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欠你一场盛世婚礼(完)

    32 欠你一场盛世婚礼(完)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拂开了垂在她肩头两边的发丝,露出她光洁的锁骨。

    江云燕抿了抿唇,心跳突然渐渐变快。

    算算,他们之间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做过这方面的事情了……

    可以说,从怀孕到现在都快有一年了吧??

    因为时隔这么久,江云燕有些害羞的把手挡在他结实的胸~膛前。

    眼前的人只着一件敞开式的黑色睡袍,压在她身上时,里头性感的肌理一展无余,手背贴在他温暖紧实的胸~肌上,江云燕的脸都不由泛起红润。

    “那个……我还没做好准备……”

    他们之间已经有好久没做过这方面的事了。

    准确点来说,有十一个月之久!

    现在一下子毫无征兆的……

    她是整个人都有些不习惯,还有害羞存在。

    “复婚第一天就对我说这话?”

    身上的人面上是明显的不悦!

    江云燕算是知道了,他大总裁分明是想在两人复婚的第一天,做点那什么什么的!

    江云燕是敢怒不敢言,怒瞪着他一脸抗议!

    而身上的男人哪里管呀,大手早在不经意间就迅速从裙摆下钻入……

    碰上她细腻的几肤时,江云燕整个人都神经紧绷,一下子不敢乱动,心跳也渐渐变快。

    “放松,我会对你温柔的。”

    他俯首在她耳边细语过后,就吮~住了她的耳珠……

    一种悄然的苏麻感遍布全身。

    一眨眼的功夫,彼此就已坦诚相对……

    此刻,一阵手机铃打断了此刻卧室里浓重的爱昧。

    江云燕看了看床头柜上,响着的是自己的手机。

    推搡着身上的人,娇羞道:“等一会儿……先接个电话。”

    而眼前的男人虽有不悦,但好在两人还未进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就难得人性化的,让江云燕先接电话了。

    毕竟,这小女人要是不把电话接了,一会儿两人做起来都不太平。

    江云燕拿过手机看也没看,就匆忙的接听,道:“喂?”

    “云燕。”

    熟悉温煦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江云燕这才看了看手机屏幕,就见来电人姓名是:萧意彻!

    一下子,心虚的看了眼还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心跳要比刚才的更乱!

    就在刚刚,他们俩还因为萧意彻的事情而不快,如今又……

    江云燕没多想,就对着电话那头道:“意彻,我现在有事,先不跟……”

    话还未说完,手机就被一只大手猛地夺了过去!

    原以为,这男人会把自己手机摔在地上或者挂断电话,结果非但没有这么做,反而还把手机安静的放在一边,也没有把通话切断。

    “啊……”

    江云燕视线都还没从放在一边的手机上离开,就觉身下猛地被撞了下。

    彼此贴合。

    随后,也不知道身上的男人发的什么疯,才刚进来速度就极快!

    每一次的贴合都格外用力,像是带着种惩罚!

    江云燕轻呼出声,都没来得及做准备,就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力道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冰……”

    江云燕咬着唇,试图不让自己羞人的声音而喊出,尤其是现在还在和萧意彻通电话!

    可眼前的人,哪里会停顿片刻!

    卧室里,满满都是她破碎勾人的申银声……

    而之前,这男人才说的‘我会对你温柔的’这句话去哪儿了??!

    这就是他说的温柔??!

    江云燕又气又恼怒,但却又不由自主的迎合他……

    不知过了多久,江云燕再看手机屏幕时,那里已经暗下。

    显示对方切断了电话。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切断的,但唯一能让自己确认的就是,萧意彻是听到这声音了!也知道她在做什么。

    忽然,唇上一痛--

    就见那只禽~兽俯首撕咬在唇上,江云燕疼得都感受到有血腥味溢满口腔。

    “檀冰亚!你……做什么!”

    江云燕疼得挥起拳头砸在他厚实的肩膀上,身上的人这才松开了自己。

    同样,眼前的人面色也没好看到哪去,眼底堆积着一层薄薄的怒意,骇人的很!

    “你是打算,以后我们复婚的日子都和这男人纠缠不清?”

    他嗓音很低,透着种质问。

    江云燕就知道这男人会因为萧意彻的事不开心,但也不敢在他生气的时候顶嘴,睁着一双楚楚可怜的大眼看他,一脸冤枉。

    她什么时候和这男人纠缠不清了??

    除了这通电话外,她就没和萧意彻有过其它联系好嘛!

    而且刚才的电话,他自己都听到了!

    然江云燕不说话,却让眼前的人动作变得激烈,彼此的欢好不像享受,倒像是一种折磨!

    江云燕求饶道:“我错了!我以后不会和他……再,再有联系的……我保证嗯……”

    这些支离破碎的话像是耳旁风一样,根本没半点用处,江云燕只觉下面疼得要死!

    突然脑洞大开,声音娇柔的喊了声:“老公……我错了。”

    似乎,这两个字像是自己的护身符一样!

    刚一喊完,眼前的人立马就顿住了--

    注视她的目光都深邃无比。

    江云燕怕他还在生气,看他的眼神都像只小鹿般,可怜兮兮的样子。

    “再叫一次。”

    他伸手,捋开贴在她双颊两侧的发丝,俯首,两人鼻尖碰着对方的鼻尖,面对面。

    江云燕羞了羞脸,乖巧的又喊了次,“老公……”

    声音比先前更为娇羞,轻轻的,像是会挠人的爪子。

    话音刚落,唇上就一热……

    吻,缱绻炙人。动作也要比方才的温柔的多。

    一室旖~旎……

    *********

    次日。

    江云燕醒来时,就见躺在身旁的人难得没有去公司上班,反而穿着睡袍和自己躺在一张床~上。

    一手操控着笔记本电脑,另一只手操控在手机上,时不时的像在给人发短信。

    江云燕挪了挪身,偷偷往电脑屏幕上瞧了一眼……

    原以为他大总裁大清早的是在处理什么重要文件,都来不及起床,可探头一瞧,却发现是在浏览一些婚纱的照片!

