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强兵王

第三十九章 米忠杰(求收藏)

    因为有了昨天的教训,展云飞对何必达给他的钞票也留了个心眼,他首先拿了一张到银行去鉴定一下真伪,果然不出他的所料,何必达给他的全是伪钞。即便是白粉没有被机场的安检查到,这些伪钞足以为他引来牢狱之灾。

    反倒是大胡子的三千港币救了展云飞的一时之急,说起来展云飞真的应该感激他,如果不是因为他的人扒窃自己,自己根本就不会知道皮包里隐藏的秘密。

    面对现在非常困难,展云飞还没有想到让欧阳柯钰给他把自己那张放在她那里的银行卡邮来,那张卡上的钱现在应该相当可观了,那可是他通自己的高科技手段为自己开辟的财源,也是他真正的经济底牌,就是欧阳柯钰都不知道那卡里有多少钱。

    可是自己在港岛现在居无定所,说不上什么时候孟老爷子他们就会找上自己。

    想到卡后展云飞的头脑中猛的一亮,暗道自己何不……

    想到这里展云飞向附近的银行走去,以500港币办理了一个银行户头,然后他开始找起吧来,可是这种在首都到处都是的吧他却一个也找不到。

    无奈之下展云飞不得不找了一个可以上的旅店住了下来,然后开始了他的行动。

    很快展云飞就通过络进入了自己在飞云帮别墅中的那台电脑,然后调出幽灵软件挂到了港岛的络之中,随后查到了孟老爷子和颜老爷子的身份,并且很快就进入了他们在港岛和台湾警方所掌握的资料。

    在完全掌握了二人的真实身份后,展云飞又将展国安的情况浏览了一遍,对展国安用护照骗自己签字展云飞恨得不行,于是以他的身份在电脑上建立了几个银行帐户,开始在世界银行一点点赚起利息来,当然提现和转帐的密码展云飞可设计得十分隐秘。

    为了暂时解决穷困,展云飞从自己先前设立的帐户中转了十万港币到自己的帐号上,然后就退出了络,抹去了自己上的一切痕迹后上床美美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展云飞退了房,漫无目的的游荡在港岛街头,机械的看着过往的人群与车流,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想再去父亲的坟前看看。

    展云飞蹲在父亲的墓前,用袖口轻轻擦拭了一下墓碑上的照片,感觉仿佛又和父亲靠近了一些,他轻轻地道:“爸!可能你还从来没听我叫过你,我是你儿子展云飞,咱俩做过亲子鉴定!”展云飞自言自语的说,相片上的父亲仍旧是那副亘古不变的笑容。

    “我现在很矛盾,是继续留在港岛还是回去?你要是在天有灵,干脆再给我托一梦,给你儿子指条路……”这时展云飞忽然听到身后响起优雅的脚步声,他缓缓回过身去。

    这是一个风姿绰约的女性,一身黑色长裙衬托出她保养极佳的皮肤,姣好的容颜修饰的十分得当,然而最让展云飞印象深刻的是她看着父亲的遗像所表现出的悲伤。

    展云飞马上猜到,她和自己的父亲之间一定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

    女子将手中的一束百合花轻轻放在墓前,她的神情中流露出一种近乎于绝望的悲伤,可她却没有流泪。

    展云飞好奇的观察着眼前的女人,他猜测到她肯定知道父亲不少的故事。

    “你就是雪融的儿子?”那女子的声音有些沙哑地问道。

    展云飞点点头道:“我叫展云飞,来自大陆!”

    那女子道:“我叫米忠杰,和你父亲是……很好的朋友……”

    “我没在葬礼上见到你!”展云飞显得有些不解,其实他根本记不请葬礼上见过的人们。

    米忠杰淡然笑了笑道:“我不喜欢人多的场合,再说追忆故人还是清净些好。”她说话的时候开始打量展云飞,很快就从展云飞的身上找到了他父亲的影子。

    “洪青会不会放过你!”她的一句话让展云飞的表情凝重了起来。

    展云飞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这个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来这里?”米忠杰轻声问道。

    “就算我想离开,至少也要跟老爷子道个别,表表我的孝心!”展云飞道。

    “江湖是一个无边无际的泥潭,一旦你落下去,你就永远也上不了岸!”米忠杰的目光重新转向墓碑:“你的父亲就是一个先例……”

    展云飞点点头道:“看来我最好的选择,就是尽快离开港岛!”

