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九十三章 彪狼(求收藏)

    欣月含幽带怨看了展云飞一眼,大声哭了起来,黑玫瑰已经坐着电梯下了楼。

    展云飞生怕欣月出什么事情,连哄带骗的把她推回房间,从医药箱中找出药棉和纱布为她包扎,好在伤口很浅,没有伤到血管,不过以后恐怕会留下一道疤痕。

    展云飞暗暗觉得好笑,她两人闹得真跟两口子似的,黑玫瑰这甩手一走,自己只好给她善后,看在她帮了自己这么大一个忙的份上,今天就辛苦一回。

    欣月抽抽噎噎的说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把全部的感情都放在她的身上,她为什么要爱上别人?”

    展云飞也是吃了一惊,黑玫瑰爱上了别人?这事儿倒是奇闻,同性也有三角恋,婚外情吗?

    展云飞抽出纸巾递给欣月道:“丽儿不是那种人,也许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欣月擦了擦眼泪,美目可怜兮兮的看着展云飞道:“飞哥……我好害怕一个人呆着,你陪陪我好不好?”

    展云飞犹豫了一下,可是生怕欣月万一想不开再出什么意外,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整个下午展云飞都陪着欣月,尽量拣些笑话和奇闻轶事说给她听,欣月的情绪慢慢平复了下来,晚上的时候展云飞本想离开,可是欣月无论如何都要留他在这里吃饭。

    欣月的厨艺十分高超,几个拿手的粤菜吃的展云飞是赞不绝口。她又从酒柜中拿了一瓶窖藏十年的红酒,两人对着喝了起来,cd机轻声唱着,落地灯柔和的光溢满房间。

    展云飞的酒量向来很不错,可是今天居然喝了三杯就觉得整个身子飘了起来,内心说不出的燥热,也许是因为酒精的缘故,欣月白皙细腻的面颊上飞起了两朵红霞,显得越发的可爱,一种原始的冲动不停充斥着展云飞的血脉。

    展云飞连忙点燃一支烟,强迫自己镇静下来,欣月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的身后,从他的手里拿过烟,小心翼翼地把它按在烟灰缸里。柔软的手臂从身后抱住了展云飞,异常的兴奋让展云飞激动的有些颤抖,他猛然转过身去,把欣月的娇躯抱了起来,向卧室中走去。

    展云飞近乎野蛮的推倒了欣月,让她横卧在他的身上,他解开她上衣的扣子,把手伸到她的胸罩里去,然后亲吻她。他把手移到她的裙子底下。欣月发出梦呓般的呻吟道:“飞哥……我要……”

    女孩子想向你献身,又有几人能够抗拒呢,除非她是个丑八怪或者你本身功能不健全,单纯的爱那只是神话,肉欲永远是踏实而永存。欣月在展云飞一**的强劲冲击下尽情的发出呻吟,两人的身躯彼此缠绕纽结。

    夜遍布温柔,夜总是让人放纵的去享受每一分每一秒,哪管明天如何!

    展云飞的头脑渐渐恢复了清醒,他看清身下欣月的面孔时,才清楚自己刚才究竟做了什么,欣月的目光中充满了复仇的快意,她的目光在望着卧室门口的方向,手臂却用力的抱紧了展云飞。

    展云飞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黑玫瑰泪光盈盈的站在门口,刚才的一幕肯定已经被她全部都看到,展云飞难堪到了极点,他自己都搞不清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情,连忙从欣月的身上爬起,欣月慢慢的坐起身来,她的**完美而无暇,她来到黑玫瑰的面前冷笑着说道:“你看到了没有,这就是你爱的男人,你就是为了这样一个男人放弃了我!”

    展云飞忽然意识到自己被欣月无耻的利用了,黑玫瑰的脸色变得苍白,她用力咬了咬嘴唇,脸上是一种近似于绝望的痛楚。展云飞不敢去看她的眼睛,他年轻的生命中还是第一次面对如此难堪的场面。

    欣月恨恨的说道:“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只有我对你才是真心的!”

    黑玫瑰没有说话,她的目光冷冷注视着欣月,忽然一扬手给了她一个重重的耳光,欣月被她打得懵在那里,很久才发出一声大哭,穿上衣服向门外跑去。

    房间内只剩下展云飞和黑玫瑰两人,一向能言善辩的展云飞仿佛变成了哑巴,他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件事情。

    “你……不该这样对她……”展云飞的话说得很艰难,他的目光自始至终不敢面对黑玫瑰,即便是黑玫瑰现在要杀他,他也不会还手。

    “都是……我的错……”展云飞有气无力的说。

    黑玫瑰没有说话,慢慢的走到餐桌旁坐下,伏在桌子上大哭了起来,展云飞除了离开,没有更好的选择。

    黑玫瑰的手机忽然响了,她擦了擦眼泪接通了电话道:“喂!欣月……”

    展云飞听得出她的声音中充满了惊惧,黑玫瑰大声的喊了起来道:“彪狼!你他妈敢动欣月一个手指头我把你大卸八块!”