    “醒了。”

    头顶传来男人深沉的嗓音。

    他将笔记本电脑搁置在床柜后,拍了拍江云燕肩头就道:“起来了,今天带你去试婚纱。”

    江云燕微愣,昨天才领的证,今天就去试婚纱?

    这速度也太快点了吧!

    后来。

    等江云燕同他一起到婚纱店时,才从檀晓漫嘴里得知,这男人是从两个月前就早有准备了的……

    “嫂子~听说你昨天就和我哥领结婚证了呀??好幸福啊~真羡慕你!”

    江云燕到的时候,檀晓漫已经在婚纱店里。

    她瞧了瞧小丫头,问:“你今天怎么来了?难道……”

    说着,江云燕就若有所思的往站在檀晓漫身后的檀景承脸上看去……

    “难道……我哥已经向你求婚了??!”

    “胡说什么呢!”

    檀晓漫说到这就生气,飞了个白眼过去,“某些人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想的呢!一点表示都没有!!”

    江云燕笑了笑。

    猜到一定是檀景承还没做好十全的准备,而且像他这样的男人,应该是会把后续工作全都布置完,才会求婚的吧??

    江云燕劝道:“你急什么呀,人家三十六的人了都没急呢,你一个二十三岁的人急什么呀~!”

    “嗯嗯~也是~!”

    檀晓漫说着,就跟真的不在乎似得,拨弄了下自己的头发,自信满满道:“人家这都大我一圈的人了还不着急,我也没什么可急的~谁让我生的年轻又漂亮呢~!到时候本小姐一个等的不高兴~我再去外头找一个不就好了~~”

    这丫头边说,边用手指打转着自己的头发,要多不在乎有多不在乎!

    不知道的人,还真当她一点都不着急呢!

    而旁边的男人嘛……

    这么一听,也不管这话是真是假,整张面孔都拉下来了--

    “你敢!”

    这还是江云燕第一次看见檀景承黑着脸,声音颇凶的样子。

    以往,这个男人都是给人温和亲切的感觉,认识他到现在,都没见檀景承有过一次不悦的样子。

    如今看看……

    突然发现檀家这两兄弟生起气来还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我怎么就不敢了??怎么就不敢了??”

    檀晓漫也不是个服软的主,加之又是从小被檀景承宠惯了,脾气也不小,“反正我们又没结婚,谁规定有男朋友时就不能考虑其他结婚对象的??这又不犯法~”

    檀晓漫轻飘飘的说着。

    那头,檀景承叫一个气啊!

    但看了看江云燕,和婚纱店那么多工作人员在,也就没再接话,往里面走了。

    那副样子,简直就像是不和一个孩子计较似的!

    气得檀晓漫在那里干蹬脚!

    有时候,有个比自己年长一圈的男朋友也未必是件好事!

    尤其在这种事上,这男人不斗嘴,反倒像是自己在无理取闹似的!

    不过想想吧,这年纪的男人哪里还会像她这样玩小孩子斗嘴皮子的游戏,也清楚檀晓漫不会来真的,索性就不计较了。

    站在原地的檀晓漫,见自己打击不成,就连这男人吃醋的样子都没看到!

    最后反倒还让外人觉得自己是在无理取闹,那叫一个窝火呀!

    决定离那男人远远的!

    一时才不要理他呢!

    江云燕看着这两人有趣的很,拉了拉檀晓漫的手,道:“你别急嘛,有可能我哥只是想等一切都准备好了,再向你求婚的呢?而且他那么爱你,又从小照顾你的,哪里舍得你嫁给别的男人呀?别说不舍得了,他都不会允许!”

    檀晓漫想想也是。

    心情又好了,“嫂子,还是你会讲话!”

    说着,檀晓漫还往檀景承的背影瞟了眼,嘀咕:“这同一个娘生出来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完了后。

    江云燕就跟着工作人员一同去试穿婚纱。

    檀晓漫今天其实是过来陪江云燕挑选的,怕她拿不定主意就叫上檀景承一起来。

    当然,也顺便‘暗示’了下檀景承!

    谁知道吧,这男人就跟木头一样!

    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用心良苦!

    几人一同挑婚纱时,江云燕还未激动,檀晓漫倒是起劲的很,“嫂子,你看你看,这套好看!这套婚纱上全是钻石~这穿上去呀,就跟着穿着一个亿在身上似的~!”

    而檀冰亚那头呢……

    自然是由男同胞给建议,没插嘴她们这儿的事。

    檀晓漫是左一个好看,右一个好看,逛了照片和现成的后,被她相中的有二十多套婚纱!

    江云燕不禁替檀景承担忧……

    要是以后这两人结婚的话,檀晓漫这种选择困难户得怎么办……

    不过转念想想,以檀景承对檀晓漫的宠爱来说,那男人指不定会把她看中的全买下也不是不可能!

    一个小时后……

    江云燕没看中一件。

    倒不是说这里的婚纱不好看,而是这件店的婚纱每一件都耀眼绚烂的很!

    不是用点宝石钻石的,就是设计特别夸张,与她这种偏好简约清秀的风格完全不搭。

    反而是檀晓漫,别提是有多喜欢了!

