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超能纪元

0050 我们自由了!

    维京刚骂完,正准备说第二句话的时候,又是一道金色月牙掠过。

    维京脸上闪过一丝惊愕,下一刻,他身首异处,连话都没能说出口,一注热血从颈部喷撒出来,然后,整个人连同机甲一头栽下来。

    罗斯柴尔德剩余的几位天王满脸激愤,却不敢做出剧烈的反抗。

    赵煊阴婺的目光扫遍全场,人人垂头,不敢和他对视,他不耐道:“刚才无定也说了,我们是在宣布一件事情,并不是征求你们的意见,如果谁有意见,那先仔细想想要不要提出来。”

    顿了顿,见没有人提出异议。

    赵煊继续说道:“无定说得比较婉转,我这个人比较直接,就直说了,今天正好聚集了三连城最顶尖的一批家族,那么我想告诉你们,现在就向赵家效忠的人,会获得最高级别的待遇,当然,我们也是讲道理的人,我给你们三天时间考虑,三天后,回答否定或者不回答的人将被视作对赵家宣战,我们的军队会开到你家里,明白了吗?”

    见老祖那么直接,无定也是一脸苦笑,这就是政治家和超级强者的区别,虽然表达的意思是一致,但老祖这话还是稍微有点过分啊!毕竟还是要给人留点面子吗,对不?有些人好面子,面子上说得过去,一切好说,不过无定也不会傻到去阻拦,反正局面已定,随他玩去吧!

    赵煊想了想,对白云山说道:“听说超能学院有个比我还古董的家伙,你把他叫出来,我有事问他。”

    白云山深吸口气,说道:“赵老先生,请您对老师尊重一点,您也说了,他比您年纪大。”

    赵煊被一质问,有些恼羞成怒,屈指一弹,一枚巴掌宽的金色月牙飞了出去,一路穿透三面空间墙,在白云山脑门开了一个口子,红白之物流出来,这枚金色月牙的余势没有前面一发那么强劲,飞进体育馆,连续洞穿几人的脑袋后,消弭于无形。

    惊愕的表情在白云山脸上凝固,整个人颓然倒地。

    “院长!白院长?!”一群师生悲恸异常,扶住白云山的尸体,敢怒不敢言。

    因为维京一句话,赵煊就能痛下杀手,让岑牧见识到赵煊的残暴和喜怒无常,故而,他一直盯着赵煊的举动,发现对方有所动作,立刻做出反应,可惜空间墙在空间斩面前,还有些不够看,虽然从后面的效果来看,空间墙也起到了一定的消耗作用。

    赵煊眼睛一缩,在人群中,一眼就发现了做小动作的岑牧,有些惊异。

    这时,祈福之门飞来一缕光,光球中冒出一个愤怒声音:“阁下为何因为一句话杀我的弟子?!是不是太过分了?!”

    赵煊转过头,饶有兴致地看着这缕光,说道:“唔~果然有些门道,这是你的本体还是你的分身?”

    秦渊怒道:“你如此残暴,还想打造赵氏皇族的帝国,谁会服你?”

    赵煊满不在乎道:“你们不用服气,害怕就行了,不害怕的人都会死!”

    秦渊肃声道:“赵氏当前横行无忌,也不过因为你拥有超越整个时代的能力,你死之后呢?你就不为赵氏的子孙后代想一想?赵氏王朝没有超能者震场,很快就会被人们推翻。”

    赵煊笑道:“所以,我才找你啊!早听说你抛弃物质身体,进入一个更高的层次,现在已然封神,如果没有人消灭你,你应该是不朽,对吗?要不你把这套方法告诉我,我赵氏一族在全联邦为你开山立派,建一派宗教,让你成为一代教皇,走向更高的层次,怎么样?”

    秦渊冷笑道:“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没关系!这里的事情结束后,我有的是时间和你磨。”说完,他转头对赵氏众人说道:“你们把现在超能学院的教职员工全部抓起来,给我查一查,秦渊是不是孑然一身?有没有子嗣什么的,给我挖地三尺,调查他!”

    众人听在耳朵里,只觉一阵心寒,这人行事当真无忌,完全不择手段。

    然后,赵煊将目光投在岑牧身上,他笑道:“你施放了空间墙!这么看来,纳森事故的那瓶药剂是被你拿到了,对吗?”