    黑玫瑰迅速站起身来,从衣柜中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开山刀,转身向门口走去,展云飞知道一定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情:“我跟你一起去!”

    黑玫瑰的身躯在门口停顿了一下,她清清楚楚的说道:“展云飞!我永远也不想见到你!”

    展云飞穿好衣服追出门口时,黑玫瑰开着甲壳虫已经消失在街道的尽头。他连忙拦了辆出租,让司机远远跟在甲壳虫的后面。他来到台湾的时间很短,除了黑玫瑰和小飞龙两个,其他人他都不熟悉。

    展云飞连忙给小飞龙挂了个电话,小飞龙听到彪狼的名字显然也是吃了一惊道:“你跟着她,我马上带兄弟们就到!”

    汽车驶向台北郊区一个废弃的工厂,那司机看了看周围环境,说什么都不愿意再往前去了。

    展云飞只好下车步行,小飞龙的电话又打了过来道:“阿飞你在哪里?”

    展云飞看了看四周道:“我在台北郊区,这里好像是一个废弃的工厂……”

    展云飞忽然看到前方有三支巨型的烟筒,慌忙大声说道:“工厂的正南方有叁支烟筒!”

    小飞龙连忙交待说道:“手机千万别关,找到黑玫瑰马上跟我联系!”

    展云飞从地上拾起一根生锈的铁棍,沿着杂草丛生的小路向前摸索而去。

    巨大的厂房在月光下的投影显得分外狰狞,转过前方的路口,可以看到前方一个巨大的车间内隐隐透出灯光,黑玫瑰的那辆绿色甲壳虫就停在车间的外面。

    展云飞又惊又喜,他连忙打电话把这里的情况告诉小飞龙,尽管小飞龙交待让他等到人到齐再行动,展云飞仍旧对黑玫瑰和欣月的安危担心。

    展云飞悄悄向距离车间最近的窗口摸去,因为长期废弃的原因,窗户的玻璃上积下了厚厚一层灰,展云飞用手擦去浮灰,向内望去。

    只见黑玫瑰手拿开山刀,站在车间的入口处,她的对面是手持利刃的二十多名刺龙画虎的壮汉。

    展云飞沿着墙角摸到了车间的后方,推开窗户悄悄溜了进去,他听到黑玫瑰大声说道:“彪狼!你快把我马子交出来!”

    彪狼哈哈狂笑了起来道:“你马子?你马子正在好好的享受呢,我估计你也很久没有尝过男人的滋味了吧?不如让我和弟兄们来满足满足你!”

    黑玫瑰双目中杀机隐现,开山刀缓缓举起,她全身的肌肉开始绷紧,准备着全力一击。

    展云飞看到前方集装箱的下面,两个男子正在撕扯着欣月的衣服,欣月的手臂被捆住,嘴中被他们塞了一个污浊的布团,她的长裙已经被他们撕开,晶莹的**满是淤青的痕迹。

    看到数个小时前曾经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身体此时被别人侵犯,展云飞不由怒火填膺,想也没有想,展云飞如猎豹般冲了上去,用力挥动铁棍重重的砸在压在欣月身上的流氓脑后,那小子连声音都没发出来,就被砸得脑浆迸裂,另外一人连忙去抽刀,展云飞哪能给他反击的机会,膝盖一曲顶在他的下颌上,反手一棍劈在他的脸上。

    欣月满脸的泪痕,展云飞脱下外衣披在她的身上,从两人的身上拣起开山刀,斩断了捆在欣月身上的绳索,指了指窗口小声说道:“你从那里先走!”

    此时,黑玫瑰怒吼一声,开山刀闪过一道耀眼的光华闪电般向彪狼砍去,彪狼厉声冷哼,挥刀迎向黑玫瑰,两刀在空中相交,迸射出无数火星,彪狼膂力极强,震得黑玫瑰向后退了一步。

    彪狼的手下挥刀从四周向黑玫瑰包围过来,展云飞手拿两柄开山刀,从身后杀到,愤怒让他暂时忘记了隐藏实力。

    展云飞手起刀落已经砍倒了率先冲到身前的两个小子,刀刃落处鲜血飞溅而起。

    展云飞的突然杀到吸引了绝大部分的力量,黑玫瑰的压力顿时减轻,她可以全身心的对付彪狼这个强敌。

    彪狼虽然力量强大,可是在黑玫瑰精妙的步法面前渐渐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几个回合下来,他的身上已经被黑玫瑰砍出三道裂口,如果没有靠手下弟兄的帮助,他恐怕早就死在黑玫瑰的刀下,比较而言倒是展云飞那边的情况危险的多。

    展云飞虽然凶猛强悍,可是毕竟面对的是对方十几个人的重重包围,随着对方包围圈的不断紧缩,他的压力也变得越来越大。

    展云飞和黑玫瑰对望了一眼,默契地点了一下头,两人开始向对方靠近。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