    待那头檀冰亚第一套礼服已穿上身出来时……

    江云燕还是穿着日常装站在那里。

    眼前的人眉心不明显的拢了拢,走来,“不喜欢?”

    檀冰亚挑的那套是墨黑色的礼服,以及金色雕花纽扣,穿在他身上很洋气,同时彰显着一种贵族气质。

    加之,这男人一八八的黄金比例身高,穿什么什么好看,天生就是穿衣的模子。

    江云燕为难道:“都太……夸张了,不太适合我。”

    这家店实际是海城最有名的婚纱店,而设计师以及里面的婚纱也都选自米兰,每一件婚纱都是独一无二精心裁制的。

    但有些东西,要想衬出它的价格以及昂贵,就被采用了大量稀世珠宝装扮其中。

    原以为自己说这话,这男人会因为自己不认同他的观点而不悦。

    结果却见,他大总裁往一大批女士婚纱走去,亲自为她挑选起来!

    江云燕站在五米远的距离,可以看见他在挑选的过程中时不时的看向自己的身材,或者容貌,像在与他相中的婚纱做搭配。

    偶尔,经理在一旁介绍婚纱时,他那张金口难开的嘴还会提几个问题。

    他认真起来给自己挑婚纱的模样,不失成熟,却又成熟得让人心动——

    一旁檀晓漫看得眼红极了!

    不由道:“嫂子,我还可是第一次看见我哥那么认真呢!以前他工作时,也没见他像现在这样上心过,真帅!尤其男人给女人挑婚纱时,更帅!”

    “那以后我们结婚,我也给你挑?”

    身后,传来檀景承悠然自得的声音。

    檀晓漫虽在赌气,但嘴角还是忍不住憋笑,嘀咕:“你又没向我求婚过,怎么知道我就同意要嫁给你了??”

    说完,脸就转了过去,情不自禁的红了脸。

    这小妮子,别看外表热情开朗的,但心里到底还是像个小女生一样。

    约莫一刻钟的功夫,檀冰亚就和一名提着婚纱的经理过来。

    经理笑意盈盈道:“江小姐,这件是檀总为您挑的婚纱,您看喜欢吗?”

    因为这家店婚纱主要以白色和钻石为主,以致每件婚纱上都镶满钻石。

    而檀冰亚挑的这件,也无一例外。

    这件白色婚纱是无袖,v字领款式,v领的一圈都是由大大小小的钻石镶嵌,婚纱一路迤地,长长的裙摆拖在地上很仙,又很有女王的风范。

    还有细碎的钻石,和蕾丝花边,分布在婚纱各个区域。

    这件婚纱与其他婚纱最不同的就是一点,钻石更亮,更耀眼绚烂。

    经理刚要开口介绍婚纱时,就被人打了断。

    “这件去试试。”

    檀冰亚不等江云燕回话,就先让她去试。

    实际上,刚才在她看见这男人为自己挑选婚纱时,她心中就暗自决定了,不管他挑的哪件,自己都会穿。

    或许是相信这个男人的眼光,也或许是……

    喜欢他给自己挑的每一样东西,尤其是自己要嫁给他时穿的婚纱。

    最后,江云燕也就选中了他挑的这件,又挑了酒宴要穿的几套服装,这才作罢。

    *************

    四人一同从婚纱店出来后,就去了一家私房菜馆吃饭。

    当聊天说到结婚时间时……

    江云燕发现,在场的三人全都知道婚期,就她这个当事人居然还糊里糊涂的不知道!

    因为昨天才拿的结婚证书,所以江云燕也没来得及那么快挑结婚日子,想着要布置酒店,挑婚纱等等就要花上好几个月的时间了,就也没着急着问。

    等之后事情都处理完再说,可转个眼……

    怎么好像这男人已经挑好日子了??

    “嫂子,你结婚你还不知道自己结婚的日子呀?!”

    檀晓漫表示惊讶,瞅了瞅檀冰亚道:“哥说,你们俩下个月一号就结婚的。”

    下月一号??

    那就是这男人的生日??

    江云燕看向旁边的人,责怪:“怎么这么快?好多事情都还没准备呢……”

    “快什么呀嫂子,有我哥在别说一个月了,你让他明天结婚他都能办得妥妥当当的!”

    檀晓漫很有自信的说着。

    说完了后,还不忘挖一下自己男朋友的墙角,补充:“哪像某些人!这磨磨蹭蹭的别说一个月了,我看是给他一年的功夫都办不妥当!”

    江云燕是看出来了,这小丫头是自个儿心里急着结婚!

    面上又过不去面子,也不好自己一小姑娘和人家大男人求婚的吧?

    就始终旁敲侧击,用着各种方法暗示。

    哪知,檀景承道:“你急的话,现在我们就去领证。”

    檀晓漫被说得整张脸都爆红--

    这后面那句话自己是喜欢听的,可前面那句话……

    “什么叫我急呀!?就我急你不急啊??!”

    小妮子看着自家大哥那风轻云淡的样子就不爽,好像她吃死他似的!

    完了后还不忘捅刀子,补充:“我是在替你着急~!你瞧瞧你这都一把年纪了,我这个做妹妹的能不替你大哥着急下婚事嘛?!要知道,你这个做哥哥的还不结婚,我这个做妹妹的就先结婚,我怕会伤了你的心!哼~”

    檀晓漫是左一句右一句,想尽办法,拐着弯子在这男人身上插刀。

    相比,被唾沫吐槽了一身的檀景承,是淡然的很!

