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超能纪元

0032 营救

    晌午,惨烈的街道上起了一层薄雾,不知是因为光穹系统破碎,还是因为虫群释放了战争迷雾,能见度不超过一百米,这让人感觉整个世界都被恐怖的怪兽给统治了。

    街道上,四面八方处处听到惊恐的哀嚎和压抑的呻吟,不时看到一个个模糊的影子仓皇逃窜,接着,被莫名生物按倒在地上,惊恐绝望,惨叫连连。

    从花车上跳下来的那一刻,苏子涵就做了一个艰难的选择,一个生或死选择。

    她的选择,无疑是一条死路,她不知道在这么混乱的环境下,离开了花车这个明显目标,岑牧是否还能找到她?

    可她并不后悔,如果命运能让她回到过去,再做一次选择,她仍然会做出相同的选择,这大概就是她心中的坚持吧!

    苏子涵赤足踩在柏油路面上,粗糙的地面有些搁脚,婚纱的长尾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齐膝撕掉了,露出一双白皙精致的脚,脚底脚面一片殷虹,而身后留了一串带血的脚印,红白对比,触目惊心。

    她周遭三尺,萦绕着一层薄薄的雾气,不断生出一些极其细小的冰霜结晶,这是她的冰霜领域,任何出现在视野中的怪兽,她都会出手,一路下来,也救了不少路人。

    如此一来,她在战场上成为怪物眼中的一盏灯,附近的怪物被同伴召唤过来,将她团团包围,发动前仆后继的攻势。

    一番苦战。

    不知道发出多少道冰梭,苏子涵脚下结了一层冰霜,血液凝固在地面上,方圆数十米内寒气逼人,留下一圈螃蟹兽的尸体,她仿佛又回到在莽苍森林历练的那段时光,虽然短暂,却让人印象深刻,收获颇丰,是她毕生所经历的强度最大的一次训练,也是她第一次领略到真实战场的残酷,而如今她又陷入了类似的孤身奋战的泥沼中。

    在这个小战场之外,螃蟹兽一丛又一丛,就像是地震前夕动物迁徙一样壮观,密密麻麻,看着让人头皮一阵发麻,更关键的是它们发出唧唧吱吱的声音,似乎在用语言交流。

    很快,它们似乎得出一个结论,三只螃蟹兽从不同的方向切入,朝包围圈中央的苏子涵袭来,尖锐的足锋在冰霜地面上刨出一蓬蓬血色冰花。

    “该死的,这么聪明!”苏子涵暗骂一声,一团充沛的冰霜能量在双手之间酝酿,可见淡蓝色光芒在掌心闪烁,越积越大。

    当冰蓝能量积聚到一个篮球大小时,苏子涵一声轻叱,双手奋力往地面一砸。

    轰!

    顿时,寒风凛冽,肉眼可见,白色的寒流以冲击波形式往外辐射开,夹带着指头大小的冰霜结晶朝四面八方爆散。

    那三只冲刺的螃蟹兽被冲击波一吹,速度立刻降下来,几步过后,四肢僵硬,进而整个身体都冻住了,由于惯性它们仍然保持向前的态势,然后,整个身体与地面撞击,碎成一堆冰渣,冲击波覆盖了方圆30米的范围,圈内所有被拂过的螃蟹兽都被覆盖一层白色的冰霜铠甲,一动不动,立毙当场。

    这寒霜冻气的威力令人惊叹,如果岑牧看到了,肯定会为她鼓掌,只可惜这一击几乎抽干了她体内的所有冰霜能量,现在哪怕让她再放出一枚冰梭都不可能。

    苏子涵半蹲下来,微微喘息,她将贴身保存的厄运之牙拿了出来,心中不由苦笑,岑牧在送她的时候,恐怕没想到它最大的用场就是用来刺穿自己的心脏吧?!

    她见过被螃蟹兽侵入身体后的惨状,会变成一个没有意识疯狂嗜血的行尸走肉,那可比死还要惨!

    四周幸存的螃蟹兽似乎察觉到她的虚弱,一点一点,慢慢靠近。

    苏子涵喟然一叹,就这样死了,真的让人好不甘心啊!

    她心中默念:爸爸妈妈,爷爷,我们地府再见!

    然后,苏子涵举起了匕首。

    突然,远处天空传来一阵呼啸声,一群黑影在天空中忽上忽下,激烈缠斗,可隐约听见金属撞击的声音……

    然后,一辆飞行车从迷雾中冲了出来,一个急煞,车体一沉,“哐”的一声,掉在地面上,在柏油路面啃了一个坑,车头也撞瘪了,车身在地面摩出一窜火花,滑行十来米,才停下来。

    车窗降下来,赵扶风大声喊道:“子涵,快!上车!!”

    一声呼喊有如天籁之音,苏子涵竭力忍住即将溢出眼眶的泪水,问道:“岑牧呢?”

