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五十章 受刑(求收藏)

    痴虎连忙凑了过来,掏出伍千港币道:“这些……够不够?”

    瑞琪拿了两千,把剩下的又甩给了痴虎道:“钱多了烧的慌是不是?拿去捐给孤儿院啊!”痴虎被噎得满脸通红,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在场的人看到痴虎吃了瘪,忍不住偷笑,展云飞刚想笑,一下又牵动了伤口,疼得他满头大汗。这时痴虎的手机响了,痴虎看了看来电道:“是狂龙爷……”

    展云飞向他点了点头示意他接听电话。

    痴虎接通了电话,还没等他说话对方已经冲他发起了火,等到对方发完火,他正想解释,狂龙已经挂上了电话。

    痴虎一脸都是心事,展云飞看了看痴虎道:“怎么?南爷怪罪下来了?”

    痴虎叹了口气道:“南爷要我去当面给他一个解释……”

    展云飞点点头。

    痴虎又补充说道:“他要你一起去!”

    展云飞淡淡笑了笑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每个人的内心都变得异常的沉重,展云飞砍断了黄绍功右手,这在帮规中犯了第二十三条,兄弟相残,再加上黄绍功特殊的身份,这次南爷肯定不会这么容易放过他。

    “我和你一起去!”很长时间没有说话的孟琳琳忽然开口说,展云飞看了看她。

    “这件事因我而起,南爷如果真的要罚就让他罚我!”此时孟琳琳再也不是原来那个楚楚可怜的模样,变得异常的坚强。

    展云飞板起脸来道:“孟琳琳,当我求你,你就别跟着添乱了,再说南爷让我们去只是问话,也没说一定要罚我们。”

    孟琳琳垂下头去,展云飞以为她不再坚持,对痴虎说:“去是得去,话我可要说前头,我走不动,你得背我!”

    痴虎拍了拍胸脯道:“都是……革……革命同志……”展云飞的话他真的偷学了不少。

    雪铁龙车上的血迹已经被一撮毛和那帮手下擦得干干净净,展云飞好不容易才爬上了座椅,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仿佛做了一场噩梦。

    正在驾驶的痴虎忽然说道:“云飞……我……对不起你……”

    痴虎的眼中含着热泪道:“要是我早一点带兄弟们冲出来,你就不会伤成……这……这个样子……”

    展云飞轻轻拍了拍他的胳膊,说道:“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们出来?”

    痴虎摇了摇头。

    展云飞费力的拿起一支香烟,痴虎帮他点燃。

    展云飞用力的吸了一口,吐出一团烟雾道:“我一个人出去,这场械斗仅仅限于我和黄绍功之间。从你们出去的那一刻起,性质已经完全转变,这场争斗变成了帮派的内讧,无论你想与不想,‘罗马假日’已经被牵入其中……”

    痴虎没有说话,他虽然没有想到这些,可是也知道眼前的情况不容乐观。

    展云飞弹了弹烟灰接着说道:“其实我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能力,如果不是有你们帮我,现在恐怕我已经死在了回归街头……”

    展云飞的眼中透出无比真挚的光芒道:“虎哥……谢谢……”

    痴虎用力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让眼泪没有掉下来,说道:“云飞……我痴虎……今生今世……永远记得你……这个好兄弟……”

    南振明的面孔冰冷的吓人,他的眼睛中布满了血丝,龙虎会的内部很久没有发生过这样手足相残的事情。

    黄绍功带去的二十六名兄弟,七个重伤,十六个轻伤,还有两名因为失血过多仍旧躺在医院里昏迷,更何况黄绍功的右手被展云飞砍断,就算能够再植成功,以后也无法恢复到正常的功能,夜总会那边也有三名兄弟挂了彩。

    痴虎搀扶着展云飞走入会所的时候,其余二十三堂的堂主已经全部到达,会所的气氛已经压抑到了极点。

    南振明的目光冷冷审视着展云飞,他曾经以为自己已经正确估计了展云飞的能力,可是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潜在的能量比他所能想到的还要强大许多。

    狂龙指了指地面,痴虎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扶着展云飞艰难的跪在地上,然后听到狂龙开始宣读帮会的第二十三条帮规,展云飞忽然笑了起来。

    狂龙愤怒的盯住展云飞道:“你笑什么?”

    展云飞看了看南振明,又环顾了一下周围的堂主道:“南爷!今天让我们来,好像不是听狂龙爷念帮规的吧?”

    南振明点了点头道:“我给你一个机会解释!”

    展云飞首先问的却是黄绍功:“南爷,黄绍功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南振明冷冷哼了一声道:“托你的福!他还躺在医院里!”

    展云飞又问道:“听说黄绍功是南爷的内弟!”

    南振明的面孔变得铁青道:“国有国法,帮有帮规,我不会因为他是我的亲戚就故意偏袒他!”