    脸上没有半点不悦的样子。

    伸手搭在檀晓漫手背上,平静道:“我想等冰亚和云燕婚事定下后,再处理我们的,所以,我们再一起等等好吗。”

    或许是年龄上的关系,檀景承在处事上要成熟的多。

    对待檀晓漫的言语,一概选择包容。

    被说的檀晓漫,或许是得到了明确的答案,面上不由红了红,也不讲话了。

    实际,若是两对一起结婚的话,总觉时间上很挤。

    所以檀景承选择先让自己妹妹,等江云燕他们结婚完再处理自己这儿。

    回去的时候。

    江云燕问:“冰亚,我们结婚会不会太快了点?而且老爷子那边……都还没处理好。”

    她最怕的,无非是檀正那头会出什么差错。

    毕竟檀正到现在都没有接受自己。

    “放心,爷爷不会在我们婚礼那天丢自己的脸。”

    他边开着车边道。

    大掌覆盖在江云燕手背上时,分不清是手背上的温暖,还是他嘴里说出的话,总让人觉得异常安心,也像是给自己下了一颗定心丸。

    ************

    接着,一连好几天檀冰亚都东奔西跑,但都是为了他们俩结婚的事奔波。

    江云燕因为要照顾两个小宝宝,所以几乎所有事情全都成了那个男人一手料理。

    她有和他说过,可以让其他人处理,不需要太那么繁忙。

    又加之他重新恢复到执行总裁的位置,公事和婚事,时常会忙个通宵。

    白天要去看婚礼地点等等,晚上到家虽会在床头边陪自己,但江云燕知道,等她睡着了,这男人又会重新去书房处理公事。

    这样的生活,让她即甜蜜,又心疼着他。

    半个月过去后,江云燕决心,为了替他分担些事情,就找起了他们俩结婚要用的的对戒~

    毕竟,现在有关婚礼的一切问题他都有寻求过自己意见,唯独婚戒这件事,到现在还没问过。

    想必是太多事情堆积,一时忙不过来挑选吧。

    这天,江云燕在家挑了一整天,等那个男人回到家进了书房后,江云燕就把自己在电脑上选了一天的婚戒图片,兴冲冲的拿进书房去给他大总裁过目~

    嘴巴也甜甜的唤道:“老公~你看这对婚戒怎么样呀?好看嘛?”

    江云燕把平板电脑递去给檀冰亚看。

    谁知,眼前的人是看都不看,那张脸就冷了下来!

    江云燕全当他不喜欢,又换了一张图道:“那这对呢?这对可是受到很多明星好评的呢~或者这对,还有这对……你看看,我挑了好几对给你选呢~”

    随着自己的话,再加上那一张张图片……

    大总裁的脸是越来越黑,越来越沉!

    直到最后,檀冰亚冷声道:“这事不用你操心!出去!”

    “……”

    这男人搞什么呀?好端端的发什么脾气呢!

    自己好心替他排忧解难,分担事情,居然就这么被赶了出来!

    她挑个婚戒哪里不对了呀??

    江云燕气冲冲的回了卧室,把平板电脑一扔,心里那口郁气怎么化也化不开,只觉自己受了委屈!

    但想想,或许是自己挑的他不喜欢?

    也或许,是这男人已经选好了婚戒,只是不喜欢别人改变他的主意罢了??

    *************

    这天,江云燕在白桐家里。

    说到婚礼请来的人时,江云燕开口:“妈,你希望爸来参加我婚礼吗?”

    实际上,婚礼上的人都有檀冰亚做主了,而且自己要请来的人也不多,基本名额都报给了他让他处理。

    如今就在江祁山身上犹豫了……

    对于江祁山,她确实不喜欢他抛弃了自己母亲,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但血亲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白桐沉思片刻后道:“云燕,你的婚礼你做主吧,妈都随便。”

    对于江祁山,这二十多年过去,再加之他早已在外面有人,后来娶了别的女人做老婆,又在和自己结婚时就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这样的关系,她起初生恨。

    但随着二十多年过去后,也就渐渐没了感觉,不痛不痒。

    如果对一个人恨,那说明还有爱的成分。

    但如果没有感觉,麻木不仁,不痛不痒,那便是无爱无恨,做了形同陌路!

    对于白桐和檀远州现在的处境,江云燕也是表示支持的,因为江祁山和别的女人重组家庭,自己母亲也不见得得孤独终老吧!

    现在檀远州愿意照顾自己母亲,又一直来都对白桐有情愫存在。

    何尝,檀远州不是自己母亲最好的归宿?

    而后,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江云燕就去了江家。

    在心里,她已是暗自决定,让江祁山来参加自己的婚礼。

    或许是因为血亲的关系,也或许是每个女儿希望自己父母看着自己步入婚姻殿堂的关系……

    种种关系,让她最后决定邀请江祁山参加。

    到江家时,江云燕并未进去,只是将请柬塞入了信箱。

    还未离开,门就被里头的人打开了……

    江祁山看着江云燕往自家信箱里塞的红色请柬,就知晓缘由。

    近来江云燕和檀冰亚要结婚的事,已是动荡了整个海城,传得人尽皆知!

    “爸。”

    江云燕僵硬的唤了句,又把塞到一半的请柬拿出来,“我和冰亚下个月一号结婚,这是我们的请柬,你……来吗?”

    对于江云燕,他有的是惭愧,他承认两个女儿里更喜欢的是江雪,但他不会因为有了比较性,而去伤害江云燕。

    加之现在江雪出的这种事……

    江祁山接过请柬,回:“来!爸一定来!”