    米忠杰摇了摇头道:“你错了,这是最蠢的想法!就算你回到大陆,他们也会尾随而去,况且还可能会连累到你的家人。”

    “那我总不至于活活困死在这里?”展云飞大声说道。

    米忠杰打开了手袋,拿出香烟点燃,她的目光极其富有理性,展云飞静静等待着她的下文。

    “洪青会的几个老头子恨死了雪融,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是霸占你父亲的财产,他们还要让你生不如死,让雪融无法瞑目于九泉之下,孟老爷子放出话来,要让你终老在港岛的监狱中!”米忠杰道。

    愤怒瞬间充满了展云飞的内心,他紧紧攥起了双拳。

    米忠杰意味深长的说道:“洪青会在台湾就如同黑龙会在东方岛国,虽然他现在总部搬到港岛没有几年,但他他们想要去做的事情,在港岛很少有人能够阻止!”

    展云飞不屑的笑了起来,可阴影却笼罩了他的内心,昨天何必达的所作所为已经证明了这一切,洪青会绝不会让自己轻松的离开港岛。

    米忠杰看了看展云飞道:“整个港岛敢于跟洪青会作对的只有龙虎会的南振明,如果他愿意收你,你的性命就算保住了!”

    “我并不认识他!”展云飞道。

    “可是他认识你的父亲……他曾经欠你父亲一个很大的人情!”米忠杰说道。

    展云飞的目光中充满了疑问,米忠杰仿佛看穿了他的内心,接着说道:“港岛对于你来说,处处充满了危机,处处布满了陷阱,稍有不慎你将永世不得翻身。”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展云飞道。

    “你可以不信,可是以你目前的状况,我想你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米忠杰每一句话都指向问题的实质。

    展云飞开始认识到眼前这个女性有着非同一般的智慧,他笑了笑目光转向父亲的墓碑说道:“这么说,你会帮助我这样一个走投无路的陌生人?”

    “不遗余力!”米忠杰的口气是如此坚定,甚至于近似乎一种承诺,展云飞留意到她的目光也在注视着父亲的遗像,刚才的承诺肯定是为了父亲。

    展云飞忽然跪下,恭恭敬敬的向着父亲的墓磕了三个头,然后转身向山下走去。

    米忠杰的眼光变得迷惘了起来,她真的不明白这个年轻人做出这种举动的目的。

    “展云飞!”米忠杰大声喊了起来,展云飞迅速把握到她声音中的关切与焦急。

    展云飞慢慢转过身来,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道:“我从不接受别人的馈赠!”

    米忠杰忽然失去了刚才的镇静,她迅速来到展云飞的身边,紧紧拉住展云飞的臂膀道:“我之所以帮你是因为你的父亲,我决不会让雪融的儿子不明不白的暴死街头!”

    展云飞的眼神变得清晰而犀利,他看着米忠杰一字一句的说道:“给我一个充分的理由!”

    米忠杰的眼眶忽然湿润了,她的嘴唇在微微的颤抖道:“雪融就是我的生命……我的全部……这够了吗?”

    展云飞轻轻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无论我父亲和你之间有着怎样的一段过去,我都深信你爱他。”

    米忠杰再也抑制不住眼眶中的泪水,低声的哭泣起来,她刻意经营的坚强被眼前的年轻人轻易的摧垮。

    展云飞回身望了一眼父亲的坟墓,心中感觉和他更加接近了一些。

    展云飞并不相信米忠杰帮助他仅仅是出于对他是展雪融儿子的关心,她一定还有另外的一个目的,那就是报仇!

    展云飞感觉的到米忠杰对洪青会的仇恨绝对不次于自己,她和自己谈话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证实自己会不会为素未谋面的父亲复仇。

    米忠杰启动了她的那辆红色宝马,她习惯性的点燃了香烟。展云飞拿起车载电话道:“我可以借用一下吗?”米忠杰吐了口烟雾,点了点头。

    展云飞迅速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电话铃刚响,那边就已经拿起,电话中传来卢秀云急切的声音:“小飞……”

    展云飞听到母亲的声音觉得是那么亲切。

    “是我!”展云飞的声音变得有些哽咽。

    卢秀云在电话的那端哭了起来,她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忽然间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

    展云飞稳定了一下情绪,开始向母亲诉说自己的现况:“妈!您哭什么?我现在好歹也是一亿万富翁了,看着儿子这么大成就,您该高兴才对!”

    “嗯!妈……高兴!你……爸爸的事情……忙完了吗?”卢秀云问道。

    “刚刚忙完,累死我了,妈,我发现我们我爷俩长得还真像。”展云飞说道。

    卢秀云边哭边答应。

    其实展云飞心中比卢秀云更加难受,明明自个儿现在是遗产蹦子儿没有继承,而且人身安全还很危险,还要在母亲面前打肿脸充胖子,要不是怕母亲担心,他连哭得心都有。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