    一场大战,众人看着这名超能学院的学生接二连三地爆出一些让人吃惊的东西,先暴露出超凡的实力,又是和泰勒天王扯上联系,又是唐凌霍三家联盟的关键人,而现在似乎又陷入了当年赵氏窃药的案件中。

    岑牧说道:“我不明白。”

    他确实不大明白这其中的原委,虽然他猜想可能和赵氏窃药案有关。

    赵煊侃侃而谈:“当年,赵氏在科洛斯矿坑发现一个罕见的标本,成立一个研发项目,这个项目由苏暮尘主导,半年后,项目产出第一批,也是唯一的一批成果,两瓶橙红色的药剂,经由皇家特卫队护送回来,结果在罗宋城周边被人劫了,劫货的人无疑是洛克菲勒的人,但后来我们发现,他们似乎也没有达到目的,那瓶药剂在罗宋城周边就这么遗失了,我们怀疑纳森拿走了这批药。”

    说完,赵煊目光灼灼地看着岑牧,观察他的反应,洛克菲勒高手尽诛,这些秘密也就无所谓了,更何况赵煊并没有透露更多标本的细节,在外人听起来,就是一起普通的研发事故,是世家斗争中常见的事情。

    然而,听在岑牧耳里,却包含足够多的信息,他心念一动,联想到苏子涵一直关注的事情,他开始有意识引道两人的谈话。

    岑牧疑问道:“后来罗宋城不是又发生了一起列车事故?听说跟苏暮尘有关,事故中遗失了一个箱子,那又是怎么回事呢?”

    “好,我替你解惑,让你做个明白鬼!”赵煊笑了笑,说道:“那个箱子表面上是苏暮尘动用项目资源做给他孙女的生日礼物,实际上,它里面藏了一份科洛斯矿坑的原始标本,他是个聪明人,察觉到自己可能被封口,给自己和苏家留了一份谈判的筹码,他原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道他的举动早被记录在实验室系统日志中。

    他企图把这个箱子运走,结果又被洛克菲勒盯上了,哼哼~罗宋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什么东西在那里丢了,都会失踪,我也是醉了。”

    岑牧说道:“所以,你杀掉了他,又拿到了这个箱子,对吗?”

    赵煊笑道:“苏暮尘聪明过头了,如果他甘心受死,我会善待他的后人,可惜他不想死,没办法了。”

    真相大白了,岑牧心中叹了口气,而在城外某个地方,苏子涵对着眼前的荧幕泣不成声,她调查很久的事情终于水落石出,真相却是如此残酷。

    赵煊说道:“我说了这么多,你呢?能告诉我隐瞒的事实吗?”

    岑牧猜想以赵煊的个性,哪怕没有证据也不可能放过他,故而承认不承认,没什么差别。

    岑牧点头道:“没错,我从纳森的下属手里得到了这瓶药,而那个箱子也是我拿到了,不过它现在已经落入你手中,对吗?”

    赵煊笑了笑,点点头,说道:“所以说,咱们之间的对决才是最终对决,因为你我都是普罗托斯的传承者!”

    此话一出,群雄为之一震,普罗托斯又是什么东西?不明觉厉。

    这时,岑牧在脑海中询问普罗托斯关于同一传承的问题。

    普罗托斯解释道:“从开启传承开始,普罗托斯只具备本能,没有性格,也没有自我意识,那个阶段就是一张白纸,施墨以善,即善,施墨以恶,即恶。”

    岑牧问道:“所以说,你们的传承只能传承知识,无法继承意识,对吗?”

    普罗托斯否定道:“也不尽然,我现在等级还不够,只有升级到足够的高度,才能激活本体意识。”

    “然后呢?到那时会发生什么事情?本体意识吞噬现有意识?”

    “不知道,也许是一种智慧的融合吧!”

    “那现在怎么办呢?他的能力比我要强!”

    普罗托斯沉吟道:“理论上来说,你几乎没有赢的机会,如果你想逃走,我倒是有些办法,我可以帮你传送到这颗星球的其他地方。”

    岑牧否决了这个方案:“算了吧!我一人独活也没什么意思。”

    岑牧和普鲁托斯的交流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这时,唐霄站了出来,他在赵煊侮辱唐安邦的时候,认怂了,但是赵煊要扼杀岑牧,作为家长,作为他的师父,他自觉必须站出来。

    唐霄说道:“赵煊,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不要把赵家带到万劫不复的境地,不要走洛克菲勒的老路!”

    赵煊眉脚一跳,跳得岑牧心惊肉跳,这是他发飙的前兆。

    “不!冲我来!”岑牧一声怒吼。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处,一枚金色月牙从他指尖跳出来,射向唐霄。

    唐霄早有防备,在他出手的瞬间,脚步一错,侧移数米,从赵少云手里接过长刀,朝他飞奔出去。

    岑牧亦全力爆发,从侧面切入。

    赵煊冷哼一声,双手飞快的拨动,数十枚金色月牙朝四面八方飞了出去,现场一下子炸了窝,群雄闪的闪,飞的飞,趴的趴,乱作一团,谁都不想成为无辜的受害者。

    唐霄并不躲闪,在突进到赵煊身前时,人突然消失,被岑牧收进了空间袋。

    两人曾经的配合套路,在这关键的一刻,没有任何交流和沟通,就这么自自然然的用了出来。

    赵煊冷笑道:“在我面前玩空间异能?!找死!”