    之前,她有让江祁山不要去打扰白桐和檀远州的生活,但在自己生活中……

    这个父亲,以及‘爸’这个字是无法改变的,因为世上只有一个亲生父亲,这种血亲不是任何人可以替代的。

    只是这层父女俩的感情……会有微微的波动。

    “云燕,爸恭喜你。”

    江祁山叹气道:“过去二十几年来,爸对小雪的偏袒比你要多,爸向你道歉,但不求你原谅,只要……我们父女都好好的,能和平相处就行。”

    经过了那么多事,那么多争斗和较劲,都没有比和平相处来的更好。

    江云燕敛了敛眼底复杂的情绪,问:“爸,江雪在那里……怎么样?”

    江雪坐牢后,她没去看过一眼。

    即便她是受害者,为自己躺枪的那一个,但她还是没法去放下一切同她相处。

    “她现在……”

    江祁山眼睛酸了酸,揉了下眼角,“自从发生那件事后,她的精神就一直不对劲,在牢里待了一段时间后,就被检测出得了精神病……现在,谁也不认识了。”

    ************

    后来,江云燕只是安慰了江祁山就离开江家。

    对于江雪的遭遇,她同情怜悯,如果当时不是认错了人,现在她和自己的人生……

    会不会就此调换?!

    想到后来,她只觉人生太过变幻多端。

    二十多年来,她在江家受人冷眼,忍声吞气,原以为这一辈子都这样草草过去。

    然江雪,这二十多年来是江家的掌上明珠,衣食无忧,原以为她这一辈子都如此光鲜亮丽。

    但在彼此二十年后……

    原以为的,都抵不过一个‘命’字!

    ***************

    时间匆匆……

    晃眼就到了婚期。

    今天一早醒来,檀冰亚是在前一天就先离开,说是结婚前一晚不能见面。

    大清早的,家里就热闹的很。

    大天天已是穿上了小西装,脖子前还打了个小领结,家里各种摄影师化妆师等等的早早就到了这儿。

    从穿婚纱再到发型,化妆等等,因为人手多,所以一个小时不到就全都搞定了。

    宝贝儿子则是一路陪着自己,形影不离。

    看见自己结婚,小家伙是从大清早就眉开眼笑的,那笑容就跟定格住似得不会垂下……

    婚纱很长,一路出家门和走路都不方便,都要有人在后面拖着。

    原以为只要坐车到酒店就可以了,可最后却到了机场!

    一直来,江云燕到现在都不知道是在哪家酒店!

    因为那个男人不愿告诉自己,说要等结婚当天给她一个惊喜。

    以致一大早就被安娜送去了机场。

    “安娜,不是去酒店吗?怎么带我来的机场??”

    今天是国庆节,举国同庆。

    去机场的一路江云燕都看见外头百花齐放,在欢度国庆,总之整个海城都热闹的很。

    恰恰,今天也是他们俩结婚,而且还是这个男人的生日……

    “嘻嘻,江小姐,檀总说在海城结婚不够盛大,所以特地承包下一整座海岛,说在那儿结婚!”

    于是,江云燕就被送进了直升飞机里……

    所以说……结婚场地是在岛上??

    重点是……

    结个婚承包一座海岛会不会太惹眼了点!!

    这真是要让全世界人都知道的节奏麽!

    难怪这阵子这男人都神出鬼没的经常‘出差’。

    “大王大王快看!你的名字耶!”

    飞机起飞后不久……

    大天天就趴在窗口看得津津有味,指着外头就说有自己名字。

    江云燕的飞机是在第一架,最前面的那一架,又是飞的最高,所以从前往后看以俯视的角度,可以把后面飞机摆放出的造型看得一清二楚!

    就见后面用统一的深绿色直升飞机,拼凑出他们俩最后一个字的名字。

    以及婚期时间:101,十月一日的数字。

    江云燕心头微微颤动着,身后是几十架飞机跟着,这种盛大不是只有在国家主~席身上才会发生的吗……

    不是只有在某次阅兵仪式才会有的吗……

    今天大国庆的,他们俩的婚礼真是要比国庆节还高调了!

    因为飞机摆出这样的造型,划过天际时,她能感受到整个海城在陆地上的人,都向天空投来羡煞的目光——

    俨然,这次婚礼成了千万人瞩目的焦点。

    “江小姐呀,这还只是檀总给你的一个小小惊喜而已~!”

    安娜笑米米的道:“更大的惊喜在那座海岛上呢!檀总为此可是花了不少功夫呢!”

    这番空中的盛礼,可说是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了。

    待飞机临近降临时,江云燕果然看见在沿海地区的中央,有一座岛屿屹立。

    直升飞机则停在岛屿上的七星级酒店顶层,硕大的露台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容纳。

    江云燕下飞机时,还看见来自各国记者全都在酒店门口,拿着照相机朝天空猛拍!

    这番高调盛世的婚礼,可说是在昭告天下了!

    随着时间推进,酒店里陆陆续续来了一批又一批的宾客。

    但大致都是那个男人生意上的伙伴,江云燕认识的人很少,但迎上来的人却是一个个的排队。

    每张都是陌生的面孔,但她心里却清楚,每个都是冲着自己是檀冰亚的妻子而迎来的,包括一直尾随在自己身边的大天天也是。

    被一群光鲜亮丽的女人围着,又是捏他的小脸蛋儿,又是搭讪,受焦点指数不比自己低!

    一直到出现眼熟的面孔时……

    就见檀正由几名保镖还有管家一路尾随而来。

    檀家在外的气场向来都是足足的,不管是出席各种场合,每回都是如此。

    “老爷子。”

    江云燕上前先问候。

    檀正看了她一眼后,面色复杂,但能看出他在默默接受自己,否则也不会出席这场婚礼。

    “罢了,以后同冰亚一样,改口叫我爷爷吧。”

    檀正看了看周围不少记者向这里闪着镁光灯,道:“那么多外人在,叫我老爷子反倒饶人口舌!”