    其余的堂主也因为展云飞的这句话变得义愤填膺,纷纷训斥指责展云飞。

    南振明挥了挥手,示意静了下来,然后又问道:“黄绍功在帮会里是你的前辈,他去夜总会也是为了照顾帮会的生意,你为什么要用刀砍他?”

    展云飞示意痴虎将他扶了起来,然后开始脱掉身上的衣服,所有人都被他的举动惊呆了,展云飞仅仅留下了一件底裤,然后指着自己的身上的刀痕道:“各位前辈请你们仔细看清楚,我的身上一共有十四处刀伤,我今天之所以要坚持来到这里,我是为了把昨天的事情说个明白!”

    痴虎为展云飞披上外衣,展云飞大声说道:“我和黄绍功之间昨晚的冲突跟夜总会无关,说穿了我们之间是私人恩怨!虎哥跟弟兄们之所以牵涉进来,是因为他们不能看着我被黄绍功的手下砍死,这件事情归根结底和他们无关。”

    南振明没有说话,狂龙开口说道:“我怎么没有听说你跟黄哥之间有什么恩怨?”

    展云飞笑了笑,他反问说道:“大家知不知道黄绍功昨晚去夜总会干了些什么?他有没有告诉你们他调戏我马子的事情?”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他们对黄绍功的人品都很清楚,他干出这种事情并不奇怪。

    南振明忽然开口说道:“痴虎!你说!”

    痴虎呆了呆开口诉说昨天发生的事情道:“昨晚云飞的马子……孟琳琳在……演出时,黄哥突然冲上台去,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公然调戏她,孟琳琳给……给了他一个耳光,黄哥要求她道歉……”痴虎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一遍。

    所有人从痴虎的讲述中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原委,不知不觉间心中的天平已经倒向展云飞一方,可是碍于南振明和黄绍功的特殊关系,没有一个愿意表明支持展云飞。

    狂龙忽然笑了笑道:“帮规里说得清清楚楚,调戏二嫂必然受到家法的严惩,可是据我所知,那个孟琳琳根本不是展云飞的马子,你为了区区一个歌女,伤了这么多的帮会弟兄,好像手段有些毒辣了吧!”他一句话顿时把形势逆转过来。

    痴虎结结巴巴的解释说道:“我……我可以作证……孟琳琳……的确……是……是展云飞的马子!”

    狂龙一边笑着一边走到痴虎的身前道:“好!我问你,你刚才说黄绍功让孟琳琳端酒赔罪,是不是你亲眼所见?”

    痴虎瞪大了眼睛,狂龙又补充了一句道:“南爷一向都很信任你,你可千万不要说谎话!”

    痴虎摇了摇头道:“孟琳琳赔礼的时候我……不在场……”

    狂龙冷笑了起来道:“既然你不在场,也就是说展云飞究竟和黄绍功之间为什么引起争执你根本不知道!”痴虎被问得张口结舌。

    狂龙轻轻拍了拍痴虎的肩膀道:“我知道你和展云飞是好兄弟,可是有些事情你亲眼看到的可以说,自己没有看到可不能胡说!”

    展云飞冷冷看着狂龙,从一进门开始他就开始针对自己,看来他和黄绍功之间的关系不同寻常。

    狂龙又问痴虎道:“你再对大家说一遍,孟琳琳究竟是不是展云飞的马子?”痴虎急得一头汗,他从来都没有说过谎话,眼睛求助似的望向展云飞。

    南振明轻轻咳嗽了一声道:“痴虎!当着众位兄弟你把实情说出来!”

    展云飞慢慢走上前去道:“这件事,跟痴虎没有关系,你们不要逼他,孟琳琳的确……”

    “展云飞!”展云飞身躯一震,他回过头去,听到门外一个女孩再拼命的喊,孟琳琳!展云飞怎么也想不通,孟琳琳怎么会出现在会所之中。

    南振明皱了皱眉头,狂龙出去看了看,不一会又回来了,附在南振明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南振明点了点头道:“让孟琳琳和一撮毛进来!”

    孟琳琳含着泪水冲了进来,看到展云飞她就扑了上去,紧紧搂住展云飞的身躯道:“云飞……就是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你为什么要丢下我……”

    狂龙脸色一变,显然展云飞和孟琳琳的关系瞎子都能看得出来。

    南振明叹了口气,他看了看所有的堂主慢慢说道:“这是我们龙虎会内部的事情,无论事情的处理结果如何,我希望以后任何人都不要再谈论它。”

    南振明看了看展云飞道:“黄绍功调戏孟琳琳在先,不顾帮中兄弟情谊,有违帮规第二十二条,应受三刀六洞之刑。展云飞虽然已经断了他的右腕,可是罪责仍旧不能免除,从今天起黄绍功不得参预龙虎会任何事务!”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