    而此时,岑牧从天而将,七阶速度让他瞬息靠近赵煊。

    说时迟,那时快。

    赵煊左手一扬,爆出一蓬金光罩住岑牧,那快如闪电的身影如胶片中的人像,立刻定格在空中,而当唐霄从岑牧的空间袋中经过新一轮的加速后,出现在现实世界时,他的落点轰然碎裂,整个人像是一张纸片人一样被撕裂,空间被赵煊揉碎,落到地上已是一堆血肉模糊的骨肉碎块,惨不忍睹。

    五巨头之一,天魔刀客,唐霄,唐天王就此陨落。

    “不!”岑牧目呲尽裂,他在意识中拼命嘶吼:“为什么?!我让你锁定时空,你为什么不做?!为什么?!”

    普罗托斯说道:“我做不到,他掌握的时空规则比我多,我试过,没有效果。”

    “那你能做什么?!拼了!我死了,你也不能独活!”

    就在这一刻,远方祈福之门顶端的圆顶小亭轰然爆裂,爆散满天金光,金光如游鱼一般,朝这边汇集。

    “老朋友,我们拼了!”是秦渊的声音,就在刚才,秦渊主动联系普罗托斯,两人商量对策,交流规则,做出一个决定。

    金光进入赵煊时空静止的领域,并没有受到规则的影响,没入岑牧体内。

    赵煊眼里闪过一丝慌乱,第一次对于自己掌握的规则产生一些怀疑,他不能理解为什么时空规则不能禁锢神力,好在神力并没有解放岑牧,岑牧依然被禁锢在半空中,于是,他祭出自己最强的攻击。

    一横一竖,两道数米长的十字光轮朝岑牧射去……

    只见一团纯白色光源被金光包裹着带入物质世界,可见层层叠叠无数扭曲的空间交叉呈现,多维空间的复杂规则在这一团扭曲空间中快速演绎,瞬间,复杂度以几何倍率递增,空间开始不稳定,下一刻,十字光轮轰击在这一点上。

    扭曲空间脆弱的平衡被打破,一个极细小的黑点悄然形成,然后,一股庞大无法抗拒的吸力施加在周边物体上,没人能够逃脱,连光都不能,任何物体被扭曲着吸入这一小黑点中。

    平地风暴起,无数物体飞了起来,朝这黑点靠近,能力者们撒开腿狂奔,却发现人依然在后退,飞行车、机甲、满地尸体、碎石、粉末,在空中形成一个漩涡……

    尖叫声、怒骂声、痛苦声,响成一片,在大自然的威能面前,能力者的表现不比普通人好多少。

    然后,风暴并未持续多久,黑点在吸收一些物质后,悄然湮灭,而在风暴中央,不少人从地上爬起来,惊魂未定,彼此面面相觑,庆贺劫后余生。

    唐霄的尸块消失了,赵煊消失了,岑牧也消失了,除此之外,人群只有一些擦伤和惊吓,并没有波及更多的人。

    当好事者将摄像头对准风暴中央时,远在云山山脉深处的一个房间内。

    唐馨抱着大肚子,跪在地上,嚎啕大哭,悲惨凄厉,就是片刻的功夫,她失去了父亲,又失去了丈夫,整个世界崩塌了,已经没有语言能够表达,唯有歇斯底里的痛哭。

    就在这时,金色年华开始震颤,整个地面摇摇晃晃,如发生一场地震,只听一阵浩大的钢铁挤压声,循着声音的源头,人们发现巨大的祈福之门倾斜了,慢慢倾倒,地面混凝土被挤压变形,失去支撑后,它越倒越快。

    轰隆隆……

    一阵巨响,祈福之门倾倒在广场上,将秦院长最大的一个雕像压得粉碎,拍起滔天尘浪,然后,金色年华开始倾覆,如一艘风暴中的大船,人们又陷入慌乱中,拼命争抢飞行车逃命,以至于到处打成一团……

    片刻之后,这座流光溢彩的浮空之城轰然坠落,在盆地之上推倒无数垃圾山,掀起一场新的风暴浪潮……

    第六卷终。

    ===

    ps:就没有预告了,还在构思,只能透露一下,会引入新的能力体系。

    年前,会写得比较慢,一来是因为一边构思一边写,写快了,会影响后面的剧情设定;二来,得为过年存稿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