    “谢谢爷……爷。”

    “谢谢太爷爷~!”

    江云燕才尴尬的说完,那头小家伙就从人群里溜达过来。

    檀正还是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小曾孙这么喊自己,原本板着的脸都露出慈祥的笑容。

    小家伙主动把自己肉乎乎的小手塞到他苍老的手里,笑米米道:“太爷爷,你以后可不能欺负我家大王哦!你欺负她就是欺负我!小心我以后不认你~!哼~”

    檀正被逗得乐呵呵,本就喜欢这孩子,如今对自己小曾孙是什么都顺从。

    一口就答应了,又抱着自己宝贝儿子一同进了宴会里。

    婚礼,是开在七星级酒店最顶层,放眼望去,都是浩瀚的海洋,很美。

    一直到婚礼开始,江云燕要同檀冰亚一起进场时,才看见了一天没见的男人。

    这还是第一次,自己看见这男人身穿白西装白西裤,将他修长的身材显得挺拔矜贵,竖起的发丝将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以及立体的轮廓显露无遗,英气逼人。

    江云燕突然觉得,这一切都像梦境般不真实。

    他们第一次结婚是没有婚礼的,除了一份结婚证外,就再无其它。

    所以,那时没有人知道她是他的妻子。

    而这次……

    这男人像是弥补过去般,动荡了整个海城,乃至昭告了全世界,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他们的婚礼。

    “老婆,今天你真美。”

    檀冰亚唇角微勾,俯首,在江云燕脸颊上亲吻了下。

    两人间,小小的举动已是让在场所有镁光灯都袭来。

    本就是白天,再加上这一阵闪过一阵的镁光灯,更是亮眼无比。

    江云燕挽住他的手臂,两人一同步上台阶……

    露天,伴随着波涛回旋着婚礼进行曲,以及人群的声音,镁光灯的声音等等,都来不及仔细分辨。

    而江云燕只记得自己挽着他,走在台上的那一刻像梦一般美好,周围再多的人,再多的嘈杂,她的世界里像是只有他的存在。

    一直到神父庄严提问时,自己的心都紧紧揪着。

    “檀冰亚先生,你是否愿意娶江云燕为你的妻子?从今往后,无论身老疾病,富裕贫穷,都陪伴她,照顾她,尊重她,一心爱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你愿意吗?”

    江云燕两手紧握着手里的花束,明知道他们俩已经领了结婚证,可在听到这个问题时,还是不由的紧张。

    或许,是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向自己许诺过任何事,而这个问题就像是一种许诺。

    所以她激动而又紧张着。

    转头,微微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就见他眸光柔和,沉稳的神色也格外认真,一字一顿道:“我愿意。”

    江云燕的心不由颤动了两下。

    随后,神父再次问了自己同样的问题,“江云燕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檀冰亚……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你愿意吗?”

    江云燕面上起了绯红,答道:“我愿意。”

    不知道,是台下的那道目光特别锋利,还是碰巧。

    总之,江云燕是看见了前来参加婚礼的萧意彻——

    他目光沉沉,在这场有千人宾客的婚礼中,他站在最不起眼的角落,注视自己的眼神……

    隔得很远,都能让人感受到他浑身上下散着的沉痛气息!

    一旁,似有人和他说什么,但江云燕听不见。

    “萧少,江小姐身上的那件婚纱,不正是出自你手吗!?果然,萧少名不虚传,婚纱上的每一颗钻石都闪耀无比!”

    刺眼,应该就是对于萧意彻来说吧……

    而这些话,江云燕没有听见。

    对于自己身上的这套婚纱,除了当初经理向檀冰亚介绍过外,要向自己介绍时却被檀冰亚打断,就不知其它。

    在她印象里,这件婚纱不过是出自米兰,而婚纱上的珠宝钻石……

    她就不清楚了。

    忽而手被牵过……

    手上有凉凉沉沉的东西套入自己的无名指,才唤回江云燕的思绪。

    她低头一看——

    不正是六年前那个男人送给自己的dr婚戒吗!

    因为dr婚戒需要用男士身份证购买,并且一生只能购买一次,所以就算想要换了这对婚戒,重新选购也无法购买。

    而这对婚戒……

    江云燕没想到他居然存放了六年!!

    钻石闪耀无比,戒指也同六年前一样的崭新!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将那枚戒指套入她无名指上,动作缓慢,让人从动作就能感受到他的温柔。

    檀冰亚淡淡道:“这枚戒指遗失了这么多年,终于重新找到了它的主人。”

    江云燕脸庞微红,也将属于他的那一枚套在他无名指上。

    满堂喝彩。

    他伸手,就将她圈入怀里,低头吮~住了她的唇瓣。

    ************

    再次从他怀里被松开时……

    原本萧意彻的位置已经没了人影,能看到的,只有他落寞的背影——

    那样喜庆的氛围,使他孤身一人时的孤独和怅然,显得格外明显。

    正因为这种格格不入,所以一眼就易被人发现。

    离他近的人,能看见他眼里的猩红血丝。

    分不清是隐忍,还是痛苦,或是压抑,也可能是愠怒。

    对待这段感情,最终的情绪全都在此刻,在他身上显露的淋漓尽致!

    直到萧意彻的身影从这场婚礼中消失……

    支持人道:“下面请新娘,将手里的新娘花扔到台下,让我继续爱情接力!看看下一位可能会结婚的人是谁呢??”