    这一问不无埋怨。

    赵扶风往上一指,说道:“在天上跟虫子打架呐!你先上来!慢慢跟你说!”

    “哦!”苏子涵光着脚丫跑上来,钻进车。

    坐到车里,苏子涵才觉得魂回体内,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油然而生。

    赵扶风露出腼腆的笑容,说道:“架势技术有点烂,多多包含。”

    苏子涵埋怨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晚啊?!再晚一点,就只能看到一具尸体了。”

    语气中有一种深闺怨妇的味道,小女儿姿态十足,这一声让赵扶风手指一哆嗦,差点让飞行车撞到旁边楼房。

    “喂!喂!风少,你专心一点!好吗?!一辆车,三条命!”温仑一边抓住扶手,在副驾驶席上大声提醒,他说道:“你别管了,我来解释这个问题。”

    温仑转过头指着窗外远处模糊的黑影,说道:“嫂子,是这样的!”

    苏子涵脸一红,斥责道:“你说谁是嫂子?别乱喊!说重点!”

    “行!行!!你把那团冰球先释放掉。”温仑抬手告饶,说道:“其实在那大虫子到来之前,我们早就到了,花车靠近广场,我们就准备下去,结果那大虫子出来搅局,一时间愣住了。

    等我们准备下去的时候,麻烦就来了,你别看地面上一面倒的屠杀,是块死狱,空中更加危险。

    我们刚一腾空,就被一队飞行兽给盯上了,这野兽速度奇快,身体结实,擅长躲避和卸力,普通火炮攻击无效,只能用刀砍,岑少驾驶机甲和它们斡旋,我才能趁机下来接你,还好你走得不远,不然要一顿好找了。”

    “那他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温仑笑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当初岑少在机甲风暴的世界里驾驶一台天擎·雷虎,玩得比很多人的天鼬类机甲还要溜,现在用天鼬,那还不是跟玩一样!”

    温仑如是说,可岑牧当前的处境并没有他说的那么轻松。

    这些飞行兽实在太硬了!

    岑牧今天穿的机甲是工厂生产线出来的制式机甲,就是岑牧发给刑天兵团成员的型号,动力有限,防御力一般,武器更是普通,就是一把材质好的合金钢刀。

    在飞行状态下,又没办法使出什么刀法,一字斩是更不可能,只能依靠机甲动力和手臂的力量,这些飞行兽个个铜皮铁骨,表面的鳞片已经金属化,一刀砍上去,火星四溅。

    砸实了,能把它砸下去,片刻之后,又追上来,毫无影响;没砸实,这畜生还能拱上来反击,岑牧这身铁皮可不敢试试它们利爪的威力,万一平衡系统遭受破坏,掉下去的滋味绝不好受。

    偏生这些野兽飞行速度不慢,其中几只飞行兽还会喷吐酸液和弹射骨刺,要不是岑牧飞行技术了得,早被这帮畜生给玩死了!

    一路狂飙,没少见飞行车和机甲被这群飞行兽撕成碎片。

    赵扶风打开通讯频道,放出外音,问道:“岑少,怎么走啊?”

    “贴地飞行,沿空交线路,去文华城彩虹桥,我在你上面掩护。”

    赵扶风好整以暇,笑道:“岑少,我听见你有点喘,怎么回事?挺吃力噢~”

    车载音响中立刻传来岑牧的骂声:“去你的!老子要累死了!你还在那幸灾乐祸!信不信我扔一头畜生下来,跟你聊聊人生?”

    赵扶风笑道:“我是无所谓啊!妹子在车里,你问她乐意不?”

    然后,就没声音了。

    赵扶风得意地歪着头说道:“我说了吧!现在岑少根本不敢惹我,以我这大师级别的架势技术,他敢吓我,我就敢一头栽下去。”

    笑话说得好,就是没人笑,赵扶风自己尴尬地笑了笑。

    突然,温仑指着窗外惊呼:“当心!”

    赵扶风转头一看,一道黑影快速贴过来,在车窗上“邦邦”敲了两下,然后比出一个中指。

    赵扶风一愣,手一抖,车身晃了晃,操作不及,擦在一架巨型广告灯箱上,火花四溅。

    赵扶风破口大骂:“靠!麻蛋!老子的车啊!”

    车内笑声一片。

    赵扶风不知想到什么,立刻找回平衡,他笑道:“老岑啊!你扔下来的那头畜生果然混账!再来一个?”

    语音那端顿了顿,岑牧说道:“风少不错啊!有急智,脑子见涨!”

    “那是。”

    就这样,在岑牧的守护下,一车一机甲,快速穿过混乱的文华城,一路狂飙,飞到彩虹桥,现在大概只有金色年华是最安全的地方吧!

    ===

    ps:白天有任务了,写得慢,最近还要抢票,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