飞说道。

    黑玫瑰的眼圈红了起来,她轻声道:“可是我总是在给关心我的人带来不幸,哥哥是那样,欣月也是那样……”

    展云飞递给她一方纸巾,说道:“齐先生现在的压力很大,不但要去面对震东帮的挑战,还要平息帮会内部的不满!”

    黑玫瑰没有说话,她也清楚东星会内部的不满情绪多数是自己为干爹带来的。

    “其实我没有资格劝你,欣月的死……我要负上主要的责任……”展云飞很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这些天他一直想有机会对黑玫瑰表示歉意。

    黑玫瑰用力咬了咬嘴唇,却道:“害死欣月的是风雨楼,我一定要为她报仇!”

    “你想没想到过,现在这个时候你找风雨楼报仇,极有可能为东星会增添一个可怕的对手?”展云飞道。

    黑玫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干爹是为我好,可是我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想起欣月临死前的样子……我的良心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她大声的哭泣起来。

    展云飞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原丽,风雨楼因为你才来到了台岛,他们对你的仇恨丝毫不次于你对他们的仇恨,不论你到哪里他们一定会尾随你而去!”

    黑玫瑰停止了哭泣,她知道展云飞说得是实情。

    “他们在暗处,你在明处,所以你的任何举动都会被他们抢先察觉。如果你离开了台岛,就会打乱他们原有的部署,你可以利用这段喘息时间变被动为主动……”展云飞的眼中闪耀着睿智的光芒道。

    黑玫瑰的眼睛亮了起来,她慢慢点了点头道:“也许你说得对,我同意去泰国!”

    小飞龙送展云飞离开的时候,他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展云飞道:“云飞,我已经跟大佬说过,和原丽一起去泰国。”

    展云飞多少感到有些意外,可随即又醒悟了过来,小飞龙在这个时候选择跟黑玫瑰一起离开,肯定不是出于简单的兄弟感情,看来他一直以来对黑玫瑰都藏着一份极深的爱慕之情,展云飞并没有点破,临别时送给小飞龙一句话道:“黑玫瑰的个性太强,到了那边你不能全部顺从她的意思……”

    小飞龙点了点头郑重的说道:“我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举办彩头会的地址选在台北西郊的一处名叫西大营的旧墟,原来这里曾经是个军营,后来几经变迁,早就已经找不到原来的痕迹,剩下的只有遍地的瓦砾和砖石。

    早在三天以前,彩头会的组织者已经将这里清理完毕,中心低洼的地方搭建了一个大约三层楼高的高台,四周高台临时摆放了不少长条凳的座椅,从这个角度居高临下,刚好可以看清下面高台上的情况。

    距离彩头会还有一天的时候,龙虎会与东星会的参赛人员在酒店集合,准备乘车前往西大营。

    展云飞他们的小队全部身着黑色圆领衫,前胸用丝线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后背则是一只上山猛虎,下穿黑色功夫裤,白色棉袜外穿黑色圆口布鞋。

    说起这身行头还是拐子张特地从港岛带来的,虽然这次的目的主要是陪练,可是也要让台岛的黑道见识一下港岛黑社会的威风,这也算是形象工程。

    到了地头,拐子张站在队伍前,手举青龙大旗随风飘扬。

    洪建春脱去上衣,露出一身虬结的肌肉,随着他在大鼓上重重的一击,众人的精神不由一振。洪建春击出的鼓声越来越疾,所有人的血液在这激越的鼓点声中沸腾了起来。

    他们的旁边,是义气堂助威团的人。义气堂的队伍人声鼎沸,他们的人数破天荒的达到二百八十人,是所有帮派人数最多的一个。

    义气堂队伍前摆放着关二爷的雕像,供桌上放着果品和点心,正中的位置还放着一头烤乳猪。义气堂想斜行压住青龙会的气势。他们五名鼓手同时敲击大鼓,声音显得十分雄壮。

    拐子张大喊了一声:“洪建春!把你吃奶的劲给我使出来,让这帮小子瞧瞧我们的威风!”

    洪建春大吼一声,全力将大鼓击去,他双臂的两条盘龙纹身,随着节奏不断的上下舞动,好像活过来一样。义气堂那边是卯足了劲跟他们对抗,义气堂队伍中的小子咧着大嘴开始向龙虎会的方向做着侮辱性的手势。

    “妈个巴子!”拐子张恶狠狠骂了一句,迎风招展起大旗。

    展云飞大笑着对同伴说道:“兄弟们,我们一起唱首男儿当自强,气势上压倒这帮台岛马仔!”

    展云飞他们这些人本来就是江湖帮众,生性喜欢惹事生非,展云飞这一提议,所有人齐声叫好,洪建春重重的在大鼓上捶了一下,沙哑的声音唱道:

    傲气傲笑千重浪,热血像那红日光。胆似铁打,骨似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我发愤图强,做好汉!吼!做个好汉子,热血热肠热,像那红日光。

    吼!让海天为我做力量,去开天辟地,为我理想去闯,吼!……

    豪情万丈的歌声将义气堂一方的挑衅声渐渐压了下去。

    义气堂的一名成员忽然拿起一盘燃着的鞭炮,向龙虎会的队伍扔了过来,鞭炮在他们的脚下炸响,随着乒乓不绝的爆炸声,龙虎会的队伍中充满了硝烟。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