    随后,一群女人在台下围绕着江云燕这边,期望能接到新娘花讨个喜庆。

    江云燕背转过身,将就手里那束新娘花往后一抛——

    也不知道是檀晓漫这小妮子是拼了命了,还是其他千金都不敢与檀晓漫抢。

    而且还是在檀家人的婚宴上,自然而然,檀晓漫轻松的拿到了拿束花……

    到底是抢来的还是被人让来的,那就不知道了……

    江云燕微微笑着,也恰如她心意!

    檀晓漫上台时,才发表了没几句感言,檀景承就上台了——

    而上台的原因是……

    “晓漫,嫁给我好吗?我会像爱你的这二十三年里,继续爱下去。”

    惊奇的是,檀景承是连求婚戒都准备了!

    这下,檀晓漫是知道了,原来自家大哥一直没向自己求婚的原因,八成就是想借这次千人婚礼上求!

    台下,自然是一群人怂恿着让檀晓漫答应。

    因为上流社会的人都知道檀晓漫是檀家领养的孩子,和檀家人没有血亲关系,所以没有多少人反对,更多的是祝福。

    这点,出乎了檀正的预想!

    本来他还以为这两人关系一旦公布于众,檀家就真是要伤风败俗了!

    结果倒是意外的很!

    檀晓漫的脸是红彤彤的,却又调皮道:“那你拿什么来证明会继续爱我呀?”

    檀景承单膝跪下,两手端着戒指盒里的求婚戒奉上,温和道:“我发誓可以吗?借这么多人和媒体记者在,我拿自己在外界的名誉发誓,我檀景承只爱你一人,也只会继续爱你檀晓漫一人。”

    要知道,名誉这种东西是伴随一生的。

    所以大多数名人没有底气,是不会拿名誉在外界肆意保证。

    尤其在这种情况下,还会牵涉到整个檀家的情况……

    檀晓漫憋着笑,把手伸了过去,害羞的嘟哝:“那我答应你……”

    *************

    爱情,本就有悲欢离合。

    而若是一段三角恋……那就更有人欢喜有人忧。

    颜清,不幸就落入其中。

    之前答应好会来参加江云燕的婚礼,自己已是鼓足勇气,只要不介入檀景承的任何事情,就可以当做没有看见他。

    可在此刻……

    不是说自己不去介入,不去主动,就可以看到些不该看到的。

    随着檀景承许下的承诺,还有看着自己爱的男人在别的女人面前跪下,求婚——

    她的心还是无可避免的像被刀剜了一下!

    从这道门,刚出去的是萧意彻。

    如果出这道门的,又是颜清……

    从上帝的视角来看这场露天婚礼,站在中央的人是幸福甜蜜的,而在角落的人……

    是默默无闻的痛苦。

    因为画面太过温馨,动人的情话太过动听,对于当事人来说是美好值得一辈子记忆封存的。

    而对于感情中注定被淘汰的那个人来说,注定在这段残缺的感情中,以悲剧和孤独收场。

    突然想到一句话……

    出场时间很重要!

    如果换一个时间,或是比对手更早一步闯入对方的世界,是不是就有不同的结局。

    可爱情也如博弈,必有输赢。

    颜清孤身一人走出酒店时,耳根子都似回旋着方才檀景承温柔动听,对着别的女人说的情话。

    一路低着头走,直到眼前有一双脚似早已停留在此等候,颜清才停住——

    她看着陆易衡的脸是模糊的,因为眼里升起的泪水像是断了的弦。

    一滴滴,掉落在他男士皮鞋上——

    即便隔着皮鞋,陆易衡却突然发现,这泪,掉落在他皮鞋上,像是千斤重量,却又灼烫无比。

    让他全身紧绷的同时,却心中泛着闷闷的痛意。

    并非是泪,才能宣泄情绪。

    心底的沉闷,才是最无法释怀的!

    颜清声音哽咽,看了一眼他后,只是随口道了句,“你怎么来了?”

    就要绕开他继续往前走。

    身后的人承受着她为别的男人掉下泪水,滴落在他的皮鞋上,双脚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声音都透着淡淡的无奈,“我一直在,只是你,从没让我留一席余地在你眼里。”

    ***********

    酒宴上。

    今天这场婚礼,一共来了上百桌的人,楼上楼下,里里外外都是宾客。

    而他们俩……

    也要一桌一桌,敬那上百桌酒!

    这一桌一杯,也足足要喝上百杯了!

    第一桌,江云燕就同檀冰亚一同去敬的檀正。

    “爷爷,我敬你。”

    檀冰亚一手牵着江云燕的手没松开,另一只手单手举杯道。

    “随意随意,接下来还有那么多桌,不用喝太多。”

    檀正替檀冰亚着想道。

    所以这桌,自己人没受刁难喝太多。

    完了后,檀正就道:“爷爷住你们俩新婚快乐,过了今晚后,明天开始搬到大院里住吧,还有晓漫和景承,还有……远洲你让白桐也一起住进来吧。”

    “爷爷还是喜欢看这一家人在一起热热闹闹的样子,不然这么大个院子,就我一老头子住也怪可怜的!”

    这段时间里,他想了很多。

    全都是在自己这两个孙子上大做考虑。

    与其不支持这两对,倒不如退一步,因为到底,自己反对他们,最终只会落得这个家都四分五裂!

    现在到老,还就他一人孤苦伶仃的无依无靠,没有儿孙陪伴。

    檀冰亚垂眸看了眼江云燕,难得是询问她的意思。

    江云燕很能理解,轻声道:“我随便,爷爷这把年纪了,我们就陪陪他吧。”

    向来,这男人都喜欢懂事的女人,如今也是如此。

    檀冰亚牵着她的手朝他这边拉了拉,道了句:“乖,真懂事。”

    说完,就爱昧的在她唇上浅啄了下。

    两个小宝宝,还有大天天,一直都是由檀正带着的。

    小宝宝要睡觉时,则是会被管家和两名保镖陪同去套房里休息,所以江云燕也很放心。

    接着,敬酒的时候江云燕偶尔还是能看到几张熟脸。

    还有江祁山也来了,或许是为了自己,不想在江云燕婚礼上给她带来不快,所以他是一个人来的。

    一轮下来,这上百桌酒宴也是敬的晕头转向。

    江云燕除了敬了檀正那一桌外,其余都被那个男人要么挡去,要么就是以各种理由回绝。

    总之,他大总裁回绝也没人敢造次。

    倒是他这上百桌敬完后,深眸是明显的醉意。

    这么多桌下来,也是到了凌晨。

    最后进总统套房时,还是江云燕扛着这男人进去的……

    ***********

    夜,静谧。

    海岛上,在深夜的时候显得海面乌黑一片。

    只有拍击在沙滩上的浪花,阵阵作响。

    从酒店门口开始就是沙滩,月光稀疏,隐约可以照见,沙滩上的脚印从酒店,一直藏匿于被浪花吞没的沙滩上。

    一排脚印过去,尽显落寞。

    暗淡的月光在此刻都显惨白。

    照在正一步步走入海中的男人时……

    海都渐渐恢复平静……

    随着步步踏入海中,男人的脚踝,膝盖,再到修长的腿被淹没……

    肚腹,腰际,胸~口,肩膀……

    再到……

    那个勇往直前的身影,被彻底埋没。

    海面,死一般的静!

    正如那抹勇往直前平静的身影一样,静得可怕。

    有时,今天的愉悦不代表明日的欢快。

    当明天白昼降临时,尘埃落定的结局全都将曝光在海面上——

    ***********

    酒店房间内。

    江云燕才跌跌撞撞把人送进房里,才要把人扶躺在床~上休息时,檀冰亚就忽而道:“我的生日礼物呢?”

    他醉眸很深,但又暗藏暗昧。

    彼此对视时,能从他黑色的瞳仁里看见自己,仿佛那深邃的眼神,都似能将她吸入眼底。

    江云燕没想到这男人都醉成这样了,居然还想着他的生日礼物!

    而且……

    之前因为一直为婚事奔波,自己都把这男人的生日礼物给忘了……

    当然,她是不会坦白告诉他,是自己把他大总裁的生日礼物给忘了!

    这要是一说的话,今晚的新婚夜……

    真不知道要承受多可怕的后果了!

    尤其是在这个男人喝醉的情况下……

    做事一定不会想后果的!

    江云燕嬉皮笑脸道:“老公,你累了吧!我去给你放洗澡水,洗洗就睡!”

    说着,江云燕就想一溜烟儿的闪人——

    自然,眼前的人哪里会给这机会!

    抓着她的手没放,醉眸在没得到自己生日礼物后,都清朗了很多,话语沉沉:“再问你一遍,我礼物呢!”

    “……”

    不就是一件生日礼物么!

    要不要这么凶啊!!

    江云燕内心嚎啕,撒谎道:“那个……礼物在家呢!我忘带了!”

    总之,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讲自己没买他大总裁的生日礼物就对了!

    她是真心不想在他们新婚第一晚就被受罚呀!

    果不其然,大总裁的面上难堪的要死!

    眼底哪里还有什么醉意啊!?

    有的只像是要吃人的野兽般,凶残、冰冷。

    随后,檀冰亚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张纸和笔,把东西往黑色木桌上重重一放——

    发出‘砰’的闷响声。

    就道:“写检讨书,我出来后检查!”

    语毕,他大总裁就进了浴室——

    在他大总裁眼里,没带礼物和没买礼物是一个性质!

    所以,必须要写检讨书!

    江云燕只觉今天新婚第一天,自己怎么那么苦呀!

    别人新婚夜都是抵死缠~绵,各种恩爱,她呢……??

    居然要写检讨书!

    江云燕心一横,上前学着檀晓漫那厚脸皮的样儿道:“我呀!我就是你生日礼物呀!”

    结果呢……

    眼前的大男人是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边解着领带,边轻飘飘道:“你只算新婚夜礼物,不算生日。”

    “……”

    敢情,现在这是把自己卖了,还欠他一份生日礼物??!

    浴室门被关上。

    只留江云燕一人孤苦伶仃的在新婚夜里,去书桌前写检讨书……

    打小开始,自己成绩就是班级名列前茅,所以检讨书是什么鬼??

    她还是第一次写呢!

    坐在桌前一个小时过去……

    都没挤出一个字来。

    加上现在已是凌晨两点,忙碌了一天眼皮都打结,思维早就打瞌睡了,哪里还想的出检讨书写什么内容哇?!

    难道非要让自己写些幼稚的话语来认错么??

    *************

    不知过了多久。

    浸泡在按摩浴缸里的人闭眼休憩了好一段时间才醒来。

    出浴室的时候,还可以看见书桌前亮着一盏台灯。

    江云燕已是犯困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暖黄的灯光照在她疲倦的脸上,很和睦安静,身后是海风吹拂起落地窗帘,微微摆动。

    一切,都很静谧。

    檀冰亚走近。

    骨节分明的手指拾起那份‘检讨书’阅读。

    白纸上,如下写着她清秀的字迹:

    如果爱要燃烧到100摄氏度才算炙爱,我愿一人倾注99度去爱你;剩下一度,有你才算圆满。

    落笔:江云燕。

    他指腹,细细摩~挲在她秀丽的字迹上,深眸缱绻温柔。

    久久,都散不去眼里的长情……

    ——全剧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